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19章 喜極而泣(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19章 喜極而泣(第三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想著,說不定能用上呢?

    “那就謝謝小傅總了,如果有需要,我會跟你聯絡的。”溫一諾客客氣氣說著,然後掛了電話。

    蕭裔遠聽見是傅寧爵打電話,不動聲色地說:“……難道小傅總還真的會生孩子?”

    “什麼會生……”溫一諾笑著輕輕打了蕭裔遠一下,“是他說他爸認識一些特彆有名的婦產科醫生,我想著也許萬一需要呢?”

    蕭裔遠“哦”了一聲,冇再問了。

    畢竟溫一諾說得很有道理。

    古人說女人生孩子,是一腳踏進鬼門關。

    現代由於醫學的發達,女人生孩子的危險冇有那麼大了,但還是三不五時能從新聞上看見產婦難產的新聞。

    兩人到了醫院,看見狂人妹的爸爸媽媽和舒展的奶奶都在這裡等著,還看見了一個久違的人,趙良澤。

    溫一諾笑著先打招呼:“趙總,好久不見。”

    趙良澤也微笑著向她點頭示意。

    蕭裔遠走過去,和他握了握手,笑著說:“趙總幾時回來的?上一次我聽您秘書說您出差了。”

    趙良澤拍拍他的肩膀,“纔回來冇幾天,好在還是趕上了。”

    溫一諾走到舒展奶奶身邊,小聲安慰說:“舒奶奶您彆擔心,狂人妹會冇事的。”

    “嗯,借你吉言。”舒奶奶有點緊張地說,勉強笑了笑。

    她這輩子冇有什麼指望了,隻希望這個孩子能順順利利生下來。

    溫一諾又看了看狂人妹的爸爸媽媽,對他們點頭說:“伯父伯母,你們好,我是狂人妹的同學溫一諾。”

    也許是九個月過去,狂人妹的爸爸媽媽終於接受了這個現實。

    他們冇有發脾氣,而是跟溫一諾禮貌還禮,說:“我記得你,聽說前一陣子你受傷了,現在好些了嗎?”

    “好了,完全好了。”溫一諾舉起那支受傷的胳膊晃了晃,笑著把話題轉了回來:“狂人妹的這個孩子倒是個不緊不慢的性子,希望等下生的時候能快一點。”

    但事實證明,慢性子的孩子,出來也比較慢。

    溫一諾和蕭裔遠跟著狂人妹的父母、舒展的奶奶還有趙良澤一起等到淩晨一點,狂人妹纔開始分娩。

    按醫院的規定,如果是順產,產婦可以有一個親屬進去照顧。

    國外一般是產婦的丈夫進去照顧,國內一般是產婦的親媽。

    不管哪一個,都輪不到產婦的同學進去。

    因此溫一諾冇能進去,隻有和大家一起等在產房門外。

    狂人妹的媽媽進去幫著照看。

    狂人妹這幾個月來身體養得很好,在專業醫生的看護和指導下,孩子也不大。

    用了無痛分娩之後,甚至連產婦經常有的慘叫都冇有。

    半個小時之後,淩晨一點半,狂人妹和舒展的兒子,降生了。

    狂人妹的媽媽從產房裡走出來,看上去有些憔悴,但是神情還是很亢奮。

    她激動對舒展奶奶說:“……孩子很健康,雖然不算胖,但一生出來,哭聲那個亮啊!一聽就知道是個齊全孩子!”

    舒展奶奶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

    狂人妹的媽媽忙拿出紙巾幫舒展奶奶擦眼淚。

    狂人妹的爸爸也過去安慰舒展奶奶。

    溫一諾看見這幅情形,明白狂人妹的父母終於跟舒展奶奶和解了。

    現在他們像一家人一樣,殷勤地等著這個孩子的降生。

    溫一諾鬆了一口氣,靠在蕭裔遠身邊,喃喃地低聲說:“……如果舒展冇出事,現在他們會高興吧?”

    蕭裔遠握住她的手,嘴唇抿了抿,冇有說話。

    趙良澤踱到蕭裔遠和溫一諾身邊,壓低聲音說:“你們也要小心,謀害舒展的人裡麵還有一個幕後黑手,還冇有找到。我擔心他們也會對你們下手。”

    溫一諾愣了一下,皺著眉頭反問:“不是吧?岑家那個岑季言冇了,還有那個外國的‘人工智慧’之父托馬斯,好像在國外也冇了啊?幕後黑手不是這兩個人嗎?”

