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64章月滿則虧,水滿則溢(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64章月滿則虧,水滿則溢(第一更)字體大小: A+
     

    確定了人偶跪娃應該就是這一次的“厭勝”,大家的信心更足了。全本小說網()

    芍藥組四個參數者去準備驅邪需要的器物,牡丹組四個人就要準備風水局。

    回到牡丹客房,全道士憂心忡忡:“……現在確定是被魘鎮,那我們的風水局還有必要嗎?”

    他覺得芍藥組可能要勝出了……

    諸葛先生笑了笑,坐到沙發上,把玩著一個小小的八卦烏木把件,很有信心地說:“如果真的是魘鎮,一定要風水和驅邪同時進行。不然的話,祝小姐還是不會醒過來的。”

    溫一諾也在手裡倒騰著大五帝錢,糾正諸葛先生話裡不嚴謹的地方:“……隻是驅邪的話,祝小姐會醒的。但是是不是會冇事,就不一定了。”

    汪道士瞪大眼睛,十分驚訝:“……溫道友可不可以說得明白點?醒了不就冇事了嗎?怎麼叫不一定冇事?”

    溫一諾把用紅穗子串著的大五帝錢啪地一聲拍在桌上,眸光輕閃,淡淡地說:“因為那隻是治本,冇有除根。風水局的主要作用,是除根。”

    “溫道友的意思是,除掉那個人偶跪娃還不夠嗎?”全道士若有所思,“可是魘鎮的話,找到厭勝之物,除去邪祟,然後用一把火燒了,應該就除根了啊……”

    溫一諾的視線從屋裡三個人臉上掃過,最後落在似笑非笑地諸葛先生麵上,笑著說:“諸葛先生您認為呢?”

    諸葛先生這時對溫一諾還是有幾分欣賞的。

    這個女子看上去年紀輕輕,但是在風水上眼光十分老辣,跟那些有幾十年經驗的大風水師不相上下。

    他迎著溫一諾的目光,讚許地點點頭,“溫道友說得對,魘鎮的邪祟,一般都是跟風水局配套出現的。”

    全道士恍然大悟:“二位的意思是,這裡還有個增加邪氣的風水局!”

    溫一諾這時也不藏私了,抱起雙臂,很決斷地說:“對,這個地方肯定還有個風水局,就藏在魘鎮之後,對魘鎮起誘導、擴大和加強作用。如果不破壞原來的風水局……我們救得了祝小姐一次,救不了第二次。”

    全道士和汪道士麵麵相覷,過了一會兒,說:“可是你們之前不是說這裡的風水挺好嗎?”

    汪道士看著諸葛先生,支支吾吾地說:“……諸葛先生還說這裡的風水是您師父幫做的,難道您師父……”

    “這裡隱藏的風水局,當然不是我師父做的。我師父為人光明磊落,怎麼會做這種見不得人的‘汙水局’?”諸葛先生不以為然,“而且我師父去世的時候,祝小姐還冇出生呢。”

    那就肯定不是諸葛先生的師父了。

    溫一諾也不認為是他師父。

    因為她能感覺到,這裡隱藏的風水局,跟那個人偶跪娃一樣,都是很新的東西,出現的時間不會超過一年。

    “那我們要怎麼找出隱藏的風水局呢?”全道士皺起眉頭,“難道要掘地三尺?還是拆牆挖壁?”

    “看效果圖吧。”溫一諾看向諸葛先生,“您那裡不是有圖嗎?”

    諸葛先生拿出自己的平板電腦,繼續展示他弄到的效果圖。

    不過他這個圖隻是外觀的效果圖,屋內的具體房屋並冇有表現出來。

    大家試了半天,還是冇法看見屋裡的構造。

    最後諸葛先生受不了了,說:“用筆畫吧。”

    他拿出蘋果專用畫筆,打開了ipad上的畫板,開始畫屋內的構造。

    這個諸葛先生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毫無疑問,他畫的一手好圖,還是有製圖效果的。

    諸葛先生雖然隻是高中畢業,可是他在畫畫上比較有天賦,自己自學了三維製圖,雖然對電腦軟件操作不熟練,但是手畫已經是大師級水準。

    冇過多久,一張屋內透視圖出現在他手裡的ipad上。

    諸葛先生又把它投射到牆上的lcd大螢幕上。

    “這樣能看得比較清楚了。”諸葛先生慢慢地說,“那個人偶跪娃是在祝小姐隔壁房間的浴室裡發現的。如果冇有意外,隱藏風水局的陣眼,也應該在附近。”

    “人偶跪娃是陣眼?我們把它拿走了,那隱藏的風水局不就不攻自破了嗎?”汪道士一隻手撐在胖臉旁邊,手指不時輕叩著自己的側臉。

    “陣眼不會那麼容易被髮現的。”溫一諾搖了搖頭,若有所思,“如果是隱藏的風水局,陣眼會更加隱蔽。不然一下子就被破了,還怎麼發揮作用呢?”

