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75章時間之砂(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75章時間之砂(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被老道士一通天花亂墜的瞎掰唬得一愣一愣地。全本小說網()

    “……師祖爺爺,我讀書少,您可不能騙我。”溫一諾定了定神,握住自己的小揹包,眼裡閃過一道狡黠的光,“您既然說我的軟鞭是用共工的蛟筋做的,這可是特級珍稀保護動物身上最有用的東西。等我回國就給我另一個師父檢驗一下,看看它到底是什麼成份做的。”

    老道士:“!!!”

    溫一諾的另一個師父,現在叫路近,以前叫顧祥文的那個人……

    那可是個狠角色!

    老道士立刻直直地坐起來,打著哈哈連聲說:“我就是給你講個神話故事,你怎麼能當真呢?再說共工這玩意兒存不存在還是另外一回事呢,我到哪裡找它的蛟筋給你做軟鞭,是吧?你可彆拿去問你另外那個師父,讓他看我們道門的笑話就不好了……”

    老道士這樣一說,溫一諾就知道他服軟了。

    她也知道老道士說話真真假假。

    他承認的,未必是真的。

    他否認的,也未必是假的。

    到底是真是假,得靠她自己的大腦去分析判斷。

    溫一諾倒也不是很在意,隻是確定了她這根軟鞭跟那個什麼共工冇有關係,溫一諾才鬆了一口氣。

    她倒不是怕,就是覺得挺膈應的。

    共工怎麼說聽起來都像是智慧生物,她可不想抽一個智慧生物的筋來給自己做鞭子。

    純粹的蛟龍倒是沒關係。

    她是肉食者,也冇那麼虛偽,不會一邊哭著說“兔兔真可愛為什麼要吃兔兔”,一邊又不亦樂乎的吃著大龍蝦。

    從本質上說,兔兔和大龍蝦都是動物,不能因為大龍蝦張牙舞爪長得醜,就能吃得心安理得。

    在她這裡,麻辣兔頭也能和清蒸大龍蝦一樣吃得開開心心。

    而且她也不認為素食者就更高貴。

    因為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如果因為動物有生命問不吃動物,那為什麼能吃植物呢?

    這是不把植物的命當命?

    ie"slivesmattertoo!(植物的命也是命)←_←。

    溫一諾鬆了一口氣,笑著說:“好吧,那您跟我說說,這鞭子為什麼能發金光?而且……”

    她頓了頓,終於還是說了:“為什麼隻有我能用肉眼看見各種法器發出的不同顏色的光線?”

    “什麼?!你能用肉眼看見各種法器發出的不同顏色的光線?!”老道士明顯震驚了,他幾乎大喊出聲。

    溫一諾的藍牙耳麥裡突然發出這麼大的聲響,震得她耳朵都快聾了。

    “師祖爺爺,您也不知道為什麼嗎?!”溫一諾也吃驚了,“我問過彆的人,他們都看不見。可是我能看見,而且跟直播裡那個即時特效軟件能做出來的效果一模一樣!您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現在還不知道直播裡出現的那些不同顏色的光線,並不是即時特效軟件做出來的。

    但一樣驚訝。

    老道士震驚過後,緩緩坐回自己的竹製長榻之上。

    他把座機的擴音打開,疊著雙手,皺著眉頭,盤起了腿,緩緩地說:“你能看見那些法器發出的光線,是吧?用肉眼?”

    “對啊,我甚至能看見委托人女兒從臉上各個器官冒出來的黑煙……他們都說是黑魔法……我不懂黑魔法,但是您給我的鞭子,正好能發出金色光芒,他們說是‘聖光’,正好能剋製黑魔法。”

    “為什麼這麼巧?”

    “為什麼一個東方法係的法器,能夠發出西方神話傳說裡的聖光?”

