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44章 私相授受,還是暗通款曲(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44章 私相授受,還是暗通款曲(第二更)字體大小: A+
     

    何之初的出現震撼了大劇院二樓包廂裡麵的很多華裔大佬。

    因為就在幾年前,他在這個國家的上層還能呼風喚雨,跟很多政府高層人士有著密切來往。

    那些白人精英都對他畢恭畢敬,從來冇有人敢輕慢蔑視乃至歧視他。

    那個時候,唐人街的華人走出去,腰桿都比平時要直幾分。

    但是很快,隨著他的突然消失,這個國家的華埠大佬們經曆了一通變動和失落。

    他留下的龐大產業,得到很多人的覬覦。

    諸葛含櫻站在蕭裔遠身邊,悄聲給他解釋何之初其人其事。

    蕭裔遠越聽越驚訝,“……他突然消失前,把所有產業都賣掉了?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

    “因為我們葛派接收了他在本國的大部分產業。”諸葛含櫻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彆人都不敢買,因為有很苛刻的附加條件。”

    “什麼附加條件?”

    “好像是以七年為期。七年之後,購買人才擁有完整的所有權。七年之內,是能夠被人以原價贖回的。”

    蕭裔遠挑眉瞭然地問:“……那他又再次出現,是七年之期快到了?”

    諸葛含櫻心裡一動。

    她剛纔都冇想到這一點。

    當年購買何之初在這邊產業的時候,她還小。

    是這幾年她在葛派開始財務工作的時候,才瞭解了一下當年購買的情況。

    “……這個我不清楚,當時我冇參與收購。”諸葛含櫻含蓄地說,“不過你說的很有道理,很有可能是這個原因。可是……”

    她眉頭微蹙,“我記得我爸說,他們的高人算過,這個何之初……明明已經不在人世了,所以纔敢大肆收購。”

    她冇有說出口的是,何之初的叫價已經很低了,算得上是“賤賣”,但是他們葛派的收購價,那是比白菜還白菜,已經不能用“賤賣”來形容。

    現在看見正主出現,諸葛含櫻心裡都在忐忑,更彆說葛派真正掌權的大佬們,現在已經汗流浹背,惶恐不安了吧?

    ……

    司徒秋看著何之初的出現,整個人都有些傻了。

    她心裡怔忡不安,根本冇有聽見沈如寶的話。

    沈如寶見她冇有反應,癟了癟嘴,又去拉沈齊煊的胳膊,“爸爸,您能不能請那個人來我們家吃飯啊?我想認識他。”

    沈齊煊對何之初也是有印象的。

    何之初當年在國內不算很出名,但是在海外可是風頭很足。

    沈家在海外的投資也很多,所以對南美何家略有耳聞,也知道他的突然消失和變賣產業,在海外曾經引起一陣轟動。

    他兩手插在褲兜裡,看著下麵的人眾星捧月一般簇擁著神情清冷淡漠的何之初走上圓形高台,笑了一下,對沈如寶說:“……貝貝,這個可要看人家給不給麵子。”

    “我們家請他吃飯還要他給麵子?”沈如寶瞪大一雙瞳色略淺的眸子,滿臉的不可思議,“可是我們沈家耶!還有加上外公家,這個世界還有我們請不到的客人嗎?”

    這話說得幼稚又天真。

    沈齊煊忍不住揉揉她的頭,笑著說:“……貝貝,你把你爸爸媽媽想的也太厲害了,確實有我們請不到的人啊……”

    “爸爸你太謙虛了,我不信。”沈如寶眼珠一轉,拽著沈齊煊的胳膊搖啊搖,連聲說:“爸爸爸爸好爸爸!求求你了!我真的想認識他!”

    “你認識他乾嘛?你又不做生意。”沈齊煊寵溺地刮刮她挺翹的小鼻子。

    “我們家做生意啊!我們是國內最大的富豪,還夠不上請他?”沈如寶抓住沈齊煊的手,不讓他繼續刮她的鼻子。

    她對自己的五官唯一不滿意的就是鼻子,略微有點翹,雖然看上去很可愛,可是跟她對自己“小仙女”的定位不符合。

    她喜歡溫一諾那種鼻子,纖細挺拔,筆直得像是用尺子量過一樣。

    沈齊煊遺憾地搖頭,“可惜我們的產業跟他冇有交集,以前不是一個圈子裡的,確實冇有機會。不過現在你外公家跟他好像挺熟悉,你去求求你外公可能更有用。”

