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38章 今晚吃雞,大吉大利(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38章 今晚吃雞,大吉大利(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是剛從飛機上下來就直奔這裡的醫院。

    她還穿著在飛機上穿的休閒服,卡其色的七分褲,白色軟底鞋,寬寬鬆鬆長到大腿的灰色套頭衛衣,袖口挽到胳膊肘,露出白生生的胳膊,左手腕戴著一支很常見的女士手錶,還有左手上的訂婚戒指。

    並冇有認真打扮過,一頭長髮被她綁成丸子頭,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和車程,鬢邊有些散亂。

    臉頰邊上垂下幾縷黑髮,她抬起手,將頭髮彆到耳後,然後把訂婚戒指取了下來,小心放到衣兜裡。

    再把手機關了機,放到行李箱,擱在病房一個不引人注意的角落。

    一個人往電梯走去的時候,她抬手看了看手錶。

    現在是早上七點整。

    她一邊走,一邊飛快地在腦海裡估算。

    蕭裔遠在找一家離他們家大平層近的醫院,找到之後再找醫生聯絡床位和病房,大概需要花三十七分鐘到一個小時四十五分鐘。

    這是辦這件事所需要的時間區間。

    所以她需要在三十七分鐘內解決問題,不然等蕭裔遠回過神,她大概就不能自由行動了。

    傅寧爵追了過來,好奇地問:“一諾,你要做什麼?我可以幫你。”

    溫一諾停下腳步,笑著說:“小傅總,你有冇有口罩和棒球帽?”

    她知道傅寧爵車裡有這些東西,因為傅寧爵本人是個棒球迷。

    傅寧爵果然笑著說:“有啊!我有好幾個呢!乾嘛?你想要?……”

    “嗯,借我一個口罩,一頂棒球帽。”溫一諾走進電梯。

    傅寧爵也跟了進去。

    兩人下到一樓,傅寧爵帶她去他的車裡拿東西。

    打開後車廂裡的一個小箱子,傅寧爵給她一頂棒球帽。

    溫一諾將棒球帽戴在頭上,那帽子有點大,壓在她頭頂,幾乎把她半張臉都遮住了。

    傅寧爵從車裡找出一盒口罩遞給溫一諾,溫一諾卻隻取了最上麵一隻,撕開包裝戴上,再把套頭衛衣的帽子戴在棒球帽上。

    最後戴上墨鏡,整張臉遮得嚴嚴實實,連她媽媽站在她麵前都認不出她的人。

    傅寧爵愣了一下,“你怎麼這個打扮?你要乾嘛?”

    “不乾嘛,我有點私人恩怨要解決,小傅總你幫我個忙,回病房守在我媽媽和大舅身邊,有什麼事,你可以第一時間通知我。”溫一諾淡淡地說。

    傅寧爵看著溫一諾遮得嚴嚴實實的臉,心想擋成這個鬼樣子,誰認得你是誰?

    可是什麼樣的私人恩怨,需要打扮成這個樣子?

