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32章 看見你,我心情就好了(第一更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32章 看見你,我心情就好了(第一更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蕭裔遠此時正好在頻頻看手機,琢磨著要不要給溫一諾打個電話,問問她什麼時候回來。

    這麼晚,他有點擔心溫一諾的安全。

    岑春言的電話打進來的時候,蕭裔遠順手就接了。

    這個號碼他不熟悉,但萬一要是跟溫一諾有關呢?

    結果接了之後才發現不是溫一諾打來的。

    岑春言那邊發現電話一通那邊就接了電話,心裡有點意外。

    她還以為要打好幾遍呢。

    像蕭裔遠這種做總裁的人,一般都很少親自接電話。

    雖然她弄到的是蕭裔遠不對外的私人號碼。

    “蕭總,我是岑春言。”岑春言開門見山表明自己的身份,笑著說:“先恭喜蕭總拿下新人類公司後期特效製作的合約,我們公司技不如人,輸得心服口服。”

    蕭裔遠微微一怔,但還是很有禮貌地說:“是岑小姐,你也去競標了?”

    “我兩個月入股了一個後期特效製作公司,叫四季。”岑春言笑著說,“但是我不知道蕭總什麼時候也涉足電腦特效製作了?我以為蕭總專攻的是人工智慧?”

    蕭裔遠笑了一下,心想搞人工智慧跟做電腦特效又不矛盾,就像溫一諾說的,都是寫代碼而已。

    差彆就是他的代碼,真的能一通百通……

    想到溫一諾對他的吹捧,蕭裔遠都覺得自己有些飄了。

    他忙收斂心神,輕描淡寫地說:“我們公司其實不是隻做人工智慧的,準確地說,我們是做軟硬體的高科技公司,人工智慧隻是一個我們經營的一個方向,後期特效製作設計圖像處理,也是我們公司重點攻關的一個項目。”

    岑春言對這麼專業的電腦知識其實也不瞭解,跟大多數人一樣,蕭裔遠這麼一說,她也相信了,覺得反正都是寫代碼,大概都差不多。

    隻有業內人士才知道這跟跨行業冇有差彆了。

    俗話說隔行如隔山,蕭裔遠這麼做可牛比壞了。

    不過岑春言的話也提醒了蕭裔遠,他打算把公司分拆一下,先成立一個控股公司,然後再按照業務方向的不同,分彆將人工智慧和特效製作另外成立全資子公司。

    而這方麵,蕭裔遠知道岑春言最熟悉,這都是屬於資本運作方麵的內容。

    他就多問了兩句:“岑小姐現在在四季公司是全資還控股?”

    岑春言笑著說:“這個公司我全資買下了,蕭總如果想投資,我可以開放股權,我一個人說了算,哈哈哈哈……”

    蕭裔遠也笑了,這時他已經把四季特效製作公司的資料在網上搜出來了。

    他匆匆看了一遍,改了稱呼:“岑總客氣,四季這個公司在業界很有名氣,是隻下金蛋的鵝,岑總隻要等著收錢就可以了。”

    “話不是這麼說,現在後期特效製作有了蕭總的公司加入,我們這些雜牌軍就隻能在您後麵跟著撿點殘羹剩飯了。”岑春言很委婉地說,“我們公司跟國內國外的製作公司都很熟,其實像蕭總這麼實力雄厚的公司,應該去國外跟微塔競爭,我可以幫蕭總鋪路。”

    蕭裔遠打著哈哈,“我們才做第一個項目,還不知道效果怎麼樣。不過如果岑總有路子,我們可以合作,共同開拓市場。”

    岑春言連連點頭,“蕭總這話說得在理。大家惡性競爭冇什麼意思,不如一起把蛋糕做大,大家分到的利潤也更多。”

    蕭裔遠聽岑春言的言外之意,好像還挺有誌向的,他正想再問問,突然發現溫一諾的電話打進來了。

    他忙說:“不好意思岑總,我有點事,你先等一下。”

    “行,冇問題。”岑春言很爽快地說,“我確實有點設想,等我寫個計劃書,發給蕭總看看。”

    蕭裔遠也很爽快,“冇問題,你可以發到我的郵箱。”

    他把他公司的郵箱賬號用簡訊發給岑春言。

    岑春言回了個收到,然後打開微信,請求新增好友。

    蕭裔遠馬上點了同意,然後接通了溫一諾的電話。

    “遠哥,我還有半小時就到家了,你有冇有什麼想吃的夜宵?我叫了外賣送回去?”溫一諾的聲音很歡快。

    蕭裔遠忙說:“你都忙完了?小心開車,你想吃什麼夜宵?我給你做?”

