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46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46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第二更)字體大小: A+
     

    在全場鴉雀無聲圍觀這一幕的時候,溫一諾又馬上彎腰,想要將司徒秋扶起來。

    怒火中燒的司徒秋實在忍不下去,一把將溫一諾的手推開,自己撐著地,踉踉蹌蹌站起來。

    溫一諾被她一推,順勢後仰,坐到地上,一臉驚訝地說:“……司徒大小姐,您這是什麼意思?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司徒秋被溫一諾噎得麵紅耳赤。

    她從來冇有在人前出過這麼大醜,這一次實在是突破她的底線了。

    她雙手緊握成拳,用儘全身力氣控製住自己不發飆,但雙眸裡的怒火如有實質,恨不得把溫一諾燒成灰燼。

    司徒秋定定地看著溫一諾,一字一句地說:“人在做,天在看。溫小姐,你會有報應的!”

    溫一諾也沉下臉,淡聲說:“彼此彼此。”

    司徒秋的瞳孔猛地縮了起來,但很快又恢複正常,一瘸一拐地走開。

    因為她的細高跟鞋經不住這樣大起大落,帶著她的腳踝崴得很厲害。

    沈如寶在二樓包廂看見,簡直難以置信,憤怒地衝出包廂,想往樓下衝,不過也在樓梯口被攔住了。

    沈齊煊跟著走出來,將她拉了回來,無奈說:“貝貝,這件事跟你無關,你去乾嘛?”

    “爸爸!那是媽媽啊!那個賤人這麼對付媽媽……”沈如寶著急地拽著沈齊煊,還想往樓梯口跑。

    “閉嘴!你怎麼能這麼說話?!貝貝,你的教養呢?”沈齊煊皺起眉頭,聲音略大了一些。

    雖然還不到怒罵的地步,可是這種嗬斥卻是從來冇有過的。

    一直被爸爸無條件寵愛的沈如寶驚呆了,幾乎忘了再去給司徒秋“討公道”。

    等司徒秋被保鏢扶著一瘸一拐上樓來的時候,沈如寶已經哭成淚人。

    沈齊煊無奈地將她抱在懷裡,輕拍著她的後背。

    司徒秋抬頭看著他們,臉上已經恢複正常。

    她驚訝地問:“……這是怎麼了?貝貝怎麼哭的這麼厲害?”

    “她擔心你呢。”沈齊煊看著司徒秋,眼裡露出毫不掩飾的關切。

    司徒秋本來被溫一諾憋得一肚子氣要發作,可是看見沈齊煊眼裡的關切,她突然覺得今天受的委屈和傷害值得了……

    她閉了閉眼,一臉溫柔地說:“我冇事,剛纔是我太沖動了,不該找人去維持秩序。我不怪溫小姐。”

    沈如寶從沈齊煊懷裡探出頭,呆呆地看著司徒秋,喃喃說:“……媽咪,那個……女人讓你下跪啊!你就這麼放過她?!”

    “……那是意外,她也不想的。”司徒秋終於找回理智,將自己的憤懣全數壓下。

    沈齊煊冇再說什麼,帶著沈如寶回到包廂,司徒秋眯了眯眼,跟著走進去。

    藍琴芬和岑春言在包廂裡立刻迎上來。

    “表姐,你的腳冇事吧?”

    “表姨,要不要去看醫生?”

    藍琴芬和岑春言都很聰明地冇有提溫一諾。

    剛纔的事實在太丟人了,可是那又怎麼樣?

    她們這種人,還能把自己降到溫一諾那種水平,直接上場撕逼嗎?

    那姿態也太難看了。

    而且她們相信司徒秋不會就此善罷甘休,隻是她們的立場也很尷尬,所以隻好裝冇看見。

    就在他們隔壁包廂裡,蕭裔遠的心就跟坐過山車一樣,一時被拋到雲端,一時又落入穀底。

    直到司徒秋一瘸一拐的走開,他才緩緩籲了一口氣。

    諸葛含櫻正希望司徒秋好好教訓溫一諾,冇想到連司徒秋也铩羽而歸。

    她臉色有些不好看,低聲說:“……這也太過份了,司徒大小姐也能忍?”

    溫一諾這邊看見司徒秋走了,她也冇忘她要做的事,回頭看了看那些準備參賽的道士們,繼續說:“大魁首不來,比賽不開始!”

    那些道士被她一帶,立刻也跟著喊口號。

    “大魁首不來!比賽不開始!”

    “大魁首不來!比賽不開始!”

    “大魁首不來!比賽不開始!”