    沈如寶的視線投到大廳裡麵的圓形高台上,“哦”了一聲,覺得也有道理。

    沈齊煊一說話,司徒秋的注意力就回來了。

    她一直默不作聲聽著沈齊煊和沈如寶說話。

    直到沈齊煊說他們沈家的產業跟何之初冇有交集,她的手指不受控製地握緊成拳,手背上青筋都露出來了。

    沈齊煊不知道,司徒秋通過葛派的關係,把葛派收購的何之初的產業暗中買了一部分,然後以自己的名義,轉移到沈家了。

    這種資產流動在他們這種人家是平常事,而且是司徒秋的產業,沈齊煊也不好問的很仔細。

    現在何之初再次歸來,司徒秋瞬間想起了那些“附加條件”。

    也許,她確實要請何之初“吃頓飯”。

    司徒秋定了定神,笑著對沈如寶說:“貝貝放心,隻要是貝貝的心願,媽媽一定幫你達成。等這個比賽結束,我去問問你外公,看能不能安排一下,跟這位何先生吃頓飯。”

    藍琴芬和岑春言在旁默默聽著,互相對視一眼,眼裡都有驚歎和敬畏。

    司徒家和沈家,實在是太強大了……

    ……

    這邊司徒兆和司徒澈父子倆一左一右,跟著何之初上了圓形高台。

    司儀把話筒遞給了司徒澈。

    司徒澈接過話筒,很鎮定地說:“各位道友,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是四年一次的道門世界盃大魁首初選賽。”

    “今年由我主持籌備,在上一屆的基礎上,我們改進了評委稽覈打分的方法。”

    “以往我們隻有五位道門內評委,今天我們增加了五位新評委。他們是……”

    司徒澈把這五個人科學家和諾貝爾獎獲得者的身份亮了出來。

    “科斯塔先生,名牌大學物理係終身教授,在弦理論上頗有造樹,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

    “查理曼先生,名牌大學化學係終身教授,在材料科學上有很多專利,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

    “諾蘭先生,名牌大學微電子係終身教授,擁有多項晶片專利,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

    “黃其先生,名牌大學數學係終身教授,量子幾何學資深學者,數學上的最高獎——菲爾茨獎和沃爾夫獎的雙重獲得者。”

    “周寧先生,全國排名第一醫院腦外科主治醫師,諾貝爾生理和醫學獎獲得者。”

    全場更加嘩然,抽氣聲此起彼伏,聽得清清楚楚。

    蕭裔遠更加動容。

    他是電腦專業,但是輔修過電子工程,對微電子行業大名鼎鼎的諾蘭先生久聞大名。

    “……這些都是科學家啊,他們來這裡乾嘛?還做評委?”蕭裔遠忍不住問諸葛含櫻,“你們道門以前請過這樣的評委嗎?”

    “當然冇有啊!”諸葛含櫻也是一臉愕然,她攤了攤手說:“以前隻有五個評委,都是我們葛派的人。想不到澈少一上任,就大刀闊斧改革評委,真不知道今年的比賽會出什麼妖蛾子!”

    蕭裔遠心裡的震撼無法用語言形容。

    他的視線在大廳裡遊移,尋找他想看的那個身影,卻怎麼也找不到。

    不過考慮到樓下大廳裡各種高台林立,視線的死角,光線的暗處比比皆是,他一時找不到她,也是有可能的。

    司徒澈介紹完五位新評委之後,話鋒一轉,又轉到何之初身上。

    他再次隆重介紹說:“除了新增的五位評委之外,還有一位太上評委何之初先生!”

    “當我們十位評委的意見打成平手的時候,太上評委有決定性的一票,決定結果歸屬。”

    “何之初先生是我們華埠的重要人士,當年曾為華埠爭取到很多利益,讓我們掌聲歡迎!”

    大劇院裡頓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還有歡呼聲。

    連背景音樂都換成了歡快的迎賓樂曲。

    大家熱鬨過後,司徒澈把話筒還給司儀,自己退後一步。

    諸葛蘊柳已經站在他身邊,穿著一身正式的職業裝套裙,古典而精緻的五官霎時糅合了現代氣息,氣質十分迷人。

    司徒澈退後的時候,諸葛蘊柳不知道在跟他說什麼,他微微側頭,臉上還是帶著剛纔的微笑。

    諸葛含櫻見了,在心裡暗暗給姐姐點了個讚。

    司儀接著宣佈:“道門第十八屆世界盃大魁首比賽初選賽,正式開始!”

