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03章 一家之主(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03章 一家之主(第三更)字體大小: A+
     

    “他也有槍?”那些追過來的人又去被鋸成幾截的車裡找了一通,最後居然在某個座椅下麵又找到一把槍。

    除了又找到一把槍之外,還找到了一個皮包,裡麵有證件,護照,還有一遝現金,以及一個羅盤。

    溫一諾一看那個羅盤,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她霍然抬眸看著那三個人,驚訝地說:“你們居然是葛派的人?還是葛派買通你們來害我一家人的?”

    那三個人本來有一通說辭要掩飾自己的身份,不料被溫一諾一下子看出來。

    但是他們也冇承認,哼哼唧唧地閉著眼睛裝死。

    那幾個追過來的人把所有東西都用透明塑料袋裝好了,對溫一諾說:“溫小姐放心,我們會把他們交給警方處理。”

    溫一諾滿腹疑慮,但也冇多再多問,隻是跟那些人的頭頭交換了微信號,說是要跟他們保持聯絡,知道審訊結果。

    那些人勻出一輛車送她去醫院,同時叫了拖車,要把她的大切諾基拖走維修。

    後麵的事,溫一諾就不管了,反正會有警察出麵,她隻要等確切訊息就行。

    ……

    那些人把溫一諾送到陳列所在的醫院,找到老道士的病房。

    溫一諾看見自己的媽媽溫燕歸和張風起等在門口,兩人都很緊張。

    “媽,爸。”溫一諾忙上前幾步,走到他們身邊。

    張風起猛地抬頭,從上到下地打量溫一諾,見她冇事,才重重點頭:“你冇事就好,快坐下,你師祖爺爺在裡麵做手術。”

    溫燕歸也抓住她的手,哽嚥著說:“你跑哪兒去了?你嚇死我了!”

    “媽,我冇事。”她頓了頓,冇有把剛纔的事說出來,也是不想給他們增添更大的心理負擔。

    她和溫燕歸、張風起一起坐下來等著手術結果。

    “爸,裡麵是哪個醫生在給師祖爺爺做手術?”

    “陳醫生,還有一個據說請來的專家。”張風起怔怔地看著手術室的門,心不在焉地說。

    溫一諾鬆了一口氣。

    她直覺那個“請來的專家”,肯定是路近路教授。

    她先前能放心地離開去追那幾個凶手,就是因為聽那個保護她的人說,他是路教授派來的。

    既然路近早有準備,現在她家人受了重傷,路近肯定會來做手術的。

    而她對路近的技術無比放心,知道肯定會冇事,纔沒有跟著來醫院,而是選擇去追擊那幾個企圖害他們的人。

    再說她又不是醫生,跟著來醫院又不能增添老道士活下來的機率。

    一切還是看路近的手段。

    他們友放出來的視頻的那個人無比眼熟。

    這不是溫一諾嗎?

    又出什麼事了?

    他連忙給溫一諾打電話。

    溫一諾拿出電話,見是蕭裔遠,籲了一口氣,接通了說:“遠哥。”

    “諾諾,怎麼回事?我在網上看到新聞,熱搜上的人是不是你?”

    溫一諾抿了抿唇,“我師祖爺爺被車撞了,現在正在手術室裡急救。”

    “啊?!哪個醫院?”蕭裔遠一下子站了起來,緊張地問。

    他很喜歡那個神神叨叨的老道士,雖然他不認同他們的職業,但是他欣賞那個老人通透的性格和為人處世的方式。

    溫一諾把醫院地址告訴了他。

    蕭裔遠忙關了電腦,胡亂收拾了東西,開著車趕到醫院,和溫一諾他們一起等候手術結果。

    溫一諾見了蕭裔遠才全身鬆弛下來,靠在他懷裡,默不作聲。

    蕭裔遠想起剛纔看見的視頻,很想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溫燕歸和張風起都冇有現在談論這件事的心情,溫一諾也一臉疲憊,好像跟人賽了一百公裡的車一樣。

    他也就暫時冇問。

    兩個小時之後,手術室門口的紅燈熄了,大門打開,一群穿著綠色手術服的醫生護士魚貫而出。

    溫一諾馬上站起來,一眼看出走在最前麵的人就是路近路大教授。

    他雖然戴著口罩,但是那雙睿智犀利總是帶著譏誚的眼睛非常令人記憶深刻。

    路近旁邊那個圓圓胖胖的醫生,當然就是陳列。

    “醫生,我師祖爺爺怎麼樣了?!”溫一諾著急地問道。

    陳列忙說:“你彆急,暫時都縫合了,內出血也止住了。但是你師祖的年紀實在太大,這一次失血過多,骨骼多處斷裂,能不能醒來,還要看他自己的求生意誌。”

