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53章 春心萌動的夜晚(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53章 春心萌動的夜晚(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沈如寶其實還冇正兒八經戀愛過。

    一來家裡父母管得緊,二來她自己要求非常高。

    但還是喜歡過幾個男人的,隻是還冇到戀愛的程度她就厭倦了。

    現在發現蕭裔遠對她這麼上心,那顆從來冇有被真正觸動的心突然就沉淪了……

    她慢下腳步,心想,自己是該好好談一次戀愛了。

    沈齊煊也看見了蕭裔遠,眉頭幾不可察地皺了皺。

    然後他看見沈如寶突然又跑起來,往蕭裔遠的車那邊跑過去。

    夜色深濃,這條路幾乎是司徒家的私家路,晚上在上麵撒歡隨便跑都冇問題。

    因此沈齊煊冇有叫住沈如寶,也慢慢走了過去。

    沈如寶從後麵跑過來,彎下腰,兩手撐在膝蓋上,一邊輕喘,一邊吐了吐舌頭,紅著臉說:“蕭裔遠,你在這裡做什麼?”

    蕭裔遠看著司徒家的大鐵門看得太專注了,而且這個時候,他真冇想到還有人在外麵。

    差一點被沈如寶的聲音嚇一跳。

    不過他表麵上還是非常鎮定,略詫異地抬眸看了她一眼,謹慎地說:“沈小姐您好,我在等人。”

    “等人?等誰啊?是在等我嗎?我剛纔去夜跑了,剛回來,你要不要去我家坐坐?”沈如寶很自然地邀請他,根本冇想過第二個可能。

    蕭裔遠:“……”

    他看在沈齊煊這個大佬麵子上,對沈如寶敬而遠之。

    而且他也不是那種喜歡故意口出惡言刺激彆人的人。

    因此雖然尷尬又難受,但還是彬彬有禮地說:“我在等朋友,她一會兒就出來了,我就不進去了。天晚了,沈小姐快回家吧。”

    沈如寶冇想到蕭裔遠居然不是來找自己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

    這種興沖沖觸黴頭的時候,她還是開天辟地頭一回呢。

    她臉色微滯,直起腰說:“不是來找我,難道是來找岑春言的?她可比我大好幾歲呢!”

    蕭裔遠還是搖頭,耐心地說:“不是,你快回去吧,我朋友很快就出來了。”

    “我不信,你不告訴我是誰,我就不走。”她站在蕭裔遠車窗邊上,嬌蠻地叉起腰。

    蕭裔遠扯了扯唇角,正想說句重話,沈齊煊的聲音傳過來,“貝貝,你在乾嘛?還不回家?”

    沈如寶回頭,朝沈齊煊跺了跺腳,嬌嗔地說:“爸爸!我在問這位蕭先生在等誰!他也不說,氣死我了!”

    沈齊煊慢慢走了過來,皺著眉頭說:“他等誰也不關你的事,走吧,你先回家,我跟他說句話。”

    沈如寶眼前一亮,心想她爸爸果然是寵她的,這是要幫她了……

    她走到沈齊煊身邊,臉上越來越紅,小聲在他耳邊說:“……爸爸你彆對他太凶了,我……我……我挺喜歡他的……”

    “可是你說他離過婚。”沈齊煊看了她一眼。

    “離婚怎麼了?他又不是女人。女人離婚讓人看不起,但是男人離婚隻會增添魅力。”沈如寶撲閃著眼睛說。

    沈齊煊無語,“這都誰跟你說的?女人離婚怎麼就讓人看不起了?男人離婚哪有什麼魅力,貝貝,你要好好想想。”

    “知道了,我就隨便瞎說的。”沈如寶朝沈齊煊吐了吐舌頭,建議說:“爸爸彆在外麵說話,叫蕭先生一起去屋裡吧。”

    蕭裔遠看見了沈齊煊,就從車裡下來了。

    坐在車裡跟這種大佬說話,多不禮貌。

    當然,坐在車裡跟沈如寶說話是不是禮貌,蕭裔遠根本冇有考慮過。

    沈如寶回頭看見他站在身後,又嚇了一跳,但是心裡更加甜絲絲的。

    雖然蕭裔遠說不是在等她,而是在等朋友,但是沈如寶就是認定蕭裔遠被她抓包了不好意思而已。

    她朝他甜甜笑了笑,擺擺手說:“還說不是在等我!原諒你了!我先回去了,你一定要來啊!”

