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81章 謊言被戳穿了(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81章 謊言被戳穿了(第三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和蕭裔遠雖然已經是大人了,但是被氣氛感染,還是跟小孩子一樣,拎著裝滿玫瑰花的花籃,走在溫燕歸身後。

    溫一諾也覺得眼睛濕了,想哭,輕聲說:“太感動了……我媽和師父一定能和和美美過一輩子。”

    蕭裔遠瞥了她一眼,也輕聲說:“那我們的婚禮,也這麼辦?幾個人在客廳……”

    “那不行。”溫一諾抹了抹眼角的淚水,毫不猶豫反對,“我的婚禮你要這麼辦,咱們還是直接吃散夥飯算了。”

    蕭裔遠笑了起來。

    這口是心非的小東西。

    ……

    婚禮儀式結束之後,一家人在餐廳吃飯。

    老道士使出了渾身解數,做了滿滿一大桌菜。

    正中一隻烤得金黃香氣撲鼻的的小乳豬,有個喜慶的名字叫鴻運當頭。

    以烤乳豬為圓心,周圍擺放著各種山珍海味。

    有用金針菇綁住的紅燒肉,蜂蜜調的濃漿蓋在嫩生生的東星斑,雪蓮燉烏骨雞,片的整整齊齊的烤鴨,黃嫩鮮玉米清蒸紅豔豔的大龍蝦,菌蘑爆炒野生大海蔘,蝦球拚福祿壽盤,白生生的鵝掌燉鮮鮑,老火湯花膠烹魚翅,野菌炒什錦菜蔬,紅棗花生蓮子百合羹,再加上青豆雞蛋臘腸粒炒五常大米飯,最後是一個巨大的水果拚盤,擺出“百年好合”的字樣。

    一大桌子菜,溫一諾的口水都快止不住了。

    溫燕歸和張風起把禮服換了下來,坐在溫一諾和老道士中間。

    溫一諾高高興興地說:“媽媽吃飯!爸爸吃飯!爺爺吃飯!遠哥吃飯!”

    她連“師祖爺爺”都改口了,直接叫“爺爺”。

    老道士高興得兩隻眼睛都眯成一條縫了,也大手筆給她一個紅包:“叫爺爺也有改口費!比叫爸爸還多!”

    “謝謝爺爺!”溫一諾冇想到還有意外驚喜,顛顛跑過去,舉著雙手從老道士手裡接過一個大紅包。

    這個紅包其實很薄,她感覺到這個大紅包裡應該不止是錢,還有個硬硬的東西在裡麵,憑手感像是一塊玉。

    老道士笑著說:“打開看看。”

    溫一諾立刻當著大家的麵打開。

    裡麵居然是一個存摺,還有一個雕成古樸蓮花形狀的印章。

    印章呈蠟黃色,溫潤凝膩,觸手生溫。

    看起來好像一片軟綿的凍子,但是握起來就知道那硬邦邦的質地,絕對不軟綿。

    溫一諾好奇地問:“……這是黃玉雕刻的?”

    “呸!冇眼光!黃玉有這麼溫凝的質感嗎?!”老道士鄙夷地看著溫一諾,“真是冇見過世麵!氣死我了!”

    “那爺爺給我們講講唄!讓我們見見世麵!”溫一諾一點都不生氣,笑著拉過來一張椅子,坐到老道士身邊。

    老道士哪裡會真正生她的氣,摸了摸她的頭,從她手裡拿過那個蓮花形狀的吊墜,感慨地說:“你知道田黃石嗎?”

    溫一諾忙點頭:“我知道,田黃石又叫‘軟黃金’,全世界隻有我國南方一塊不到一公裡的稻田中出產。彆的地方的‘田黃石’,都是假的。”

    老道士嗯了一聲,盯著手掌裡的蓮花印章,說:“物以稀為貴,這東西產地唯一,又經過了數百年開采,現在幾乎枯竭,所以田黃石的價格早就成了天價,連最極品的翡翠、羊脂玉都比不上田黃石的價格。”

    “去年在國外拍賣場上,一塊田黃印拍出了十億價格。”

    溫一諾倒抽一口涼氣,驚喜得快要原地爆炸:“……這就是那塊田黃印?!”

    窩的乖乖!

    這個改口費值啊!

    冇想到老道士橫了她一眼,“……想得美!你想要,我還冇錢買呢!這當然不是那塊拍出十億價格的田黃印!”

    溫一諾頓時萎了,喃喃地說:“那您鋪陳那麼多乾嘛?不是誤導我?”

    “我冇誤導你。”老道士嘿嘿一笑,“這個蓮花田黃印章,跟去年拍出十億價位的田黃印也有關係。”

    “什麼關係?!”溫一諾精神一振,兩眼幾乎彎成元寶的形狀。

    “這塊蓮花印章,和那個拍出十億天價的田黃印,是從同一塊田黃石上摳下來的!”老道士大笑起來,“按重量來說,你這個蓮花印章,大概是那個田黃印的五十分之一,所以四捨五入,也值兩千萬!”

    溫一諾扯了扯嘴角,心想哪能這麼算呢?

    她知道老道士在打趣她,笑了起來,“那好吧,我就把這兩千萬供起來,看看以後會不會繼續升值!”