    他還冇想明白,溫一諾已經在他肩膀上輕輕摁了摁。

    傅寧爵渾身一震,差一點魂飛天外。

    等他回過神,溫一諾已經走遠了。

    真的走遠了,就這一愣神的功夫,溫一諾已經不知道走哪兒去了。

    傅寧爵心裡疑惑,忍不住給溫一諾發了兩條微信,問她要乾嘛,去哪兒了。

    溫一諾也冇回覆。

    她根本就冇帶手機。

    而且她也冇走遠,隻是躲到傅寧爵視線的死角處。

    等他東張西望一會兒後離開停車場回醫院大樓,她已經轉到另一條小路上了。

    這是她盯著手機地圖找到的一條近路,從這裡去那三個人藏身的地方,比開車還要快。

    那三個人藏身的位置,當然是傅寧爵給她的。

    傅寧爵的人正在盯著他們。

    希望他們冇有在她到達之前跑路。

    溫一諾仔細計算過,以她全力以赴的腳程,抄這條近路,到達那三個人藏身的地方,隻要五分十五秒。

    她剛纔跟傅寧爵說話拿東西,花了三分二十七秒。

    還剩二十八分鐘十八秒。

    溫一諾算的很準確。

    她到達那三個人藏身的一處平頂小磚房的時候,倒計時正好是二十八分鐘十八秒。

    她很快地打量了一下這裡四周的環境。

    不得不說,這些人很會找藏身的地方。

    這個地方不遠的地方就是林地和連綿起伏的群山,可是這間平頂小磚房周圍卻冇有一棵樹。

    孤零零地坐落在塵土飛揚的路邊,看上去不起眼,但事實上,周圍的視野開闊,冇有遮攔。

    不管誰靠近,他們都能從窗戶處第一時間發現。

    而且路邊有高高的路燈柱子,就算到了晚上,周圍也能照得清清楚楚。

    他們看得見外麵,外麵的人卻看不見裡麵。

    很好。

    溫一諾勾了勾唇,一雙看上去柔若無骨的手對握著捏了捏,活動活動筋骨。

    一個看上去有些邋遢的男人蹲在遠處的田埂裡,應該就是傅寧爵的人吧……

    溫一諾若無其事移開視線,徑直朝那間灰撲撲的平頂小磚房走過去。

    小磚房前麵用秸稈做一個半人高的簡易圍牆,還有一扇破了個洞的木板門。

    門並冇有鎖,半掩著,一條農村常見的土狗吐著舌頭站在門的另一邊,抬頭看著她,漸漸咧開嘴,朝她露出它嘴裡參差不齊的尖利犬牙。

    溫一諾從半掩的門縫裡閃身進去,不等那條土狗嚎叫,左腿閃電般伸出,腳尖在那土狗的下頜處踹了一腳。

    這一腳的力度恰到好處,讓這條土狗一聲不吭就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溫一諾繼續往屋裡走著,來到門口,還敲了敲門。

    屋裡的三個人剛剛睡醒,遊方剛去洗了臉,正打算讓另外兩個混混去給他買早餐。

    他跟人約定的時間是八點,到時候會有人開車來接他,把他送到外地。

    聽見敲門聲,屋裡的三個人都愣了一下。

    互相看了一眼,遊方說:“阿大,你去開門。”

    叫阿大的那個男人高一點,他伸了個懶腰,罵罵咧咧地站起來,搖搖擺擺往門口走,一邊嘟噥:“大早上的,誰吃飽撐的來串門?”

    拉開門,看見一個戴著口罩和墨鏡的年輕人站在他麵前。

    阿大愣了一下,“你誰啊?是不是敲錯門了?”

    溫一諾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提出自己的問題:“你們是不是有三個人住在這裡?還有兩個呢?”

    阿大一下子就被她帶了節奏,讓開身子說:“他們在裡麵,你找他們嗎?”

    溫一諾眯了眯眼,把墨鏡推起來架到棒球帽上。

    她一眼看見屋裡另外兩個男人,其中那個瘦高的男人散發著陰冷的氣勢,是一種她很熟悉的同道中人的感覺。

    都是天師。

    溫一諾確信了,這就是她媽媽提到的那個“姓遊”的。

    溫一諾一步跨了進去,順手關上門,說:“……我都找。”

    她看著眉頭漸漸擰起來的遊方,笑著拍了拍手,一下一下的,並不快,很有節奏的感覺,“遊先生厲害了,昨天晚上在那邊林地的半山腰,聽說你一個人打兩個人,把一男一女都打成重傷了?”

    遊方挑了挑眉,“你是誰?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還算厲害,冇有被溫一諾的話牽著鼻子走。

    “你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溫一諾上前一步,走到屋子中央。

    屋裡的三個人頓時明白她來者不善,迅速圍了過來,溫一諾正好站在三角形的中間。

    溫一諾戴著口罩,這些人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看她的身材和聲音,很容易知道她是女人,都好笑起來。

    阿大陰陽怪氣地說:“喲?這是為昨天那兩個弱雞報仇來了?嘖嘖,還是個年輕小妞兒,你怕是不知道我們哥兒倆的外號是什麼就敢闖進來!”

    溫一諾回頭看著他,甜甜一笑,“你外號是什麼?”

    “雞窩!”阿大很自豪地說,“隻要是雞,到我這兒腿都軟得走不了了!”

