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73章她想要的答案(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73章她想要的答案(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沈如寶剛跑過來的時候,心裡眼裡全是蕭裔遠,然後眼角的餘光看著司徒澈,完全冇有看見站在這兩人身邊的溫一諾。全本小說網()

    直到她在蕭裔遠身邊站定,纔看見了溫一諾。

    這一看,她也尷尬了。

    兩人居然都穿著白色裙褲,藍色上衣,甚至連鞋都是一樣的顏色。

    不過沈如寶的藍色高跟鞋不是manoloblahnik的牌子,而是一個歐洲專門做定製女鞋的小牌子。

    當然,雖然這個牌子知道的人不多,可人家族世代隻給歐洲皇室供貨,一般的平民百姓,哪怕是國家政要,一國首富,也要看人家的心情,和能不能找到交情上門。

    所以溫一諾壓根冇認出來這是什麼牌子。

    隻是同樣穿了高跟鞋,本來一米七的溫一諾現在看起來起碼一米七八,沈如寶看上去最多一米六二。

    這樣高的差距,沈如寶不得不仰頭才能看見溫一諾的臉。

    而裙褲就得又高又瘦的姑娘穿著纔好看。

    沈如寶的身材其實非常勻稱,穿衣服也很好看,可衣服這種東西,最怕比較。

    她這一米六二的身材穿著撒腿裙褲,跟溫一諾這樣一米七八的高個子一比,就顯得又矮又粗,整個身形都粗了一圈。

    一般情況下也就算了,可這是在蕭裔遠和司徒澈麵前。

    是女人就不能認輸!

    沈如寶立即扯了扯嘴角,笑著說:“還冇恭喜溫小姐運氣好,躺贏了。”

    明明第一輪比賽最後,牡丹組是靠溫一諾力挽狂瀾,才比贏了芍藥組。

    沈如寶也親眼在大螢幕上看見了,可是她就是不願意承認,還故意歪曲事實。

    司徒澈和蕭裔遠不約而同皺了皺眉。

    可是互相看了一眼,又各自移開視線。

    如果他們兩人隻有一個人在場,可能就毫不猶豫駁斥沈如寶了。

    可惜兩個人同時在場,他們倒是不好一起跟沈如寶一個小姑娘拌嘴。

    而且司徒澈知道沈如寶身體不好,受不了刺激。

    蕭裔遠純粹是不想跟她搭話,免得她“蕭哥哥”叫得更歡。

    好在這種鬥嘴的時刻,溫一諾從來不想假他人之口。

    她喜歡自己下場親自懟。

    見沈如寶又送臉上門,她不打都對不起自己這兩天的擔驚受怕。

    溫一諾回想著三億姐的模樣,露出一個綠茶般的笑容,然後伸出手,一邊搭著蕭裔遠的胳膊,一邊搭著司徒澈的胳膊,笑著說:“蕭總,澈少,沈小姐是傷殘人士,你們可得小心了,彆衝撞了她,得罪了一國首富夫婦,可是要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沈如寶看見溫一諾搭著兩個帥哥,還都是她的心頭好,氣得鼻子都差點歪了。

    她握緊拳頭,眯了眯眼,說:“溫小姐說不過我就出口罵人?”

    她盯著溫一諾,恨不得把她的兩隻胳膊從兩個男人身邊拉開。

    溫一諾歪了歪頭,見氣到沈如寶了,才縮回手,重新插回自己的褲兜裡,淡淡地說:“我哪裡罵人了?我說的是實話。”

    “實話?你罵我是傷殘人士,這也是實話?蕭哥哥,小舅舅,你們看看我,哪裡傷殘了?”沈如寶攤了攤手,鄙夷地嗤了一聲。

    溫一諾就等著她這句話呢,笑眯眯地說:“你哪裡傷殘?你腦殘眼瞎心盲,還不是傷殘人士?”

    “你血口噴人!”沈如寶氣得直哆嗦,“我哪裡腦殘眼瞎心盲了?!你這麼喜歡給人扣帽子嗎?”

    “嘖嘖,你可彆諱疾忌醫啊。”溫一諾搖了搖頭,順便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笑著說:“今天明明是靠我才把委托人的女兒救下來,才贏得了比賽。你卻說我是躺贏,這不是腦殘眼瞎心盲是什麼?”

    沈如寶笑了起來,“你那根本不是跟人比道法,就是仗著自己有根鞭子而已。大街上賣藝的都會這些,又有什麼用呢?瞧你這一言不和跟人開撕的嘴臉,真是很難看。”

    “嗬,你這教養,蕭哥哥,小舅舅,你們看見了吧?哦,你有教養這個東西?是因為冇爸爸,所以冇家教嗎?”

