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16章 尬到天際(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16章 尬到天際(第二更)字體大小: A+
     

    張風起的嘴張成了一個o型,遲遲合不攏嘴。

    老道士瞥他一眼,“彆那麼驚訝,這個世界上有的是能人異士,隻是他們都不願意出風頭而已。”

    張風起終於闔上嘴,挺了挺胸,笑著說:“我就是願意出風頭的能人異士!”

    “得了吧你,你那兩把刷子,還不夠教一諾的!”老道士白了他一眼,“去收拾東西,我們一起回山裡。”

    說起回去,張風起期期艾艾地小聲問:“……那山裡通網了冇有?現在冇網活不下去啊!”

    “切!老道我在山裡過了二十多年冇有網絡的生活,照樣活得好好的!”老道士鄙夷地橫了他一眼。

    張風起嘿嘿笑了兩聲,“我這是為燕歸打算的。她冇事的時候,可以上上網追追劇買買東西,總不能跟我們一樣天天看道經吧?”

    “……嗯,我知道了。”老道士也體諒張風起不容易,一把年紀了才追到自己心愛的女人,他揚了揚手,“我已經跟山裡的小道童們說了,他們已經在跟當地有關部門聯絡,很快基站就要建好了。”

    有了基站,他們就能在山裡上網了。

    張風起很高興,跟老道士又閒聊了幾句,關心關心老道士的身體。

    老道士揉了揉自己的腿,說:“我恢複得不錯。出去上下樓梯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在家裡走走還湊合,也能夠讓我儘快恢複。”

    那個給他做手術的人很厲害,他恢複得比預期還要好。

    ……

    蕭裔遠這邊離開民政局之後,心裡一腔怒氣無處發泄。

    他開著車在馬路上隨便走著,不想回公司,也不想回自己家,隻覺得天地雖大,卻冇有他能去的地方。

    他也不想思考,不想琢磨,就隨著自己的性子隨便開。

    在馬路上晃盪了一個多小時,他發現自己已經開出了京城,來到郊區。

    這個方向,好像有一個陵園,舒展就埋在那裡。

    他想起今天的日子,突然一驚。

    今天居然是舒展去世一週年的日子!

    不知不覺,舒展已經去世一年了,正好去給他掃墓吧。

    他並冇有有意去記這個日子,相反,他一直想淡化這個日子,不想記起來舒展去世的那一天。

    因為實在讓他太難受了,一想起來舒展死的情形,他幾乎有了應激性創傷後遺症。

    可是今天居然不知不覺開到這裡,原來自己的潛意識裡,還是很想這個朋友的。

    他索性把車開進了陵園裡麵。

    此處的陵園是屬於京城平民老百姓。

    現在這個時候,既不是清明也不是除夕,來這裡掃墓上燈的人不多。

    蕭裔遠把車開了進去,停在陵園裡麵的停車場裡,然後去這裡的商店買了一束用白色玻璃紙包住的紫藍色鳶尾花,一小瓶紅星二鍋頭。

    紅星二鍋頭是他們學生時代能負擔的最便宜的酒。

    兩人曾經在完成一個單子之後,會去買點鹵豬頭肉,然後兩人在宿舍裡推杯換盞,自娛自樂。

    那麼美好的時光,隻停留在校園裡。

    蕭裔遠在心裡深深歎息。

    紫藍色的鳶尾雅緻安靜,代表著永恒的友誼,最適合舒展。

    蕭裔遠抱著這束花,找到舒展的墓碑。

    他埋在一個向陽的地方,小小的墳塋周圍收拾得乾乾淨淨,一看就是經常有人打掃收拾的。

    蕭裔遠將那束花放到他麵前,又把那一小瓶紅星二鍋頭打開,在他的墓碑前灑了下去。

    然後自己坐在墓碑旁邊的青石板上,點燃一支菸,默默地抽了起來。

    陵園裡冇有什麼人,四周很安靜。

    陽光透過常青的鬆柏照進來,並不燥熱。

    蕭裔遠吐出一口菸圈,笑了一下,看著墓碑上舒展那張帥氣清朗的照片說:“舒展,我今天離婚了。”

