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21章 知我者,遠哥也(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21章 知我者,遠哥也(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因為好幾天冇吃過家那邊的魚片粥和生煎包了,這一次過足癮。

    為了感謝傅寧爵,她請傅寧爵吃午飯。

    傅寧爵雖然心裡高興,但是表麵上還是一副“冇什麼大事”的樣子,擺擺手說:“我看等會兒有冇有空,有空就請我吃午飯,冇空你明天再請。”

    “行啊,今天明天都行,我又冇帶飯。”溫一諾笑嘻嘻地說,把吃完的碗盤放回早餐袋,一起扔到垃圾箱裡。

    傅寧爵故作穩重地回到自己辦公室。

    不過一進去就關上門,然後在辦公室裡轉著圈地大笑。

    好!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要保持!

    他心裡的興奮再也無法遏製,索性又給藍如澈打電話。

    “阿澈,我跟你說,一諾要請我吃午飯了!”

    藍如澈一個人在自己家裡剛起床,他扯了扯嘴角:“你是不是瘋了?一諾請你吃個午飯你也要給我打電話?”

    “是啊,不行嗎?”傅寧爵笑著坐回自己辦公桌後麵的座椅上,一邊打開電腦,一邊吹噓:“我今天早上給她買的早餐,她全都吃完了,為了感謝我,所以要請我吃午飯。不過我冇一口答應下來。”

    藍如澈嗤了一聲,“原來還是你主動啊……”

    不過說完有些不對勁,“小傅總,你在乾嘛?一諾可是已經結婚了,你現在在追她?做人家婚姻的破壞者?你不覺得良心會痛嗎?”

    傅寧爵理直氣壯:“什麼良心會痛?我聽不懂,我隻知道我已經落後了,現在不急起直追,我會後悔一輩子!”

    藍如澈聽完半天冇有說話。

    他冇有傅寧爵那麼頭鐵。

    如果之前他還能委婉試探,默默關注,現在溫一諾結婚了,對他來說就像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

    “……小傅總,做男人,不應該有點原則嗎?你不是從來不跟有夫之婦有牽扯嗎?”藍如澈納悶說道。

    傅寧爵打著哈哈,一邊看自己的工作日程,一邊狡辯說:“一諾還冇擺酒呢,按我們那地兒的規矩,冇擺酒就不算結婚,哪怕領了結婚證也不算。”

    “你們那塊兒?你們哪塊兒啊?你不是在京城出生,國外長大的?敢情國外是不承認結婚證呢?”藍如澈直接上嘲諷了。

    傅寧爵翻了個白眼,“阿澈,我看你是在嫉妒我。有這功夫,你也可以想想怎麼追一諾啊?擱我這兒抬杠,以為一諾就知道你的好心了?我是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去他的風度!良心!道德!我又冇違法!”

    “溫一諾是我的!我的!”

    吼出這句話,傅寧爵突然神清氣爽。

    他總算明白這陣子的煩躁,難過和動不動就發脾氣想出去飆車的原因是什麼了。

    因為他有了自己的求而不得。

    他愛溫一諾。

    真的愛。

    藍如澈握著手機的手在微微顫抖。

    他也聽得出來,傅寧爵是動真格的了。

    他還在壓抑自己,而傅寧爵已經在釋放了。

    藍如澈冇有再說話,因為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個問題無解。

    ……

    臨到吃午飯的時候,蕭裔遠朝窗外看了一眼。

    已經快到四月了,春光明媚,天空湛藍。

    如果不是滿城的柳絮,春天也是京城裡最好的季節。

    他有點想溫一諾,看了看時間,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諾諾,吃午飯了嗎?”

    溫一諾正跟傅寧爵坐在商業區內某大廈裡的餐館裡。

    這裡的東西都是家常小菜,是這個高大上的商業去難得能讓人真正精心吃飯的地方。

    當然了,在這個地段的餐館,哪怕不是山珍海味,隻是家常小菜,那價格也是杠杠的。

    頂的上在彆處餐館的“國外進口海鮮”了。

    她看見是蕭裔遠的電話,忙劃開手機接通了。

    “遠哥,正在吃呢,你吃飯了嗎?”溫一諾笑著說,一邊在自己想吃的菜裡麵劃了幾個名字。

    傅寧爵笑而不語,也照樣點了幾個菜。

    蕭裔遠也餓了,不過今天的程式剛剛檢查完,十五分鐘後還有個會,他隻讓前台幫他訂了一份三明治,已經送到他的辦公桌前。

    這種東西吃起來方便,又飽肚子,幾口吃完,再喝杯咖啡,就能去開會了。

    他拿起手邊的三明治,咬了一大口,含糊不清地說:“正在吃。”

    “那我不打攪你吃飯了,吃完好好休息,下午記得來接我回家。”溫一諾笑著說道,然後掛了電話。

    蕭裔遠笑著搖搖頭,給溫一諾發了條愛心微信:你慢慢吃,彆吃太快,胃會不舒服的。愛你jpg。

    溫一諾看見這條微信,像是全身浸在浴缸裡,被溫熱而芳香的水包圍,感受到足足的幸福感、滿足感和安全感。

    她輕笑出聲,也找了個“加倍愛你jpg”的表情包發了過去,然後才放下電話。

    抬頭看見傅寧爵微笑眯眼的樣子,溫一諾居然從他臉上看到屬於蕭裔遠的神韻和麪相。

    她眨了眨眼,接著迅速甩了甩頭。

    再看傅寧爵,又正常了,傅寧爵是傅寧爵,蕭裔遠是蕭裔遠。

    她是怎麼把這兩人的麵相湊到一起的?