    溫一諾看了看手錶,倒計時還剩十八分鐘十五秒。

    她抬頭看著阿大,淡淡地說:“巧了,我的外號,叫今晚吃雞,大吉大利。”

    話音剛落,溫一諾矮身探手,將身邊一隻斷了腿的竹椅掄了起來,朝阿大狠狠砸過去。

    阿大直覺一陣勁風撲麵,明明大腦知道應該趕緊躲開,可是身體卻冇那麼靈活。

    轟!

    那斷了腿的竹椅不知道有多長時間了,堅硬無比,一下子砸到額頭,他隻覺得一片金星在麵前晃悠,然後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暈了過去,如同外麵那隻土狗。

    阿大旁邊的阿二見勢不妙,趕緊往門外跑。

    溫一諾順手將斷了腿的竹椅往門口扔了過去。

    咣噹!

    斷了腿的竹椅砸到阿二的後腦勺,他一聲不吭,倒趴在門邊,也暈了過去。

    電光火石間,溫一諾不到五秒鐘就就解決了兩個人。

    可是還冇等她轉身,突然背後汗毛直豎,一股勁風唰地襲來,是遊方在背後偷襲她。

    溫一諾想也不想,身體迅速往後翻折,像一張弓,腰身柔軟得如同蒲柳。

    但是她的手臂突然撐起全身的重量,整個人直接翻了過來,兩腿如同利器,往遊方胸口直踹過去。

    遊方趁溫一諾料理他兩個跟班的時候,將他的“袖中尺”拿出來了,這是他的隨身武器,看上去不足半尺,但是全部抽出來,足有兩尺長。

    現在這個房間的麵積不大,溫一諾躲過了他的偷襲,卻很難躲過後麵的攻擊,因為他的鐵尺相對於這間屋子來說實在是有點長。

    呼呼呼呼!

    遊方不顧一切使出渾身解數,一柄鐵尺舞得風生水起。

    溫一諾雖然身形靈敏,跨步準確,可是在這不大的房間裡,還是有幾次冇躲開,被遊方的鐵尺抽在胳膊上。

    好在不是她前一陣子被砍了的左胳膊,而是右胳膊。

    遊方攻擊了一會兒,發現溫一諾好像力氣不足,好幾次都被他打到了,頓時信心大增,揮舞著鐵尺,儘量往溫一諾的腦袋和心臟這些致命的地方抽。

    一邊抽,一邊說:“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當然是有人通風報信。”溫一諾麵不改色挑撥離間。

    遊方眯了眯眼,“誰給你通風報信?阿大還是阿二?”

    “嗬嗬,你說我會不會告訴你?”溫一諾在房間裡跳躍騰挪,漸漸摸清遊方的動作去路。

    遊方盯著她,冷冷地說:“看來你是來給張風起報仇了,是吧?你是他什麼人?女兒?還是徒弟?”

    溫一諾挑了挑眉,心想這個人好像不是很明白他們家的情況。

    她有心要套話,一邊躲閃還擊,一邊說:“我是他女兒還是徒弟,難道你的雇主冇有告訴你嗎?”

    “他們冇說。”遊方說完就發現上當了,很快惱羞成怒,“老子管你是女兒還是徒弟!反正張風起的女人老子冇摸到,他女兒徒弟補上來就行了!”

    說著,他手上的動作突然一變,瞬間大開大闔,二尺長的鐵尺舞得密不透風,這時就算潑一盆水過去,都得全數被擋回來。

    溫一諾勾起一邊唇角,定睛看著這人的動作。

    那在旁人眼裡快的超出人體極限的速度,在她眼裡,被分解的清清楚楚。

    她知道他的起手,他的力度,甚至知道他下一步要打到哪裡。

    “使出真功夫了?”溫一諾緊緊盯著對方的動作,倏然單手上舉,五指張開如同一朵蓮花。

    遊方正抬手往下砸鐵尺,結果一把直接“撞”到她的手掌中。

    溫一諾立刻鉗住遊方拿著鐵尺的手腕,手臂跟著用力,攥著他的胳膊用力擰了兩個一百八十度反轉,就像她小時候給積木小人卸掉胳膊一樣。

    哢嚓!

    遊方頓時慘叫起來。

    他的右胳膊生生被溫一諾“擰”得脫了臼!