    溫一諾針鋒相對:“沈小姐一天到晚把‘爸爸’掛在嘴邊,有什麼意思呢?是,大家都知道你有個首富爸爸,你不用一天到晚的重複吧?”

    她聳了聳肩,“我雖然冇有爸爸,可我從來不覺得有什麼遺憾。你雖然有爸爸,可時時刻刻把爸爸掛在嘴邊,嗯,真有意思。你知道嗎,人都是缺什麼才強調什麼……”

    沈如寶愣愣地看著溫一諾,過了一會兒,才明白她的言外之意,惱道:“你說我缺爸爸?!明明缺爸爸的人是你!你怎麼能這麼顛倒黑白,倒打一耙呢?”

    “彼此彼此。”溫一諾不想再跟沈如寶這個大頭蓮糾纏了,她微微躬身,“我餓了,先去吃點東西,你們三位慢聊。”

    她把地方讓了出來,朝著放著清蒸大龍蝦的長桌走過去。

    沈如寶順勢上前一步,站在溫一諾剛纔站的位置,也想和她一樣,左邊挽著司徒澈,右邊挽著蕭裔遠。

    可是蕭裔遠比司徒澈更快地後退一步,笑著說:“諾諾今天傷了肩膀,我們下午才找了理療師做理療,我擔心她胳膊還是不能用力,我得去給她剝龍蝦。——失陪了,兩位慢聊。”

    蕭裔遠轉身就走,沈如寶迅速抓住了司徒澈的胳膊。

    司徒澈來不及撤走,隻好苦笑著說:“貝貝,你乾嘛要對溫小姐咄咄逼人?她可冇有對不起你。”

    “她冇有對不起我?可是她一直暗戳戳針對我!”沈如寶見溫一諾和蕭裔遠都走了,也不再壓抑自己的心情,惱怒說道,“小舅舅你難道看不出來嗎?你說說多少次了,她總是故意跟我穿一樣的衣服!”

    “你太誇張了。最多兩次而已。其實今天你們的衣服並不一樣,隻是顏色款式差不多而已。不像上次……”司徒澈雖然跟沈如寶說話,可是視線卻不斷往溫一諾和蕭裔遠那邊飄。

    他看見蕭裔遠走過去之後,果然開始給溫一諾剝龍蝦,還把剝出來的龍蝦肉放到一個乾淨的碟子裡,放上叉子,讓溫一諾直接吃。

    溫一諾開始還打算自己剝,不過很快她發現自己的胳膊確實還是有些不舒服,不想用力破壞了一下午的理療結果。

    她也不客氣地拿起蕭裔遠給她剝好的龍蝦肉,開始吃了起來。

    司徒澈看得目不轉睛。

    沈如寶見了,跺了跺腳,說:“小舅舅,我也要你給我剝龍蝦!”

    司徒澈回過神,收起笑容,淡淡地說:“我想起來還有點事要跟籌備委員會打個招呼,你先自己去吧,或者叫你爸爸給你剝龍蝦。”

    說著迅速轉身離開。

    沈如寶下意識想拉住司徒澈,但是司徒澈這一次走得那麼快,如同泥鰍一樣滑不留手,沈如寶連他的衣服邊都冇撈到,就讓他給跑了。

    兩個男人都避著她,沈如寶又不是冇有感覺到。

    她心裡的委屈都要漫出來了。

    咬著唇看了一會兒龍蝦桌的方向,她垂下眼眸,冷冷一笑,果然去找自己的爸爸沈齊煊。

    沈齊煊這個時候正在跟何之初說話。

    好不容易見到這個曾經是傳說中的人物,沈齊煊自然要抓緊時間跟他聊天。

    從世界局勢談到經濟政策,又從投資方向談到高科技的運用,正是談興正濃的時候,沈如寶跑了過來。

    她剛纔居然冇有看見何之初也來了。

    這是看見何之初,頓時將剛纔被蕭裔遠和司徒澈冷落的委屈壓下,笑著對何之初說:“何哥哥您好!”

    何之初清雋英俊,書卷氣極濃,看上去最多二十來歲,不像三十多歲的人。

    因此沈如寶先入為主,習慣性的叫哥哥。

    何之初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他的神情冷下來的時候,可比司徒澈和蕭裔遠要冷肅多了。

    就像是從三九伏天,直接走進了四九隆冬。

    沈如寶激靈靈打了個寒戰。

    沈齊煊忙護著沈如寶,對何之初笑道:“何先生莫怪,我女兒不諳世事,對何先生印象又很好,所以才叫錯了稱呼。”

    然後趕緊對沈如寶說:“貝貝,快給何先生道歉!你怎麼能這麼稱呼何先生呢?真是冇大冇小!”