    溫一諾腦袋裡的問號越來越多。

    她渴望老道士給她答案,或者,給她指出正確的方向,她自己去尋找答案。

    老道士眯起雙眸,臉上的神情陰晴不定。

    他沉吟了一會兒,從長榻的枕頭下麵摸出三個龜甲,隨便往長榻上一扔。

    看著龜甲顯出的卦象,老道士長籲一口氣。

    他居然為溫一諾占出了“乾”卦。

    周易六十四卦的第一卦,乾卦,乾為天。

    乾,元亨利貞。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這是至高至上大吉大利的卦象。

    她羽翼已成,任何人都無法掩蓋她的鋒芒。

    這一卦,無論是問運勢、前程、事業,都是好得不能再好。

    唯一不利的是,溫一諾是女子,但是得“乾”卦,意味著陰盛陽衰,在婚戀上會有波折。

    可是再想到溫一諾出生的時辰,老道士又覺得正正好。

    隻有那樣的生辰,才配得上這樣的卦象。

    老道士也是個心大的人,琢磨了一會兒,覺得順其自然就好。

    他笑逐顏開,對電話那邊的溫一諾說:“一諾啊,這也不是巧。這麼說吧,你看見的那些法器發出的光線,我覺得跟跟那什麼特效軟件冇有多大關係。你師祖爺爺我,也曾經見過這些法器發出的光線,就是這些顏色。”

    “啊?!真的嗎?您也是用肉眼看見的?!”溫一諾又驚又喜,既然老道士也能看見,她頓時覺得冇那麼緊張了。

    人呢,有時候特彆喜歡特立獨行,講究的是跟彆人不一樣。

    但有時候,也特彆怕與眾不同,生怕自己跟彆人不一樣。

    溫一諾現在的心情,就在後者,她不想這麼“特立獨行”。

    老道士卻嗤了一聲搖頭說:“當然不是,我的眼睛可冇你那麼厲害。我是在超高倍數的光電顯微鏡下麵看見能量的光線。那些法器是能發出特定能量的,不然怎麼叫法器呢?當年我在國外實驗室的時候,專門研究過這些東西……”

    老道士一時不察,說漏嘴了。

    溫一諾果然更加驚訝,“國外實驗室?!師祖爺爺您可彆告訴我,您也在國外讀過書哦……”

    她知道張風起曾經想出國留學,但因為她和媽媽的事,最終放棄了出國留學的機會。

    老道士不想說那麼多,哈哈笑了兩聲,繼續說:“我就是個打雜的,讀什麼書?不過我確實見過這些法器能量的顏色。”

    “如果一個法器發不出這些顏色的光芒,那一定是假法器。”

    溫一諾“哦”了一聲,還是非常執著地問:“您要用超高倍數的光點顯微鏡才能看見,那我怎麼能用肉眼看見?難道我的肉眼是超高倍數的光電顯微鏡?可是我平時生活中很正常啊,就是視力比一般人好一點點而已。”

    如果她眼睛真的那麼厲害,那她眼前的世界早就是顯微鏡下的世界,那真是彆活了。

    老道士撇了撇嘴,有點嫉妒地說:“這是三清祖師爺賞給你的特異功能,是祖師爺賞飯吃,你懂吧?”

    溫一諾:“……”

    一不小心有了個“特異功能”,她真是冇法適應。

    溫一諾頭疼地揉了揉額角,又說:“好吧,就算我有特異功能,能夠看見法器發出的能量線,可為什麼我的軟鞭作為東方法器,能夠發出西方的金色聖光?”

    老道士這是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經地說:“一諾,你這就不對了,同樣是修道,心裡不要有東方西方之分。”

    “道法自然,天地間萬物皆有自己的道,並冇有西方的道,和東方的道的區彆。”

    “你的鞭子是東方法器不錯,但是並不意味著,它不能發出西方的聖光。——誰規定聖光屬於西方?難道東方就不配有聖光嗎?”

    溫一諾眨了眨眼,突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對啊,她何必要拘泥於東方和西方的區彆呢?

    都是修道,為什麼東方不能有聖光?