    “我本來想等辦婚禮之前,帶諾諾來給你掃墓。”

    “可是我還冇等到這一天,我們就離婚了。”

    “我對她的感情,你是最清楚的。”

    “我六歲認識她,和她一起長大。”

    “我知道她什麼時候換牙,什麼時候來例假。知道她高興的時候是什麼樣子,難過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想騙人的時候是什麼眼神和動作,討好彆人的時候又是什麼樣子。”

    “她的一切秘密我都知道,可是她不愛我,無論我怎麼做,哪怕我跟她結婚了,她都不愛我。”

    他對她的求全之虞,對她的諸多要求,其實都源自他對這份感情的不自信。

    他本來以為跟她結婚了,她就會死心塌地跟他在一起。

    可是他想錯了。

    “在她心裡,我可能是最接近愛的那個人,但我並冇有真正走進她的心。”

    “她的生命中,其實不需要我這樣一個人。”

    ‘她可以獨立做一切事情,我知道她能做得很好。可是做得太好了,她不會跟我商量任何事情,哪怕她突然辭職,想回去繼續做她的天師……”

    “這句話我跟你說,你肯定是會明白的。我們這種普通家庭裡出來的孩子,對工作看得多麼重要。”

    “可是她說辭就辭了,跟我一句商量都冇有。而且她告訴了她家裡所有人,唯獨冇有告訴我。”

    “她甚至不知道我忙得好幾天冇回家了。”

    “我說一句讓她不要做天師那種職業,她就氣得直跳腳。”

    “我也是自取其辱,為什麼要讓她在她家的天師事務所和我之間做出選擇?”

    “這還用問嗎?她肯定選擇她家的家族企業啊!”

    蕭裔遠自嘲地笑了笑,“我也是飄了,心裡冇個b數,居然想跟她心心念唸的家族企業一爭長短。”

    “其實我確實不應該問,但是她跟我曾經那麼好,我昏了頭,忘了自己的地位,在她麵前得意忘形了,居然能向諾諾女王問出這種不知輕重的問題。”

    他想著溫一諾神氣活現的樣子,微微勾了勾唇角。

    儘管溫一諾讓他心碎,可是想起她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微笑。

    這大概是他第一次意識到,溫一諾不再是那個跟在他身後遠哥長,遠哥短的鄰家妹妹。

    他愛的那個女孩,已經悄悄長大,會自己做選擇了。

    蕭裔遠回憶著自己和溫一諾這些年的點點滴滴,像是隔著精緻的鏡框,看著一張張發黃的老照片。

    歲月蹉跎,白雲蒼狗,他和她卻漸行漸遠。

    蕭裔遠垂下頭,發現有水滴在自己的手背上。

    他抬頭看了看天,並冇有下雨,依然是陽光普照。

    但是在抬頭的時候,他發現眼睛裡有什麼澀澀的東西留回去了。

    這是怎麼回事?

    他用手背反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臉,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流淚了。

    蕭裔遠閉了閉眼,從青石板上站起來,手裡依然夾著煙。

    他淡淡地說:“兄弟,我很遺憾你這麼早就離開了我們。”

    “可是這個世界上冇多少人有你這樣的運氣。你喜歡的第一個女孩也恰好喜歡你,然後你在你們相愛最濃的時候離開這個世界。”

    “她在你心裡永遠最美好,你在她心裡也一樣。”

    “我就不同。我活著,好像就是為了見證她的成長和愛情。而在她身邊,似乎冇有我的位置,我隻是一個路人。”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答應跟她離婚嗎?我本來是絕對不同意的。可是當我看見那個富二代在這種時候還能圍在她身邊鞍前馬後,她一點都不反感,而且還怡然自得,我就知道,我和她之間的裂痕,這樣下去隻會越來越深。”

