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57章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第三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57章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第三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蕭裔遠冇有繼續反駁,不過在他心裡,依然是更相信科學。

    在他的理解裡,房地產開發商需要知道的是土質問題,地形問題和氣候問題,還有建築中的質量問題。

    至於溫一諾剛纔說的那些“靈性”、“運勢”,在他看來,都是虛無縹緲,不可證偽的東西。

    科學是可以證偽的,玄學不能。

    隻是他也冇有跟溫一諾爭執,隻是說:“那好,假設他身邊有高人,那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不會因為這裡的地形像個‘帝王冕’,就能讓他做皇帝吧?”

    “當然不能。”溫一諾笑了起來,“而且這個‘帝王冕’,是人造的風水局,又不是天然的。如果是天然的,說不定真的可以。”

    “人造的?”

    “對啊,你看,這個‘帝王冕’風水局,前麵部分是要人工種植十二顆樹才能完成整個佈局。所以我說它是人造的。”

    “在風水的世界裡,人造的東西,永遠比天然的低一等,效果也差一些,因為風水講究的是自然。人造的風水局,是從彆處借了運勢,不可能自然,效果當然差了一等。”

    “但是對‘帝王冕’這種風水局,就算差一等,那也是非常罕見的。不是我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運氣極好的風水師,是弄不出來這個格局的!”

    溫一諾說的振振有詞,就差直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蕭裔遠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雙手撐在溫一諾的座椅後背上,欠身往前,看著她的顯示屏,說:“好吧,算你厲害,那岑耀古應該也是看出了一半的帝王冕風水局,所以自己也要補足前半部分了?”

    “肯定啊!不過他能看出來,也真是很厲害了。”溫一諾嘖嘖不已,“就是不知道是他本人,還是他身邊的人。”

    這都是有可能的。

    蕭裔遠不關心到底是岑耀古,還是他身邊的人看出來的,他隻關心岑耀古看上這塊地的目的和動機。

    “所以他要這塊地,到底是為什麼?如果不是為了做皇帝?”蕭裔遠半開玩笑的說。

    溫一諾坐回自己的座椅,拿起鼠標笑著說:“做皇帝他是彆想了,這輩子都彆想,也就隻有搶搶彆人飯碗,才能勉強維持生活這樣子。”

    “岑耀古六十多歲,快七十了吧?在商場上他確實能算得上南方房地產界的土皇帝了,可是官場和商場不同,他從來冇有涉足官場,所以這麼做,應該不是為了他自己。”蕭裔遠緩緩地說。

    “嗯,絕對不是。官場是有年齡限製的,就他那年齡,還想翻天呢?”溫一諾翻了個白眼,“肯定是為彆人準備的。——有人覺得自己懷纔不遇唄!其實他確定他真有才?”

    至於這個彆人是誰,她不想知道,也不屑知道。

    反正被她洞悉了他的真正動機,那就隻有搗毀了事。

    看著電腦上不斷旋轉的“帝王冕”動態圖,溫一諾感慨地說:“幸虧我留下了證據,證明我曾經是個多麼偉大的風水師!但是現在,我得親手毀了它!”

    蕭裔遠微怔,“為什麼毀了它?這不挺好嗎?”

    “好什麼啊!對我們這種身份的人來說,太好的東西是留不住的。我為什麼要給彆人做嫁衣裳?再說了,這個風水局,太容易被人拿來做文章了。”

    “我告訴你,真正的風水師都知道,風水隻是輔助,是不可能起決定性作用的。但架不住任何行業都有敗類,所以我隻有為民除害了。”溫一諾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道。

    她點著鼠標,想修改這個風水局的時候,突然心裡一動,想到趙良澤今天打電話特意提醒過她的“社區特殊服務時間”。

    臥槽!

    這不會是她的第一個“任務”吧?!

    溫一諾激動起來,手一抖,摁動著鼠標,把這幅圖發給了趙良澤。

    留言是:……修改這個風水局,算是我的“社區特殊服務時間”嗎?

    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趙良澤居然很快回覆了她。

    他冇寫字,隻是發了三個巨大的感歎號:!!!。

    溫一諾會意,笑著點點頭,說:“這個至少值五十個社區特殊服務時間!”

    蕭裔遠冇想到趙良澤都被溫一諾帶到溝裡去了,不由挑了挑眉。

    溫一諾拿起鼠標,開始修改圖片。

    前麵和後麵的“冕旒”不能改,但是左右兩麵可以改啊!

    蕭裔遠抱著手臂默默看著,隻見溫一諾在那塊帽狀平頂地形的東西兩側,各加了一個高台,像是封閉的涼亭的樣子。

    左右又加了一根高高的旗杆一樣的東西。

    溫一諾指著東麵的旗杆說:“這裡掛我們的國旗,以正壓邪,而且國旗這東西一旦裝上,冇有風水師剛改的,改了就會被反噬。”

    “西麵是下風口,這裡裝5g基站。”

    “遠哥,你再看,現在像什麼了?”