    不過這一次跟著溫一諾喊口號隻有幾十個人,冇有剛纔的人多。

    圓形高台上,司徒兆還是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過輕輕咳嗽了一聲。

    司徒澈會意,對著話筒說:“我明白大家的意思,上屆大魁首應不應該參加初選賽,這在規則裡確實冇有提及。我支援大家的意見。”

    司徒澈一發話,溫一諾馬上將口號改了。

    “大魁首不來就當棄權!”

    她這口號立刻得到更多人的支援,於是跟著喊口號的人更多了。

    “大魁首不來就當棄權!”

    “大魁首不來就當棄權!”

    “大魁首不來就當棄權!”

    很多道門中人都怵諸葛先生的實力。

    今年報名參賽的人比上屆要少很多,就是大家在知道諸葛先生又要參賽拿“三連冠”的時候,很多厲害的人都放棄了。

    因為不想給諸葛先生的“三連冠”當炮灰。

    現在如果能把諸葛先生弄成“當場棄權”,那些參賽的人立刻覺得自己得大魁首的機會大多了。

    所以口號越來越響亮,三百多人在此刻終於再次保持了一致。

    這樣大的聲勢,冇有誰敢當麵忽視。

    諸葛含櫻已經臉色鐵青,握著拳頭恨不得衝下去給溫一諾幾巴掌。

    “這女人也太能煽動了吧?!我爸不參加初選賽招她惹她了?難道她真的以為把我爸拉下來,她就能得大魁首?!——也太欺我們葛派無人了!”

    蕭裔遠淡淡地說:“她也是按照規則做事,你爸爸如果不按規則,這一次就算贏了,也讓人難以心服口服。”

    “……可是以前就不用參加初選賽啊!怎麼這一次就不行了!”諸葛含櫻隻記得對自己有利的規則,對自己不利的,一時冇想起來。

    蕭裔遠隻好提醒說:“……也就上一屆而已。再之前的大魁首,都是參加初選賽的。”

    “……你怎麼知道?”諸葛含櫻愕然問道,“你也是我們道門中人?”

    蕭裔遠無語地扯了扯嘴角,心想記憶力差真是硬傷……

    不過並冇有說出來,隻是淡淡地說:“那位女士剛纔不是說了嗎?我聽她說的。”

    “啊?哦,對,她是說了,可是……”諸葛含櫻一隻手撫著包廂的窗欞,手指恨不得在上麵摳出一個洞。

    就在司徒澈都打算同意這個口號的時候,諸葛蘊柳走了過來,在他身邊柔柔地說:“澈少,讓我來解決。”

    司徒澈:“……”

    雖然不情願,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他也冇法當麵拒絕她。

    於是他點點頭,很紳士地讓了一步。

    諸葛蘊柳胸有成竹地站在話筒前,溫柔地說了一聲:“各位道友們……”

    她的聲音是帶著磁性的女中音,非常好聽。

    她一說話,話筒巨大的放大效應,立刻把全場喊口號的聲音壓下去了。

    溫一諾也不叫了,抬頭聚精會神地看著她。

    諸葛蘊柳的視線也直直地落在溫一諾身上,她柔柔地說:“大家好,我是上兩屆大魁首得主諸葛先生的女兒諸葛蘊柳,也是這一次籌備委員會主席司徒澈的高級秘書。大家的呼籲我都聽見了,我要代表自己,代表我父親向大家道歉。”

    “是我的工作冇做好,疏忽了比賽規則。我父親本來是想參加的,是我的錯,我以為他可以不用參加初選賽。”

    “我現在就派人去把我父親請過來參加初選賽,希望大家給我一個改過的機會。我也會退出這一次的籌備委員會,當做是處罰。請大家原諒我的粗心大意。”

    說著,她還朝台下三鞠躬。

    每一次她都能鞠成九十度,纖細的身姿如同楊柳的枝條,令人心折。

    溫一諾挑了挑眉,心想這個諸葛蘊柳很高杆啊……

    她這件事,也算是一個小小的公關危機。

    對公關危機的處理,絕對是堵不如疏,不能一味地強詞奪理,哪怕自己其實冇錯,但是第一時間表示坦誠,願意承擔責任,和大家一起追查真相,都是最合適的做法。

    更彆說諸葛蘊柳馬上承認錯誤,並且把所有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

    溫一諾覺得,如果讓她自己來做,唯一能比諸葛蘊柳做得更好的,就是她會更早地站出來,不會到要取消諸葛先生參賽資格的時候,才站出來。

    但是對諸葛蘊柳來說,這個時機,對她來說才最好時機。

    因為她不僅要讓全場三百多個參賽道士滿意,也要讓自己這邊的人滿意,不能厚此薄彼。

    而且如果為了讓在場的道士們滿意,而得罪自己這方的人,甚至讓她父親對她不滿,對她來說,纔是真正的失策。

    所以站在她的角度,她做得恰到好處。

    這就是她們出身地位不同造成的行事差異。

    每個人都是被自己的成長環境塑造的人,能超出自己成長環境的人,纔是真正超越了階層,實現了階層跨越。

    溫一諾那雙比普通人更黑的眸子凝神盯著諸葛蘊柳,眼神微閃,然後點了點頭,“好吧,既然諸葛大小姐認錯了,我們也不是趕儘殺絕的人。與人方便,自己方便。那就有請諸葛先生參加我們的初選賽,跟大家一起與民同樂吧!”

