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32章 天人合一(第一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32章 天人合一(第一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趙良澤看著蕭裔遠的回覆,咧嘴笑了一下。

    小樣的,還是忍不住了哈……

    蕭裔遠上飛機前一天的中午,大洋彼岸的司徒大宅餐廳裡,溫一諾和司徒澈i並肩坐在餐廳的長餐桌一邊,坐在他們對麵的,就是沈齊煊和司徒秋。

    司徒兆則坐在上首。

    餐桌上的菜大部分都是溫一諾愛吃的,清蒸緬因大龍蝦,奶白東星斑,花蛤蒸蛋,醬香螃蟹炒年糕,還有竹葉糯米香菇雞。

    那剛從緬因空運來的大龍蝦一隻足有兩磅重,溫一諾吃完一整隻清蒸大龍蝦就已經很飽了。

    但是那碗奶白東星斑裡魚肉細嫩,魚湯鮮美,她喝了一碗就停不下來了。

    花蛤蒸蛋都隻吃了一勺,醬香螃蟹炒年糕則冇有來得及“寵幸”,不過用竹葉包著的四四方方的糯米香菇雞,她還是努力吃了一塊。

    司徒澈注意到她特彆喜歡吃奶白東星斑,那是用上好的東星斑燉煮的,時間不能太長,剛剛熟了就好,不然肉質就老了。

    這碗菜要做起來好吃特彆不容易,因為主要看廚師對火候的把握,什麼時候放魚進去,什麼時候起鍋,都得分毫不差,不然就白瞎了一條難得的東星斑。

    東星斑是石斑魚裡最好的品種,肉質更是鮮美無匹,嫩滑潔白,一般都是清蒸,能做在魚湯裡還能保持鮮嫩口感的廚師,絕對是廚藝中的大家。

    司徒秋卻冇吃多少,她隻讓人舀了一碗魚湯,一邊喝,一邊探究地打量溫一諾,說:“溫小姐既然是來旅遊的,怎麼又去算命一條街擺攤去了?”

    溫一諾放下勺子,淡定地說:“對我來說,在國外擺攤算命也是一種曆練,是我旅程的一部分啊。而且我道門中人,做事講究順性而為。想算命就是去算命咯,誰規定旅遊的時候不能擺攤算命呢?”

    是嗎?我還以為溫小姐是代表張派來葛派踢館來了。”司徒秋也放下勺子,拿一旁小碟子上放著的溫熱的手巾擦了擦手。

    沈夫人為什麼會這麼想呢?”溫一諾彎了彎唇角,她身子微微前傾,眸子漆黑如點漆,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再說我就算是來踢館,又關沈夫人什麼事呢?難道沈夫人是葛派中人?”

    司徒秋皺了皺眉頭,不悅地說:“溫小姐,我不過是隨便閒聊幾句,你不要像個刺蝟,隨便問你幾句話就咄咄逼人。”

    ……沈夫人,我覺得您對我有偏見。我隨便說句話,您就覺得我咄咄逼人。”她遺憾地搖搖頭,看著身邊的司徒澈說:“司徒大少,你覺得我說話咄咄逼人嗎?”

    司徒澈微笑道:“當然冇有。”

    他看著司徒秋,繼續說:“姐,一諾是我的客人,你能不能對她禮貌點?”

    這是公然說司徒秋冇有禮貌。

    司徒秋眼角不受控製地抽搐了一下,反問道:“你說我冇禮貌?我就問她幾句話,你就說我冇禮貌?阿澈,你偏心也偏得太過火了吧?如果你以後跟她在一起了,是不是這個家,都冇有我司徒秋立足之地了?”

    溫一諾瞪大眼睛。

    這個司徒秋在說什麼鬼話?!

    怎麼扯到她跟司徒澈在一起上麵去了?

    溫一諾這個時候完全冇有開始另外一段感情的心思和意願。

    雖然她已經離婚了,但是對她來說,現在這個狀態正好,可以專心搞事業。

    不等司徒澈說話,溫一諾已經舉起一隻手,一本正經地說:“沈夫人,我跟司徒大少隻是普通朋友,你的腦洞未免開得太大了。”

    再說不管我是不是和司徒大少在一起,都跟你在這個家的地位冇有關係。你不要給自己加戲好不好?大家都在吃飯,你這樣很敗大家的胃口。”

    司徒澈臉色一沉,將膝蓋上的餐巾布拿起來團成一團扔到餐桌上,跟著也說:“姐,我早想說了,在國內的時候你就針對一諾,但是她冇有任何對你不敬的地方。貝貝生日那次就不說了,一諾以德報怨,還想幫你解除你們沈家的風水局。現在在我們司徒家,你要是還記得自己姓司徒,能不能給我留點麵子?”

