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76章尋找(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76章尋找(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

    她冇想到還有這一遭……

    對麵手機那邊的祝鶯鶯還在等待她的回答,她不能猶豫太久。全本小說網()

    溫一諾腦子急速分析著這件事,緩緩地說:“他們是誰,你自己都不清楚嗎?”

    “我要是清楚,會問溫大天師嗎?”祝鶯鶯的語氣有點生硬,嗓音隱隱帶著沙啞,像是哭了很久的樣子。

    溫一諾有點心軟。

    這個姑娘剛剛從一個生死攸關的局裡走出來,就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她應該對她寬容一點。

    溫一諾知道她是有點鑽牛角尖了。

    她輕輕歎了口氣,站了起來,說:“先彆說你在公海遊輪上看見的監控錄像,我就問你,這兩個人,做過任何對你有害的事嗎?”

    祝鶯鶯:“……冇有。”

    不僅冇有,他們對她的疼愛是切切實實的,甚至比她真正的父母對她還要好。

    “但是,他們再好也不是我的父母。”祝鶯鶯強硬起來,哽嚥著說:“我隻想知道他們的存在,跟我父母的去世有冇有關係。如果因為他們的存在,導致我真正的父母去世,那他們再好我也不要!”

    溫一諾聽她的意思,是把這兩個人已經確定為“騙子”了。

    哪怕他們對她很好,哪怕他們救了她的命,哪怕他們不求任何回報。

    溫一諾心裡五味雜陳。

    她不能說祝鶯鶯的看法是錯的,而且甚至被祝鶯鶯的這點強硬感動。

    因為她也是不求任何回報的愛著自己的父母,哪怕曾經被他們忽視,哪怕曾經因為他們的忽視,丟掉過性命……

    這些失去在時間長河裡的東西,因為愛和守護,又有了一種改變的可能。

    而且溫一諾現在明白,祝鶯鶯的父母為什麼不惜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也要從未來回來改變自己女兒早逝的命運。

    因為她值得他們這樣做。

    溫一諾輕輕籲了口氣,嗓音更柔軟了。

    她輕輕地說:“祝小姐,你能聽我講一個故事嗎?”

    祝鶯鶯皺了皺眉頭,“溫大天師,我想知道答案。”

    “你聽了這個故事,應該就知道答案了。”

    祝鶯鶯不說話了。

    溫一諾緩緩開口。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一對夫婦有了一個寶貝女兒。”

    “但因為這對夫婦忙於工作,疏忽了這個女兒,或者還有點重男輕女,他們把關注,給予了自己的侄兒。”

    “因為這一點,這對夫婦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們是失去了這個女兒。”

    “很多年後,他們無比後悔,想彌補這個過錯,於是他們不知道通過什麼渠道,找到一個大天師。”

    “在這個大天師的幫助下,他們回到過去,挽救女兒的性命。”

    “當女兒被徹底救回來,他們也失去了回到未來的機會,消失在時間的長河裡。”

    “因為他們消失了,在這個時空的這對夫婦,也會失去自己的性命,因為他們冇有了未來。”

    “……你明白了嗎?為什麼會有兩對一模一樣的父母同時存在?”

    “他們冇有見過彼此。但是我相信他們對你的心,是一模一樣的。”

    祝鶯鶯突然痛哭失聲。

    知道這個原因,比不知道還要讓她痛苦。

    她覺得自己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歇斯底裡地朝溫一諾大叫:“胡說!你胡說!我爸爸媽媽纔沒有……纔沒有……”

    但是她說不下去了。

    因為她的潛意識已經告訴她,這個說法是真的。

    不然不能解釋為什麼那兩個人對她這麼瞭解,而且他們的舉手投足,一言一行,都是她熟悉到銘心刻骨的樣子。

    如果不是她偶然看見監控錄像確定了時間,她絕對不會懷疑這兩個人的身份。

    溫一諾冇有阻止她,也冇有勸她,隻是靜靜地聽著她哭。

    除了喜極而泣以外,哭泣大部分時候是一種負麵情緒的發泄。

    哭出來,精神負擔會小很多。

    果然祝鶯鶯的哭聲越來越低,溫一諾能感覺到,她的情緒已經漸漸恢複過來了。

    溫一諾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不能再拖了。

    她對著手機那邊的祝鶯鶯一字一句地說:“祝小姐,你不用覺得遺憾和內疚。”

    “你所得到的,是命運做出的能最好的安排。”

    “你的生命,是用你父母的生命換來的。”

    “隻要你努力,隻要你不放棄,隻要你好好的活下去,他們就冇有白白付出他們的生命。”

    有些事情隻要換個角度想,就能海闊天空。

    祝鶯鶯也是一時想不開,她聽了溫一諾的話,真的覺得自己不能再自怨自艾的頹廢下去了。

    她還用糾結自己的父母愛不愛自己嗎?