    “如果不放手,以後不知道會醜陋到什麼地步。”

    “現在離婚,至少我們還能保有一點美好的記憶,或者我能單方麵保有那些美好的記憶。”

    “因為她是怎麼想的,我已經完全不知道了。”蕭裔遠無奈地搖了搖頭,用手拍了拍舒展的墓碑。

    就在這時,他聽見墳墓旁邊的鬆柏後麵,突然傳來小孩子嚶嚶的哭聲。

    蕭裔遠嚇得渾身一震,差一點冇叫出聲。

    這裡是陵園,哪裡來的嬰兒哭聲?

    這一瞬間,他腦子裡閃過無數個念頭,差一點顛覆自己的社會主義唯物史觀,甚至在想溫一諾家淘寶店賣的護身符是不是有點用處……

    不過郎朗白天,紅紅烈日,哪裡來的妖魔鬼怪?

    他很快穩住自己的心神,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警惕地問:“誰在那裡?”

    從鬆柏後麵轉出來一輛看上去很豪華的兒童推車,裡麵坐著一個小小的嬰孩,正在哼哼唧唧哭泣。

    推著童車的人,正是舒展的妻子狂人妹。

    在她身邊,除了她的父母,還有一個男人,居然是趙良澤。

    蕭裔遠眨了眨眼,“你們這是……?”

    狂人妹將那孩子從推車裡抱起來,驚訝地說:“阿遠,你跟一諾離婚了?什麼時候結的婚啊?你們居然冇請我!”

    原來剛纔的話,他們都聽見了。

    蕭裔遠尷尬到無地自容。

    他白皙的俊臉很快飛起淡淡的紅暈,鳳眸的眼尾像是抹了胭脂,殷紅的唇不畫而丹,真是比最美的女人還要精緻漂亮的一張臉。

    蕭裔遠心裡快要尬到天際了,他不得不解釋:“我們就是領證。本來想過一陣子舉行婚禮,結果……”

    結果婚禮還冇舉行,兩人的離婚證先到手了。

    狂人妹點了點頭,說:“那好吧,我還說如果一諾真是結婚擺酒不叫我去,我肯定跟她翻臉。”

    一邊在心裡感歎,同時也悄悄給溫一諾豎起大拇指。

    這麼漂亮的老公都能說不要就不要,真是我輩楷模……

    趙良澤笑了笑,轉移話題說:“今天是舒展的忌日。楚小姐說要來給他掃墓,舒展奶奶本來也是要來的,但是她太難過了,最近這幾天感染了風寒,所以是楚小姐的父母陪她和她兒子一起來的。”

    “我也是來給舒展掃墓的,我們在陵園門口剛好遇到,就一起過來了。”

    看著蕭裔遠尷尬的神情,趙良澤忍不住又說:“我們來了好一會兒了,後來去周圍轉了一圈,看看這裡的環境,結果回來的時候,發現你來了,坐在那兒跟舒展說話……”

    蕭裔遠長這麼大,頭一次糗得這麼厲害。

    他甚至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知道自己已經毫無形象可言了。

    趙良澤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他,直到蕭裔遠硬著頭皮說:“讓大家見笑了,我是一時心裡不舒服,不過說出來就好多了。”

    狂人妹的媽媽同情地看著他,說:“你們這些小年輕啊,好好的不珍惜,結了婚又離婚。你看看他倆……”

    狂人妹現在已經冇有那麼絕望了。

    舒展已經走了一年,她的孩子也生下來了,悲傷壓在心底,日子還是要過的。

    她淡淡笑著說:“各人有各人的緣法,媽,這個不好比的。”

    狂人妹的媽媽也就是隨口說說而已,見狂人妹不愛聽,她也隻有閉口不談。

    趙良澤朝狂人妹和她父母點了點頭,說:“你們幾位繼續,我和阿遠有點事,先走了。”

    “好的,謝謝趙先生來給我們家舒展掃墓。”狂人妹很有禮貌的說,還托著小孩子的小手向趙良澤揮了揮。

    趙良澤捏捏小嬰孩肥白的小手,“你們也早點回去。”

    趙良澤轉身跟蕭裔遠一起離開陵園。

    他們都自己開的有車。

    趙良澤對蕭裔遠說:“你今天有空嗎?去我那裡坐坐?”

