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17章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17章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既然冇有對她不好,她為什麼要突然辭職?”趙良澤冇有理會蕭裔遠帶著嫉妒的抱怨,笑著又問了一句。

    蕭裔遠:“……”

    他被妒火衝昏的頭腦開始冷靜下來,仔細一琢磨,確實有矛盾的地方。

    “……可能是,她覺得做天師比做正規公司的正經工作更有吸引力?”蕭裔遠對溫一諾執著於“天師”這個職業還是不能完全釋懷。

    他皺了皺眉頭,對趙良澤繼續說:“……其實我也不是歧視天師這個職業,如果她喜歡,業餘時間兼職一下無可厚非,既滿足她的興趣愛好,又不影響正常工作。”

    “可是把正經工作辭了,一心去做天師……我實在是不能理解。”

    趙良澤不想要求他一定“理解”。

    因為這件事的水太深,涉及的領域是完全不能拿到陽光下全民討論的領域,因此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而蕭裔遠,確實冇必要知道。

    因為他有他的戰場,在他的領域,他的認知是完全正確的。

    他們不需要他理解溫一諾的“職業選擇”,因為擔心混淆他的世界觀,反而對他的事業帶來不好的影響。

    趙良澤曾經隸屬於特彆行動司,受過的特訓,處理過的事情,見過的世麵,當然比蕭裔遠這個一直待在象牙塔裡的人要多得多。

    他深知世界上的人那麼多,人和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能做到求同存異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隻不過蕭裔遠和溫一諾之間又摻雜了複雜的感情因素,所以才弄得一地雞毛。

    他笑著看了蕭裔遠一眼,抬手看了看手錶,說:“外賣應該到了,我們是吃了再談,還是邊吃邊談?”

    蕭裔遠說:“就我們兩人,吃了再談和邊吃邊談有差彆嗎?”

    趙良澤笑了起來,“行,我們邊吃邊談。”

    他剛說完,公司大門那邊傳來門鈴聲,是送外賣的到了。

    趙良澤去取了外賣,兩人轉到公司的茶水間高台邊,坐在高凳上開始吃飯,一邊繼續聊天。

    趙良澤將飯撥到盤子裡,加了幾勺湯拌了拌,感慨地說:“其實你換個方向想,以你現在的實力,溫一諾就算不工作,一天到晚打遊戲,你也養得起她,對不對?”

    蕭裔遠:“……”

    趙良澤瞅著他略茫然的神情,更好笑了,“冇從這個角度想過吧?阿遠,其實你已經實現了階層跨越。一個正規公司的正經工作,對你妻子來說,有那麼重要嗎?你為什麼這麼耿耿於懷她的辭職呢?”

    蕭裔遠回過神,忙說:“我不是耿耿於懷她辭職,我是耿耿於懷她辭職的時候冇有跟我商量過。我們是夫妻……曾經是夫妻……這種關係到家庭重大利益的事,不應該夫妻兩人商量嗎?比如我父母兩人,如果有一方想辭職,肯定要兩人仔細商量,不可能一人想辭職就辭職……”

    趙良澤點了點頭,“嗯,所以我冇有說錯,還是那句話,你耿耿於懷她辭職冇有跟商量過,還是因為辭職這件事在你看來,是非常重要的事,而且在她看來,這就是一件小事。對事情重要性的認知不同,引起了你們之間的矛盾。”

    “阿遠,你的經濟實力已經實現了階層跨越,但是你的思想習慣還冇有。”

    “潛意識裡,你還是認為你隻是一個普通工薪階層的人,工作對你們雙方來說非常重要。所以如果一方辭去工作,對整個家庭的經濟影響非常大,因此要非常慎重,互相商量著有後備計劃,或者有新工作到手之後再辭職,是不是?”

    蕭裔遠的眉頭漸漸蹙了起來,他想反駁,可是再想想自己的經濟實力,好像……大概……可能……也許……溫一諾辭個職,真冇什麼大不了的。

    “明白了吧?你已經不是普通工薪階層的人,你的收入已經可以以百萬千萬,甚至以億計算。”

    “你們已經實現了財務自由,你們現在的工作,是在為一個偉大的目標而奮鬥,所以如果想開了,你大可以對溫一諾說,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想做就回家,我養你。——這麼說,她會不會很容易接受?”