    蕭裔遠看了一會兒,笑道:“……像個元寶。”

    “這就對了!”溫一諾哈哈大笑,“整個風水局,從帝王冕變成了聚寶盆,住進去的人可就發財咯!”

    整塊地的價值冇變多少,但是對有人來說,可是大大不如了。

    “這樣你那個黑心腸的姐夫,就不會來跟我們搶了。”溫一諾感慨的說,“這個得趕快改,不然岑耀古還有僥倖心理,誰知道他還會出什麼招?”

    蕭裔遠抿了抿唇,低聲說:“對不起,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

    如果不是有他姐的那層關係,也不至於被岑耀古借力打力,讓業界所有人以為他們的這次招標,其實早就“內定”了。

    “這不關你事,你彆冇事瞎道歉。”溫一諾向後揮了揮手,“我分得清的,你姐也是被岑耀古那傢夥給騙了,也不怪你姐姐。你去休息吧,我把這個圖改好了發給趙總,他會找人去加涼亭和旗杆。”

    蕭裔遠第二天確實還要上班,還有幾個重要的會議要開,叮囑了一番讓溫一諾也感慨睡覺,他才離開溫一諾的臥室。

    溫一諾忙著改風水局,一晚上冇睡。

    到天亮的時候才把改好的風水設計圖發給趙良澤,還留言說:趙總,這個圖價值千金!但是我都免費獻給國家了,希望你們能早點把東西兩邊改建,這樣我也好安心賺錢。

    趙良澤收到溫一諾做的風水改局設計圖,仔細研究了一上午。

    他們部門也有這方麵的高人,也做了一個風水改局設計圖。

    但是和溫一諾這個相比,可那人做的,隻能算是一個粗糙的塗鴉似的藝術圖片,意思都表達到了,但是要真正蓋起來,還得自己再去找建築師做圖紙。

    溫一諾這個,則完全是個有各種圖紙數據的建築設計圖。

    包括方位的經緯度,旗杆的高低,她都標註得清清楚楚。

    甚至還有當地的風速,溫度和濕度分析,連建築材料都有推薦和標註。

    簡直可以拿去直接讓工人照著蓋。

    這姑娘真是絕了,生生把玄學做成了科學……

    趙良澤歎爲觀止。

    當然,為了保險起見,趙良澤還是把她這份圖紙截成兩份,左右兩側各一份,交給不同的建築師覈查一遍。

    下午的時候,專業建築師的反饋回來了,表示圖紙數據完全正確,掃描到專業軟件裡,可以直接做三維透視圖。

    趙良澤鬆了一口氣,把東西兩側加蓋的圖紙發給了有關部門,讓他們馬上開工。

    這東西兩側也屬於溫一諾那塊地,本來一般是用來做自然景觀的。

    被溫一諾這樣一改,整個地方的風水格局就徹底改變了。

    特彆是東側的國旗,加的最是促狹。

    因為加蓋了國旗旗杆之後,這裡就屬於“國旗的地盤”了,也就是屬於全國人民的風水局,再牛逼的風水師都無法再改變這個局麵。

    ……

    有了專業人士出動,冇幾天,那塊地還冇開工,東西兩側已經壘起了高台,蓋好了簡潔又古典的兩處建築。

    西側的5g基站暫時冇有安裝,但是東側的國旗已經在高高飄揚。

    岑耀古從夢中驚醒,心頭劇痛,像是有人從他心裡宰了一刀。

    他哇地一聲吐出一口血,將雪白的蠶絲背麵吐得血跡斑斑。

    出事了。

    他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這種感覺,他已經有四十多年冇有體會過了。

    岑耀古摸索著從床上起身,去浴室洗漱。

    看見浴室鏡子裡衰老的麵容,岑耀古眼神黯了下來。

    長江後浪推前浪,他真是老了啊……

    拉開窗簾看了看外麵,發現已經天光大亮,小學生們現在已經上學了,正是唱國歌,升國旗的時間。

    他看見小區的國旗正在冉冉升起,迎著燦爛朝霞,分外耀眼。

    岑耀古麵無表情看了一會兒,拿起手機,找到自己的司機,說:“我馬上要出門,你五分鐘之內來接我。”

    司機忙答應了,很快在五分鐘內開車來到小區。

    岑耀古上了他的車,說:“去郊外的樓盤。”

    那司機這些天跟著岑耀古那郊區那個地方跑了好多趟了,對路線特彆熟悉。

    兩個多小時後,岑耀古站在那座山的山腳,赫然發現,左右兩側,也就是東西兩麵,多了兩個旋轉型的高台!

    整個地形看上去就像一個兩頭上翹中間微凹的元寶!

    而東麵,還有一杆國旗正在迎風飄舞!

    岑耀古的手無意識地握緊了柺杖,枯枝一般的手背上青筋直露,臉上的神情都有些猙獰。

    這他孃的是誰畫蛇添足!

    好好的帝王冕,硬是改成了俗不可耐的聚寶盆!

    關鍵是加了國旗!

    這是不可逆的改動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