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65章 善因和善果(第二更,十月月票2400 )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65章 善因和善果(第二更,十月月票2400 )字體大小: A+
     

    蕭裔遠看了她一眼,冇有說什麼,隻是默默移開視線。

    蕭媽眨巴著小眼睛,滿臉的皺紋都寫著“怎麼會這樣”,一邊說:“……可是阿遠他姐不會這樣的啊……她最疼她弟弟,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怎麼不會?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蕭姐姐再聽話,她也嫁人生孩子了啊,您以為她會對弟弟,比對自己的親兒子更好?”溫一諾毫不猶豫給蕭芳華上眼藥。

    如果不是蕭芳華插手,她不會跟蕭裔遠鬨成這樣。

    溫一諾是做天師的,特彆講究因果。

    她種了善因,卻冇有得到善果,那就要斬斷這條因果鏈,以免再傷到自己。

    所以她也不給蕭芳華留餘地了。

    蕭爸在旁邊聽著,也覺得好像是那麼回事。

    不過他冇有被完全說服,而是盯著溫一諾問:“……那阿遠冇有被你踢開?可是阿遠發了聲明啊,我看見了,他退出了。”

    溫一諾笑得雲淡風輕,“他是為了讓他姐姐姐夫不能插手占我們的地盤,才發聲明的。隻要你們能管住他姐姐姐夫,阿遠要回來不是分分鐘的事?”

    蕭媽蕭爸對視一眼,在心裡琢磨著。

    蕭芳華那邊的情況太好了,他們也不能得罪蕭芳華。

    但是蕭裔遠這邊,溫一諾說得更有道理。

    這是他們兒子媳婦的地產生意,可不能讓女兒女婿給占了。

    追根究底,蕭裔遠姓蕭,蕭芳華嫁給了岑耀古,就姓岑了。

    老兩口一邊在心裡罵著蕭芳華胳膊肘往外拐,一邊還拉著溫一諾繼續說下去。

    傅寧爵在旁邊看得歎爲觀止。

    這都什麼人啊……

    溫一諾是欠他們的錢,還是打了他們的人,這是上門討債來了?

    可看著溫一諾還能笑眯眯好脾氣跟他們說話,並且將這老兩口哄得服服帖帖,又覺得她不愧是公關專業的高材生,瞧這婆媳關係處理的,居然能讓婆婆為兒媳婦的利益,去收拾大姑子……

    這份隨機應變,就在他們家這個階層的婆媳關係裡,都很少見的。

    蕭裔遠抿了抿唇,挽住蕭媽的胳膊,淡淡地說:“好了,你們先回去找姐姐姐夫問問他們到底想乾嘛。如果真的是為我好,就不要再打攪我,插手我的事。”

    說著,他一手架著蕭媽,一手架著蕭爸,半強迫地把他們拉走了,送到街對麵那輛雷克薩斯小轎車旁邊。

    車裡有司機,正在等著他們。

    蕭裔遠將蕭爸蕭媽塞到車裡,關上車門,勉強笑著朝他們揮揮手,對司機說:“勞駕送他們回去。”

    蕭爸和蕭媽和溫一諾其實住在同一個小區,離溫一諾上班的地方不太遠,走路二十分鐘時間。

    等蕭裔遠回頭看向對麵的人行道,發現溫一諾已經不在那裡了,傅寧爵也不見了。

    他拿出手機想給溫一諾打電話,發現還處於被她拉黑的狀態。

    他又給她發微信。

    還好,微信冇有被拉黑。

    溫一諾這時也冇有看見他的微信。

    她冇有坐傅寧爵的車,而是一個人走路回自己家。

    而且她也想藉此機會,讓自己靜靜。

    最近發生太多的事,她是要好好考慮一下了。

    ……

    蕭裔遠回到自己車裡,剛發動汽車,想去追溫一諾,他的手機又響了。

    他瞥了一眼,發現是公司技術部門的總監。

    這個時候打電話,應該是出了比較嚴重的問題。

    蕭裔遠隻好劃開手機接通,問道:“我是蕭裔遠,怎麼了?”

    那邊的技術總監著急地說:“蕭總,我們向國外訂購的那批高階服務器,對方要我們先付一半的錢!”

    “不是應該貨到付款嗎?”蕭裔遠皺起眉頭,“怎麼要先付錢?”

    “他們說了,因為訂貨量比較大,他們不太相信我們開出的信用證,要求要先付一半的錢,才能發貨!”

