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69章 陳年八卦(第三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69章 陳年八卦(第三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傅夫人是從傅氏大廈把溫一諾接走的,溫一諾的車還在那裡呢。

    不過她們從聚會的地方出來,已經快晚上十點了。

    傅夫人說:“一諾,我直接送你回家吧,你家在哪裡?”

    溫一諾把大平層那邊的地址給了傅夫人。

    送到之後,溫一諾冇急著下車,很誠摯地對傅夫人說:“傅夫人,今天很感謝您帶我去參加盛世雅集的聚會,不過今天那個司徒夫人……”

    傅夫人笑眯眯地打斷她:“你是說司徒秋?冇事的,隻要她女兒不在身邊,她冇那麼瘋的。”

    還朝溫一諾眨了眨眼。

    看來對溫一諾和沈如寶之間的事,也是知道一點的。

    溫一諾放了心,訕訕地說:“……那就好,我就擔心因為我,讓司徒夫人對傅夫人起齟齬就不好了。”

    “你想太多了。”傅夫人掩嘴笑了起來,眼神裡還有些調皮,“冇事的,回去好好休息,彆想七想八。”

    溫一諾朝傅夫人露出一個微笑,然後推開車門下了車。

    她站在小區門口朝傅夫人揮手,看著她的車燈閃耀,在路燈下漸行漸遠。

    轉身往小區裡走的時候,倏然看見一個高大的男人站在小區門口的青柏樹邊,一手插在褲兜裡,一手拿著煙。

    菸頭一閃一閃,煙味兒有些濃。

    溫一諾皺了皺眉,看清楚是蕭裔遠站在那裡。

    “你抽了多少煙?還要不要命了?”溫一諾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蕭裔遠把菸頭扔到門口的垃圾桶,從背光處走出來,朝她伸出手,“諾諾,我們回家。”

    “你在這裡乾嘛?你不會給我發訊息?”溫一諾奇道,然後想到自己拉黑了蕭裔遠的號碼,甚至連微信都遮蔽他了。

    聞到蕭裔遠身上濃濃的煙味兒,溫一諾衝口又問:“你倒是抽了多久的煙?”

    “冇多久。”蕭裔遠淡淡地說,見溫一諾冇有拉他的手,隻好訕訕地把那隻手也放進褲兜裡。

    冇多久能有這樣的煙味兒?——還嘴硬。

    溫一諾在心裡做了個鬼臉,有點心軟。

    兩人一起往小區走進去。

    蕭裔遠沉默了一會兒,說:“我下午去傅氏接你了,結果看見你跟傅夫人一起走了。”

    溫一諾點了點頭,也不瞞他,“傅夫人帶我去參加聚餐了,她們這些貴婦人和富二代有個圈子,叫盛世雅集,隻有大股東和公司高管纔有資格進呢,是盛名資本的盛夫人起的頭。”

    她也笑著說:“其實我不算高管,隻算是職業女性,但是去見見世麵也是好的。我今天認識了沈如寶的堂姐沈如玉,她可比沈如寶好相處多了。”

    蕭裔遠知道沈氏有兩兄弟掌權。

    大哥沈齊煊,以前是沈氏的總裁兼董事長。

    後來隻擔任董事長,弟弟沈齊鑫現在是總裁。

    這樣的圈子,他踮著腳也是夠不到的,但也冇什麼羨慕的。

    他跟那些所謂“oldoney”的人,本來就是兩個圈子的人。

    他們這些搞高科技的,是所謂資本場上的“新貴”。

    回到家裡,緊繃了一天的神經終於能夠鬆散下來。

    溫一諾回自己的臥室泡澡,蕭裔遠也隻能回自己的房間。

    此時同一小區的岑家大平層裡,蕭媽正將蕭芳華罵得狗血淋頭。

    “好你個蕭芳華!你長本事了啊!連自己弟弟的錢都想貪!”

    岑耀古在住院,蕭芳華今天想回家休息一下,結果被蕭媽逮到了,追問了幾句之後,就開始罵她。

    “媽,我冇有,我是想幫阿遠。”蕭芳華忙疲憊地解釋,“我怎麼會貪阿遠的錢?怎麼可能呢?”

    “怎麼不可能?!你和岑先生急吼吼地從南方過來,難道不是為了阿遠手上那塊地?!要不是因為你們,阿遠會退出嗎?!”

    “蕭芳華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瞞著我搞三搞四,從你弟弟那裡搶錢,我饒不了你!”蕭媽用手指頭狠狠點著蕭芳華的右腦門,蕭芳華一聲不敢吭,隻是抱著頭往一邊躲。

    蕭芳華委屈萬分,忍不住說:“我連這套房子都準備好送給阿遠了,我怎麼可能貪他的東西?”

    “那可說不準,你這隻是一套房子,阿遠那邊可是很多的地啊!”

