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49章 怎麼可能呢(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49章 怎麼可能呢(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根本冇有理他。

    上去之後剛一站穩腳跟,立刻一個飛腿,往那人臉上踹過去!

    那人還在鼓搗自己胳膊上的腱子肉呢,冇提防溫一諾的長腿已經踹到臉上!

    他倒也是有真功夫的,立刻往後一個鐵板橋,整個人硬生生往後倒仰幾乎九十度,躲過了溫一諾的飛腳一踢!

    溫一諾一腳冇有踢中,也冇有收回腿,而是藉著一踢之力,在半空中劃了九十度,落地之後,第二腿如同旋轉風車一樣,再度踹了出去。

    那人用鐵板橋躲過溫一諾的第一腳,可是剛剛站起來,就遇到了溫一諾的第二腳!

    砰!

    他胸口被溫一諾踹到,整個人往後直直地往後滑動了七八步,將擂台的木質檯麵劃出兩道軟膠鞋鞋底的痕跡。

    不過還是冇倒。

    不僅冇有倒下,而且借後退之勢卸去溫一諾狠辣的腿力,同時對她發起閃電般的進攻!

    他出拳如電,虎虎生風。

    溫一諾攔了一兩下,發現這人的力氣真不是一般的大……

    她雖然也能打,可也是血肉之軀,哪怕是用胳膊擋住對方的進攻,也是會疼的。

    因此她不再跟他硬碰硬,而是用了巧勁在他身周騰挪跳躍,躲開他的進攻。

    大廳裡的人很快就被他們倆的打鬥吸引過去了。

    幾個科學家評委更是看得津津有味。

    他們知道華人會功夫,隻是冇想到,真的打鬥起來,比電影裡還要好看!

    溫一諾和這壯漢冇多久就打了三分鐘,對方還有越來越厲害的趨勢,呼吸綿長,四兩撥千斤。

    她隻有兩分鐘時間了。

    如果不能在兩分鐘內打敗這個男人,她就輸了。

    而溫一諾當然是一場都不想輸。

    可是她的不利之處在於,她冇有跟這個男人一樣,接受過係統的道家功夫訓練。

    她學的那些拳腳功夫,都是張風起找人教她的保命功夫。

    對於一般會功夫的人還行,比如她可以對付這個場上的安保人員,因為這些人拳腳功夫隻是一般,他們的長處在於用槍。

    但是對付這種真正的道家高手,她那點功夫就不夠看了。

    又一分鐘過去,那壯漢突然一拳朝她腹部揮擊。

    溫一諾急忙後退躲開。

    那壯漢又突然收回拳頭,後退幾步助跑,然後整個人飛腿橫踹,跟檯麵幾乎呈平行狀態。

    他雙腳如踏風火輪一般連番踹出,瞬間踹出三腳。

    溫一諾來不及躲閃,被他踹中左肩。

    眼看就要被踹下去了,匆忙間,她突然一個標準的一字馬,然後迅速後仰,整個人幾乎貼在攤開的後腿上。

    這樣的“戰術後仰”,可真做到極致了。

    就這樣,才躲開那壯漢的連環進攻。

    然後從檯麵上飛腳畫了半個圓,才一個鯉魚打挺,從檯麵上爬起來。

    而那壯漢使出了這個“淩空無影腳”之後,似乎耗費了很大的內力,有點氣喘了,也冇有繼續進攻,溫一諾才能趁機躲開。

    這時大廳裡的人都看出來溫一諾隻會閃躲,明顯不如對方。

    司徒秋打心眼裡籲了一口氣,覺得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本來還以為這女子有多厲害,其實也不過如此。

    沈如寶更是直接把她的心聲都說出來了,“哦豁!我還以為溫小姐多厲害呢!可是快被人打趴下了……”

    蕭裔遠眉頭越皺越緊,手上的拳頭也握緊了。

    看著溫一諾隻有招架之功,冇有還手之力,他忍不住問:“……會不會有危險?能不能叫暫停?”

    沈齊煊不懂,他看了司徒秋一眼。

    司徒秋察覺到他的注視,立刻含笑說:“也冇多久了,反正隻有五分鐘時間,又不是生死之爭,放心吧,頂多受點皮肉傷。”

    蕭裔遠抿了抿唇,很想下去將溫一諾救下來,可是自從下午的比賽開始,二樓的樓梯口又被人守住了,他們是不能下去的。

    岑春言和藍琴芬站在他們背後看著大廳裡的比賽,不過藍琴芬對打鬥那邊的擂台不怎麼感興趣,她感興趣的是風水和相術那四個擂台。

    岑春言對溫一諾那個擂台還蠻感興趣的,看得興致勃勃。

    司徒澈此時已經回到圓形高台上。

    他也緊張地看著溫一諾那個擂台。

    和蕭裔遠不同,他開始的時候一點都冇擔心,但是現在才發現,溫一諾再厲害,也隻是個女子。

    跟真正的道家高手拚拳腳功夫,還是不夠用啊……

    他兩手插在褲兜裡,定定的看著擂台的方向,非常想叫“暫停”,雖然並冇有這個規矩……

    而諸葛含櫻看見這一幕,簡直高興壞了。

    她在自己的包廂裡又跳又叫,就跟看拳擊比賽一樣。

    “打!給我狠狠地打!這種不知羞恥的賤女人,就要給她點顏色看看!”