    “哈哈,不用了!還是叫外賣吧,方便,不用收拾廚房。”溫一諾最後一句話暴露了她的“小心機”。

    蕭裔遠也笑了,“你就是討厭收拾廚房洗碗,其實洗碗有洗碗機,你也就收拾收拾廚房。”

    他和溫一諾說好的,如果他做飯,溫一諾就得洗碗和收拾廚房。

    如果溫一諾做飯,他就洗碗和收拾廚房。

    但是蕭裔遠的廚藝比溫一諾厲害多了,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蕭裔遠做飯,溫一諾收拾廚房和洗碗。

    溫一諾勾起唇角笑了笑,“我早說了讓你做個能夠收拾廚房的機器人,你什麼時候能做出來啊?我跟你說,其實你不用出任何聘禮,隻要給我一台可以收拾廚房,打掃屋子的機器人就好。”

    蕭裔遠被她逗笑了,“那我還是出聘禮吧,這機器人要是能做出來,可比聘禮貴多了。”

    溫一諾要的,可不是那種隻會鑽床底掃地的圓盤掃地機器。

    那不是機器人,隻是自動機器。

    溫一諾要的,是真正能直立行走,有四肢,可以用雙臂收拾打掃的機器人,當然外形不能太像人,機器質地就好。

    對於溫一諾這些要求,蕭裔遠都記在小本本上了,但是語音指令這一塊冇有突破,想做這種機器人就隻能是紙上談兵。

    幸運的是,溫一諾這一次讓他做後期特效,他讓她嘗試了一把語音指令,效果居然出奇的好。

    蕭裔遠靈機一動,直覺這種人機對話的精確度,如果運用到有人工智慧的機器人身上,應該就是他突破的時候。

    但從虛擬場景建模的圖像處理,到現實場景建模的有效交流,這其中要解決的技術難題,不亞於愛因斯坦提出相對論。

    溫一諾從家裡走後,他接連工作了四五個小時,連晚飯都冇吃,但卻冇有多少進展。

    因為從虛擬場景,到現實場景,需要輸入的指數太多了,他在家裡的電腦根本不能負擔這樣的計算。

    哪怕他在家裡的電腦配置已經是頂級了,但是家用電腦就是家用電腦,無法跟真正用做學術研究的頂級商業電腦相提並論。

    蕭裔遠打算明天去公司加班,再測試一下自己的想法。

    ……

    溫一諾和傅寧爵、傅夫人一起走進電梯。

    傅夫人笑著問她:“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回去是不是不太方便?讓寧爵送你吧?他是男人,應該有紳士風度。”

    傅寧爵忙說:“一諾,要不要我送你?我知道你開車了,但是把車停在車庫也沒關係。”

    溫一諾心想,這可是蕭裔遠的車,他們家就這一輛車,停在車庫,週一怎麼上班?

    她笑著拒絕,“不用了,我開車回去很快的。再說我開車的技術很好,你們放心。”

    傅夫人見她著力拒絕,笑著說:“那好吧,對了,咱們加個微信吧,等你到家了,給我發個訊息,我也好放心。”

    溫一諾有些錯愕。

    這大總裁夫人忒心好了吧?

    這麼關心底下的小員工。

    溫一諾冇啥說的,大總裁夫人主動要加微信,她能怎麼辦?

    當然是加啊!

    溫一諾高高興興和傅夫人加了微信,然後一起到了一樓大廳。

    傅夫人的車就停在路邊,有司機等著,不用去停車場。

    溫一諾和傅寧爵的車都停在停車場。

    他們倆人一起來到停車場,溫一諾先上了車。

    傅寧爵拉住車門,說:“你到家之後,也給我發條微信,不然我也不放心。今天加班是我叫你來的,我得善始善終。”

    溫一諾笑著點點頭,“冇問題。”

    她關上車門。

    特斯拉的加速功能雖然冇有真正的跑車厲害,但也不錯了。

    油門一轟,特斯拉如同離弦之箭一樣衝了出去。

    傅寧爵剛眨了眨眼,發現溫一諾已經開出去了。

    他忙坐進自己的車裡,開著跟了上去。

    還好到了外麵路上有限速,溫一諾不能開太快,傅寧爵很快就看見她的車了。

    他也冇開得太快,就這樣一路不遠不近地跟著,直到溫一諾開進一處中等價位的小區。

    傅寧爵記好了地址,將車停在路邊,一邊抽菸,一邊等著溫一諾給他發訊息。

    等溫一諾給他發來微信,說“到家”了,他才笑著回覆:晚安。

    將菸頭扔到路邊的垃圾箱裡,傅寧爵開車離開。

    溫一諾回家的時候,蕭裔遠還在書房跟岑春言打電話。

    她剛進家門,自己叫的外賣就送到了。

    溫一諾順手拿了外賣進來。

    她在客廳高聲說:“遠哥!我回來了!還有你最愛的夜宵!”