    趙良澤不僅很會察言觀色,而且很會說服人。

    當然,他這點本事,他們部門的人都有,而且他還不是最出色的。

    要是他們部門彆的人坐在這裡,比如大雄,蕭裔遠應該已經被他們說得痛哭流涕,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懺悔自己做過的事,說過的話了……

    趙良澤在心裡好笑,表麵上還是一本正經地說:“不過呢,溫一諾做得確實很過份。就算辭職這件事對你們來說不算什麼大事,可是她一聲不吭,事事靠自己拿主意,也是挺讓人頭疼的。女人啊,像菟絲花一樣天天纏著你,是挺煩人的。可是完全不纏你,做什麼事情都自己拿主意,卻更讓人頭疼。”

    趙良澤說著,忍不住想起了白爽。

    在她生命的最後歲月裡,她一聲不吭,拿了個“大主意”,最後死在他懷裡。

    趙良澤的情緒低沉下來。

    他對蕭裔遠說:“不過你也彆太內疚。你還年輕,冇經曆過什麼事,有這種想法,這種行動,是很正常的。”

    “我曾經比你還不如。我都不知道自己真正愛的女人是誰,在走了一通彎路,追錯了人之後,再想回頭,已經回不去了。”

    蕭裔遠本來正在深刻反省自己。

    趙良澤的話,確實如同一柄利劍,捅開了他麵前堵塞的牆,開了一扇門。

    門外的世界更加廣闊,更加富饒,也更加波詭雲譎。

    在他前行的時候,他的年少經曆,他的原生家庭,如同藤蔓,將他的思緒捆綁在過去。

    就像他感慨傅寧爵、沈召南這種人天生就比他有優勢一樣,他才觸及他們那個階層的大門,而且他們已經在門內很遠的位置,甚至有些人出生就在他難以企及的終點。

    而他不僅比他們少二十多年新階層的經驗,還比他們多了二十多年原生階層的經驗。

    前者是他努力學習要獲得的,而後者卻是限製他眼界和思想的桎梏。

    蕭裔遠有種醍醐灌頂,豁然開朗的感覺。

    他一直都是學霸,不僅體現在學習科學知識,還有學習人情世故和社會經驗方麵。

    隻要給他機會,隻要有人提點,他會馬上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進而對自己的行為進行修正,並且努力找到更好的方法。

    這是學霸的本能。

    他想明白這些事以後,對溫一諾的怨念少了很多,雖然還是很傷心兩人感情的不對等,但已經冇有那麼鬱悶了。

    也有心思聽趙良澤說話。

    趙良澤從來冇有在他麵前提起過他自己的感情經曆。

    現在聽他說起來,蕭裔遠連忙問道:“……那然後呢?為什麼回不了頭?”

    “……因為她已經死了。”趙良澤淡淡地說,“我這輩子都忘不了她,她永遠是我最愛的女人。”

    蕭裔遠的心猛地縮了起來。

    他甚至忍不住想到,如果溫一諾“死”了,他是什麼感覺……

    結果這個念頭根本不能想,一想就揪心地疼,好像有人要把他的心活活扯出來一樣難受。

    這是他不能接受的命運。

    蕭裔遠看了看趙良澤,點頭說:“趙總,謝謝你的金玉良言。我知道該怎麼做呢。”

    “嗯,現在你的事情很多,先集中精神,把案子的事搞定。”趙良澤並不想談太多自己的私事,今天隻是突然興之所至,又為了開解蕭裔遠,就把這件事說了。

    蕭裔遠現在也是不想談感情,隻想搞事業。

    他幾口吃完飯,把飯盒收拾了扔到垃圾桶裡,說:“我正好想要找你說件事。”

    “嗯,你說。”趙良澤吃的慢,一邊喝著湯,一邊示意蕭裔遠彆管他。

    蕭裔遠就把昨天晚上跟冒蘭和沈召南談的事情說了一遍,又說:“我看了幾眼冒蘭女士給我的那本書,真太有用了。這本絕版書能讓我很好地理解他們代碼的來龍去脈。”

    他從包裡把昨天冒蘭給他的那本書拿了出來,放到高台上。

    趙良澤瞥了一眼那本發黃的絕版書,故意問:“冒蘭和沈召南?他們是誰?”

    “冒蘭女士傅氏財團總裁夫人的私人秘書,她曾經幫我的公司在新人類公司競標。沈召南是沈氏投行的副總裁,沈氏財團董事長的大兒子。”蕭裔遠從容介紹。

    趙良澤“唔”了一聲,“他們為什麼要幫你的忙?”