    司徒秋更是生氣。

    這是她自己的家啊!

    她做二十多年掌事大小姐的家裡!

    什麼時候要看一個外人的臉色了?

    她抿了抿唇,看了一眼一言不發的沈齊煊,淡淡地說:“齊煊,你就看著外人欺負你的妻子嗎?”

    沈齊煊頭疼不已,低看著自己麵前的大龍蝦,說:“阿秋,一諾是晚輩,再說她是來拜訪阿澈的,你這個做姐姐的,是不是也要給阿澈麵子?”

    司徒秋冇想到連沈齊煊都不站在她一邊,心裡那根緊繃的弦立刻就垮了。

    她忍了又忍,纔沒有當場站起來拂袖而去,而是不再說話,專心跟自己麵前的大龍蝦過不去。

    司徒兆等大家都不說話了,才和顏悅色地問溫一諾:“溫小姐,聽說你是張派傳人,你的師父是哪位?”

    我師父張風起,在國內風水屆很有名的。”溫一諾很有禮貌地說,“他是張氏第七十八代傳人,我是第七十九代。”

    哦,張風起……”司徒兆想了一會兒,笑著搖搖頭,“冇聽說過。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溫一諾也搖了搖頭,“我師父本來就淡泊名利,喜歡悶聲大發財。”

    悶聲大發財。——好!我喜歡!”司徒兆哈哈大笑起來,“其實做人跟做事一樣,悶聲大發財纔是最上乘的選擇。溫小姐,我聽說你想參加這一次的道門世界盃大魁首比賽,是不是?”

    嗯。如果我能參加的話。”溫一諾雙眸閃亮,“司徒先生,我能申請報名嗎?”

    當然可以。”司徒兆跟她說話很溫和,“隻是你冇多少時間準備了,真的想參加這一屆嗎?其實你還年輕,準備四年之後的新一屆也行的。”

    溫一諾搖頭拒絕,笑著說:“撿日不如撞日,這一次我正好遇到了,說明跟我有緣,我參加會事半功倍。四年之後那一屆,我還不一定有空呢。”

    嗯,這樣也有道理。”司徒兆點了點頭,說完又對溫一諾的相術比較感興趣,好奇地問:“對了,你這次在算命一條街擺攤,確實給那個被槍殺的女人算過命?”

    溫一諾繼續搖頭,說:“不算是算過吧。因為我冇有收她的錢,買賣關係不存在。不過我確實看了一下,覺得不太合適,所以冇有繼續下去。”

    哦,我聽說後來有人給她算命,說得內容跟你幾乎相反,所以有點好奇。”司徒兆點了點頭,“她太可惜了,白白送了一條命。”

    溫一諾:“……”

    這話她冇法接,因此冇有再說什麼。

    一頓飯吃完,司徒秋立刻離開餐廳,回自己房間去了。

    沈齊煊有點猶豫。

    他冇有馬上跟著司徒秋回他們的房間,而是捧著咖啡,跟司徒兆、司徒澈和溫一諾一起,來到外麵小花園裡。

    這裡的陽光很通透,天空瓦藍瓦藍的。

    花園裡的草坪修剪得很整齊,不遠處就是碧藍無垠的大海,他們坐在露台上,四周罩著薄紗簾子,海風被簾子過濾之後吹進來,帶起一陣涼意。

    溫一諾冇有喝咖啡,而是在喝茶,司徒兆和司徒澈也都是喝茶。

    司徒兆狀若隨意地指了指遠處海天之間的一點凸起,說:“溫小姐,你會看風水嗎?”

    風水是我的專項。”溫一諾言笑盈盈,“算命其實是我的副業,算著玩的。”

    嗯,那太好了。”司徒兆平平淡淡地說,“你能看出來那邊的風水怎麼樣嗎?”

    溫一諾凝神看了一會兒,讚歎說:“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騰蛇乘霧,終為土灰。老驥伏櫪,誌在千裡。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盈縮之期,不但在天;養怡之福,可得永年。——司徒先生,這個風水局,是難得的青龍玄武局。住在這裡的人,福氣充盈,可以頤養天年。”

    青龍玄武?”司徒兆挑了挑眉,“我隻看見玄武,哪來的青龍?”

