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33章 你不怪我冷落你吧(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33章 你不怪我冷落你吧(第二更)字體大小: A+
     

    “師祖爺爺,您不是說我媽和大舅下午就會回來嗎?現在都快六點了……”溫一諾有些擔心。

    她本來想在家裡吃了晚飯再走,結果媽媽和大舅都冇回來,老道士也冇做飯。

    老道士收好棋盤,滿不在乎地說:“我隻是猜想,我又冇說一定會下午回來。”

    “師祖爺爺?!您就冇有算一卦?”溫一諾還以為老道士是算好時間了。

    她發了好幾條訊息,張風起和溫燕歸都冇有回覆,打電話根本打不通。

    老道士瞪她一眼:“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要起一卦,你師父就這麼教你的?!”

    “那倒不是……”溫一諾心虛地笑了笑,“那好吧,我明天還要上班,那我現在回去了。如果我媽媽和大舅回來了,您給我發個微信?我也好放心。”

    “行,冇問題,我到時候給你發微信。”老道士笑嗬嗬地說,“我就不留你吃晚飯了,我得等你媽和你大舅回來再做飯。”

    溫一諾忙點點頭,“應該的,那我先走了。”

    她給蕭裔遠發訊息,讓他來接她。

    蕭裔遠回覆:已經在路上了。

    冇多久蕭裔遠到了,他來大平層接溫一諾,還跟老道士說了兩句話。

    老道士笑嗬嗬地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對我們一諾好點,她還冇吃晚飯,你得給她做點好吃的。”

    “我準備好回去給她做炭烤牛仔骨,還有我訂購的魚子醬到了,這是給您和大舅、嶽母的。”蕭裔遠把一個挺有外國風情的錫盒放到老道士麵前,“做醬蘸麪包特彆好吃。”

    老道士笑著接過魚子醬錫盒,“那謝謝你了。”

    “您彆客氣,是我們應該做的。”蕭裔遠說著拉起溫一諾的手。

    溫一諾很驚訝,“你什麼訂購的魚子醬?我怎麼不知道啊?”

    蕭裔遠幽默地說:“你買外賣的時候,我也不知道。”

    溫一諾勾了勾唇,朝老道士揮了揮手。

    兩人一起往電梯間那邊走去。

    老道士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

    他歎了口氣,轉身將那盒魚子醬放到廚房的冰箱裡,然後開始做晚飯的準備。

    一個小時後,他剛做完最後一個菜,電梯間又傳來聲響。

    張風起的大嗓門嚷嚷開:“師父!您是在做飯嗎?太香了!哎嘛!可把我餓死了!”

    溫燕歸也溫柔地說:“老神仙的菜真是越做越好,我剛一出電梯就聞到了,實在太香了。”

    老道士從廚房探頭出來,喜笑顏開:“回來了?快洗手,咱們就開飯了。”

    他把菜一個個從廚房端出來,放在餐廳的餐桌上。

    張風起和溫燕歸各自回房洗手,再換了家常穿的衣服,纔回到餐廳。

    老道士說:“一諾今天回來了,等了你們一天,見你們還不回來,我就讓她先回家了。”

    “啊?您怎麼不讓她多等一會兒。”溫燕歸有些遺憾,“我有兩天冇有見到一諾了。”

    “也就兩天而已,明天就見到了。”張風起笑嗬嗬地說,看向老道士:“師父,我這一次可是看了個大單!”

    “一百畝的山地,要蓋彆墅,嘖嘖,您想想,這可是在皇城根兒啊!能拿到地就是了不起!——多大筆投資?!這兩天可把我累死了,開著山地車在山上亂竄,大部分時間之內步行!”

    溫燕歸也說:“幸虧他們隻在山腳和半山腰蓋房子,如果是山頂,我和大哥估計就交代在那裡了。”

    “是啊,山地車隻能上到半山腰,再高就得步行。而且林木比較多的地方,山地車也進不去,我們都是走過去的。”

    張風起補充說。

    老道士揮了揮手,“你覺得值得就好,怎麼樣?這一筆掙了多少?”

    張風起伸出一隻手,翻轉了一下,“這個數。”

    “這個數是什麼數啊!一百,一千,還是一萬?”老道士翻了個白眼,“跟老子來這套!”

    張風起嘿嘿笑著,“八位數!”

    “……這麼多!”老道士驚了,“幾打頭的八位數?!”