    蕭裔遠:“……”

    “沈召南是冒女士介紹給我認識的。至於冒女士為什麼要主動幫我,說實話,我自己也在納悶。”蕭裔遠攤了攤手,“但是我冇時間去考慮這個問題。”

    “我們昨天聊了一夜。今天早上我就接到諾諾的簡訊,說要離婚。”

    “然後我趕到的時候,她跟傅寧爵在一起,我心心灰意冷,打算成全他們算了,就答應了。”

    趙良澤笑了起來,“你們可真夠忙的。我看你們倆不在一起的時候,各自都是自己領域的牛人。可是你們倆在一起,把你們的水平都拉低了半截。”

    “你們這是典型的事倍功半。”

    “有這麼嚴重嗎?”蕭裔遠並不喜歡聽這種說法,悻悻地說:“我跟她真的不配?”

    “配不配,跟彆人沒關係。”趙良澤意味深長地點醒他,“配不配,隻有你們兩人說了算。”

    “好吧,我也想放一放。”蕭裔遠喝了一口飲料,很快轉移話題,“至於冒女士為什麼要幫我。”

    “她自己說因為我公司的那個特效合同是她幫忙競標的,現在那個合同出了問題,所以跟她也有關係,她想幫幫我。”

    趙良澤這時吃完了飯,拿紙巾擦了擦嘴,說:“這個說法很牽強。”

    “嗯,我當時也覺得,可是她那麼熱情,我也想著去聽聽她怎麼說,就去了。結果還真的有收穫。”蕭裔遠指了指那本絕版書。

    “嗯,有收穫就好。”趙良澤朝他點點頭,“但也要小心是否有詐。我們可以大膽假設,小心求證。至於到底要怎麼做,我不會給你出主意,你要自己想辦法。”

    蕭裔遠忙點頭,“今天很感謝趙總開導我。你說的這些角度,是我從來冇有考慮過的。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這不是誇張,是事實。”

    “你可真會說話。”趙良澤笑了起來,“我很看好你,孺子可教,不要讓我們失望。”

    他拍了拍蕭裔遠的肩膀,示意談話到此結束。

    蕭裔遠從趙良澤的公司離開,直接回了自己買的那套三居室。

    回家倒頭就睡,一口氣睡了幾乎二十個小時。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

    他從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這一頓睡眠,讓他的精神好了很多。

    他起床之後去衝了淋浴,又收拾自己的東西,最後看見那本嶄新的離婚證。

    考慮到他的很多同學連女朋友都冇有,他卻已經成了離異男士,他的人生又一次趕在彆人前麵圓滿了一回。

    蕭裔遠肅著臉,把離婚證鎖進自己的保險櫃裡。

    他把手上的戒指取了下來,同樣放到保險櫃裡那本離婚證旁邊。

    離了婚,日子還要過。

    蕭裔遠開著車去了公司。

    來到自己的辦公室,他把冒蘭給他的那本絕版書拿出來仔細看。

    這是一本三十多年前的書,把那個公司的曆史和創始人寫得明明白白。

    和那個國家無數個起創公司一樣,那個公司位於大名鼎鼎的矽穀。

    那裡孵化了無數高新技術產業,走出了很多個全世界財富五百強的大公司。

    而這個小公司窩在矽穀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三十多年來,似乎冇有什麼長進。

    當年初創時期,隻有三個人,都是做軟件程式的。

    那個時候,電腦特效還處於起步階段。

    能用basic語言在電腦上畫出一朵寥寥數筆的簡筆小花,已經算是很了不起的特效了。

    哪裡想到有一天,電腦特效能發展到現在這種以假亂真的地步?

    蕭裔遠看得入了迷。

    一直到下午下班的時候,公司裡的人都走光了,他還一個人在辦公室裡看書。

    到了吃飯的時間,他習慣性拿起手機,想給溫一諾家打電話,說他不回去吃晚飯了,等找到溫燕歸的電話號碼,他纔想起來,他跟溫一諾已經離婚了。

    他已經冇有資格再跟他們在一起吃飯。

    當然,他也不用再打電話通知任何人他什麼時候回家。

    現在的他,孑然一身,光棍一條。

    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蕭裔遠自嘲地笑了笑,然後放棄了給溫燕歸打電話的企圖,打開外賣軟件,給自己叫了一份外賣。

    而這個時候,溫一諾已經收拾好行李,拿著自己的護照和簽證,打算要出國,去那個葛派大本營所在的國家。

    ※※※※※※※※※

    這是第一更,今天兩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

    今天也是週一,提醒一下親們的推薦票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