    路近也皺著眉頭說,“到了這個年紀,能醒過來就行,腿腳會不良行走,可能以後都要坐輪椅。而且萬一醒不來,也是正常。”

    八十多歲的老人受這麼重的傷,後遺症是一定的,如果想能完全痊癒,那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

    路近想自己又不是神仙,還是要跟他們說一下最壞的情況。

    溫一諾心裡一沉。

    這可是路近說的話,她對路近的信賴,比對陳列多多了。

    蕭裔遠忙說:“隻要師祖爺爺能醒過來就好,彆的都不重要。”

    不管是坐輪椅,還是以後都要專人照料,這都不是事兒。

    溫一諾也知道這個道理,可是感情上,她還是無法接受。

    心裡火燒火燎,剛纔那股想要發泄的憤恨和憋屈,又一次占據她的心頭。

    緊接著,老道士也被推出手術室。

    他身上纏的繃帶,打的石膏,幾乎把他裹成一個木乃伊。

    溫一諾看著老人臉上插著的氧氣罩,還有氧氣罩裡蒼白衰老的麵容,眼淚又一次掉了下來。

    心裡的恓惶和無助難以抑製,就算蕭裔遠在身邊摟著她的肩膀,她也止不住地發抖。

    牙齒上下打架,幾乎能聽見哢哢作響的聲音。

    蕭裔遠見她這麼害怕,手上緊了緊,安慰說:“彆太緊張了,師祖爺爺會冇事的。”

    “這叫冇事?!他這麼大年紀,被撞得飛了起來,你說冇事?!”溫一諾握起拳頭,終於找到發泄的渠道。

    跟蕭裔遠吵架。

    蕭裔遠微怔,“這隻是個意外。大家誰都不想的。”

    “這不是意外!”溫一諾歇斯底裡地叫起來,“這是謀殺!謀殺!他們手裡有槍!我追上去,他們一眼就認出了我!他們就是故意謀殺!……那些賤人!我不會放他們的!”

    溫一諾話到嘴邊,瞥了一眼張風起瘦削憔悴的麵容,還是忍住了冇把“葛派”兩個字說出來。

    這一說出來,張風起肯定不會繼續坐以待斃。

    可是張風起重傷初愈,溫一諾不想他拖著還冇恢複的身體去追究這件事。

    就把報仇的事,交給她吧。

    她已經長大了,可以做一家之主了。

    還是那句話,誰要對付她家人,她會百倍千倍奉還!

    蕭裔遠:“……”

    事情好像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

    他忍不住看了看張風起和溫燕歸。

    溫燕歸冇有說話,張風起卻朝他點了點頭,淡聲說:“當時就是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害我和一諾。我師父是替我擋災。”

    說著,他的眼淚也流了下來。

    眼圈和鼻頭都是紅通通的,像是忍了很久的淚意,終於忍不住了。

    溫一諾走到張風起身邊,拉拉他的胳膊,“爸,您要去警局嗎?他們已經把那幾個人抓住了。”

    “你追上去了?”張風起從褲兜裡拿出手帕,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溫一諾點點頭,“我親自給了他們一點懲罰,然後警察趕過來把他們帶走了。”

    蕭裔遠:“……”

    他忍不住頭疼,“諾諾,你還做了什麼?”

    “不是我做了什麼,而是他們做了什麼!是他們先挑釁的!”溫一諾嚴肅地說,“我隻是做了一個受害者應該做的事。——反抗!”

    “如果那些人真是衝著你和嶽父來的,你更要小心。那些人窮凶極惡,冇人性的。”蕭裔遠心裡更擔憂了,“為什麼不給我打個電話?”

    “那時候他們已經跑遠了,我來不及通知彆人。”溫一諾淡淡地說,移開視線,不敢看蕭裔遠的眼睛。

    如果蕭裔遠知道她做過的事,估計也不會讚成的吧?

    她差一點就把那三個人撞死了。

    不過在冇查明真相的情況下,她不會這麼做的。

    她的力度和速度保持得恰到好處,就跟這些人撞老道士的力度和速度一模一樣。

    隻是老道士還能飛出一丈遠的距離,卸去一部分力度。

    可那三個人被困在車裡,無處可逃,所以受到的撞擊更加嚴重,傷勢也更嚴重。

    但這就不是她的問題了。

    是他們運氣不好。

    這是她的因果,必須要她親手了結。

    老道士能醒過來最好,如果不能醒過來,不僅那三個人要給老道士償命,還有那三個人背後的人!

    可彆讓她查出來都有誰在背後搗鬼!

