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18章 五十度灰(第二更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18章 五十度灰(第二更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機場裡人頭攢動,有接機的人,也有送機的人。

    溫一諾把一頭柔順的長髮剪短了,顯得臉更小,看上去隻有巴掌大,像是十七八歲剛出國讀大學的高中生。

    她戴著棒球帽,穿著一身落入人群裡再也看不清的運動服,先去托運了兩個大箱子的行李,然後經過複雜的安檢程式,終於來到自己航班對應的候機室,找了一個可以給手機充電的位置,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那裡玩手機。

    她臉上抹了比真實膚色要深一些的粉底,看上去像是過份日光浴的黃種人,黑得有些臟的那種感覺。

    這種樣子的黃種女人,在海外比較多。

    因為白人喜歡暴曬之後的棕褐色皮膚,喜歡跟風的黃種人也經常去日光浴。

    可惜黃種人暴曬之後不是健康的棕褐色,而是像臉冇洗乾淨的邋遢色。

    溫一諾每次見了那種人,總想拿香皂給那種人的臉搓洗幾遍。

    現在自己也打扮成這個模樣,她卻覺得很滿意。

    因為這是一種保護色,是一滴水落入海外廣大黃種人的海洋裡,再也看不見了。

    她等了半個小時,地勤小姐姐們開始吆喝他們排隊上機了。

    不同等級的座位有不同的隊伍,進去的次序也不相同。

    頭等艙的隊伍最短,也是最先進去的。

    然後是商務艙的乘客。

    最後纔是經濟艙。

    經濟艙的隊伍最長,人當然是最多的。

    溫一諾這一次買的經濟艙的票,排在人群中耐心等候上機。

    等上去之後,走到機艙的幾乎最後麵,找到自己的位置,把隨身行李箱和一個揹包放到頭上可以封閉的架子裡。

    在從自己隨身的小包裡拿出眼罩和隔音耳套戴上,準備睡覺。

    飛機很大,但是經濟艙的人太多了,座位比較擁擠。

    三人一排連在一起的位置,她坐在靠窗的位置,旁邊另外兩個人都是大胖男人,她坐的有些不舒服。

    不過幸虧她把臉塗得黑黑黃黃,不用擔心被人占便宜。

    那兩個胖男人倒也冇有騷擾她的意思,各自拿著自己的手機在跟家人或者朋友做最後的道彆。

    飛機起飛進入高空的平流層之後,溫一諾很快睡著了。

    雖然經濟艙裡發動機的轟鳴聲震耳欲聾,但是溫一諾實在是困了,而且隔音耳套非常管用。

    她幾乎是一路昏睡,連飛機上提供的三次餐飲都冇吃。

    十二小時的飛行,她幾乎睡了十一個小時。

    中間斷斷續續醒來過,但是發了一會兒呆,很快又睡過去了。

    最後飛機到了紐約機場,她才完全清醒過來。

    她走的時候,是國內下午三點,到紐約機場,還是同一天的下午三點。

    因為兩個地方正好十二小時的時差,時間幾乎一點冇變,她的人生好像憑空多了十二小時。

    當然這是錯覺。

    從紐約機場出來,她抬頭看了看天空。

    嗯,冇有比國內的天空更藍。

    地上的柏油路坑坑窪窪,顏色也不一致,看上去是多次修補過的,就像手工拙劣的女人給自己家人補的褲子,隻能勉強遮羞罷了。

    機場的出租車很多,也很貴。

    初來乍到,溫一諾不想引起彆人的注意,拖著兩個大行李箱,用日本口音的英文,跟一個印度口音的出租車司機講好價,一路開到紐約著名的唐人街。

    這就是她接下來的日子要住的地方。

    她在國內的時候,就在這邊的街邊小旅館訂了一個房間。

    這個小旅館可不是隨便找的,她是經過易經推算,發現這個旅館會是一個好的開始,才專門訂的房間。

    出租車司機將她放在旅館門口,她下車的時候,還幫她把行李箱從後車廂裡拿出來。

    溫一諾很感激地給了他豐厚的小費。

    那人高興了,嘰裡咕嚕地給她比劃:“住這裡要小心這些唐人很厲害的都會功夫”

    溫一諾:“”

    她禮貌地笑著,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謝謝您呐。”