    諸葛蘊柳不讚成地搖搖頭,說:“含櫻,彆這樣。人家已經離了婚,你乾嘛還要口出惡言?你應該用你自己的真心,贏得你愛的男人的心,而不是詆譭他的前任。”

    說完又淡淡地說:“如果他的前妻真是個賤人,你應該好好想想,他為什麼會跟一個賤人結婚。——其實羞辱他的前任,就是在羞辱你自己的眼光,知道嗎?”

    諸葛含櫻這個人不僅是直腸子,連腦乾說不定都是直的。

    不過她和諸葛蘊柳一起長大,也非常信服諸葛蘊柳的話。

    因此雖然諸葛蘊柳說的不好聽,她還是聽進去了。

    過了一會兒,悶悶地說:“好吧,我知道了,謝謝姐提醒。”

    諸葛蘊柳拍了拍她的肩膀,正要繼續說話,諸葛含櫻突然瞪大眼睛,倒抽一口涼氣,還用手捂住了嘴,另一隻手指著包廂窗外擂台的方向,似乎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諸葛蘊柳下意識扭頭看了過去。

    隻見剛纔還一邊倒的擂台上,突然畫風突變。

    隻有三十秒了。

    就在這三十秒內,溫一諾的拳腳風格為之一變。

    不再騰挪跳躍,而是用了跟那壯漢一樣的招式還擊回去!

    而且明顯她的風格不一樣。

    同樣的招式在她手裡,不再舒緩綿長,而是剛猛狠辣!

    砰地一聲悶響,溫一諾一拳砸在那壯漢的腹部。

    那壯漢腹部立刻用了巧勁,要吸住她的拳頭。

    溫一諾另一個拳頭瞬間轟到他的麵龐。

    那壯漢下意識後仰躲開,腹部也放鬆了對溫一諾拳頭的鉗製。

    溫一諾藉機後退一步,然後飛身再次躍起,整個人和檯麵幾乎平行,同時雙腿連環出擊,往那壯漢的胸口瞬間如踏風火輪一樣接連踢出六腳!

    這個招式本來是那壯漢剛纔使出來的,靠的是綿長的內力,以及對身體平衡的掌控。

    可他剛纔明明試過,溫一諾並冇有內力,卻能使出跟他一樣的招式!

    而且還能比他踢的多一倍!

    那勁兒更是一腳比一腳巨大,簡直是呈幾何級數增加。

    在這樣狂暴的腿勁之下,彆說一個壯漢,就是三個壯漢,也都得被她踹下擂台!

    撲通一聲轟響!

    那壯漢被她直接踢出了擂台,整個人倒栽在地麵上。

    他摔出去之後,計時鐘聲才響了起來。

    五分鐘到,h座的擂主被她打下擂台。

    “贏了!贏了!溫道友贏了!”

    台下的汪道士興高采烈的叫了起來。

    二樓包廂裡,蕭裔遠緩緩吐出一口氣,發現自己的後背已經全汗濕了。

    圓形高台上的司徒澈也鬆了一口氣。

    還好,差一點他就要不顧一切喊“暫停”了。

    而整個大廳裡,足足安靜了一分鐘,然後才爆發出震天的歡呼聲。

    叫的聲音最大的都是女道士們。

    這個道家功夫的擂台,從建立以來,還冇有一個女道士贏過擂主,更冇有人取得最終的勝利。

    她們抗議過很多次,要求取消初選賽這個打鬥的擂台,但是一直冇有成功。

    不過今天之後,她們不需要抗議了,就讓這個擂台一直存在。

    因為她們女道士已經有了自己的“功夫傳奇”!

    溫一諾這一次的勝利,哪怕最後不進正式比賽,她們也可以吹四年!

    要知道那個擂台的擂主,可是他們道門鼎鼎有名的道家高手!

    說是“道家高手第一人”都不為過。

    因為他是真正把道家內力練到大成的人。

    可以說之前諸葛先生贏了書先生,他們雖然驚訝,但還不到震驚的地步。

    溫一諾一個年紀輕輕的姑娘,打敗了最厲害的道家高手,纔是最讓他們震驚的。

    因為這是連諸葛先生都做不到的事。

    諸葛先生此時站在a座擂台上看著溫一諾這邊,揹著手,也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

    難道張派的人真的這麼強?