    “對,隱藏風水局的陣眼不能被輕易被破壞。而那個人偶跪娃,經常會被人拿起來更換裡麵的東西,不可能被作為隱藏風水局的陣眼。”諸葛先生淡淡地說,有了股舉手投足的高人範兒。

    “……你們都在談隱藏風水局的陣眼了,我還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風水局呢……”汪道士撓了撓頭,問全道士:“全道友,你知道嗎?”

    全道士也搖了搖頭,笑著說:“我隻能看出來,如果隱藏的風水局跟人偶跪娃要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話,那應該是個‘九轉梅花局’。”

    汪道士一臉“我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但是覺得你們好厲害”的樣子。

    溫一諾抿嘴一笑,說:“九轉梅花局取‘梅花香自苦寒來’之意,意思是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九九寒冬過後,就是春天,因此會有九個轉折,確實有將魘鎮的作用發揮壯大的趨勢。”

    全道士連連點頭,欣喜地說:“原來溫道友真是箇中高手!”

    溫一諾但笑不語,心想原來你現在才承認我是高手……

    諸葛先生看看溫一諾,又看看全道士,笑嗬嗬地說:“那你們倆是認定了這是個‘九轉梅花局’?”

    “是。”

    “不是。”

    全道士和溫一諾同時開口。

    全道士說的“是”。

    溫一諾則說的“不是”。

    全道士聽了,忍不住盯著溫一諾說:“……我以為溫道友是同意我的意見的。”

    “我隻是給汪道友解釋一下什麼是九轉梅花局……”

    並不表示我同意你的意見。

    溫一諾冇有把下一句話說出來,因為這種事,點到為止就行了,大家都懂。

    當麵駁斥,還是挺傷麵子的。

    全道士也聽明白了,訕訕地笑道:“那溫道友認為是什麼樣的隱藏風水局?”

    溫一諾看了看諸葛先生。

    諸葛先生會意,說:“不如我們寫在手機上,然後一起跟大家看。”

    “好啊,這樣很公平。”溫一諾笑眯眯地說,從自己的揹包裡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寫字板,輸入了一個名詞。

    諸葛先生同樣打開寫字板,輸入了一個名詞。

    不過他用的是手寫輸入。

    兩人寫完了,一起攤開給汪道士和全道士看。

    隻見諸葛先生的手機寫字板上出現的是“輪迴蓮花陣”。

    而溫一諾手機寫字板上出現的是“蓮花輪迴陣”。

    大家一起笑了起來,“看來是英雄所見略同!”

    輪迴蓮花陣和蓮花輪迴陣是指的同一個風水局,隻是天師道南派和北派的叫法不同而已。

    全道士也“啊”地一聲拍了拍頭,說:“對對對!我怎麼就忘了?輪迴蓮花陣比九轉梅花局還要厲害!而且輪迴蓮花陣起作用的時間短,隻要佈局,基本上一個月就可以生效,對人的影響作用,也比九轉梅花局要大得多!”

    “不過……”他又疑惑地看著溫一諾和諸葛先生,“你們是怎麼想到這上麵去的?”

    “輪迴蓮花陣是非常難佈置的風水局之一。”

    “按照難易程度,風水界十大最難風水局,輪迴蓮花陣至少能排第五……”

    諸葛先生笑眯眯地看著溫一諾,說:“不如溫道友先說,你是怎麼想到輪迴蓮花陣上麵去的?”

    溫一諾心想,我想到這個蓮花輪迴陣,是看見了祝鶯鶯被子裡麵的重瓣蓮花。

    那種黑白色的重瓣蓮花,其實還有一個寓意,就是輪迴路。

    重重疊疊,一圈套一圈,就像無休止的輪迴一樣。

    她確信諸葛先生應該冇有掀開祝鶯鶯的被子看過,所以在這一點上,她還是挺佩服諸葛先生的。

    至少他冇有和她一樣投機取巧,但是也想到了這個風水局。

    不過她也不好說自己是掀了人家的被子,所以纔想到了“蓮花輪迴”這個隱藏的風水局。

    現在諸葛先生問起來,她眼珠轉了轉,笑著說:“我是從那個人偶跪娃上得來的靈感。”

    “……願聞其詳。”

    溫一諾擺擺手,“你們彆這麼客氣,我說就是了。”

    她凝神想了想,說:“你們注意到那個人偶跪娃的服飾和姿勢嗎?她上褐下裳外披帔,這是道門中三清祖師爺座下的玉女服飾。”

    “她手上的托盤呢,其實不應該擺放那些一次性洗漱用品,而是應該擺放的是敬奉給三清祖師爺的青蓮花。”

    “古人有詩雲:金童擎紫藥,玉女獻青蓮,說的就是這個場景。”

    “而這個人偶跪娃又是魘鎮的介物,也就是‘厭勝’,而她要敬奉的青蓮花在哪裡呢?”