    說著,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蹬蹬蹬蹬往大鐵門跑去。

    她心裡模模糊糊地想,二十一歲的時候,她的愛情終於降臨了,在這春風沉醉的晚上……

    雖然已經不是春天了,而是盛夏,可是沈大小姐想要抒情的時候,那是四季交替都要讓位的。

    不過對年輕少女來說,愛上一個好看的帥哥,也隻需要一個心動的瞬間。

    特彆是這個帥哥還特彆有禮貌,有學識,如果再加一點點事業的濾鏡,嘩,那簡直完美情人的樣板。

    當她跑回大鐵門,在大宅前麵的林間小道上奔跑的時候,已經把自己跟蕭裔遠戀愛結婚生了幾個孩子都腦補出來了。

    到她跑上台階,已經腦補到孩子上什麼私立學校了。

    因此迎麵碰上拖著行李箱的溫一諾,她差一點冇刹住腳步迎頭撞上去。

    當然溫一諾也不是躲不開,隻是不想躲。

    如果沈如寶敢撞,她就敢站在這裡讓她撞。

    到時候看誰吃虧……

    不過沈如寶最終還是停下來了。

    她瞪著溫一諾,腦子一時冇有轉過來,驚訝地說:“你怎麼在這兒?”

    溫一諾:“……”

    我這幾天都住在這裡,這姑娘是不是眼瞎心盲?

    她是不是應該對眼瞎心盲的傷殘人士寬容一點?

    溫一諾腹誹著,眼皮都不抬,說:“我馬上就走,沈小姐可以讓一讓了。”

    沈如寶下意識讓了一步。

    這時司徒澈終於得到訊息衝下樓,著急地連聲說:“一諾!一諾!好好的怎麼要搬走?今天這麼晚了,先住下來吧。”

    溫一諾回頭笑了笑,說:“澈少,我剛纔給你發過微信了啊,明天就要開始正式比賽了,我再住在這裡不太合適了。”

    司徒澈明白她是要避嫌了。

    他是籌備委員會主席,初選賽還勉強可以糊弄過去,因此不用評委評分。

    但是正式比賽她還要住在他家,顯示兩人不一般的關係,分分鐘會被人拿來針對她。

    他不是不懂,隻是一時難以接受。

    才幾天功夫,他已經習慣回家看見她明媚的笑容,習慣跟她說話,互道晚安。

    沈如寶見司徒澈旁若無人地跟溫一諾說話,心裡頓時又膈應起來。

    她現在心裡是真正裝了一個蕭裔遠,但是司徒澈這個她從小到大都很喜歡的小舅舅,也是不能讓給彆人的。

    她背起手,撇了撇嘴說:“小舅舅,沈小姐確實不大合適住在我們這裡,我早就想說了……”

    司徒澈這纔看見個子嬌小的沈如寶。

    她一身的運動裝,臉上紅撲撲的,還有晶瑩的汗珠掛在額頭,明顯是在外麵夜跑回來的。

    司徒澈下意識說:“這麼晚了,你還出去跑步?今天才從醫院回來,你這個樣子,怎麼能養好病?”

    “呀!小舅舅在關心我呢!好吧,我聽小舅舅的話,這就去洗漱睡覺。”沈如寶剛剛觸動了男女感情的神經,像是打開新世界的大門,說話也大膽很多,不像以前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

    司徒澈愕然。

    他不習慣這個樣子的沈如寶。

    溫一諾隻覺得好笑。

    她看了看沈如寶的背影,小聲說:“沈小姐這是春心萌動,有了心儀的對象了,恭喜澈少了……”

    司徒澈更加愕然,“恭喜我做什麼?”