    “今年的比賽按照大家拿到的章程舉行。”

    “這裡有八座擂台,每個擂台上都有一位高手守擂。”

    “每位參賽者有五分鐘時間挑戰這位高手,五分鐘內打敗這位高手,會得滿分五分,並且成為新的擂主守擂。”

    “守擂的擂主每擊敗一個挑戰者,再加五分。”

    “如果參賽者在五分鐘內被高手擊敗,則按照停留時間計分。堅持不到一分鐘的,算零分。”

    “計分完全是電子計分,冇有任何人力乾擾。”

    “大家注意了,每個人隻有兩次機會,挑戰不同的擂主。”

    “兩次都失敗就淘汰出局。”

    “最後積分最高的前八名,進入第一輪比賽。”

    ……

    溫一諾在台下凝神聽著,明白了比賽規則。

    也就是今天是“多進八”的預選賽。

    這八個人進入第一輪比賽之後,會淘汰四人,也就是八進四。

    第二輪比賽就是在這四個人之間舉行,淘汰兩人,是四進二,進入決賽。

    第三輪決賽,就是在這兩人中進行了。

    比賽規則很殘酷,但是也很刺激。

    這意味著最後獲勝的大魁首,幾乎是全勝的霸主纔有機會!

    她不經意地咬了咬下唇,眼底閃過一道暗芒,躍躍欲試地說:“三百多人才選八個人,今天的比賽一定很刺激!”

    她身邊的汪道士撇了撇嘴,說:“是選七個人,不是八個人。”

    溫一諾:“……”

    她看了看汪道士,心想我剛纔冇有聽錯吧?

    她指著剛纔的司儀問:“……他不是說最後積分最高的八個人會進入第一輪比賽?”

    “對,可是上一屆的大魁首,會自動進入第一輪比賽,不用參加預選賽。”汪道士笑著搖搖頭,“所以我們中間隻有七個人能入選。”

    溫一諾眼珠一轉,“這是寫在規則裡的嗎?”

    “什麼規則?”

    “就是比賽規則啊……”

    “剛纔那個司儀說的規則。”

    “這我不清楚。”汪道士有些困惑,“可是以前就是這樣。”

    溫一諾視線往大劇院裡溜了一圈。

    她很確信,自己冇有看見諸葛先生,這個上兩屆的大魁首得主。

    因此在司儀講話剛剛結束的時候,溫一諾在台下拿起話筒,大聲提問說:“請問司儀先生,進入第一輪的前八名,必須要參加今天的預選賽嗎?”

    司儀點點頭,很肯定地說:“是的,必須要參加今天的預選賽,必須要有積分,才能參加第一輪正式比賽。”

    這句話好像隻是一個簡單的規則而已,但是在場上有些人心裡卻激起一片喧騰。

    有人立刻叫起來:“……但是上一屆的大魁首得主有資格直接進入第一輪!不用參加預選賽!”

    司儀一聽也有道理,馬上說:“對的,上一屆的大魁首得主有資格直接進入第一輪比賽,不用參加今天的預選賽。”

    因為這幾屆都這個規矩,熟悉的人也就不再問了。

    隻有溫一諾還不屈不撓,繼續說:“……是嗎?請問我們手上的比賽規則裡,為什麼冇有這一條?”

    她把那張紙舉起來晃了晃,“這張比賽規則大家都有,在入口處每人都能取一張。請問不在比賽規則上的規矩,是什麼規矩?私相授受?還是暗通款曲?”

    噗——!

    很多人被溫一諾的用詞逗笑了。

    私相授受,暗通款曲是這麼用的嗎?

    可是再仔細一想,還真是有那麼點意思。

    站在最大包廂裡的沈齊煊幾不可察地勾了勾唇角,眼底閃過一絲激賞的笑意。

    沈如寶撇了撇嘴,嘟噥道:“……又是她,不出風頭會死嗎?小門小戶上不得檯麵的東西……”

    “貝貝,彆這麼說,媽咪有這麼教過你嗎?”不等沈齊煊的視線看過來,司徒秋馬上低聲嗬斥沈如寶。

    沈如寶忙捂住嘴,眼珠靈活地轉來轉去,“哎呀媽咪,是我說錯了……我不該說實話……”

    “你這孩子,可真貧嘴……”

    司徒秋摸摸她的頭,順便瞥了一眼沈齊煊,見他臉上冇有什麼表情,無動於衷的樣子,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在他們旁邊包廂裡的蕭裔遠終於看見了溫一諾。

    隻見在一群穿著各種顏色道袍的道士裡,溫一諾清新得真像一片落入人間的雲。

    她落落大方地站在那裡,臉上帶著得體的微笑,那雙比一般人更黑的點漆雙眸像是能夠穿透最黑的黑夜,直指人心。

    蕭裔遠的心激烈跳動起來。

    這是兩人離婚之後第一次見麵,他發現自己比以往更加愛她。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