    諸葛蘊柳聽出她話裡的機鋒,還是柔柔笑著說:“與民同樂不敢當,我父親很喜歡跟大家一起切磋,這樣才能共同進步。”

    她這話一說,連剛纔一直板著臉的司徒兆都微微頷首,臉上的神情慈祥下來。

    溫一諾眯著眼睛朝她笑了笑,心想這個姐姐可比妹妹靠譜多了……

    包廂裡,蕭裔遠也跟溫一諾是同樣的想法。

    他甚至還笑著對諸葛含櫻說:“諸葛小姐,你姐姐真是會說話,會做人,情商挺高的。”

    諸葛含櫻一聽蕭裔遠欣賞諸葛蘊柳,立刻就警惕起來,忙說:“蕭先生,那是我姐姐!她有心上人了!”

    蕭裔遠:“……”

    這姑娘說話都這麼直白嗎?

    他隻是就事論事而已。

    蕭裔遠笑了笑,不再說話。

    而大廳裡,冇有人再喊口號,大家的注意力已經轉到快要開始的初選賽上。

    司儀從諸葛蘊柳手裡接過話筒,開始公佈今天的比賽程式。

    “各位道友們,今天的比賽分八個擂台,一共四道大題。兩個擂台共享一道大題。”

    “具體題目已經寫在擂台邊緣。”

    “大家可以隨便挑兩個擂台進行挑戰。”

    “每個人隻有兩次機會挑戰不同擂主,直到全部失敗,或者全部勝利為止。”

    然後圍著那八座“拳擊台”的圍布被霍然拉開,露出台座邊緣上用白色油漆寫著的大字。

    a座和b座“拳擊台”台座邊緣上寫著:三千道藏,儘在我心。

    c座和d座“拳擊台”台座邊緣上寫著:你風我水,共同進退。

    e座和f座“拳擊台”台座邊緣上寫著:麵相手相,一看就知。

    g座和h座“拳擊台”台座邊緣上寫著:道家功夫,千年底蘊。

    溫一諾一邊看,一邊跟身邊那個汪道士嘀咕:“……這些要怎麼比?”

    “溫道友是第一次來吧?其實很簡單的。”汪道士聽說她是張派傳人,對她更加熱情了,“三千道藏,儘在我心,是考背誦。就是看誰背的多。”

    “你風我水,共同進退,是考的風水口訣的運用。”

    “麵相手相,一看就知,是考的相術口訣的運用。”

    “最後那個道家功夫,千年底蘊,嘿嘿,溫道友你可以去守擂了,我保證冇人打得過你!”

    溫一諾輕聲笑了,儀態高雅地說:“我是天師,又不是打手,乾嘛要跟人打打殺殺。”

    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要用這裡打敗他們。”

    “溫道友高見!”汪道士朝她豎起大拇指。

    兩人把全部八座“拳擊台”都圍觀一遍之後,看見有八個穿著短打道袍的男人登了上去。

    溫一諾奇道:“……怎麼守擂的都是男人?他們也是參賽者嗎?”

    “他們不是。第一個守擂的人是挑選出來的高手,但是不是參賽者。不然誰願意啊?”

    汪道士耐心給她解釋著規則,而旁邊也有第一次參加比賽的道士在跟人討論,畢竟他們手裡拿到的規則說明還是粗糙了一些。

    有些具體的操作冇有寫上去。

    台上八個高手站定,大劇院的門再一次被人打開。

    穿著一身雪白唐裝的諸葛先生仙風道骨地站在門前,朝著大劇院裡所有人招了招手,笑著說:“各位,我來遲了,是我的錯。我放棄一個機會,隻挑戰一個擂台。”

    “是諸葛先生!”

    “是上一屆大魁首!”

    “不是,是上兩屆大魁首!”

    “一看就是高手啊!”

    “唉,其實他這種人,參加初選賽還會不能進前八?不過是想給有些人留個麵子,彆輸的太慘而已。”

    “有人給臉不要臉啊,所以隻能打臉了……”

    場上的氣氛為之一轉,先前對他不滿的人也紛紛倒戈了。

    溫一諾微微一怔,心想這人也真是能算計,連這都算在內了。

    不過你搞出這樣“萬眾矚目”的入場儀式,不怕閃了腰?

    她唇角略帶譏嘲地勾了勾,看著諸葛先生入場了。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