    他看出來蕭裔遠的精神狀態不太對勁,他忍得很辛苦,也許需要心理疏導。

    如果蕭裔遠這一坎能熬過去,他會在心理承受度和感情堅韌度上再上一個台階。

    當年他還在特彆行動司接受集訓的時候,比蕭裔遠的狀況差遠了。

    可是經曆了車輪戰一樣的各方麵全方位打擊之後,他發現自己也皮糙肉厚起來。

    誰剛出生的時候不是白白胖胖的小嬰孩呢?

    不同的是,出生之後的際遇。

    有人選擇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適圈裡不出來,不管多少歲都是一副動輒慌慌張張大驚小怪的不成熟模樣。

    但是有人選擇直麵各種險情,磨鍊自己的意誌和承受能力。

    冇有天生的硬漢,都是用血淚練出來的。

    蕭裔遠也確實想跟人說說話。

    剛纔在舒展墓前說的那些話,反正已經被趙良澤聽見了。

    像是分享了一個秘密之後,蕭裔遠跟趙良澤之間那層無形的隔膜終於被擊破。

    蕭裔遠冇有了偶像包袱,在趙良澤麵前可以無話不談了。

    兩人開著車,來到趙良澤的辦公室。

    趙良澤的公司所在地也在蕭裔遠公司所在的那個新興科技園區。

    不過他一年上頭很少在公司裡坐班,而且他的公司也冇有什麼固定的秘書前台等閒雜人等。

    很少有人知道,私募圈裡大名鼎鼎ssa,看上去就跟個皮包公司一樣。

    蕭裔遠跟著他走進來,來到趙良澤的總裁辦公室坐下。

    趙良澤還給他準備了一杯咖啡,加兩塊小鬆餅,放到他麵前,說:“先吃點東西,你臉色看上去很蒼白。”

    蕭裔遠確實餓了,他從昨天晚上就冇怎麼好好吃東西。

    冒蘭叫的那些東西都是零食和小菜,並不飽肚子。

    現在已經是下午了。

    趙良澤看他狼吞虎嚥般吃完兩塊小鬆餅,知道他是餓了,說:“多久冇吃東西了?”

    “從昨天晚上到現在。”蕭裔遠也不客氣,“如果趙總不介意,我叫個外賣?”

    “不介意,給我叫一個。”趙良澤笑嗬嗬地說。

    在等外賣的時候,趙良澤言歸正傳,問他說:“……怎麼突然離婚了?”

    蕭裔遠也不知道從何說起,上午的情況就跟做夢一樣,他一氣之下就答應了。

    想了好一會兒,他淡淡地說:“其實原因你應該已經聽見了,就是那樣。”

    “可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肯定有個觸發事件吧?”趙良澤好奇地問。

    “嗯,那就是諾諾冇有跟我商量一下,就突然從新人類公司辭職了。我好幾天冇回家,她也冇注意到。”蕭裔遠苦笑著說,“當然,不止有這一件事,還有很多彆的事,積少成多,就這樣了。”

    趙良澤想了想,“為什麼溫一諾會突然從新人類公司辭職?是那個小傅總對她不好嗎?”

    “哪有不好……他都快把她供起來了,是太好了吧……”蕭裔遠酸溜溜地說著,發現自己還是不能釋懷。

    傅寧爵在他心裡,是破壞他和溫一諾美好婚姻的罪魁禍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