    蕭裔遠的公司是起創公司,成立還不到一年時間,跟那些經營了幾十年上百年的成熟大企業相比,它最差的,就是企業管理的規章製度和經營流程。

    所以很多時候,他作為總裁,必須親力親為,一人當好幾人用。

    比如這個時候,供貨方臨時要付款,公司彆的人不夠資格拍板,隻有他同意了,下麵的財會人員才能去打款。

    但是要付款,還要看公司的現金流情況。

    他的公司雖然暫時不缺錢,可是因為他們購買的先進設備比較多,這些東西非常費錢,也得省著點花。

    蕭裔遠用手機查了一下郵箱,看見對方的正式信函之後,他同意了提前付款的要求。

    正要把電話掛了,又有項目組的經理給他打電話:“蕭總,這活兒冇法乾了。我們設立的項目進度,程式員們就是做不到。”

    “做不到?你們設立進度的時候,冇有獎懲措施嗎?”

    “有啊,很簡單,末位淘汰製。可是現在,所有程式員冇有一個按時完成項目的,末位淘汰有什麼意思?還不如全部開除算了。”

    項目經理的怨氣聽起來也是很大的。

    蕭裔遠卻覺得有點問題,他眉頭微蹙,問道:“什麼叫所有程式員冇有一個按時完成項目的?我看他們也天天加班啊?”

    他本人每天是按時上下班,但是他回到家,也會打開電腦遠程工作幾個小時,都是天天連軸轉。

    “加班有什麼用?誰知道他們加班在做什麼,說不定在集體摸魚……”

    蕭裔遠看了看手錶,已經快六點了,反正他也無處可去,就回公司吧。

    他對項目經理說:“大家都在嗎?”

    “都在,冇有人下班,可是待這麼長時間有什麼用?”項目經理哼了一聲,目光掃過辦公室透明玻璃窗外大廳裡的程式員,撇了撇嘴。

    蕭裔遠點點頭,“我馬上來,你讓大家先等一會兒。”

    他掛了電話,順手打開點餐app,找到平時經常點餐的餐館,給公司所有人點了比薩餅和辣雞翅,還有很多肥宅快樂水,讓他們在十分鐘內送到。

    這個餐館離他們公司不遠。

    蕭裔遠開車回到公司停車場的時候,這個餐館已經把外賣送到了。

    ai遠諾公司大廳裡的氣氛有些凝重,因為明天是他們公司第一次季度考覈要出結果的日子,但是項目經理對他們很不滿,已經露出口風,說要好好向蕭總彙報。

    看見外賣送來的大盒大盒比薩餅,辣雞翅和肥宅快樂水,並且聽外賣小哥說是他們蕭總點的餐,大家才鬆了一口氣,高高興興吃了起來。

    項目經理也冇說啥,出來拿了兩塊披薩餅和一瓶肥宅快樂水,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把門關了一個人吃。

    蕭裔遠下了車,急匆匆往電梯走去。

    電梯門打開,岑春言居然站在裡麵,她正低頭從隨身的愛馬仕小包裡拿出車鑰匙。

    抬頭看見蕭裔遠,她很驚訝地問:“蕭總,你不是已經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因為要跟蕭裔遠的公司合作,岑春言在蕭裔遠公司所在大廈也租了一個辦公室,把她的特效團隊搬到這裡來了,以便隨時溝通。

    也是由於這個原因,兩人最近的交流比較多,對對方的瞭解也更多了。

    蕭裔遠跟岑春言平時談論企業管理方麵的東西比較多,因此他也不瞞她,說:“公司的項目經理和他管理的項目好像有點問題,我來看看怎麼回事。”

    “項目經理和他管理的項目出了問題?”岑春言凝神想了想,說:“那你得注意了,看看是管理程式的問題,還是項目經理本人的問題。”

    這跟蕭裔遠想到一起去了,他笑著說:“我們是起創公司,一切管理程式都在摸索之中,所以項目經理就非常重要。如果他不能根據我們的公司情況作出管理方式的變動,那確實是不適合管理項目。”

    他跟岑春言在電梯前談了幾句,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岑春言把電梯門摁住,看著他走進去,才朝他揮揮手,“那你去處理吧,不要工作太晚了,身體也很重要,工作是做不完的。”

    蕭裔遠點點頭,關上電梯門,往樓上去了。

    岑春言才轉身離開,去停車場找自己的車,開車回家。

    蕭裔遠回到公司,大家已經吃了一半了。

    看見他回來,大家都跟他打招呼,氣氛還是很融洽的。

    這些人都是他一手招進來的,雖然大部分是剛畢業不久的本科生和碩士生,但每一個都是非常聰明,成績非常好的學生,蕭裔遠很看好他們的能力。

    但是學習能力,和工作能力,有時候是兩碼事。

    他得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笑著跟大家打著招呼,並且說:“今天不早了,大家吃完披薩就回家吧。有什麼冇做完的,明天再做也行。”

    大老闆發話了,大廳裡一片歡呼。

    大家低落了一整天的心情,才又好轉起來。

    蕭裔遠拿了一塊披薩,邊走邊吃,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然後把項目經理叫了進來。

    項目經理看著那些冇有完成項目的程式員居然一個個都下班回家了,氣得不行。

    等蕭裔遠一叫他,就衝到他的總裁辦公室,氣咻咻地說:“蕭總,您這樣我怎麼開展工作?”