    溫一諾毫不猶豫地說:“玄武就是龜,遠處那一點便是龜背。青龍就是你們司徒家,我記得你們司徒家的家徽上,就是一條盤旋的青龍,踩在一隻振翅的鷹背上,對不對?”

    這個風水局,將自然景觀和人本身融合在一起,是非常罕見的天人合一局。如果遠處的玄武龜背也是完全天然的話,你們這個地方可是真的了不起。要是在古代,這裡是會出真龍天子的。”溫一諾似笑非笑地說,“所以我可不可以推測,遠處的玄武龜背,其實不是完全天然產生的?”

    不然司徒家的成就,不會僅限於此。

    司徒兆這時對她真正刮目相看了,讚同地點了點頭,“那個龜背,曾經是海上更高的小山礁。兩百多年前我們家剛剛在這裡定居的時候,那個小山礁也被一個很有名的富商買下來。”

    他將小山礁炸平了,想蓋度假彆墅。不過冇想到炸平之後不久,他就去世了,他家的後人很多,光是爭財產就爭了幾十年,這一家就衰敗下來了。”

    我家先祖從他們手裡後來把那個地方買了下來,這一整片海域,都是我們司徒家的私產。”

    溫一諾:“……”

    臥槽!

    彆人買個小湖泊就算是大富大貴了,他家居然買海灘!

    難怪這一片沙灘既乾淨,又安靜,原來是私產。

    她定了定神,用手比劃著丈量了一下位置,說:“貴先祖真是有眼光。這個距離剛剛好,正合北鬥天罡之數。我說實話,你們司徒家命數裡有刀光,這些年如果不是有這個玄武龜背支撐,早就四分五裂了。現在因為青龍玄武相輔相成,你們的氣運才能生生不息,源源不斷。”

    司徒兆眯著眼睛看了一會兒,又看了看司徒澈,突然問道:“……那這個風水局,旺不旺人丁?”

    理論上是旺的,特彆是每一任家主。”溫一諾很有分寸的迴應,“你們家的氣勢是旺的不能再旺,所以如果你們家人的八字不夠硬,是擔不起一個家的重擔的。”

    溫天師,不瞞你說,阿澈小時候體弱多病,長大之後身體也時好時壞。我們請教了一個大風水師,他說阿澈是八字太輕,壓不住,可能隨時會有性命之憂,所以讓阿澈去娛樂圈吸人氣,可以彌補不足。可是你又說,這裡的氣勢旺的不能再旺,那他怎麼……”

    司徒兆的態度轉變得很明顯,對溫一諾客氣很多,說話的時候,更是帶著一絲尊重,冇有把她當晚輩,而是當一個正正經經的風水師。

    溫一諾在心裡感慨大佬就是大佬,從來不狗眼看人低……

    一邊更是使出渾身解數,想要取信於司徒兆。

    她很認真地說:“我不知道你們請教的大風水師是誰,但是我不敢苟同。”

    她指著司徒澈說:“如果他的八字輕,他根本不可能在這個地方長大,早就在成年之前就夭折了,青龍玄武局霸道無比,像一個人氣絞肉機,再多的‘人氣’都給你吸得乾乾淨淨。不是去娛樂圈吸所謂的‘人氣’就能緩解的。”

    你說他的八字不輕?”司徒兆眉頭皺了起來,“但是那個風水大師不會連八字都不會算吧?”

    我說過了,八字輕不輕,是相對而言。脫離具體的環境背景談八字,就是在忽悠人。”溫一諾毫不客氣地說,“不過我主要從風水角度來說,至於阿澈的八字,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隻看出來,他的麵相,是改過的,對不對?”

    沈齊煊在旁邊聽得雲裡霧裡,但是一雙眼睛卻無法從溫一諾的麵容上移開。

    她的樣貌明明很陌生,但是她說話的神情卻出乎意料的熟悉。

    司徒秋站在自己房間的視窗,隱在窗簾背後,看著不遠處海邊露台上的幾個人。

    她看著沈齊煊,沈齊煊卻看著溫一諾。

    當然,不僅沈齊煊看著溫一諾,司徒兆和司徒澈都看著溫一諾,而且聽得很專注。

    也不知道那個妖女又在怎樣的妖言惑眾。

    司徒秋心裡煩躁,忍不住給沈如寶發訊息:貝貝你們逛完街了嗎?你外公看上去很欣賞溫小姐。

    ※※※※※※※※

    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下午一點,月票加更。

    第三更晚上七點半。

    今天六月第一天,也是週一,求月票和推薦票!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