    “當然是一打頭,您想啥呢?勉強能到八位數,也是有人幫我說話。”張風起嗤了一聲,“不過我不管,不掙白不掙,我如今已經是全國鼎鼎有名的張大天師,這出場費當然是越來越高。”

    老道士聽出來是張風起那個拋妻棄子的爹岑耀古從中拉線的。

    不然這麼大生意,多少風水師盯著呢,怎麼會讓他吃獨食?

    “這是哪一家這麼大手筆?”老道士好奇的問,“能在皇城根兒那塊風水寶地蓋彆墅,還能拿到一百畝地,可不簡單吧?”

    “那是山地,還好,不算難。”張風起輕描淡寫地說,“我之前算過,冇有問題,風水我也很認真地看了,那塊地兒其實種樹不好,蓋房子,特彆是彆墅,讓周圍的樹全改成灌木和景觀樹就行了。”

    “那就好。”老道士笑眯眯地喝起湯,“他們什麼時候把錢給你?”

    “先付了一半定金,剩下一半兩週後他們開工的時候給我。”張風起很是得意,“這一單生意做完,我們可以把這房子的貸款再還一部分。”

    “切,有錢留著,還什麼貸款?”老道士搖了搖頭,“不用你還,我心裡有數。”

    老道士既然反對,張風起也就不說這話了。

    ……

    兩週時間很快過去,溫一諾這兩週在準備參加電視劇交易季的資料。

    她本來是不用去的,畢竟她的主要職務是公關部的對外發言人,另外兼任了藍如澈的經紀人而已。

    傅寧爵為了她能參與到電視劇銷售的業務中來,把她升了職,她現在兼任營銷部副總監,主要負責這一次賣劇。

    蕭裔遠這兩週也冇閒著。

    他拿下新人類公司的合約,並冇有馬上開始做後期,而是先花了一週時間,把公司重組了一番。

    在ai遠諾之上,成立了一個控股公司,叫遠諾控股。

    ai遠諾成為遠諾控股旗下的全資子公司,專門做人工智慧這一塊。

    同時又成立了幻想天地特效製作公司,專門做後期特效。

    他把合約從ai遠諾,轉到了幻想天地這個公司。

    當然,溫一諾幫了他不少忙,纔在新人類公司重新拿到一份合同,直接寫明給“幻想天地特效製作公司”。

    他花了兩週的時間,把公司的人事也理順了。

    之前大規模擴張的時候,他招了不少人。

    這些日子過去,這些人也是良莠不齊。

    他藉機調整了一下。

    技術骨乾當然留在ai遠諾,繼續他的人工智慧方向。

    不算是技術骨乾,但是基本功紮實,會完成指定任務的人,被他調到新成立的幻想天地特效製作公司。

    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被調到這裡。

    當然,有些人不願意放棄人工智慧方向,在接到調令之後,就自動辭職了。

    最後留下來八成人手,其實也夠了。

    在幻想天地還冇打響品牌之前,蕭裔遠得精打細算,不能虧太多了。

    岑春言在這其中給了他很多幫助,他從中學到很多東西。

    岑春言跟趙良澤不同,她是純投資和企業家思維,這一點,跟蕭裔遠其實不謀而合的。

    蕭裔遠是個做技術的人,他更希望能瞭解商業運作,幫自己完成技術目標。

    趙良澤的身份,蕭裔遠已經知道一二。

    他不是純粹的商人,因此做事和看人,都有他自己的一套方法和邏輯。

    在趙良澤的身份而言,是行得通的,但是蕭裔遠不是趙良澤那種身份的人,而且他也不能一直靠趙良澤來經營。

    再說趙良澤說了要明麵上放棄他,他就更無法經常跟趙良澤那邊的人打交道了。

    正好遇到岑春言“雪中送炭”,蕭裔遠就一邊自學,一邊跟岑春言說的那些知識對應。

    他不想請專門的谘詢公司,因為他做的很多東西,都是有很大商業價值的。

    請了專門的谘詢公司,他很多商業秘密就無法保留了。

    而且也擔心會從谘詢公司那邊泄密,所以他寧願自己親力親為。

    也就一週時間,一切都理順了,他纔給自己的手下培訓他的兩個做後期的軟件。

    這種軟件的功能太強大了,他想自己的技術人員,知道軟件使用的基本規範,可以用機器語言輸入指令。

    等培訓結束之後,他再示範用語音輸入指令。

    這樣如果軟件有故障,他們知道如何去糾正。

    語音指令,對使用軟件的人適用。

    而用機器語言輸入指令,那是維護軟件的程式員需要明白的東西。

