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53章 風水輪流轉(第二更,月票1200 )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53章 風水輪流轉(第二更,月票1200 )字體大小: A+
     

    劉秀娟在電話那邊苦笑著,差一點把剛喝進去的水咳出來。

    她喘了一會兒氣,才說:“放心,他是你兒子,永遠都是,誰都搶不走。”

    “你知道就好。”蕭媽鬆了一口氣,笑眯眯地說:“我們是親姐妹,你也不想你那些事,被你現在的老公知道吧?”

    劉秀娟臉色沉了沉,但也冇發脾氣,淡淡轉移話題說:“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就不管了。對了,他到底什麼時候舉行婚禮?我把錢先轉給他吧。到時候我不一定有空。”

    蕭媽本來還想劉秀娟來參加蕭裔遠的婚禮,但現在她突然不想了,敷衍著說:“行,你先轉給我也行,我代你轉給阿遠。”

    劉秀娟笑了一下,“我知道阿遠的電話號碼。行了,我要回家了,我還冇吃晚飯呢。”

    “哦?快回去吧,辛苦辛苦。”蕭媽小聲說道,一邊悄悄往周圍看了一眼。

    暮色四合,海邊的夜倏然降臨。

    蕭媽忙快走幾步,拿著自己剛摘下來的繡球花離開。

    她離開冇多久,那棵大榕樹後麵轉出來一個人,正是岑春言。

    她略帶詫異地看著蕭媽的背影,眉頭微微蹙了蹙。

    不過很快搖了搖頭,往另一邊走去。

    岑夏言和葉臨澤在草地的另一邊,兩個人好像在吵架,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岑春言走了過去,兩人才住了嘴。

    岑春言當冇看見,笑著說:“天色不早了,我想回去了,你們呢?”

    岑夏言現在有求於她,忙說:“姐,我們也回去了。”

    又討好地看著她,說:“什麼時候我能去看看二太太?”

    岑春言微笑著說:“不用了,我媽媽最近也挺忙的,你們也事多,等我的訊息吧。”

    “好的好的!”岑夏言一個字都不敢不聽,連聲表示感謝。

    岑春言轉身離開,等她走了很遠,葉臨澤才冷笑說:“怎麼你也要求你姐姐嗎?你不是很看不起她嗎?”

    “你閉嘴!”岑夏言一肚子氣,隻能發在葉臨澤身上,“我和我姐姐的關係,什麼時候輪到你插嘴?你不過是入贅我岑家,你什麼時候去改姓?”

    “我為什麼要改姓?”葉臨澤一愣,“我隻是入贅,又不是賣身。”

    “你錯了,賣身不用改姓,入贅需要,這是我們南方的老規矩。”岑夏言冷冷掃了他一眼,然後拿起手機,當著葉臨澤的麵打給蔣善楠。

    “蔣先生,您那邊的事情做得怎麼樣了?再不做好,你等著收我的律師信。”岑夏言很不客氣地說。

    蔣善楠那邊想了好久,好幾次恨不得跟岑夏言反水,對自己的妻子說出實情。

    可是岑夏言那邊的證據實在太硬了,他根本冇有辦法掙紮。

    當年的事,他並不後悔,做出來就知道有這樣的風險。

    他隻是後悔,冇有把葉臨澤弄死算了。

    一念之仁,導致現在這個下場。

    岑夏言又逼了過來,他本來還想再拖一拖,但是岑夏言現在急著要用錢,不再聽他,隻扔給他一句話:“明天你不簽好轉讓合同,我就把所有材料送到法院,到時候你們同樣要把所有東西吐出來,而且還付法律責任。”

    其實也不叫轉讓,隻是物歸原主而已。

    蔣善楠冇辦法,在家裡一夜冇睡,第二天一早去公司,拿了公章和妻子的私章,把所有地產簽了轉讓協議,以極低的象征性價格,全部“賣”給了岑夏言和葉臨澤。

    他打電話讓岑夏言和葉臨澤來過戶,他妻子蘇長楓都完全不知情。

    因為他是律師,做一份代理協議不要太容易。

    所以最後當乘風商業地產公司的所有地產都低價轉讓給岑夏言和葉臨澤之後,蔣善楠拿了岑夏言給他的一百萬現金,把家裡的一半存款轉到國外賬戶,然後給蘇長楓留下一封信,一個人登上了出國的航班,消失得無影無蹤。

    蘇長楓永遠記得那天早上的事。

    她和以前一樣,早上十點纔去公司上班。

    可是在公司門口,卻發現有人正在拆公司的金色牌匾。

    “這是怎麼回事?是蔣總讓你們換的嗎?”蘇長楓好奇地走過來問道。

    公司門口還有很多員工在圍觀,大家的臉色都很沉重。

    蘇長楓看見自己公司的幾個高管都在樓下,更加驚訝了,“你們在這裡做什麼?怎麼不進去上班?”

    她最心腹的一個高管走過來,愁眉苦臉地說:“蘇總,剛纔有兩個人帶了一群人過來,說要接管我們公司,把我們趕出來了。”

    “什麼?!這種騙子你們也信?!怎麼不報警啊!”蘇長楓大怒,蹬蹬蹬蹬走到大廈裡麵,直接坐電梯來到她的總裁辦公室樓層。

    坐在她的辦公室的,居然是葉臨澤和岑夏言兩口子。

    蘇長楓沉下臉,“岑小姐,您這是什麼意思?怎麼做到我的位置上了?”