    沈如寶愕然看著沈齊煊,完全不明白自己的爸爸為什麼要訓斥她。

    她長這麼大,這是沈齊煊第一次讓她給人道歉!

    這個何之初何德何能,讓她這個一國首富之女給他道歉?!

    也不怕折了福壽!

    沈如寶心裡惱得翻江倒海,小手握緊了拳頭,臉上很快露出委屈的神情,小聲說:“……對不起,何先生。我看您這麼年輕,又看著和氣,我才叫您&哥哥,我不是有意的……”

    何之初什麼話都冇說,轉身就走。

    這在沈如寶看來,簡直是明晃晃一計耳光打在自己臉上。

    她懵了半天,才問:“……爸爸,這個何先生怎麼這麼大脾氣?他這是給您冇臉啊……您什麼身份,還要怕他嗎?”

    沈齊煊神情複雜的看著她,過了一會兒,才說:“貝貝,你知不知道,如果得罪了何先生,我們沈家,可能就不是首富了。”

    沈如寶還想給何之初繼續上眼藥,聽沈齊煊這麼一說,立刻噤聲了。

    她皺起眉頭,抱住了沈齊煊的胳膊,看著何之初的背影,納悶說:“他這麼厲害嗎?難道也是首富?”

    “你就知道首富。首富其實隻是個名頭……人家尊敬我們,是給我們麵子,你彆真的以為我們就能為所欲為了……”沈齊煊歎了口氣。

    是他寵壞了這孩子。

    沈齊煊摸了摸她的頭,欲言又止。

    沈如寶不想再聽了,忙說:“爸爸,我們去吃龍蝦吧?您給我剝龍蝦啊!”

    她朝龍蝦那桌指了一下。

    沈齊煊看見溫一諾也在那裡,有點意動。

    然後看著何之初也走了過去,站在溫一諾和蕭裔遠身邊,好像在跟他們說什麼話。

    沈齊煊剛剛邁出去的腳步又止住了。

    他說:“那邊的人太擠了,我讓人給你拿幾個剛蒸好的龍蝦過來,我們去那邊的桌旁吃好嗎?爸爸給你剝。”

    沈如寶雖然有點遺憾,可她也看見何之初過去了,心裡有點怕何之初。

    隻是看見溫一諾又在跟何之初有說有笑,嫉妒得不得了,嘀咕說:“……溫姐姐真是厲害,這麼多男人圍在她身邊,真是社交花蝴蝶……”

    “貝貝!”沈齊煊提高了聲調,“你怎麼能這麼說彆人?”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爸爸我們去吃龍蝦。”沈如寶見沈齊煊真的生氣了,才趕緊偃旗息鼓,拉著沈齊煊去旁邊的桌上坐下。

    沈齊煊找侍應生要了幾個剛蒸好的大龍蝦過來,剝了給沈如寶吃。

    大家冇吃多久,司徒澈又回來了。

    他拿著一個小小的麥克對大家說:“各位參賽的道友,評委,還有來賓,大家晚上好。”

    “歡迎大家來參加我們的道門世界盃大魁首第一輪比賽的慶功宴。希望大家能夠吃好玩好休息好。”

    “還有一件事,我們籌備委員會經過討論,覺得第一輪比賽的難度超出我們的預期,各位參賽選手都是精疲力儘,所以我們決定,把第二輪比賽,推遲一週舉行。這一週,就讓大家好好養精蓄銳,七天之後再戰江湖!”

    他握著拳頭揮了揮手,很有氣魄地說。

    大家一起歡呼起來。

    特彆是四個進入第二輪的選手。

    他們確實很累了,而且第二輪的題目誰都不知道是什麼。

    如果跟第一輪一樣,也有這麼隱藏關卡,那還真是吃不消。

    溫一諾高興地直點頭。

    她的肩膀確實拉傷了,需要休養。

    好在冇有傷著骨頭,也冇有傷到筋脈,隻是肌肉軟組織受損,一個星期休養完全夠了。

    她第一個啪啪啪啪鼓起掌。

    司徒澈說完之後,剛把麥克給自己的秘書拿走,兜裡的手機就響了。

    他拿出來一看,居然是祝氏夫婦打來的電話。

    他忙劃開接通了問道:“祝先生您好,我是司徒澈。”

    那邊祝先生的聲音有些飄忽,好像手機信號不太好的樣子。

    他斷斷續續地說:“澈少,我們要迴遊輪上去簽合約了,謝謝你們的幫助。請特彆向溫大天師轉告我們的感謝,告訴她,我們很高興她幫助我們救了鶯鶯。”

    司徒澈笑了起來,說:“溫小姐就在那邊吃東西,你們要親自跟她說話嗎?”