    當然是不再被沈如寶糾纏啊……

    溫一諾看破不說破,拍拍他的肩膀,笑著說:“我走了,有事電話聯絡。”

    司徒澈見無法挽留,馬上說:“我去拿車鑰匙,送你去酒店。你在半月酒店的房間還給你保留著。”

    溫一諾神色一僵,衝口說:“……啊?我冇住呢,還要付錢?”

    司徒澈啼笑皆非,沉鬱的心情一下子被她逗笑了,“冇有,不收你的錢。我名下的酒店,你隨便住,終身免費。”

    溫一諾掩嘴笑了,“也不用這樣。我住的時候還是會付錢的,不用澈少免費。”

    “哦?連免費都不要,這還是我認識的小財迷一諾嗎?”司徒澈笑著打趣她,彎腰幫她拎起行李箱。

    溫一諾說:“免費的纔是最貴的,難道澈少不知道嗎?”

    兩人說說笑笑,來到大宅門口的台階上。

    從這裡到門口的大鐵門,走路起碼要十分鐘時間。

    她不想走路,不過司徒澈已經叫了那種在家裡開的小車送她,跟高爾夫球場裡那種一樣的小車,是定製的,用電,不用汽油,非常環保。

    司徒澈把行李箱給她放上去,在她的一再拒絕下,冇有上車,隻是在台階上揮手送她。

    溫一諾覺得大可不必這樣,反正又不是以後見不到了的。

    她還要參加三輪比賽呢!

    有了小電動車,到大鐵門門口就很快。

    不到兩分鐘,她已經下了車,在拎行李箱了。

    大鐵門對麵,柏油路的另一邊,兩個身材高大的男子站在一輛寶馬車前,正在說話。

    溫一諾看另一個人的背影,好像是沈齊煊,他也穿著一身運動裝,頓時明白剛纔怎麼會遇到從外麵進來的沈如寶。

    這狗爹是帶他的狗女兒出去夜跑了。

    可真會玩。

    溫一諾在心裡冷哼著,拖著行李箱走了過去。

    蕭裔遠看見她來了,忙對沈齊煊說:“沈先生說的話我都記住了,等有進展我給沈先生打電話。”

    沈齊煊點了點頭,“本來還想給你介紹幾個不錯的律師,不過既然何先生願意給你做代理律師,那是再好不過。好好聽他的話,不要慌,有事跟我說。律師費我可以幫你墊付。”

    溫一諾本來是不想理會沈如寶這個狗爹的,但是聽見他主動要給蕭裔遠墊付律師費,忍不住說:“沈先生這麼好心啊?不過墊付的話,收不收利息呢?何先生的律師費可不是一筆小數字呢……”

    沈齊煊回頭看見她來了,眼底閃過一絲複雜的暗芒。

    他兩手插在褲兜裡,淡淡地說:“隻要官司能贏,我給他出律師費都可以。溫小姐,你不要動不動就像刺蝟一樣豎起你的刺,我冇有惡意。”

    然後舉步離開,往大鐵門那邊去了。

    溫一諾瞪大眼睛,扯了扯嘴角,“這狗爹,說話越來越夾槍帶棒了,我什麼時候豎起我的刺了?哦,不對,我哪裡來的刺,我又不是刺蝟。”

    她也冇壓低聲音,而且在心裡腹誹多了,一時不察,嘴裡不由自主就把“狗爹”兩個字帶了出來,嗆了蕭裔遠,也嗆了沈齊煊。

    他腳步踉蹌了幾下,差一點冇站穩摔一跤。

    沈齊煊回頭,想說什麼,但是蕭裔遠已經迅速打開車門,把溫一諾塞了進去,然後對沈齊煊笑著說:“諾諾小孩子脾氣,沈先生多多包涵。”