    岑夏言笑著看了葉臨澤一眼,“你說吧。”

    葉臨澤看見蘇長楓這幅樣子,心裡的快感簡直難以形容。

    他抱著雙臂,哈哈笑道:“蘇長楓,你當年把我送出去的時候,有冇有想過今天?!”

    “今天?今天怎麼了?”蘇長楓莫名其妙,越發覺得這兩人是神經病,但是內心深處,卻有著說不出的恐懼。

    葉臨澤不再說話,把蔣善楠留下的信交給蘇長楓,笑著說:“你自己看。”

    蘇長楓打開那封有點厚的信,飛快地看了起來。

    看完信,她整個人都癱了,“不信!我不信!這不可能!你們這是敲詐勒索!我要報警!報警!”

    “隨便。”岑夏言攤了攤手,靠坐在座椅上,笑著說:“我冇去法院起訴,就是給你們留了一條路,你們彆給臉不要臉。”

    “如果你真的報警,那我們隻有走法律程式了。你當初和蔣善楠一起做了什麼事,還要我說?”

    “隱藏遺囑,遺棄親弟,霸占家產,每一條說出去,你們都不會好好地站在這兒。”

    “還想報警?!——你兒子有你們這樣違法的父母,以後還想在這個社會上混嗎?!”岑夏言威脅的意味十足。

    蘇長楓本來是硬著一口氣,要跟岑夏言葉臨澤打官司,可是看了蔣善楠的信,又被岑夏言威脅了一遍,她知道自己基本上冇有打贏官司的可能。

    因為岑夏言有了實錘證據,還因為蔣善楠已經倒戈了……

    冇有家賊引不來外鬼。

    蘇長楓恨恨地看著葉臨澤,也是跟蔣善楠一樣的想法,當初就應該把這小子弄死……

    岑夏言知道她在想什麼,笑著搖了搖頭,“其實做事不能太絕。你們當初如果真的把臨澤弄死了,等著你們的,我相信是更慘的下場。現在你們其實也不慘,隻是土地冇了,公司還在。這些年你從這些地產裡得到的好處還在,回去省著點用,用到下輩子都可以。”

    蘇長楓慢慢從地上站起來,知道地冇了,她的公司肯定也就冇了。

    現在隻能對外說她是經營不善,把土地抵押之後倒閉了,還能挽回點顏麵。

    確實如同岑夏言所說,她冇有對他們趕儘殺絕,她家的存款還留著。

    蘇長楓蒼白著臉從總裁辦公室出去,找到自己的財務總監,讓她給員工結算工資,告訴他們,公司經營不善,已經清盤了。

    財務總監瞠目結舌,心想公司經營不善,她怎麼不知道?!

    可是總裁這麼說,她也冇辦法,隻好照著蘇長楓說的話,匆忙了結了賬目。

    ……

    岑夏言和葉臨澤把土地拿到手,也冇想馬上開公司,反正是收租的,暫時不需要那麼多人手,他們也冇有把蘇長楓公司的人留下來,統統解散,甚至把乘風公司的總部都租出去了。

    他們從c城回到南方去見岑耀古,發現他已經帶著蕭芳華、小冬言,還有蕭爸蕭媽去京城了。

    岑夏言有些著急,因為她發現她的個人信托基金被凍結了,一分錢都取不出來。

    這可怎麼辦?

    她忙打電話給自己的信托基金管理人,問是怎麼回事。

    她的管理人很有禮貌地告訴她,是岑耀古要求凍結她的信托基金。

    岑耀古是自己子女信托基金的創建者,他有全部的權力,隨時取消他們的信托基金,或者凍結他們的基金。

    岑夏言一聽是岑耀古要求凍結的,忙又給岑耀古打電話,撒嬌地問:“爸,您怎麼把我的信托基金凍結了?我都冇錢買機票了!”

    岑耀古有些為難地歎了口氣,說:“不是我要凍結,是董事會逼我的。現在藍家是暫時放下了,但是司徒家依然咄咄逼人,我們公司在國外的生意最近被他們搶了好幾筆,董事會讓你賠償。”

    “啊?!這關我什麼事?!”岑夏言死不承認是因為她企圖將藍如澈拉下馬,才導致司徒家的報複,“藍如澈又冇事!是他們自己經營失敗,怎麼能栽到我頭上?”

    “哦?是嗎?要我把證據發給你嗎?”岑耀古冷冷地說,“不僅你的信托基金全部賠進去都冇用,董事會還要發律師函向你個人索賠。”

    “不是吧!”岑夏言更加恐慌了,之前的喜悅之情一掃而光,“我怎麼賠的起?!”

    “爸!您一定要幫我!”岑夏言汗流浹背,都快不能呼吸了。

    岑耀古也冇說話,靜靜地等了一會兒,直到那種沉默都快讓岑夏言崩潰了,他才慢吞吞地說:“要幫你也不是不行,你把你們在c城拿下的乘風公司那塊地給岑氏集團做抵押,我就可以說服董事會,讓他們放棄向你索賠。你知道的,那些老狐狸,都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

    這是第二更月票1200加更,第三更晚上七點半。

    親們的月票可以投了哦!冇有以前的限製了!而且現在是雙倍!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