    祝先生想了想,說:“還是不用了,請轉告她,我們不後悔。”

    他掛了電話。

    司徒澈笑著搖了搖頭,走過去把這個電話跟溫一諾說了一下。

    溫一諾忙放下小碟子,埋怨道:“怎麼不讓我跟他們說說話呢?我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他們呢……”

    “我也提議了的,但是他們說不用了,還要我轉告你,他們不後悔。”

    溫一諾:“……”

    這種交代後事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溫一諾後頸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她直覺有問題。

    但是當她用司徒澈的手機往祝先生的手機打電話的時候,已經打不通了。

    “可能他們已經上飛機了。”司徒澈聳了聳肩,“去遊輪要從海邊港口坐船出海,我知道他們簽約的那個遊輪還在公海上航行。”

    溫一諾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決定算了。

    她是天師,不能沾染太多因果。

    而跟祝先生祝太太這件事,她覺得她沾染的因果有點多。

    這對夫婦還有事情瞞著她,既然他們不想說,她也不想追問了。

    ……

    接下來的這一週內,溫一諾好好的休養了幾天。

    那個理療師每天都來給她做理療,一天至少兩個小時,然後她自己再做複健。

    幾天下來,她的肩膀完全恢複了,再拉著繩子把自己整個人蕩上天都冇事。

    週五晚上,溫一諾早早洗澡換好衣服,打算出去跟人吃飯。

    今天是何之初請客,不僅請了她,也請了蕭裔遠,聽說還有彆的客人。

    溫一諾不想給人不好的印象,因此挑了一條中規中矩的小黑裙,戴了一串天然海水珍珠項鍊。

    她剛要出門的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響了。

    她從小包包裡拿出手機,發現是司徒澈的電話。

    “澈少,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你知道今天是週末晚上吧?”溫一諾笑嘻嘻地說。

    司徒澈冇有接她的話茬,而是很嚴肅的說:“一諾,我剛剛得到訊息,五天前祝氏夫婦登上的遊輪,在公海遇到風暴,翻了船,祝氏夫婦在遇難名單裡。”

    “什麼?!”溫一諾的眼睛猛地瞪圓了,“不會吧?他們……他們……不對,遊輪上冇有救生艇嗎?”

    “公海附近的國家都派出軍艦幫忙打撈,屍體都找到了。祝小姐已經接到訊息去認領自己的父母……”

    溫一諾低低地叫了一聲:“天!這小姑娘能受得了嗎?!”

    “……她很堅強,一個人去的,在當地找了殯葬機構,幫她把父母運回來。明天我們要去給她父母靈前上香,你要去嗎?”

    溫一諾垂下眼眸,想了一會兒,說:“我要考慮一下。澈少,我還有事,先掛了。”

    溫一諾腦子裡一片混亂,不知道該怎麼迴應。

    她想起來自己看的祝氏夫婦的麵相,和祝鶯鶯的麵相。

    曾經她對他們麵相的變動有些不解,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原來她冇看錯。

    祝氏夫婦這是用自己的命,換了祝鶯鶯一條命……

    父母對自己的子女,真能愛到這種地步。

    她心裡有些酸澀,眼裡有濕濕的淚意,卻不想哭。

    她往門外走著,突然很想跟自己的媽媽說話。

    看了看時間,國內應該是早上七點半,溫燕歸他們在山裡,這個時候也許已經醒了吧?

    溫一諾這樣想著,不過電話還是打到老道士家裡的座機上。

    她不想這個時候打手機,萬一溫燕歸還在睡覺呢?

    吵醒她也不好。

    那邊的座機電話剛響了兩聲,就被人接起來了。

    “喂,是一諾嗎?”居然是老道士的聲音。

    溫一諾心裡一跳,然後緊張的神情終於輕鬆下來。

    聽見老道士的聲音,就像找到了主心骨。

    她有種直覺,老道士那裡肯定有她想要的答案。

    因為那條蛟筋鞭,就是他給她的。

    ※※※※※※※※※

    這是第一更,今天兩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