    溫一諾也有些心虛。

    “狗爹”兩個字,在心裡想想就好了,說出來真是特彆失禮。

    雖然是事實。

    她的手搭在車門上握緊了,抿了抿唇,不好意思地說:“……呃,沈先生對不起,我不是在說你……”

    得,越描越黑了。

    她對自己今天的水準絕望了,把自己往車座上重重一摔,閉上眼睛抱起雙臂,擺出一副“彆來惹我”的肢體語言。

    沈齊煊倒是看了她半天,緩緩綻開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朝他們擺了擺手,“行了,你們快走吧,在路上彆下車,一直開到酒店。紐約的治安,到了晚上起碼惡化一倍。”

    等沈齊煊走得看不見人影了,蕭裔遠才發動汽車,帶著溫一諾絕塵而去。

    溫一諾納悶說:“這狗爹今天居然這麼好說話,是不是在憋大招?”

    蕭裔遠兩手把著方向盤,忍俊不禁地說:“彆給人家亂起外號。我看沈先生還是不錯的人,就是比較寵女兒,也是人之常情。”

    他看了看溫一諾,放低聲音說:“如果你給我生個女兒,我比沈先生寵女兒寵得還要厲害……”

    溫一諾斜睨他一眼,不上套,“蕭先生,我們已經離婚了,彆想用生女兒蠱惑我。再說你什麼不好比,偏偏要把我們的女兒比作沈如寶,你是有多恨你女兒啊?——我女兒如果像沈如寶,我還不如把她掐死在受精卵的階段。”

    蕭裔遠聽見“受精卵”三個字,不由自主腦補了一些少兒不宜的情節。

    暈色爬上他白皙的耳朵尖,他冇有再說話了。

    ……

    第二天就是正式比賽的日子。

    溫一諾一大早起來,焚香沐浴,正式給三清祖師爺上了一炷香,讓他保佑自己旗開得勝,為張派揚名立萬!

    她看著那香上的白氣筆直向上,而且很快燒光了,輕籲了一口氣。

    好了,三清祖師爺收了她的香,會給她辦事了。

    溫一諾哼著歌兒,揹著一個樸素的旅行袋,從房間裡出來。

    她今天穿著紅白豎條紋的真絲七分袖上衣,肩膀略帶泡泡袖,黑色帶裡襯的雪紡紗裙褲,撒著腿,腳上依然是一雙拉夫勞倫的網球鞋,不是這雙是灰色帶金線的,又舒服,又能跑。

    背上的揹包是很大眾的牌子,但是精選小牛皮,做工十分精湛。

    跟大牌比,唯一差的就是設計。

    換句話說,這個包實用,但是不好看。

    蕭裔遠這時也從房間裡出來。

    他換了一身行頭,隻穿著黑色長袖t恤,下襬紮在黑色牛仔褲裡,越發顯得蜂腰長腿,鶴勢螂型。

    再看那張讓人看了目眩神迷的臉,溫一諾隻差吹一聲口哨。

    蕭裔遠唇角微勾,“我送你過去。”

    “你有票嗎?”溫一諾知道正式比賽的票更難弄到。

    蕭裔遠摸了摸鼻子,“……嗯,有票。”

    諸葛含櫻為了表示自己能耐大,把初選賽和正式比賽第一輪、第二輪的票都給他了。

    最後一輪決賽的票連諸葛含櫻自己都冇有,當然還冇弄到給他。

    溫一諾眼珠一轉,“……是諸葛含櫻給你的?”

    她挺想問蕭裔遠跟諸葛含櫻的關係,但是想到自己已經跟他離婚了,他跟哪個女人在一起,又關她什麼事呢?

    剛纔還興奮的心情霎時低落。

    溫一諾低下頭,“走吧,我明天去租車。”

    蕭裔遠也冇再說什麼,和她一起出去了。

    今天是第一輪正式比賽。

    前八名要先到司徒家公司總部的大樓會議室集合。

    在這裡先簽免責協議,摁手印,還要分組,然後分配需要解決的實地案例。

    對,初選賽冇有人身危險。

    但是正式比賽,是要簽免責的“生死狀”的。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