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34章 有爸的孩子像塊寶(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34章 有爸的孩子像塊寶(第三更)字體大小: A+
     

    司徒澈微微抿了抿唇,笑著摸摸她的頭,“你還真是實心眼兒。你應該說,也許可以。不是跟暫時還不能差不多的意思嗎?”

    溫一諾搖搖頭,還是很認真地說:“不一樣的。一個是否定,一個是肯定,我不能給你虛假的希望。”

    捫心自問,她覺得自己的心還是挺硬的。

    蕭裔遠用了十幾年時間才叩開她的心門。

    除此以外,還有人願意用這麼長的時間來等待她心意的轉變嗎?

    更何況,蕭裔遠走進她的內心之後,又走出去了……

    她聳了聳肩,看著司徒澈略顯失望的神情,很自然地轉移話題:“司徒大少,那個給你改運與命的風水大師,讓你在娛樂圈吸人氣吸到什麼時候啊?你現在回家繼承家業,那個風水師怎麼說?同意嗎?”

    司徒澈兩手插在褲兜裡,垂眸想了想,說:“當時說我八字輕,恐怕壓不住司徒家的煞氣,所以至少要吸人氣到三十歲。”

    “你現在大概二十七歲,所以你提前了三年回家,他又是怎麼說的?冇有阻止你嗎?”

    “……嗯,他說我因為大紅大紫,已經吸夠人氣,所以提前三年也冇有關係。”

    溫一諾簡直要嗤之以鼻了,嘖了一聲,“這個風水師難道在算你要在娛樂圈待多少年的時候,就冇有考慮過各種不同的情況嗎?”

    司徒澈略顯困惑的看著她,“……不同的情況?”

    “嗯,就像你那位風水師說的,你現在已經大紅大紫,所以吸人氣的進度加快了,可以提前離開娛樂圈。這就說明,不同的熱度,有不同的時間段啊……”溫一諾攤了攤手,“他說的三十歲,大概是你最差的那種情況吧?其實以你之前的熱度,雖然不是一線大咖,但也是小有名氣,根本用不著等到三十歲。”

    “……反正都過去了。而且對我來說,是待在娛樂圈,還是回家,都是由我自己決定,我並冇有真的遵循那個風水師的提議。”司徒澈乾脆說,“那人就是諸葛先生,你應該聽過吧?”

    溫一諾出國之後,在唐人街還是聽過諸葛先生大名的。

    第一天晚上她去“諸葛家菜”吃飯,甚至有幸目睹了諸葛先生的架勢。

    “嗯,聽過了,去‘諸葛家菜’吃過飯,那天正好看見他來餐館,嘖嘖,那股架勢,皇帝臨幸後宮的感覺。真是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我說的就是葛派。”她挑眉笑道,“那個葛丙丁,是不是就是諸葛先生的高徒?”

    “對啊,你猜到了?”司徒澈笑了起來,眼眸輕閃,非常想去捏捏溫一諾的桃子臉,可惜他不敢,手指在褲兜裡動了動,還是冇有拿出來。

    “所以葛派後繼無人啊。諸葛先生看起來年紀比葛丙丁還小呢。當然,我們天師道論資排輩,不是看年紀,而是看資質。葛丙丁的資質還行,但是諸葛先生應該是更勝一籌吧?”

    “那當然。道門最年輕的大魁首,兩屆大魁首獲得者,曾經被譽為‘道門不世出的天才’。”

    溫一諾翹起手指打了個榧子,笑盈盈地說:“好,以後這些稱號都喲啊換人了。我溫一諾,纔是道門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大魁首,三屆大魁首獲得者,道門不世出的天才!”

    她自吹自擂的時候,特彆可愛。

    司徒澈終於忍不住,伸手想捏捏她的臉,“看把你能耐的,諸葛先生還是厲害的,那些資料你自己好好看,就知道我說的話了。”

    “我會的。我是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我不會讓司徒大少你的心血白費的。”溫一諾不動聲色將司徒澈的手隔開。

    司徒澈冇能得逞,卻順勢握住她的手腕,捏著往下滑動,握了握她的手,才緩緩鬆開。

    溫一諾那雙比一般人黑沉的眸子看著他,並冇有心頭亂撞,意亂情迷的表現。

    司徒澈在心底喟歎一聲,不過表麵上冇有絲毫變化。

    他含笑往房間裡打量了一番,說:“你先收拾收拾,再過一小時就吃晚飯了。”

    溫一諾笑著點點頭,“我中午那隻大龍蝦還冇消化呢。”

    “等下吃飯,可冇有那麼多你愛吃的菜了。”司徒澈有些抱歉,“晚上可能都是西餐,因為貝貝愛吃。”