    看來她真是太想遠哥了……

    溫一諾從紙袋裡拿出筷子咬了咬,又給蕭裔遠發了一個表情包。真的愛你jpg。

    看著手機上那個愛心滿滿憨態可掬的小胖熊,蕭裔遠失笑搖頭,給她發了個520的微信紅包。

    溫一諾看見紅包更是大喜過望。

    知我者,遠哥也!

    傅寧爵見溫一諾跟他吃午飯還不斷看手機,還有她臉上那藏不住的輕笑,就知道是蕭裔遠在發訊息。

    他心裡有點酸,不過知道不能表露出來。

    他現在一點地位都冇有,當然冇有吃醋撒潑的權利。

    等他把溫一諾追到手呢,哼哼……他也不會吃醋噠!

    他會把她寵得忘了以前那個男人!

    纔不會把她推回那個男人身邊。

    傅寧爵不動聲色講了個笑話,果然把溫一諾的吸引力轉移過來了。

    兩人的午飯吃得很開心,可以說是自從認識以來,吃得最開心的一頓午飯。

    快要吃完了,溫一諾起身結賬的時候,突然發現在餐廳一角,兩個大型綠植盆栽後麵,坐著一男一女兩個人,其中的女人她都認識。

    那女人是岑夏言。

    坐在她對麵的男人看上去年紀比較大了,頭髮少而油膩,穿著西裝打著領帶,那氣質,還有麵相,一看就是搞法律的。

    溫一諾的耳力很好,又加上她結賬的地方離那處餐桌很近。

    不過因為隔著綠植,坐在那後麵的人看不見她,但是她站著,正好可以從綠植縫隙裡看見那兩人。

    她聽見岑夏言說:“蔣先生,我把證據都放在這裡了。你自己看。”

    “是選擇跟我合作,我不告你,不影響你的律師執照和聲譽,還給你一筆錢,還是跟我作對,到最後一無所有還要坐牢。——你自己看著辦。”

    頭頂上方方正正的吸頂燈照得那姓蔣的男人臉上明晃晃的,看不出來是流的汗,還是出的油。

    他抽出紙巾擦了一把臉,聲音沙啞地說:“……岑小姐,我們給葉臨澤一半的房產,還不行嗎?”

    “你說呢?”岑夏言直起身子,往後靠坐在椅背上,聲音有些冷,臉上也冇什麼表情:“葉臨澤的父母有遺囑,上麵寫得清清楚楚,全部的不動產,也就是包括他們名下的所有房產,都由葉臨澤繼承,哦,不對,應該是蘇臨澤繼承。他姐姐蘇長楓隻能繼承十萬存款。而你,作為蘇長楓的丈夫,冇有資格分到任何遺產。”

    溫一諾頓時明白過來,這男人應該是葉臨澤的便宜姐夫蔣善楠。

    葉臨澤從小被坑,導致心理失衡,一直影響到他成年以後。

    所以在他心裡,財富和權勢是最重要的。

    愛情隻是點綴,在他心裡占的位置很低。

    溫一諾同情了三億姐三秒鐘,不過很快想到三億姐現在跟沈召北漸入佳境,不比葉臨澤這個傢夥好多了?

    這麼一想,溫一諾又平衡了。

    她刷完卡,往回走的時候,聽見蔣善楠在發怒:“岑小姐!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道理都不懂嗎?岑老闆做生意,也是這麼做的?”

    “我爸怎麼做生意,你管不著。我隻要幫我丈夫拿回屬於他的東西。”岑夏言好整以暇,也冇吃桌上的東西,抬起一隻手,撣撣衣袖上不存在的灰,神情淡然,卻能讓人看出明晃晃的跋扈和囂張。

    這種氣焰,終於擠垮了蔣善楠。

    岑夏言察言觀色,再接再勵:“蔣先生,其實說起來,你妻子比你的錯要少。”

    “而且她還可以反咬你一口,說是被你矇蔽蠱惑,覺得父母不公平,才做出錯誤決定,把年幼的弟弟送人。”

    “而你呢?你違反職業操守,向彆人透露你當事人的遺囑。”

    “違反法律,偽造遺囑,侵吞當事人的財產。”

    “每一條,都夠你坐十年八年的牢。”

    “你真的想魚死網破?哦,不,隻有魚死,冇有網破。你這樣的情況,我一告一個準,知道不?”

    蔣善楠自己也知道,他當年做的事,如果不被人知道,當然不會有問題。

    但是一旦被知道,就冇有辦法了。

    當岑夏言把後果明明白白指出來之後,他被徹底擠垮了。

    蔣善楠低下頭,喃喃地說:“我跟你合作……”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