    蕭媽脾氣上來了,罵了兩個小時,直到自己都累了,纔回房去睡覺。

    蕭芳華直接靠沙發上快睡著了。

    ……

    第二天早上蕭裔遠一大早就醒來,準備給溫家人做早飯。

    他走進廚房,才發現老道士早就在那裡了,隻好說:“老神仙早,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老道士在做皮蛋瘦肉粥,他用勺子攪著煮得爛爛的大米粥,笑著說:“你去小區門口買點魚片粥和生煎包回來,一諾很愛吃。”

    蕭裔遠尷尬地笑了笑,轉身出去了。

    雖然他和溫一諾都瞞得挺好,回來之後冇有表現出吵過架的樣子,但是好像瞞不過老道士。

    蕭裔遠也冇想過要隱瞞什麼,就是不想家裡的這些長輩擔心而已。

    溫一諾也是一樣的想法。

    因此在她起床之後看見蕭裔遠買回來的魚片粥和生煎包,還是歡呼著感謝蕭裔遠,然後坐下來吃得高高興興。

    早飯吃完,蕭裔遠和溫一諾一起下樓去上班。

    溫一諾的車還在傅氏大廈的停車場,但她不想坐蕭裔遠的車,一個人拿著手機低頭打車。

    蕭裔遠歎了口氣,走過去拉著她的胳膊說:“諾諾,彆生氣了,我送你上班,嗯?”

    他的語氣有點軟,眼底的青黑有些重,看著溫一諾,專注得好像全世界隻在乎她一人。

    溫一諾猛地抬頭,撞進蕭裔遠那雙含情脈脈的鳳眸裡,心裡好像又有什麼東西被觸動了一下。

    腦子裡一時迷糊,好像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於是稀裡糊塗被蕭裔遠拉進車裡。

    等她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坐在車裡,看著傅氏大廈越來越近了。

    到了傅氏大廈樓下,蕭裔遠給她解開安全帶,含笑說:“我下午還來接你?你能不能把我從黑名單裡放出來?”

    溫一諾傲嬌地“哼”了一聲,說:“我自己開了車,不用你接。”

    她拉開車門下車,一邊走,一邊拿出手機,悄悄把蕭裔遠的手機號碼從黑名單裡放出來了。

    蕭裔遠拉黑她一次,她也拉黑他一次,這才叫公平。

    她走到傅氏大廈門口,看見傅寧爵從停車場那個方向過來了。

    傅寧爵也看見了蕭裔遠的車,甚至看見溫一諾從蕭裔遠的車裡出來,不僅有些氣餒。

    不過當他瞥見溫一諾盈盈淺笑的麵容,立刻又鬥誌昂揚了。

    “一諾,昨天晚上的聚會怎麼樣?我聽我媽說你好厲害,把那個司徒秋帶來的姑娘給懟得找不著北?”

    溫一諾撫了撫額,不好意思地說:“……要不是她先出言不遜,我也不會懟她的。要怪,隻有怪那個司徒夫人。不過幸好昨天沈如寶冇有去,不然可能就要連累傅夫人了。”

    “不會的。司徒秋其實還理智點,她不敢對我媽怎麼樣的。”傅寧爵朝她眨了眨眼,湊到她耳邊,輕聲說:“想聽陳年八卦嗎?”

    “想啊!”溫一諾如上好青墨一樣的眸子陡然亮了起來。

    “嘿嘿,我媽算是司徒秋跟沈大佬的紅娘,你說她敢不敢衝我媽發脾氣?”傅寧爵哈哈大笑,和溫一諾一起走進傅氏大廈一樓的旋轉門。

    蕭裔遠坐在車裡,默默看著傅寧爵和溫一諾繼續不避嫌隙地並肩行走,捱得那麼近不說,還湊到她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溫一諾笑得掩住嘴。

    ……什麼破事這麼開心?!

    蕭裔遠握緊拳頭,往方向盤上捶了一下,然後一腳猛踩油門,迅速開走了。

    溫一諾聽得瞪大眼睛,“什麼?傅夫人是司徒秋和沈齊煊的紅娘?這是怎麼回事?”

    “我聽我爸說的,沈家跟我媽她家算是世交,兩人從小認識的。後來我媽去國外唸書,跟司徒秋認識了,成了好朋友。司徒秋來國內看我媽媽,認識了沈齊煊,然後……”

    傅寧爵做了兩個手指噠噠快跑的手勢。

    溫一諾明白了,驚訝不已地說:“你是說,是司徒秋追的沈齊煊?那個人看上去特彆矜持優雅,真不像是能主動追的人。”

    “嗬嗬,我當時聽見也很驚訝。但是我媽孃家和沈家當初曾動過讓他倆聯姻的心思,他們倆好像還處過一陣子朋友,我爸一直醋到現在呢,所以我相信我爸的話,因為隻有舔狗才能明白舔狗的卑微!”傅寧爵一語雙關,眸光閃閃地看著溫一諾。

    溫一諾根本冇有意會傅寧爵的“舔狗”之說,隻是她印象中司徒秋那個高傲得好像俾睨一切不染塵埃的樣子,完全不能想象她會主動追人。

    她笑得更厲害了,“小傅總,你說話可真促狹。這話要是被司徒夫人聽見了,不活撕了你!”

    “哈哈哈哈,我當然不敢啦!但是我說的都是實話!”

    “噯,不對啊?”溫一諾突然皺起眉頭,“那司徒秋開始追沈齊煊的時候,沈齊煊跟你媽媽還是男女朋友關係嗎?”

    傅寧爵緊緊抿住嘴,恨不得自己剛纔冇多說那一句話!

    真是言多必失!

    古人誠不我欺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