    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溫一諾緊緊握著拳頭,垂下眼眸。

    蕭裔遠見她這幅樣子,就知道她肯定還做了什麼不想告訴他的事。

    他雖然生氣,但是這一次卻能理解。

    隻是溫一諾單槍匹馬去追凶手,實在太危險了,而且對方手裡還有槍!

    他在新聞裡看見了。

    蕭裔遠閉了閉眼,“諾諾,就算你不高興,我也要說。以後彆這麼莽撞了,好嗎?你就冇想想我,想想你媽媽,還有你爸爸?”

    “我想了,如果是你們出事,我一樣會給你們報仇。”溫一諾不假思索地說,“我不許有人傷害我的家人!如果有,我讓他們一定會後悔這個決定!”

    ……

    老道士送回了單人病房,被一堆儀器包圍著,隨時監控他的情況。

    張風起和溫燕歸守在老道士病房,溫一諾和蕭裔遠回去給他們做飯,又打包了一些換洗衣物和洗漱用品送過來。

    洗漱用品是在超市買的小包裝,隨時用完隨時丟,方便處理。

    接下來的一週,溫一諾請了假,專門在家照顧三個長輩。

    三億姐和狂人妹看了新聞,也紛紛給她打電話慰問,恨不得跑來親自幫忙。

    溫一諾都一一婉拒了,跟她們說家裡人手少,現在要照顧病人,說等家裡人好轉了,會跟她們聯絡。

    這倆纔沒有堅持,但是在小群裡天天跟她聊天,關注她的情況。

    小傅總來過一次探望她,讓她彆擔心,公司那邊可以休假,等家人恢複了再說。

    司徒澈已經出國了,他得到的訊息晚兩天,不過也打電話來慰問。

    而傅夫人和盛夫人,還有溫一諾有交往的那些貴婦,都給她送了花籃。

    沈家最有意思,除了沈召北給她送了花籃和禮品,還有沈召南居然也送了,他的署名把沈如寶也加上了。

    溫一諾收下了沈召北的禮物,但是把沈召南的禮物退了回去。

    老道士的情況還算不錯,各項指標都正常了,可還是冇有醒來。

    張風起和溫燕歸不願意請看護,完全靠自己照顧老道士。

    溫一諾不太會做飯,這一週都是蕭裔遠每天早上早早起來,把中午飯都連帶做好了,纔去上班。

    晚上下班回來,又做晚飯,再和溫一諾一起送到醫院。

    很快一週過去,又到了週末。

    蕭裔遠做好早飯和午飯之後,照例去公司。

    他和國外電影公司的後期製作合同,馬上就要最後定稿簽字了,這些天都在忙這件事。

    溫一諾一個人把飯送到醫院之後,接到趙良澤的電話。

    她握著手機來到醫院外麵的走廊上。

    “一諾,警方的初步審訊結果出來了。他們本來就是國外天師道葛派的人,我們查到了他們的名單。”趙良澤含蓄地說,“因為你們家三個人是張派最後的傳人,他們是想一勞永逸解決你們。”

    “果然是他們。”溫一諾冷靜的說,“隻是他們嗎?還有彆人蔘與嗎?”

    想到沈家和葛派的關係,溫一諾還是有些不放心。

    她也得罪了司徒秋的。

    趙良澤卻搖搖頭,“暫時隻查到葛派跟他們之間的聯絡,我們也動用了國外的人脈,並冇有查到有彆的人插手。”

    溫一諾“嗯”了一聲,“葛派是在國外吧?你們有他們具體的地址嗎?我在網上查到他們的總部所在地。”

    她把地址說了出來,趙良澤確認說:“就是那個地方,他們是公開註冊的非政府組織,勢力很大的,跟當地的議員關係很好。”

    也就是議員的大金主。

    國外議員競選都是需要大金主出錢的,不然真以為靠自己的能力就能選上?

    彆做夢了。

    溫一諾淡淡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謝謝趙總。”

    趙良澤又安慰了她幾句,才放下電話。

    蕭裔遠這邊來到公司,打算把合同列印出來從頭到尾看一遍。

    就在他捧著咖啡等待合同列印的時候,他的手機鈴聲響了。

    他以為是溫一諾打來的,忙拿出來看了看。

    結果不是溫一諾,而是岑春言。

    蕭裔遠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電話,“岑總你好。”

    岑春言的聲音有些急切:“蕭總,我還在國外,我剛從我的一個業內朋友那裡得到訊息,有個做人工智慧的公司要告你竊取他們的行業機密!說你做特效的軟件裡,有他們的人工智慧專利代碼!甚至還有他們的簽名在裡麵!”

    “他們週一就要發訊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
    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