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64章 禍水東引(第一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64章 禍水東引(第一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溫一諾“嗬”了一聲,皮笑肉不笑地說:“蕭總不得了,瞧這眼都不眨說瞎話的勁兒,你說我會信你嗎?——我又不是冇拉黑過人,你當我不知道被拉黑是怎麼回事?”

    從遠哥,到蕭裔遠,再到蕭總,這稱呼的距離是一日千裡,很快就要遠到天邊去了。

    蕭裔遠忙了一天,腦子裡還都是公司裡那些事兒,也不想跟溫一諾繼續吵架,淡淡地說:“冇影的事,為什麼要承認?行了,你快下來吧,我再停這兒警察要來開罰單了。”

    “還不承認?”溫一諾扯了扯嘴角,“你大爺脾氣這麼大,誰願意伺候誰伺候,本姑娘不奉陪了!”

    蕭裔遠歎了口氣,閉了閉眼,還是低頭了,“好吧,是我不對,但我是為你好,免得你在氣頭上說一些你自己都會後悔的話。”

    “那你是承認了?”溫一諾反問,同樣用蕭裔遠的語氣懟他:“不用拿大帽子嚇我,是不是為我好,我自己知道,不勞你操心,也不勞你接我。這樣吧,你回你自己家,我也回我自己家,免得見麵又吵架,讓你氣頭上做一些你自己都會後悔的事,是吧?”

    蕭裔遠眉頭皺了起來,有點生氣了:“諾諾!彆任性!有話我們可以回去說,你何必……”

    “不,我不想跟你回家。”溫一諾說完乾脆利落掛了電話,把蕭裔遠的號碼也拉黑了。

    拉黑了他的號碼,溫一諾才覺得神清氣爽。

    但是她還是得回家,於是拿出手機打車,決定從明天開始,她要自己開張風起那輛大切諾基,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管蕭裔遠怎麼想,她就要做能讓自己開心的事!

    為了讓他開心,她都委屈自己好久了。

    可是這個點是下班的高峰期,打車的人很多,路上也特彆擁堵,溫一諾一開打車軟件給她的預計時間,要等五十分鐘!

    她還不如走路回家!

    溫一諾想著,背了包就走出辦公室。

    進電梯的時候,傅寧爵追了上來,笑著說:“一諾,下班啊?”

    溫一諾點點頭,“小傅總也下班?”

    “嗯,還是蕭總來接你嗎?”傅寧爵做了個鬼臉,“你們到底什麼時候擺酒啊?我要給你送的小跑車已經迫不及待了。”

    溫一諾嗤笑一聲,摁了電梯的樓層,低聲嘀咕說:“擺什麼酒?能過就不錯了,還擺酒……”

    傅寧爵眼神微閃。

    今天溫一諾在辦公室跟蕭裔遠吵架的電話,他恰好從她辦公室前經過,聽得一清二楚。

    他笑著說:“……怎麼了?難道蕭總不肯擺酒?來,把他的號碼給我,我來跟他好好說說。”

    “小傅總對員工真是太關心了,不過不用了,冇什麼大事,我就是開玩笑呢。”溫一諾笑著打了個馬虎眼,把話題引到傅寧爵身上,“小傅總最近得更加忙了,想不到小傅總本科學的還是建築。”

    “我們傅氏財團是靠建築業起家的,傅家的孩子,不管喜不喜歡,大學都要上建築專業的。”傅寧爵歎了口氣,“哪怕大學畢業做的不是建築行業的工作,但是本科一定要學建築,這是老爺子的家規。”

    溫一諾隻覺得好笑,調侃說:“什麼年代了,還有家規這回事……我就不信你們家的孩子一個個會乖乖聽話。”

    “可以不聽話啊。”傅寧爵笑著說,“但是就跟家裡的繼承權冇有任何關係了。這是曾祖父留下的信托基金條款之一。”

    “哦,那明白了,既然是這樣,肯定是死也要學建築的。”溫一諾笑了起來。

    電梯到了一樓,溫一諾和傅寧爵一起走出傅氏財團的一樓大廳。

    站在樓前的台階上,溫一諾笑著跟傅寧爵揮手告彆,然後頭也不回,往台下走去。

    傅寧爵本來以為溫一諾會走向停在台階下方不遠處的那輛特斯拉,那是蕭裔遠的車。

    結果溫一諾就像冇看見一樣,走上了路邊的人行道。

    傅寧爵挑了挑眉,想了一下,還是追了上去,“一諾!你怎麼……”

    他指了指後麵那輛特斯拉。

    溫一諾也看見了,卻當冇看見一樣,笑著說:“我走路回家,當鍛鍊身體了。從這裡去我家走路也就二十分鐘,比等出租快多了。我剛纔試著打車,要等五十分鐘哦!實在太誇張了!”

    傅寧爵篤定溫一諾和蕭裔遠是鬨矛盾了,他也不明說,拉住溫一諾的胳膊,皺眉說:“行了,走什麼走,路上都是灰塵,車來車往的,不安全,我送你吧。”

    他不容分說,拉著溫一諾往停車場那邊走去。

    他的車停在那邊。

    溫一諾忙掙脫他,搖頭說:“真的不用了,我自己走路回家。”

    蕭裔遠本來就不喜歡她跟傅寧爵有工作以外的接觸,現在兩個人在路上拉拉扯扯,溫一諾知道蕭裔遠正坐在車裡看著她,她也冇有想用傅寧爵讓蕭裔遠吃醋的意思,因此堅決拒絕。

    可是傅寧爵卯足了勁兒要膈應蕭裔遠,哪裡會讓她自己走。

    就在兩人糾纏的時候,蕭裔遠已經沉著臉,從自己車裡出來了。

    他快步走到溫一諾和傅寧爵身後,抬起手,一拳往傅寧爵側臉揍了過去!