    他們已經用生命說出了答案。

    她能做的,確實如同溫大天師所言,要更好的活下去,讓他們在天之靈能夠欣慰看到,她這個女兒,無愧他們的付出。

    祝鶯鶯使勁兒點頭:“我知道,謝謝溫大天師寬慰我!”

    她又說:“其實,那兩個人……我的父母臨走的時候,讓我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可以來問你。我那時候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意思……”

    溫一諾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含笑說:“其實我也隻是推理而已,畢竟他們來自未來,我對未來的自己,也冇社什麼把握。”

    又叮囑她:“這件事,你知我知就可以了,冇必要再對彆人說。你找遊輪方把監控錄像要過來,這是屬於你父母最後的影像,找律師跟他們簽**條款,讓他們銷燬所有原始記錄。”

    這話提醒了祝鶯鶯,她馬上說:“我明白了,我不會再對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我現在就去找律師。”

    “……你需不需要我幫你找個律師?”溫一諾又問了一句。

    祝鶯鶯才十七歲,一朵養在溫室裡的小花,突然要麵對這種複雜的情況,溫一諾很體諒她。

    祝鶯鶯搖了搖頭,“我帶了律師去領父母的遺體的,接下來還要接管他們的公司,很多事情要做。溫大天師,真的很謝謝你。”

    雖然看不見,但是溫一諾神奇地覺得祝鶯鶯在手機那邊給她鞠躬了。

    祝鶯鶯確實鞠躬了,她整個人都在顫抖,但是硬撐著表現堅強。

    冇有了父母,她發現自己一夜之間真的長大了。

    以前那些糾結,那些疑慮,那些傷春悲秋自怨自艾統統灰飛煙滅。

    她現在隻想好好活著,認真活著,打理好父母留下的公司,讓他們看見,她這個女兒,不會讓他們失望。

    溫一諾見祝鶯鶯做事井井有條,也很佩服她。

    冇有多少人在十七歲遭逢這樣的遽變,還能穩住自己的心神。

    就憑這一點,溫一諾也理解了未來的自己,為什麼答應幫助祝氏夫婦回到過去拯救自己早逝的女兒。

    因為這一切已經發生過,因為她知道祝鶯鶯可以擔起這樣的重擔。

    ……

    因為這樣一耽擱,溫一諾接到了蕭裔遠的電話。

    她本來是打算自己過去,才早早動身的。

    結果還是冇能坐上車自己走。

    她對蕭裔遠說:“我剛下樓,在酒店門口等車。”

    “你彆急,我馬上下來,咱們一起去。”蕭裔遠隨便換了件衣服匆匆下樓。

    “等很久了?”他去停車場取了車,來到半月酒店門口溫一諾身邊的馬路上。

    從車裡下來,他對她笑了笑。

    蕭裔遠穿了件淺灰色小立領免熨襯衣,剪裁合身的黑色薄羊毛長褲,褲縫筆直,腿型修長,腰間是一條愛馬仕h扣皮帶。

    頭髮打理過,雖然看上去很隨意,但是這種隨隨便便用手抓一抓就成型的髮型,是最貴的。

    腳上的皮質休閒鞋舒服又隨意,但是看牌子,應該是lv的。

    從頭到腳顯出一種雅痞式的精緻,更襯他本來就帥絕天際的樣貌。

    溫一諾:“……”

    她似笑非笑地點點頭,“蕭總的審美總算是跟上蕭總的身份和地位了。”

    蕭裔遠淡定地笑了笑,“溫大天師跑得那麼快,我不追的快那不就落伍了?”

    “打住,我可冇有跑,我是優雅時尚的聖光美少女,彆把我說得跟兔子似的。”溫一諾朝他撇了撇嘴,坐上蕭裔遠拉開的車門。

    蕭裔遠勾了勾唇角,走到另一邊上車,關上車門,往何之初跟他們約定的餐館開去。

    一路上,蕭裔遠也冇閒著,一直在問她:“你的肩膀還疼嗎?”

    “你那條鞭子是怎麼回事?”

    “真的能發聖光嗎?”

    “你們不是東方的道門張派嗎?對聖光和黑魔法也有研究?”

    溫一諾以手支頤,靠在車窗上,淡淡地說:“肩膀早就好了,至於鞭子,蕭總也關心這些旁門左道嗎?”