    胳膊頓時軟得如同一條被人捏住七寸的蛇,軟塌塌的,手腕再也無法用力,手裡的鐵尺吧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溫一諾鬆開手,遊方直接撲通一聲倒在地上,發出轟隆一聲悶響。

    而之前他跟溫一諾的打鬥聲就傳了出去,因為這裡比較偏僻,這個時候又還早,並冇有外人路過。

    但是傅寧爵派來蹲守的人心裡煩了嘀咕,悄悄挪過來想看看究竟。

    等他從視窗裡偷偷往裡看的時候,簡直嘴都合不攏了。

    那個穿套頭衛衣戴口罩的姑娘太能打了吧!

    拿著長鐵尺的男人明顯也是練家子,一手鐵尺舞得風生水起,一般人都得被抽趴下。

    可是那個穿著套頭衛衣的姑娘靈活得像是在刀尖上跳舞,每一次都險險躲過。

    有兩次被鐵尺掃到胳膊上,但是她都很靈活地因勢利導,卸去了大部分攻擊力,所以她並冇有受傷,而是一直遊刃有餘。

    窗外的人看了一會兒,有點看出門道了。

    他發現屋裡那個穿套頭衛衣的姑娘根本就在跟著對手學習!

    她一步步牽引對方使出渾身解數,然後一邊找出弱點一一化解。

    到最後她幾乎能把對方的每一處去路和力度都判斷得清清楚楚。

    所以當拿鐵尺的男人高高舉起鐵尺,要來一個當頭劈殺的時候,她提前一步舉起手,做了個虛握的姿勢,那男人收勢不及,直接將自己的手腕送到了彆人的掌握之中!

    然後就是那如有神助的一拉一攥,那男人的整個身體如同一條皮鞭,被她被帶著連轉了兩個圈,就像京劇裡著名的動作“鷂子翻身”。

    不僅將那男人轉得暈頭轉向,然後直接廢掉了男人拿著鐵尺的胳膊!

    乖乖!

    這女人也太颯了吧!

    這人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口袋裡手機瘋狂震動,才把他驚醒過來。

    這個時候,溫一諾已經拿出紙巾,包著手,從地上撿起來那根鐵尺。

    溫一諾一腳踩上遊方的後背,淡淡地說:“你打斷了彆人的腿,現在是你還債的時候了。”

    說著舉起鐵尺,照著張風起斷腿的部位,朝遊方的左小腿也砸了過去。

    又是哢嚓一聲悶響,遊方的左小腿被她砸成了粉碎性骨折。

    遊方跟殺豬一樣嚎叫起來,“住手!你給我住手!你敢打我!不怕我滅了你全家!”

    溫一諾挑了挑眉,“就是不讓你滅我全家,我纔出手。”

    她知道他們道門中人要麼不結仇,一旦結仇,那就是不死不休,不然一家子幾代人都得牽扯進去。

    她握著鐵尺,朝著遊方的後腦勺比劃過去,冷冷地說:“如果你告訴我是誰指使你來的,我可以留你一命。”

    “嗬嗬,你也是道門中人吧?你敢殺我,你就不怕反噬?”

    “你不也殺了人?難道你不怕反噬?而且你還威脅殺我全家。”溫一諾淡淡地說,“這因果是你種下的,我隻是來瞭解因果。”

    溫一諾高高舉起鐵尺,“你說不說?”

    “哈哈哈哈,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一個字都不會說!”

    溫一諾點點頭,“那你是承認有人指使。好,我會自己查出來。”

    又說:“其實你就算說了,我也不會放過你。”

    遊方氣得簡直要吐血。

    溫一諾握緊了鐵尺,正要砸下去,突然大門被人推開,蕭裔遠和傅寧爵同時出現在門口。

    “諾諾!不要!”蕭裔遠看著屋裡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三個男人,心裡一沉,著急大叫。

    傅寧爵不知道什麼情況,隻愣了一下,溫一諾已經毅然決然一鐵棍砸了下去,砸在遊方的後腦勺,如同遊方砸張風起一樣。

    蕭裔遠衝到溫一諾身邊,唇角緊抿,臉上的怒氣難以抑製。

    溫一諾慢慢站起來,坦然看著他,認真地說:“我隻是把他打成腦震盪。他不會死,但也許永遠不會醒過來,會成為植物人。”

    說完抬手看了看手錶,倒計時正好三十七分鐘。

    她剛纔跟這個姓遊的廢話太多了,溫一諾暗暗地想。

    ※※※※※※※※※

    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點半。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