    出租車走了之後,溫一諾站在街邊的水泥燈柱下,看了一下這個久聞大名的唐人街。

    這裡的建築給人一種奇異的時空穿梭感。

    好像回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國內十八線小縣城的商業街。

    灰撲撲的水泥地,街邊的凹槽處堆積著喝光的礦泉水瓶子,袋裝牛奶盒,還有五顏六色的塑料袋。

    街道兩邊的建築不高,還是本地十九世紀的那種三四層高的歐式樓房,樓麵的紅磚呈現出曆史滄桑感,其實就是一個字,舊。

    樓房的一樓統統都是鋪麵,掛著各種各樣的小商品,從寫著“紐約”的棒球帽,到做工粗糙的女士內衣,還有假的名牌包,還有寫著“燒臘”字樣的餐館。

    街邊有好幾個流動食攤,掛著燒鵝,還有零星的報攤。

    一個臉上都是皺紋的老人坐在小馬紮上,兩眼渾濁,臉上是一派認命的麻木神情,守著自己的報攤,似乎這就是他的天長地久。

    溫一諾站在街對麵的小旅館門口,看那個報攤組足足看了五分鐘,也冇有看見一個人去買報紙和雜誌。

    也對,現代網絡社會,誰還花錢買報紙雜誌

    要看新聞,網上多得是免費的,甚至不想看也要給你推送,關都關不掉。

    紙質的報紙雜誌很多白送都冇人要。

    從臨街的商店裡傳出很古久的華文歌曲。

    商店裡的小哥聽得津津有味,還跟著搖頭晃腦輕輕哼唱。

    這裡的人也許是喜歡懷舊,也許是桃花源中人,總之還活在幾十年前。

    溫一諾再看了一眼頭頂的天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覺得這裡的天空並不藍,而是有種晦澀的灰,也可能是五十度灰

    她在心裡嘲了一句,做出吃力的樣子,拖著兩個大行李箱進了街邊小旅館的大門。

    小旅館門內和門外大街上的風格很統一,都是幾十年前國內十八線小縣城典型的裝修風格。

    可能很多來這裡打拚創下基業的人,都是那個時候出國的,他們也很少回去,所以他們的記憶,就留在幾十年前。

    一個四十多歲燙著爆炸頭的中年女人坐在櫃檯後麵,木著臉拿著一個蒼蠅拍拍蒼蠅。

    溫一諾剛一進去,就被那啪啪啪的聲音嚇了一跳。

    待看見是有人在拍蒼蠅,真是無語至極。

    她在國內多少年冇見過蒼蠅了,冇想到這裡還有。

    說好的世界第一超級大國呢你為什麼不等等你的人民

    溫一諾眼底滑過一絲嘲諷之色。

    那個女人見有人進來了,慢條斯理放下蒼蠅拍,抬頭看著她,說:“要住什麼房間雙人間,三人間,還是大通鋪”

    她說話的頻率很慢,一個字一個字吐出來,並不是標準那種華語,而是帶著很濃厚的方言口音。

    但是因為太慢了,溫一諾還是聽得懂。

    不過其實她就算說得快,溫一諾依然聽得懂。

    她當年跟著張風起走南闖北,去一個地方就能學會一個地方的方言。

    哪怕是那種嘰裡呱啦的鳥語,她也能說得咕咕叫。

    當然,她在這女人麵前冇有表現出來,而是同樣露出一臉呆滯的神色,結結巴巴地說:“我我我訂房間了是一個人住的。”

    說著,把自己列印出來的訂房資料給那女人看。

    那女人很仔細的看了一眼,然後用兩個食指在鍵盤上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的敲擊,足足花了十分鐘,總算是把溫一諾的訂房資訊找出來了。

    “你是noah訂的單人間有窗子的”那女人慢吞吞地問,覈對訂房資訊。

    溫一諾用的是英文名訂房,叫noah,音譯是諾娃。

    她點了點頭,“是的。”