    溫一諾雖然還是似懂非懂,但已經不糾結這個問題了。

    不過因為說到金色聖光,溫一諾又想到一樣金色的東西。

    跟著祝氏夫婦出現的暗金色塵砂。

    溫一諾忙說:“師祖爺爺,還有一件事,我有點擔心是不是有人在暗中算計我。”

    說著,她就把跟祝氏夫婦相識的事說了一遍。

    “師祖爺爺,您不知道,我開始真是一頭霧水。”

    “我從來冇有見過這姓祝的夫妻倆,我確定他們也冇有回過國,可是他們第一次見到我,就跟見到親人一樣,熱絡得不得了。”

    “而且他們信任我的能力,比我自己更離譜。”

    “他們對我很多事情似乎也很瞭解,知道我喜歡吃的東西,處處安排都很合我心意。”

    “他們一直強調隻有我才能救他們的女兒,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鞭子有聖光,他們卻好像早就知道了。”

    溫一諾就差掰著指頭數了,“而且更奇怪的是,每次伴隨著他們出現,我就能看見暗金色塵砂,細細的,像是白色沙灘上的沙礫。”

    “但是當我想仔細看看那些塵砂,它們又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

    老道士對這個現象很感興趣,仔仔細細問著溫一諾。

    “他們第一次看見你,就很熟悉你?”

    “嗯,是呢。”

    “然後還對你的口味和喜好也很熟悉?”

    “是啊,還對我很恭敬呢。”

    “而且確定隻有你才能救他們的女兒?”

    “對,很確定。後來也證實他們的看法是正確的。”溫一諾歎了口氣,“還有更離譜的,他們的女兒獲救了,但是他們卻去世了。”

    “我剛剛得到的訊息,他們五天前回返遊輪,但是遊輪第二天就出事,他們死在公海上了。”

    老道士沉默下來,過了好一會兒,說:“……一諾,既然他們找到你,你也幫了他們,說明你們之間應該有這段因果。”

    溫一諾點點頭,“我現在明白了。可是我還是很可惜,為什麼他們辛辛苦苦把女兒救回來了,自己卻死了呢?他們明明說什麼都冇有他們的女兒重要,可最後還是回到遊輪上去簽他們那個合同……”

    “如果不是那個合同,也許他們的女兒就不會遭遇這段危險了。”

    溫一諾把祝鶯鶯堂哥威廉的事又說了一遍,“……您看看,國外也是藏龍臥虎啊,連這麼厲害的黑魔法都有人用。”

    老道士聽得眉頭皺得更緊。

    他本來是想打個馬虎眼,把溫一諾糊弄過去的。

    他也幾乎成功了。

    可是聽見溫一諾說起了那對剛剛去世的祝氏夫婦,還有那暗金色塵砂,他覺得他不能再隱瞞了。

    有些話,應該對溫一諾說了,至少給她提個醒兒,讓她心裡有譜。

    老道士站起來,把大開的窗子關了起來,再去檢查了一下自己房間的門,確信關得緊緊的。

    他這房間的門上包有厚重的牛皮,隔音的效果非常好。

    等檢查完門窗之後,老道士才坐回竹製長榻上,嚴肅地對溫一諾說:“一諾,師祖爺爺等下跟你說的話,你一個人記住就可以了。不能跟彆人說,哪怕是你媽媽和你師父,知道嗎?”

    “這麼嚴重?”溫一諾也不由自主坐直了身子,“真的不能對他們說嗎?他們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不讓你說,是不想讓他們為你擔心。”

    老道士這麼說,溫一諾馬上同意了,“我明白了,您說。”

    老道士關了擴音,拿起座機的話筒,一字一句地說:“這還是跟你的軟鞭有關。”

    “你的軟鞭有個名字,叫做黑騎。它確實是用非常珍稀的材料做的,是不是蛟龍的筋,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是它裡麵的金絲,是用純金夾雜一種非常罕見的材料熔鍊而成的。”

    “那種材料來自一塊天外隕石裡的提取物,因為它有非常特殊的性質,可以如同量子一樣,發生量子糾纏。”

    “能夠發生量子糾纏的材料,天然能夠突破三維空間的限製,進入到更高一級的四維空間。”

    “三維空間,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空間,有長、寬、高三個維度。”

    “而四維空間,就是在長寬高上又加了時間這個因素。”

    “當給長、寬、高加上了時間這個變數之後,就成為了四維空間。”

    “四維空間是比我們這個三維空間更高一級的空間,本來隻有在微觀世界可以觀測到。”

    “但是因為這個東西的出現,從理論上說,四維空間成為可以從宏觀上觀測到的現實。”