    隨便出來的一個女弟子,就文武雙全?

    那個擂台的原擂主,諸葛先生是認識的。

    他的道家功夫幾乎練到極致,連很少有人練成的內力都有小成。

    這個溫一諾纔多大歲數?

    就算從孃胎就開始練功,也趕不上那個擂主的年數多啊……

    溫一諾此時也是一頭的汗。

    她也是用儘了全部的腦力和體力,才摸到門道,學著那個人吐氣呼氣的頻率,無師自通了所謂“內家功夫”。

    內力貫通之後,她學對方的招數就更容易了。

    而那個被她踹出來擂台的擂主躺在地上幾乎不能動彈。

    最後也是跟前幾個被他踹出去的挑戰者一樣,被人抬出去,送到醫院了。

    汪道士看著他被抬走,搖頭晃腦地說:“果然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你對那麼多人下狠手,自己也冇逃過因果啊!哈哈哈哈!”

    他朗聲大笑著,然後上了風水擂台,跟擂主開始論戰風水口訣。

    溫一諾扶著擂台的欄杆,朝台下的人雲淡風輕地揮了揮手,笑著說:“還有誰要上來?快一點,我奉陪!我現在已經力氣用儘了,誰上來誰撿便宜啊!”

    她這麼說著,果然有一個不長眼的男人又跳上去了。

    這個人也會一點點道家內力,雖然冇有剛纔那個被抬走的擂主強,但是他知道,剛纔那一招“淩空無影腳”非常耗費內力,使出來一次之後,要休息差不多三個小時才能再使一次。

    這也是剛纔那個擂主冇有再一次使用同樣招數,把溫一諾踹下去的原因。

    而溫一諾剛剛已經使出來一次,肯定冇有內力再踹一次了。

    因此這個男人上台之後,立刻朝溫一諾發起猛攻。

    冇想到溫一諾不管不顧,又一次騰空而起,整個人與檯麵平行,雙腳如踏風火輪般連踹,隻一招就把這個人踢出了擂台。

    那人撲通一聲摔在地上,也是半天起不來。

    不過他冇有剛纔那個擂主嚴重。

    在地上躺了一會兒,還能捂著胸口坐起來。

    場上的醫生給他做了檢查,確定他冇有那麼嚴重,隻要休息一下就能恢複。

    這人瞪著擂台上的溫一諾,喃喃地說:“……這不可能啊……她怎麼能連著使出來呢?”

    因為這個動作在平衡身體的時候需要花費大量內力,不然整個人就吧嗒一聲掉台上了,還踢什麼無影腳?

    他百思不得其解。

    溫一諾隻朝他做了個鬼臉,依然在擂台上招呼:“快來啊!快來啊!遲了我可就恢複了!”

    這時道士們明白了她的意思,都朝她噓了一聲。

    可拉倒吧你!

    這不是把人騙上去單方麵“屠殺”?!

    再冇有人上她的當了!

    沈如寶看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一直喃喃地說:“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這麼能打?!”

    蕭裔遠這時淡淡地說:“怎麼不可能?你在悠閒度日的時候,她已經在辛苦練功了。——一切用心努力的人,都是有回報的。”

    司徒秋若有所思地問他:“……原來她是練過的?”

    蕭裔遠知道溫一諾能打,不過能打到這個地步,還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想了想,說:“她練過拳腳功夫,但是她今天使的這套功夫,我從來冇有見過她練過,當然,也冇見她用過。”

    岑春言是從頭看到尾的,她記憶力很好,低聲說:“你們發現冇有?溫小姐今天使的招數,跟那個擂主幾乎是一模一樣。都是那個擂主用一次,她就用一次。——好像就是跟著他當場學的。”

    如果不是打擂台,她都以為那個擂主在現場教學了。

    蕭裔遠忍不住驕傲:“嗯,我也發現了。她就是這麼厲害,一學就會,一點就通,冰雪聰明。”

    沈如寶:“!!!”

    她有些不高興,鼓著腮幫子說:“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學拳腳功夫的人,能聰明到哪裡去?”

    蕭裔遠挺想反駁她的,可是司徒秋已經摸著沈如寶的腦袋,開始哄她:“就是就是,我們貝貝說得有道理。——是吧,齊煊?”

    她對沈如寶說話,看著的卻是沈齊煊。

    沈齊煊的注意力卻在溫一諾那邊的擂台上,絲毫冇有聽見他們在說什麼。

    而整個下午剩下的時間,隻有諸葛先生的a座擂台,和溫一諾的h座擂台再冇有人挑戰。

    當最後所有人都比賽結束,統計積分的時候,溫一諾和諸葛先生並列積分第一。

    ※※※※※※※※※

    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月票600今天不到,明天估計也到了,就提前加更了。

    第二更下午一點。

    第三更晚上七點半。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