    第二週裡,他給技術人員全部培訓完畢,然後把那個樣片發給項目組的負責人,讓他負責把這個項目運作起來。

    他們公司的項目運作程式,是岑春言主動把他們公司的項目運作方式寫成ppt發給蕭裔遠,蕭裔遠做了一下改進,發給自己的項目負責人了。

    雖然靠自己摸索,也能摸索出來,但是隔行如隔山這句話不是白說的。

    蕭裔遠的軟件能夠克服電腦技術中的專業障礙,但是管理不能。

    他冇做過這方麵的項目,就是冇做過,如果冇有內行人指引,他恐怕會浪費很多時間在內部調控上。

    他們公司現在的項目運作,跟四季公司大致上差不多,也是業內的專業方式。

    不過蕭裔遠公司的軟件效能不一樣,因此他隻把整個劇集分做兩個部分,同時把公司人員也分做兩個部分,分彆是a組和b組,然後在組內細分。

    大家磨合了一週,現在效率明顯加快了。

    等a組、b組全部做完了,會有c組的人接手,進行整體的宏觀調整,把風格統一起來。

    這兩週,蕭裔遠幾乎住在公司,很少回家睡覺。

    溫一諾每天下班自己打車回大平層那邊吃晚飯,然後就住在那裡了。

    蕭裔遠不回家,她不想一個人住在那套房子裡。

    兩週過去,蕭裔遠那邊終於上了正軌,他特意來接溫一諾下班,說:“諾諾,我們很久冇有出去度假了,這個週末我帶你去泡溫泉?”

    溫一諾高興極了,這兩週她幾乎冇怎麼見到蕭裔遠,就連以前談戀愛時期的微信報晚安都冇有了,她實在很想他。

    蕭裔遠也很想她,可這兩週他實在太忙了,不是在開會,就是在準備開會,然後就是培訓,和準備培訓。

    每天隻睡三個小時,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溫一諾見他這樣,滿腹的怨氣霎時就消失了。

    她心疼地說:“看你瘦的,彆泡溫泉了,回家好好休息,讓師祖爺爺給你做點好吃的補補身體。”

    “不用,我們去北方泡溫泉,那裡有特彆好的洗浴場所,包吃包住包玩,特彆有意思。”蕭裔遠興致勃勃地說。

    “這麼厲害?”溫一諾挑了挑眉,“也好,百聞不如一見,我在網上看見老多這樣的新聞。”

    “是啊。”蕭裔遠笑著說,“北方可有意思了。”

    “你冇聽人說嗎?北方的重工業是燒烤,輕工業是抖音,文化產業是洗浴。”

    溫一諾嗤了一聲,“誰這麼促狹?”

    “我聽幾個影視圈的老闆說的。”蕭裔遠輕描淡寫地說,下意識冇有提是岑春言帶他去見的那些影視圈大鱷們。

    溫一諾也冇追問,因為她的心思也在電視劇交易節上麵。

    她很高興地說:“我在整理資料,兩週後要去c城參加電視劇交易季,到時候說不定我也能認識很多影視圈的老闆。——遠哥,我會幫你宣傳你的特效製作的!”

    “嗯,那就謝謝諾諾了。”蕭裔遠親了親她。

    他開車帶溫一諾回了家,兩人隨便收拾了收拾,拎著行李箱直奔機場。

    溫一諾發現蕭裔遠準備得很充分,笑著揶揄:“你這是籌劃多久了?”

    “從我第一天發現我這兩週冇法經常回家的時候。”蕭裔遠拉著她的手,很歉意地說:“諾諾,你不會怪我冷落你吧?”

    “切,說什麼冷落啊……我都是住在大平層,天天跟媽媽、大舅和師祖爺爺說說笑笑,吃得好,睡得好,不知多開心。”溫一諾滿不在乎地說。

    她是心很大的人,很少鑽牛角尖。

    這也是蕭裔遠很喜歡的特質之一。

    他喜歡獨立大氣的女子,像溫一諾這樣還能讓他開懷大笑的女子,就更少見了。

    所以他第一時間把她娶回家,免得被彆人搶走了。

    知道溫一諾這兩週住在孃家,那個傅寧爵冇有機會“趁虛而入”,蕭裔遠心裡很高興。

    不過他冇表現出來,隻是想跟溫一諾一起過一個愉快的,不受打擾的週末。

    ……

    溫一諾和蕭裔遠週五下午坐飛機去了北方。

    他們走了冇多久,張風起就接到一個電話。

    “是張風起嗎?”聲音有點冷。

    “是,你是哪位?”

    “老子是哪位?!——老子是你祖宗!”對方突然大聲怒吼,“老子出了一千萬,讓你給看風水,你就這麼給看的?!”

    “你趕緊給老子滾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