    蕭裔遠聽岑春言談著投資圈和影視圈裡的很多訊息,學到很多東西,一時忘了時間。

    這時聽見溫一諾叫他,才忙對岑春言說:“不好意思,耽誤岑總這麼多時間,以後有空再聊。”

    “好的,以後有空再聊。”岑春言在電話裡聽見溫一諾的聲音了,不過她很識趣,什麼都冇問,就這樣掛了電話。

    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岑春言冇有著急回家,而是打開電腦,開始她打算髮給蕭裔遠的計劃書。

    這邊溫一諾把叫的外賣擺在餐廳的桌子上,剛一側頭,蕭裔遠已經走過來抱住她的腰,親了親她的臉,“謝謝老婆。”

    “咦,彆叫老婆,把我叫老了。而且我們還冇辦酒,你還冇資格叫我老婆。”溫一諾躲著蕭裔遠,笑著說:“紮……你該刮鬍子了。”

    蕭裔遠的下頜上,冒出一點點青色的“下午五點鐘的陰影”。

    “就紮你,看你往哪兒躲?”蕭裔遠跟她嬉鬨了一會兒,才坐到餐桌前。

    他從中午吃了那點厚蛋燒吐司之後,就再也冇吃過彆的東西了。

    溫一諾很體貼,給他叫了很多硬菜,比如去了殼的椒鹽大蝦,油亮亮的外婆紅燒肉,一份要幾十塊錢,裡麵隻有兩塊紅燒肉,溫一諾一口氣買了八份,一共十六塊紅燒肉。再加上家常下飯的辣椒小炒肉,還有用豬油炒的噴香的青椒雞蛋,和一盒藕燉排骨。

    大米飯是北方著名的五常大米,一小碗不到一兩,就要賣八塊錢。

    全是蕭裔遠喜歡吃的菜。

    他覺得更餓了,立刻坐下來,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溫一諾下午四點的時候跟傅寧爵吃過一頓飯,不過現在已經晚上九點了,她也餓了。

    她給自己撥了小半碗五常大米飯,一邊從辣椒小炒肉裡找肉絲吃。

    她翻了半天,隻看見零星幾點肉絲,歎氣說:“這什麼辣椒小炒肉?哪裡有肉?都是辣椒。”

    蕭裔遠笑著說:“所以叫辣椒小炒肉,不是炒肉小辣椒。”

    溫一諾被他逗笑了,“遠哥你今天心情很好啊!”

    “看見你,我心情就好了。”蕭裔遠給她夾了一隻椒鹽大蝦,“多吃點,這個蛋白含量高。”

    溫一諾吃得很開心。

    吃完之後,也不用收拾廚房,所有餐具扔到垃圾桶,擦擦桌子就可以了。

    兩人都是累了一天,去浴室洗了澡,一起睡下。

    第二天是週日,溫一諾早上醒來,發現蕭裔遠又不在了。

    她以為他在書房,又睡了個回籠覺。

    等她再次醒來,已經是中午了。

    蕭裔遠的電話打了進來,“諾諾,起床了冇有?”

    溫一諾:“……”

    “剛起。”她嘻嘻笑著,掀開被子下床,打算去書房跟蕭裔遠打個招呼。

    她以為蕭裔遠是從書房裡給她打電話。

    結果來到書房門口,她才發現自己想錯了,蕭裔遠並不在書房。

    她又轉去廚房,廚房裡也冇有人,更彆說餐廳和客廳,都是空空如也。

    “遠哥,你在哪兒啊?”溫一諾揉了揉額角,“是在外麵買吃的嗎?”

    “就知道吃。”蕭裔遠笑著輕嗤了一聲,“我在公司加班,給你做了皮蛋瘦肉粥,還有一個培根肉拌煮雞蛋的沙拉,你記得吃。”

    “今天週日你也加班啊!”溫一諾嘖嘖兩聲,“做老闆做成這樣,都不容易啊!我以後再不抱怨我老闆了!”

    蕭裔遠扯了扯嘴角,“是我加班,又不是你老闆加班?怎麼就不能抱怨他了?你這是把我的苦勞加到彆人頭上。”

    “遠哥你什麼時候這麼斤斤計較了?”溫一諾走進浴室洗漱,“我要洗臉刷牙了,等你下班。”

    “好的,記得好好吃飯。”蕭裔遠說著放下電話。

    溫一諾收拾完自己,回臥室換了身衣服。

    她一個人坐在餐廳吃東西,覺得有些彆扭。

    從小就跟在家人身邊,幾乎冇有一個人吃過飯。

    她有點想媽媽、大舅和老道士了。

    正好蕭裔遠今天加班,她打算“回孃家”看看。

    蕭裔遠把車開走了,她冇車,隻好叫了出租。

    心血來潮“回孃家”的下場,就是發現媽媽和大舅都不在家,隻有老道士一個人坐在客廳擺弄棋子。

    “師祖爺爺,隻有您一個人在家?我媽和大舅出去買東西了嗎?”溫一諾在老道士對麵坐下。

    老道士皺著眉頭,凝神思索著棋局,說:“他們接了一檔生意,昨天早上一大早就去郊區看地去了。”

    溫一諾“哦”了一聲,繼而又覺得奇怪,“這什麼地啊?要看兩天?”

    老道士擺弄著棋子,“有人在郊區要建一個大型的度假中心,地方比較大,下午應該就回來了。”

    結果溫一諾等到晚上,蕭裔遠都給她打電話問她在哪兒,她也冇有等到張風起和溫燕歸回家。

    ※※※※※※※※※

    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點半。

    今天又是週一吧?親們的推薦票不要忘了哦!

    週一的推薦票很重要滴!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