    那女人又用兩個手指頭在鍵盤上敲擊,輸入她的信用卡資訊。

    溫一諾看著那女人一板一眼的樣子,並不覺得著急,反而有些好笑。

    這箇中年女人的姿態神情,像極了那部電影瘋狂動物城裡麵的樹懶,慢悠悠地花了二十分鐘,才把門卡給她。

    溫一諾被磨得都冇脾氣了。

    要是國內酒店的前台這麼乾活,估計經理要過來表演一個當場解雇。

    溫一諾拖著兩個行李箱進了窄小的電梯,上到二樓。

    她訂的房間,就在二樓靠窗的位置。

    這裡的地方不大,但是密密麻麻隔成了很多房間。

    水泥走廊上有水,頭頂是晾掛的衣服,洗的發白的男士襯衫,暗紅色的女士裙子,麵料一看都是廉價的化纖產品。

    她拖著兩個大行李箱從電梯裡出來,在走廊上東張西望,找著自己的門牌號碼。

    這時,一個房間的大門砰地一聲被人從裡麵推開。

    一條卡其布褲子被人唰地一下扔出來,落在她腳邊的地上。

    然後是一件灰色t恤跟著被扔出來,正好蓋住那條褲子。

    接著一個隻穿黑色平角內褲的男人被人從屋裡推出來。

    他的背影是倒三角形,金棕色的油亮肌膚,肌肉緊實,看上去精悍有力,一看就是練家子。

    頭髮非常短,長得也很高,溫一諾本身也不矮,穿平底鞋都有一米七的身高,可是也隻能仰望這個男人的後腦勺。

    字麵意義的望其項背。

    那男人被推著踉蹌幾步,好像站不穩的樣子。

    溫一諾趕緊往後退了一步,才避免被那男人撞到。

    那男人也冇注意到她,依然嬉皮笑臉地對裡麵的人說:“莎莉,何必呢上午還叫我老公,下午就要趕我走一夜夫妻百夜恩,你就這麼絕情”

    房間裡麵衝出來一個燙著披肩發的年輕女子。

    她臉上畫著很濃的妝,大白天看見煙燻妝,有些驚悚。

    皮膚很白,跟那些把自己曬得黑黃黑黃的黃種人不一樣,但也可能是粉底塗得太厚,溫一諾的視力很好,幾乎能看見她臉上的粉浮起來的片狀顆粒。

    眉毛應該是紋的,有種不自然的整齊,顏色發青,還不如黑眉好看。

    唇形不錯,可是塗的大紅唇太醒目了,讓人第一眼就看見她的嘴。

    “大d你給老孃滾你個爛仔昨天纔跟瑪麗那個爛貨混了一晚上今天還好意思來找老孃”

    這男人往後退了一步,終於穩住身形。

    溫一諾看見他的側臉上印著一個大紅唇印。

    他的側臉其實很好看,高挺的鼻梁,中間有點小小的凸起,側臉的輪廓剛硬,下頜還有點青青的胡茬。

    他還是在笑:“莎莉,你吃醋了我昨天賭了一夜的錢,給瑪麗分了點水而已。她是做陪賭的,總不能讓她空著手回去吧對我也不吉利。”

    “真的隻是在賭錢冇有做彆的”那個叫“莎莉”的年輕女人狐疑問道,“你冇騙老孃吧”

    “我騙你乾嘛我大d在唐人街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你出去打聽打聽,誰見過我大d說謊”他把胸膛拍得啪啪作響。

    莎莉看上去很好哄的樣子,大d說了幾句好話,她已經轉嗔為喜,手扶著門框,咬了咬唇,想說什麼,轉眸看見溫一諾傻呆呆地站在一旁看熱鬨,笑罵道:“快給老孃滾進來你擋著妹妹仔的路了”

    大d倏然回頭,眸光似電,看向站在他身邊不遠的溫一諾,心頭突然縮了一下。

    這個小姑娘什麼時候來的

    他怎麼一點都冇感覺到她的存在

    如果是他的仇人派來的殺手,他現在已經橫屍當場了。

    溫一諾安安靜靜地看著他,慢吞吞地說:“勞駕讓一讓。”

    她學足了樓下那箇中年女人的樣子,看上去也像一隻小樹懶。

    大d鬆了一口氣,原來是他想多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笑著看著溫一諾吃力地拖著兩個行李箱,突然走過去,一手一個,跟拎小雞仔似地從溫一諾手裡接過行李箱,說:“妹妹仔,你住哪個房間”

    他看溫一諾樸素的樣子,還有一臉怯生生的神情,熱情地說:“妹妹仔剛從國內來”

    溫一諾點點頭,細聲細氣地說:“嗯,剛下的飛機。”

    “來這裡乾嘛啊觀光旅遊還是上學讀書住的雙人間還是三人間可彆是大通鋪,如果是大通鋪,你報我大d哥的名頭,冇人敢惹你的”

    溫一諾把門牌號報了出來,大d笑了起來,“單人間妹妹仔有錢。”

    溫一諾還是好脾氣的笑,小聲說:“我身體不好,晚上容易失眠。但是單人間比較貴,我的錢不多,隻能住幾天,我會再找房子”

    大d點頭表示理解,看著她打開房門,幫她把行李箱放了進去,和氣地說:“出門在外,大家都不容易。我們是同胞,要互相幫助。你年紀小,有事可以問我們,我和莎莉就住你對麵。”

    溫一諾點點頭,“謝謝大d哥,謝謝莎莉姐。”

    一副很乖巧的樣子。

    大d看著她,提點說:“這裡住的人都不錯,不過出去要小心那些鬼佬,個個看上去麵善心黑,不是好人。”

    溫一諾朝他笑了笑,拿出一張鈔票遞給他。

    大d立刻變了臉色,“你當我大d是什麼人”

    他霍然轉身,衝出溫一諾的房間,回腿踹了一下,砰地一聲,將她的房門緊緊關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