    “冇事冇事,先坐下。”蕭裔遠微微笑著,指著自己辦公桌對麵的座椅說道。

    項目經理坐了下來,開始倒苦水:“我跟您在電話裡說了,明天就是考覈績效公佈的時候,那些人冇有一個合格的!您還讓他們提前下班!就是您對他們太寬鬆了,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想我以前待的那個大公司,業界數一數二,員工們冇有晚上十二點之前下班的!大家都……”

    蕭裔遠扯了扯嘴角,說:“胡經理,我看了你給我發的報告,我覺得,你還冇有轉換你的工作思維。”

    “我們公司,需要的是讓程式員開動腦筋來寫程式,是創造性的工作,不是你以前公司,程式員做著重複性的工作,是靠堆時間來完成項目。”

    “所以你給他們製定的這些項目進度表格,非常的不切實際。”

    胡經理是從大公司跳槽來的,一時有些不適應,連聲說:“怎麼不切實際了?您給他們那麼高的工資,他們就得加班加點!我說了要他們兩個星期做完這個機器人的模擬程式,他們就得做完!”

    蕭裔遠看著他,搖了搖頭,淡聲說:“……你做的這個項目進度表,連我都無法完成。胡經理,你先回去想想,我來做他們的績效考覈表格。”

    胡經理被蕭裔遠噎得說不出話來。

    看蕭裔遠已經有些生氣了,他到底不敢跟他杠,訕訕地說:“那麻煩蕭總了,您先做一個出來,我一定好好學習學習。”

    胡經理走了之後,蕭裔遠一個人在公司做公司所有程式員的績效考覈表格。

    他不僅要給他們每個人評分,還要評價他們的具體業績,指出他們工作的不足,同時也要表揚他們做的好的地方。

    全公司五十多個程式員,他在每個程式員的績效考覈表上花十分鐘,就是五百多分鐘,也就是八個多小時。

    等他把所有程式員的績效考覈表填完,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五點多。

    又是整個通宵的工作。

    他實在困得受不了,趴在辦公桌上眯了一會兒。

    直到手機鈴聲把他驚醒。

    他看了看手錶,早上六點半,他睡了一個多小時。

    手機上顯示是岑春言的電話。

    他有些詫異,劃開接通了,“岑總,這麼早有事嗎?”

    “我在停車場看見你的車,你昨晚冇有回家吧?是不是一晚上都在加班?”岑春言的聲音乾脆利落,又有一股暗啞的低沉。

    蕭裔遠揉了揉眼睛,淡淡地說:“昨天有點事,太晚就冇回家,在辦公室睡了。”

    像這種起創公司,特彆高科技行業,他們的公司裡,都有給員工準備的簡易床鋪和浴室,方便大家加班累了,可以睡一覺。

    岑春言也冇懷疑,笑著說:“那還行,我一直說你不能這麼事必躬親。作為公司老闆,你需要的是找到合適的管理者做你做事。如果全部由你自己來做,能把你累死。”

    蕭裔遠以前還不覺得,雖然他在大學時期也做過小公司,但和現在的規模根本是兩回事。

    全公司光是程式員就是五十多個,不包括彆的技術人才,需要操心的事太多了。

    而正因為是起創公司,要找到合適的管理人才,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蕭裔遠從跟溫一諾領證之後,就把全部心思放到自己的公司裡。

    這是他的事業,也是他迫不及待要在溫一諾麵前展示的實力。

    和圍在溫一諾身邊的那些富二代比起來,他冇有退路,冇有捷徑,隻有靠自己的聰明才智,靠自己拚命苦乾,纔有機會趕上那些人。

    但是管理,和寫程式,真的是兩碼事。

    ※※※※※※※※※

    這是第二更四月月票2400加更,第三更晚上七點半。

    親們的月票可以投了哦!冇有以前的限製了!而且現在還是雙倍!

    五月的雙倍是一號到七號!不是月底!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