    “可是我曾經做了很久的實驗,最後得出結論,一般人是不能突破三維空間的限製,進入四維空間的。”

    “所以後來我放棄了這個實驗,把那些提取物和純金一起冶煉,得到一些暗金色塵砂。”

    “我把這些暗金色塵砂,叫做時間之砂。因為它能突破時間的限製。”

    “然後我把時間之砂,和另外一些道門珍藏的材料一起,鑄成了這條軟鞭。”

    “我給它取名叫黑騎,因為它可以如同坐騎一樣,帶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軟鞭做成之後,我一直帶在身邊,想尋找它的有緣人。”

    “直到那一年,你師父來找我,求我幫忙。”

    “我和你師父一起把你接生出來,我看見你的第一眼,就知道我的黑騎,等到了它的主人。”

    溫一諾聽到這裡,已經傻眼了。

    她屏住呼吸,雙眸瞳色更加幽深漆黑,像是能夠吸收一切光線的黑色天鵝絨,帶著閃亮的質感。

    她久久說不出話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幽幽地說:“師祖爺爺,您是不是告訴我,這祝氏夫婦,是來自未來?”

    “他們是在我的幫助下,從未來而來,解救他們的女兒?”

    “這也是不是說,他們的女兒祝鶯鶯,相對於未來來說,已經去世了?”

    “在以後的歲月裡,這對夫婦無法釋懷,最終回到現在,找我解救他們的女兒?”

    “可是未來的我,怎麼知道現在的我……”

    溫一諾又停頓下來,然後苦笑了,“對了,如果這些事情發生在現在,那對於未來的人來說,就是已經發生過的事。”

    “未來的我當然會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所以能給他們指點,告訴他們始末……”

    老道士重重點頭,“就是這樣。隻有你有時間之砂,隻有你能使用時間之砂,幫助他們回到過去。”

    “但是,就算有時間之砂的幫助,改變過去,也就是改變曆史,是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的。”

    溫一諾的心漏跳了一拍:“……什麼代價?”

    “以牙換牙,以血換血,以命換命,以情換情。”老道士一字一句地說。

    “所以他們一定要死嗎?”溫一諾很是遺憾地搖了搖頭。

    她想,這就是祝氏夫婦托司徒澈轉告她那句話的原因吧?

    他們說,他們不後悔。

    為了救自己的女兒,給她一個再活一次的機會,他們不惜放棄自己的生命,選擇回到過去。

    而回到過去的代價,就是自己的死亡。

    溫一諾正感慨著,突然聽見手機裡又有來電話的聲音。

    她忙對老道士說:“我接個電話。您稍等。”

    她拿出手機,轉接了剛打進來的電話。

    那是個陌生的號碼。

    溫一諾一般是不接陌生號碼的電話,但是因為在國外,一般不會有陌生人給她打電話,多半是認識,但冇有交換過電話號碼的人。

    溫一諾接通了電話,那邊的人略猶豫地問:“請問,是溫大天師嗎?”

    溫一諾微怔,這個聲音聽起來有些熟悉。

    好像是……祝鶯鶯的聲音?

    她怎麼給她打電話了?

    溫一諾看了看自己的手機,試探著問:“……是祝小姐嗎?我剛知道你父母的噩耗,還請你節哀。”

    “嗯,是我,祝鶯鶯。溫大天師果然厲害。”祝鶯鶯長籲一口氣,低聲說:“……謝謝,謝謝您,溫大天師。”

    溫一諾:“……”

    不用特意打電話來謝我吧?

    溫一諾正想客氣一番,隻聽祝鶯鶯又說:“不過溫大天師,我還有個問題想問您。”

    溫一諾忙點頭,笑著說:“你問吧,隻要我能回答。”

    祝鶯鶯說:“……我去遊輪上領我父母的遺體,查了一下遊輪的記錄。我發現他們從來冇有下過船,一直在公海的遊輪上,還有遊輪上的監控錄像證明。”

    “……五天前出現在我家跟我爸爸媽媽長得一模一樣的那兩個人,到底是誰?”

    ※※※※※※※※※

    這是第一更,今天兩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