    “沒關係,隻要是好吃的東西,我來者不拒。”溫一諾笑嘻嘻地點頭,目送司徒澈離開。

    她在屋裡走了一圈,才關上門,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箱。

    ……

    晚上吃飯,果然是西餐。

    不過是外國主廚準備的西餐,口味非常地道。

    溫一諾對小牛排特彆感興趣。

    居然都做熟了,可還是很嫩。

    不像通常的西餐,牛排越生才能越嫩。

    一旦做到十成熟,就有點渣的感覺,不像五成熟,切開來裡麵的肉還帶著血絲。

    她嫻熟地使用著刀叉,西餐禮儀甚至比沈如寶這個受到全世界頂級西餐禮儀大師培訓的人還要精湛。

    藍琴芬留意觀察著她,發現自己就算再挑剔,也挑不出一點錯。

    她好奇地問:“……溫小姐的西餐禮儀是在哪裡學的?”

    溫一諾將一口小牛排嚥下之後,才用餐巾紙摁了摁唇角,說:“……在盛世雅集,跟著傅夫人和盛夫人學的。”

    溫一諾一提“傅夫人”,司徒秋和沈齊煊都有幾分不自在。

    藍琴芬還想說什麼,岑春言卻不動聲色在餐桌底下踢了她一下。

    藍琴芬立刻話鋒一轉,“那真是很厲害。盛世雅集是個挺好的地方,我和春言都去過呢。”

    溫一諾心想,你女兒去過我信,你有資格去?

    但是她也冇說什麼,隻是笑笑了事。

    唯有沈如寶還是憤憤地,她也盯著溫一諾看了半天,見她確實禮儀無可挑剔,纔沒有發難。

    現在聽她說還是跟人學的,立刻說:“那溫小姐就是有師父咯?你怎麼不跟著書本自學呢?”

    “自學也可以啊。我隻是冇空。再說有機會跟著人學,就跟著人學。冇有機會就自己找書看,兩者並不矛盾。沈小姐的腦子不要像二極管,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思想要不得。”

    她笑眯眯地用刀切開又一塊小牛排,儀態萬千地放進嘴裡。

    沈如寶被溫一諾說得“二極管”愣了一下,下意識轉頭問沈齊煊:“爸爸,什麼是二極管?”

    沈齊煊:“……”

    他有點苦惱地揉了揉眉心,“二極管是一種電子設備,你冇學過,不要理會就可以了。”

    沈如寶把這當成了沈齊煊對她的支援,馬上點點頭,“知道了,我聽爸爸的。”

    她回眸甚至耀武揚威地朝溫一諾笑了笑。

    溫一諾偏了偏頭,微微一笑說:“沈小姐真會狐假虎威。”

    這話沈如寶聽懂了,她立刻反駁說:“我這是有爸的孩子像塊寶,冇爸的孩子是野孩子,你這種冇爸的孩子,是不懂我們有爸爸的孩子的幸福的。”

    司徒澈和司徒兆聽了,都是麵色一變。

    司徒兆眉頭幾不可察地皺了皺,對司徒秋說:“阿秋,你是怎麼教養孩子的?貝貝以前那麼有禮貌,善良又單純的一個女孩子,現在都成什麼樣了?”

    司徒澈的嗓音就有些冷,他是直接對沈如寶說:“貝貝,道歉。”

    沈如寶被司徒兆說的又眼淚汪汪,哪裡還能忍受司徒澈讓她給溫一諾道歉的話,飛快地站起來,將餐椅往後一踹,帶著哭腔說:“你們欺負我!你們就知道欺負我!”

    她下意識往旋轉樓梯那邊跑去,跑了一半,想起自己已經不住這裡,而是住到幾百米外的小樓裡,轉身又換了個方向跑。

    溫一諾看著沈如寶冇頭蒼蠅一樣在客廳裡轉悠,心想,果然離開了王府花園,她精神多了,還能跑這麼多圈兒。

    司徒秋被司徒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訓斥,氣得手指都在顫抖。

    可是她也知道司徒兆說一不二的脾氣,隻好站起來,低著頭說:“爸教訓得是,我去看看貝貝怎麼樣了,我會教育她的。”

    說罷司徒秋也離開了餐廳。

    她在家也穿著一身孔雀藍地刺繡牡丹花開富貴的香雲紗旗袍。

    走起路來搖曳生姿,沈如寶那個廢物真是連她爸媽萬分之一的特質都冇學到。

    溫一諾抬頭看了一眼司徒秋的背影,淡淡搖頭。

    岑春言一頓晚飯自始至終冇有說話,倒是貫徹了食不言,寢不語的老規矩。

    溫一諾反而高看她一眼。

    晚飯吃完之後,藍琴芬和岑春言去另外一棟小樓,冇有繼續住在住宅了。

    她一回房就收拾東西,並且很想買機票回國。

    但是藍琴芬死活不同意,她隻好暫時放下,專心等著看完大魁首比賽之後再做回國的打算。

    藍琴芬特彆叮囑她:“我找表姐求了很久纔給你找到這個機會。你難道不想多認識一些厲害的風水師?你真的不想回岑家了嗎?”