    溫燕歸看著這個蓮花印章愣了一下,覺得有些眼熟,好像是她很多年前的那一個蓮花印章。

    那時候她為生計所迫,拿了自己身邊唯一值錢的東西,就是這個蓮花印章,找街邊算命的邋遢老道士換了一百多塊錢,才熬到張風起從國外出差回來……

    溫燕歸眯起雙眸,看向坐在她對麵的老道士。

    這麼多年,她就冇把街邊那個經常被人追打的邋遢老道士,跟麵前這個總是擺著“仙風道骨、世外高人”架子的老神仙聯絡起來!

    “……老神仙,當年是不是您?”她試探著問道。

    老道士哈哈大笑,拍著桌子擠眉弄眼:“你現在纔想起來啊?!嘖嘖,也夠遲鈍的,難怪讓我徒弟等了三十多年才明白他的心意跟他結婚!”

    溫燕歸的臉一下子紅了。

    張風起在桌子下麵握住她的手,笑得有點憨,“冇事,那時候我在國外一時冇買到機票,又擔心你,就托我師父幫著照看你。”

    “你那時候就拜師了?”溫燕歸疑惑地問,“你不是回國之後才‘機緣巧合’,拜師學道的嗎?怎麼你回國之前就認識老神仙了?而且你還說,你師父提的條件就是入道門就不能結婚,不能有孩子?”

    這下輪到張風起臉紅了。

    他正想著怎麼把這個謊圓過去。

    老道士一把梭哈給他露底了:“燕歸啊,這都是我這個徒弟想得損招,跟我可沒關係!是他逼著我提條件,非要我答應他不能結婚,不能生孩子才拜師!其實我們天師道哪有這個規矩?!”

    溫燕歸其實早就懷疑了,現在被老道士確認,她心裡的喜蔓延開來,像是東星斑上的蜂蜜濃漿,甜的整個人都要化開了。

    溫一諾也感動得開始抹眼淚,“爸,您對我媽真是太有心了,您就不打算再生個孩子嗎?我以後也不能經常在家裡,你們……”

    “這不用,我有一諾一個女兒就夠了,我可冇力氣再養一個了哈哈哈哈,一諾你不知道你小時候多調皮,光是應付你一個已經讓我這輩子對孩子的所有耐心都耗儘了。”張風起急忙拒絕,還惴惴不安看溫燕歸一眼。

    溫燕歸倒冇張風起那麼絕對,她笑著說:“順其自然吧。能生就生,不能生就算了。”

    溫一諾連連點頭,保證說:“爸爸媽媽你們放心,你們要生了,我一定好好對它,不管是小弟弟,還是小妹妹,我不會跟葉臨澤的姐姐那樣的!”

    蕭裔遠啼笑皆非,站起來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對溫燕歸和張風起誠摯地說:“媽、爸,謝謝你們對諾諾傾注的心血,以後就把她交給我,我不會讓你們後悔的。”

    蕭裔遠以前都是叫溫燕歸“嶽母”,今天改口也叫的是“嶽父”,現在才正式叫“爸媽”,這種改變,當然是有一定意義的。

    溫燕歸和張風起對視一眼,都是一臉滿足的笑意。

    他們站起來,朝蕭裔遠舉了舉酒杯,和他一起一口喝完了。

    溫燕歸笑著說:“我和一諾爸爸冇有彆的要求,如果你們擔心我們孤單,就趕緊生個孩子給我們帶,我們就不孤單了!”

    溫一諾和蕭裔遠飛快地瞥了對方一眼,發現對方都紅了臉。

    兩人趕緊移開視線,心跳都有些加快。

    老道士拿起筷子對準餐桌中央的烤小乳豬,恰如其分煞風景吆喝說:“一諾快來吃烤豬!再涼就不鮮嫩了!”

    溫一諾回過神,忙坐下來,也炒起筷子,衝向烤乳豬。

    蕭裔遠:“……”

    溫燕歸和張風起抿嘴笑著,也坐了下來。

    ……

    一個半小時之後,這一頓婚宴晚餐,大家都吃得心滿意足。

    溫一諾直接癱在座椅上,連站起來都費勁了。

    她細細品著那些菜的餘韻,對老道士豎起大拇指誇讚:“爺爺您的菜真是越做越好了!今天這菜更是出神入化,發揮出超常的水準。”

    因為這一桌菜,不僅每一個菜都味道都恰到好處,關鍵是整桌菜就像一個係統工程,每個菜的味道,對彆的菜都是一種補充,能將鮮味加倍地調出來。

    所以溫一諾就想節製都做不到,隻能風捲殘雲般跟大家一起飛快地搶吃。

    溫燕歸也很溫婉地說:“老神仙您今天的菜確實好吃,已經到一個境界了。”

    老道士得意非凡,“那還用說?!我老道還有很多厲害的地方,你們都不知道涅!”

    “是了是了,您最厲害!”溫一諾把玩著那枚田黃石蓮花印章,一拋一接,懶洋洋的,還有些口渴。

    蕭裔遠去廚房把老道士早就準備好的木瓜楊梅山楂糖水端了出來。

    這道甜品冰在冰箱裡,可以消食生津,最適合現在吃。

    溫一諾笑著看著蕭裔遠,也不拿勺子,隻朝他張開嘴。

    蕭裔遠微微一笑,拿起小碗餵給她吃。

    兩人的目光就冇有離開過彼此的眼睛。

    張風起看得不舒服,朝溫一諾不滿地說:“一諾,今天是你爸我的婚宴,不是你的婚宴,你能不能收斂點兒?”

    “不能。”溫一諾得意朝他擠擠眼,“您要是看不慣,讓我媽喂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