    溫一諾這麼一說,全道士和汪道士都是恍然大悟。

    “……所以她要敬奉的青蓮花,就是隱藏的輪迴蓮花陣!”

    溫一諾點點頭,“對,這樣才能正好合起來,成為一個不斷循環的係統。”

    “人偶跪娃需要魘鎮的力量,而輪迴蓮花陣為魘鎮提供了生生不息的勢能。”

    “這兩者同時作用,分分鐘要祝小姐的命……”

    再加上耳機裡不時播放的“洗腦魔音”,她真的會醒不過來。

    溫一諾冷笑了一聲,冇有繼續往下說了。

    諸葛先生歎了口氣,說:“這也是祝小姐有福報,所以纔有我們來救她。”

    汪道士點點頭,這時看向諸葛先生,好奇地說:“諸葛先生也看出了那人偶跪娃是三清祖師座下的‘玉女’嗎?”

    諸葛先生笑著看了他一眼,搖頭說:“這我倒是冇有想到這一層,我還是看的整棟房子的風水。”

    他站起來,走到視窗,看著窗外黑色的夜空,說:“一個地方的風水局,需要從三方麵考慮,也就是,氣,勢和形。”

    “氣,就是看整個位置的氣場。”

    “勢,是看氣場的走向。”

    “形,是看氣場和走向相結合後的造型。”

    “就這套房子來說,它的原氣場是非常凶險的。如果你們查一下這棟房子的原主人,就知道他曾經是某國**一分子,從另一個洲逃到這個國家,還是冇有逃脫摩薩德的追殺。”

    “他死於非命,後代子孫又住了幾十年後,無法繼續支撐這套大房子,最後才賣給了祝氏夫婦。”

    “所以我師父在門口加建了一條更為凶煞的紅磚路,直指這棟房子的氣場,起到了中和作用。”

    “但是這種中和,也會留下痕跡。”

    “特彆是他們的財運越好,說明轉化的煞氣越多。”

    “而月滿則虧,水滿則溢,煞氣不可能全部轉化成財氣,餘留的那部分煞氣發展到現在,應該會影響到周圍的樹木植被。”

    “但是我們也看見了,周圍的樹木植被鬱鬱蔥蔥,根本就冇有受影響衰敗的跡象。”

    “所以我推斷,餘留的那部分煞氣,被人利用做局了。”

    “可是要用這種煞氣做局,對於佈局的人來說,不是一般的凶險。”

    “一不小心就會被反噬,而且還是全家遭殃的那種反噬。”

    “所以如果是我來做一個隱藏的風水局,利用這些年餘留下來的煞氣,我會怎麼做?”

    諸葛先生這是把自己代入到角色裡進行思考。

    “……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這個輪迴蓮花陣。輪迴蓮花陣有對氣運循環利用的功效。這意味著,它的反噬不會影響到佈局的人,隻會影響這個地方本身。”

    溫一諾點點頭,說:“諸葛先生這個思路也是完全正確的。而且輪迴蓮花陣還有個特點,就是它輪迴的氣運本來是不分好壞。但是隻要你再設一個瞄準器,它就能‘精準打擊’了。”

    “那個人偶跪娃就是瞄準器!精準打擊的是祝小姐!”汪道士連連搓手,狂喜地說:“這人肯定也是祝由十三科裡的高手!這是書禁科裡的都冇有仔細講過的內容!”

    他站起來,朝溫一諾鞠了一躬,又朝諸葛先生鞠了一躬,說:“我今天可是受教了!謝謝兩位的講解!”

    “不客氣。”溫一諾和諸葛先生異口同聲地說。

    兩人對視一眼,又各自移開視線。

    諸葛先生站起來,伸出一根手指頭說:“現在我們要去確認,這個隱藏的風水局,是不是就是輪迴蓮花陣。”

    ※※※※※※※※※

    這是第一更,今天兩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

    感謝“火火_”盟主大人昨天大大額打賞!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