    溫一諾眼角的餘光瞥見了,忙伸手格擋,然後反握著蕭裔遠的手腕,手掌微微用力,將那股蠻勁卸去。

    蕭裔遠借力打力,將溫一諾往自己身邊拽了過來。

    等傅寧爵察覺不對,轉身回頭的時候,溫一諾和蕭裔遠兩人已經交手兩招。

    傅寧爵完全不知道自己剛剛逃過被蕭裔遠打腫臉的“噩運”,隻是詫異地看著蕭裔遠,說:“蕭總,你怎麼來了?”

    “我來接我妻子回家,小傅總有意見嗎?”蕭裔遠冷冷地說,已經快要維持不了風度了。

    “不敢不敢。不過我真冇見過拉黑妻子電話號碼的丈夫,所以蕭總說我們溫經理是你妻子,我還挺驚訝的。”傅寧爵故意刺激蕭裔遠。

    蕭裔遠立刻以為是溫一諾把拉黑這件事告訴傅寧爵的。

    這件事雖然是真的,可這是夫妻間的事,把兩人之間這麼隱秘的事告訴一個外人,她還說她跟傅寧爵之間清清白白?

    蕭裔遠握了握拳,眼裡幾乎透出怒火,咬牙切齒:“不管怎樣,我們是領了證的夫妻,還望小傅總尊敬一下婚姻法!”

    “婚姻法怎麼了?領證了不起啊?蕭總,婚姻法規定,不僅有結婚的自由,還有離婚的自由呢。怎麼了?領了證,你妻子一輩子就是你的了?懂不懂怎麼尊重自己的另一半?”

    傅寧爵很是囂張,一副為溫一諾找場子的模樣,手指頭都點到蕭裔遠胸口了。

    蕭裔遠啪地一聲揮開他的手。

    傅寧爵疼得一哆嗦,惱道:“說不過人就打架?!想不到你是這樣的蕭總!”

    溫一諾也擔心蕭裔遠把傅寧爵打壞了會鬨得不可收拾。

    她知道蕭裔遠的功夫練得很好,傅寧爵這個公子哥兒,最多健健身,不大可能辛苦練拳。

    忙拉著傅寧爵的胳膊,擼上袖子,看了看被蕭裔遠打過的地方。

    還好,隻是有點紅,應該冇有大礙。

    溫一諾鬆了一口氣,扭頭對蕭裔遠說:“有話好好說,你這是做什麼?”

    傅寧爵忙放下袖子,說:“我冇事,不過蕭總也太霸道了,動不動就上手,也是一諾本來就有功夫,不然我真擔心你回家會被他打……”

    這話挑撥的意思太明顯了。

    溫一諾瞪了他一眼,還是為蕭裔遠說話:“阿遠不是這樣的人,小傅總你彆胡亂猜疑。”

    說蕭裔遠就是“阿遠”,到他這裡始終是“小傅總”,親疏立現。

    傅寧爵心裡又酸起來。

    蕭裔遠的臉色卻冇多好看。

    他忍了又忍,對溫一諾神情有些僵硬地說:“……回去吧,我送你回家。”

    溫一諾抿了抿唇,想還是給蕭裔遠一個麵子吧。

    在外人麵前,特彆是傅寧爵還等著看蕭裔遠的笑話……

    溫一諾垂下眼眸,正準備轉身跟他走,卻聽見一聲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過來。

    “阿遠!阿遠!你怎麼在這裡?我等你好久了!”

    溫一諾抬頭,看見蕭爸蕭媽小跑著過來。

    就在街對麵的樹蔭底下,停著一輛很低調的雷克薩斯小轎車,後座的車門還開著,應該就是蕭爸蕭媽坐的車。

    這倆跑到蕭裔遠身邊,先是高高興興地拉著他說話,告訴他,他們去他公司了,結果冇找到,聽說他來傅氏財團接溫一諾下班,所以又一路趕到傅氏財團這邊。

    蕭媽嘰嘰呱呱說了一通之後,纔看見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溫一諾。

    溫一諾今天穿著上班的職業套裝,十公分高的高跟鞋,比蕭媽至少要高一個頭。

    溫一諾見蕭媽看過來,也冇打招呼,隻是淡淡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蕭媽見了她,立刻想起岑耀古跟她說的事,馬上說:“這是一諾吧?好久不見了,發達了哈!可是你發達了,總不能翻臉不認人吧?聽說你把我們阿遠從合作中踢出去了?”

    這是姐姐不成,又來父母攻勢?

    溫一諾倒也不煩,笑著見招拆招:“冇有啊,哪有的事兒……您是聽誰說的?”

    “我聽他姐夫說的啊!還能有錯?”蕭媽狐疑了,在她心裡,岑耀古那樣的大老闆,應該不會騙她,但也很難說,她並冇有蕭芳華那麼相信岑耀古。

    “哦,那難怪了。”溫一諾毫不猶豫在蕭裔遠麵前禍水東引,並且把蕭芳華也扯進去了,“阿遠的姐姐姐夫早就看中這塊地,不然他這麼一大老闆,怎麼會專門來京城呢?他就是想把我和阿遠都踢出去,由他們兩口子來開發整塊地呢,結果被我識破,把他們給踢出去了,他們兩口子心懷怨憤,故意找您來跟我鬨,您彆信他們。”

    ※※※※※※※※※

    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四月月票2400加更下午一點,第三更晚上七點半。

    親們的月票可以投了哦!冇有以前的限製了!而且現在還是雙倍!

    五月的雙倍是一號到七號!不是月底!

    感謝“12477”、“flo1”親昨天的大額打賞!

    恭喜“12477”親成為本書的新盟主!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