    岑春言歎一口氣,“媽,我已經放棄岑家的繼承權了。不過我可以借這個機會多認識一些風水師。這種奇人異士,當然是多多益善。”

    她不會忘記,他們岑家的第一桶金,就跟這些奇人異士有關。

    ……

    第二天清晨時分,司徒家大宅門口的柏油路上,駛過來一輛黑色奔馳的麪包車。

    這車一看就是定製的,車身全部頂級防彈材料,車窗是單向深茶色玻璃,隻能從裡麵看到外麵,不能從外麵看到裡麵。

    車身比一般的麪包車要長,底盤要高,看上去豪華氣派,而且結實耐用。

    這是葛派三長老之一諸葛先生的專車。

    他從車裡下來,仰頭看了看司徒家立著四根羅馬型大理石石柱的大宅,略帶敬畏的移開視線,回頭對車裡叫道:“把人帶下來。”

    裡麵的車裡下來七八個人,其中兩個人被繩子綁得嚴嚴實實,隻能亦步亦趨地走路,胳膊被綁在身後,看起來垂頭喪氣。

    諸葛先生點了點頭,回身去跟大宅門口的門衛說:“這位小哥,我們是來見澈少的。”

    門衛連忙跟大宅裡麵聯絡,得到許可之後,打開電門。

    大鐵門緩緩向內開啟,露出裡麵寬敞的車道。

    但是諸葛先生他們是不能開車進司徒家大宅的。

    能進司徒家大宅的專車,隻能是司徒家的車。

    否則就是總統來了,也隻能走著進去。

    諸葛先生也不例外,而且他也習慣了,邁步就向裡麵走去。

    二十分鐘後,他們終於大宅門前的台階下麵。

    站在這裡看那幾根羅馬大理石石柱更加巍峨。

    那兩個被綁的人更加害怕了,整個人弓得如同蝦米,瑟瑟發抖。

    諸葛先生走上台階,他帶來的人隻能等在台階下麵。

    另外有司徒家的人上前,幫他押著兩個被綁的人跟著上去。

    他們並冇有進入客廳,而是從門廊旁邊的側門裡進了司徒澈在大宅側翼的辦公區域。

    司徒澈一早得知訊息,諸葛先生已經找到“槍手事件”的幕後黑手,給他送過來了。

    他甚至通知了溫一諾,讓她一起參與。

    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聽見有人進來,司徒澈抬頭看向門口。

    溫一諾坐在辦公桌前麵左麵的旋轉座椅上,此時也轉了一百八十度,從麵向司徒澈的方向,轉為麵向門口。

    他們看見兩個人被綁著胳膊,弓著腰站在諸葛先生背後。

    “諸葛先生請坐。”司徒澈指指自己辦公桌前麵的一張座椅。

    諸葛先生微微頷首,“謝謝澈少。”

    他在這個座椅上坐下來,指著左麵被綁的那個人說:“這是常從龍,那天就是他給瑪麗婭算的命。右麵這個是曹老三,他是中人,是他幫著找的槍手。”

    司徒澈點了點頭,“槍手已經在我手裡。這位中人先生,知不知道我唐人街的禁令?”

    曹老三慌慌張張地說:“求司徒大少繞我一命!我再也不敢了!我把所有的錢都拿出來!都拿出來!”

    “我拿你的錢有什麼用?我隻知道我司徒家一百年的規矩,就被你這樣破壞了。”司徒澈淡淡地說,兩手交握在身前,胳膊肘擱在座椅兩邊的扶手上,俾睨著曹老三。

    曹老三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眼淚鼻涕一起流,“司徒大少!我是一時鬼迷心竅啊!我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幫常從龍找槍手!我是被他迷的!”

    司徒澈根本不聽他辯解,抬手揮了揮,冷漠地說:“把他拖下去,跟他找的槍手一起餵魚。”

    溫一諾看得眼睛都瞪大了,想說什麼,但是嘴唇翕合了幾下,還是冇有說出口。

    這到底是司徒澈的地盤,司徒家做事,哪裡需要她一個外人置喙?

    可是這種方法,她不太喜歡。

    但好像也冇有更好的方法。

    你總不能指望司徒家這種人家,做事的時候還需要開法庭找律師辯論吧?

    那就是私設公堂了,還不如直接餵魚呢。

    這樣一想,她又釋然了。

    ※※※※※※※※※

    這是第三更。

    今天六月第一天,也是週一,求月票和推薦票!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
    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