    蕭裔遠默了一會兒,自嘲地笑了笑,說:“說實話,這些在我眼裡,依然是旁門左道。”

    溫一諾:“……”

    她就知道他頭鐵得很。

    和他認識十幾年,他是什麼樣的人她最清楚。

    蕭裔遠又說:“可是隻要是你喜歡的,我表示尊重。雖然我依然不理解。”

    通過這一次的道門比賽,他也認識到,溫一諾所在的,恐怕是另一個世界,另一個他無法理解,也不想理解的世界。

    古人說,子不語怪力亂神,又有敬鬼神而遠之。

    他誠心誠意地說:“我為自己以前的狹隘道歉,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安安穩穩的,不要冒太多的危險。你隻是一個人,不是彆人的救世主。”

    那對祝氏夫婦的表現,真是讓蕭裔遠歎爲觀止。

    雖然溫一諾最後確實救了祝鶯鶯,可是在蕭裔遠心裡,他還是對這家人有些不舒服。

    他對溫一諾有那麼強烈的保護**,看不得她受到任何傷害,哪怕這些傷害來自她自身。

    可能是她小時候狀況頻出的童年讓蕭裔遠有了心理陰影。

    保護她,已經成了他的潛意識。

    溫一諾很意外蕭裔遠居然會道歉。

    她看了他一眼,譏誚說:“……現在不嘲諷我的家族企業了?”

    蕭裔遠抿了抿唇,耳尖微微發紅,但還是輕輕說:“對不起,是我太狹隘了,你能原諒我一次嗎?”

    他放軟了聲調,帶有磁性的男中音顯得格外低沉,像一把大錘撞擊著溫一諾的心。

    溫一諾瞪著他,恨得簡直牙癢癢。

    他略帶歉意的麵容,濕漉漉的漆黑眸子,微紅的耳尖,像是乞求原諒的小鹿……大鹿。

    這誰受得了啊?!

    內疚可憐到犯規的程度!

    他的一舉一動都像是長在她的心坎裡,從塵埃裡開出花。

    溫一諾猛地移開視線,閉了閉眼,輕撫自己跳得很急的心臟,輕哼一聲說:“我們已經離婚了,無所謂原不原諒。”

    蕭裔遠:“……”

    這樣都不行?

    他冇有繼續說話,就這樣安安靜靜一直開到跟何之初約好的餐廳。

    這裡是曼哈頓上東區一間非常優雅古典的餐廳。

    鋼琴師現場演奏的是德彪西的《月光》,有種從朦朧中來,到朦朧中去的虛幻感和不現實感。

    如同給這間餐廳大堂罩上一層如水般的輕紗。

    溫一諾和蕭裔遠被侍應生領到大堂深處被一排綠植掩映的角落裡。

    這裡的地方其實很寬敞,旁邊就是擦得像水晶一樣明亮的落地窗,窗外月色溶溶,幾朵繡球花在窗邊的花圃裡盛放。

    何之初已經到了,還有司徒澈,沈齊煊,以及一個看上去很乾練的年輕女子,眉目精緻,漂亮但冷冽。

    這女子穿著煙粉色真絲上衣,灰色薄羊毛長褲,眼神清澈,坐姿端莊,一副精明強乾的精英範兒。

    看見蕭裔遠和溫一諾一起走進來,何之初朝他們點點頭,“就等你們了,坐。——千雪,讓餐廳上菜吧。”

    他最後一句話是對那女人說的。

    然後向溫一諾和蕭裔遠介紹:“這是韓千雪大律師,她是我在這邊律所的團隊成員之一,精通知識產權法,特彆擅長打跨國知識產權官司,從無敗績。”

    蕭裔遠明白過來,這是給他介紹的律師。

    何之初本人不會上庭,但是他說過,他會找最好的團隊,幫他打這個官司。

    溫一諾好奇地看了韓千雪一眼。

    這個人麵相端正,眼白和眼黑的比例恰到好處,是個心思正直的人。

    容貌雖然漂亮到嫵媚的感覺,但卻有股端莊自持的味道。

    她款款站起來,也是一米七的身高,和溫一諾站在一起不相上下。

    “好的,何先生,我去跟他們說說。溫小姐,蕭先生,你們有忌口的地方嗎?”她很細心地問,笑得雖然職業,但並不惹人討厭,反而覺得這纔是專業人士該有的樣子。

    溫一諾覺得最特彆的是,這個女人冇有一看見蕭裔遠這種美男帥哥,就露出花癡的模樣。

    她是真的冇有感覺,不像是故意隱藏的。

    溫一諾對這一點很敏感。

    蕭裔遠微微笑道:“我冇什麼忌口,但是諾諾喜歡清淡鮮甜的味道。”

    “知道了,兩位先坐,我去去就來。”韓千雪快步走出這片小天地,去找侍應生安排今天的菜式。

    從溫一諾一進來,沈齊煊就在觀察她。

    對她的一舉一動都看得很仔細。

    他的目光不時停留在她麵上,像是在尋找,也像是在緬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
    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