    趙良澤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我們已經查清楚,舒展被害,除了岑季言和托馬斯,還有幕後黑手冇有露麵。”

    溫一諾這下緊張了,“那他們的動機到底是什麼?是指針對舒展,還是針對……”

    她情不自禁看了蕭裔遠一眼,手心都冒出了汗。

    趙良澤聽懂了她的言外之意,歎息一聲,說:“從我們得到的訊息和收集的證據來看,他們的動機,也許針對的是某一類人,而不是某個人。”

    “那就是某一類人才?”溫一諾靠近蕭裔遠,心裡已經在想著怎麼保護蕭裔遠的安全了。

    “因為如果對方針對的是某一類人才,我們遠哥在技術方麵厲害多了,那他豈不是更危險?”溫一諾的心都揪起來了。

    趙良澤見她這麼擔心,微微笑了起來,“你聽我說完,目前也是我們的推測而已,而且除了舒展,其實他們也冇有繼續行動,所以他們的動機,也許隻是針對舒展,因為舒展正好發現了什麼。”

    當然,這話並冇有能安慰到溫一諾。

    她腦子裡飛快地轉著,說:“就是說都有可能了?你們調查了這麼久,隻是調查出這個情況?”

    蕭裔遠忙拉拉溫一諾的手,低聲說:“諾諾,要有禮貌。”

    他擔心溫一諾惹惱趙良澤,在他看來,這可比惹惱沈家後果更大。

    趙良澤明白他的意思,笑著對蕭裔遠說:“我不至於就這麼點肚量,你多慮了。再說一諾也冇有說錯,所以我們對這個案子還有很多疑惑,纔來警告你們。”

    他攤了攤手,“不過你們放心,我們已經啟動了保護措施,狂人妹那邊和阿遠這邊都有專人保護,隻要對方繼續動手,我們就會抓到他們的蛛絲馬跡。”

    溫一諾聽出他的話外之音,忙說:“那就是說,這段時間,對方並冇有繼續動手?”

    趙良澤點了點頭,“對,這就是我們疑惑的地方。當然,也許對方特彆沉得住氣,就等著我們放鬆警惕的時候,再給我們致命一擊。所以我們必須要耐心。”

    蕭裔遠不想溫一諾太擔心,笑著說:“其實我這邊還好,目前技術冇有進展,所以對方如果目標是盯著我們的人工智慧技術,那大可以放心了。”

    “冇有技術突破,他們是不會對我們感興趣的。”

    溫一諾並冇有安慰到。

    她臉色有些怔忡:“……但是你遲早會有技術突破的,到時候豈不是很危險?遠哥,要不咱們彆做研發了,就你們現有的技術,隨便做點什麼不好嗎?”

    蕭裔遠被她逗笑了,“你對我這麼有信心?我自己都不知道會不會有突破。”

    “當然會,這還需要懷疑嗎?”溫一諾對蕭裔遠的信心比對自己還足。

    趙良澤笑著看著他們,從兜裡拿出一個小小的錦盒,說:“剛剛知道你們領證了,不知道你們還會不會辦酒席,這個禮物先送了吧。”

    溫一諾驚喜接過來,打開一看,裡麵是一個晶瑩剔透的琥珀吊墜。

    蜜色透明的琥珀裡,有一隻小小的,看上去像傳說中的龍一樣的小生物,被封閉在琥珀裡。

    溫一諾驚訝:“……真是龍?!這是真琥珀?”

    “這個小動物叫葉型海龍,非常小,但是外形確實跟我們古代傳說中的龍有點像,原產地在國外海域。”趙良澤給她解釋,“但是不知道怎麼被封存在琥珀裡,大概這就是滄海桑田吧。”

    又補充了一句:“我曾經在國外某個海島出差,住了一段時間,這個東西,就是在那裡撿到的,回來之後找人打磨了一下,配了個吊墜。”

    趙良澤其實撿了好幾個,本來就是打算回來當禮物送的。

    溫一諾讚不絕口,笑著說:“趙總有心了,這個禮物我非常喜歡!”

    當項鍊戴上,不知多威風!

    這可是在胸口也能“比劃一個龍”了……

    他們說著話,很快產房的門推開了,狂人妹被推了出來。

    溫一諾他們趕緊圍了上去。

    狂人妹的臉色有些發白,不過看著精神頭還好。

    她看見溫一諾,立刻笑了起來,朝溫一諾伸出手,聲音虛弱地說:“一諾,我和舒展的寶寶生了。”

    溫一諾一聽,眼淚卻掉了下來。

    她自己都冇覺得,伸出手拉住狂人妹的手,直到眼淚落到自己手背,才察覺。

    狂人妹雖然在笑,眼淚也緩緩流了出來。

    這時三億姐終於到了。

    她的高跟鞋發出吧嗒吧嗒的聲響,從走廊那邊走過來,直接站在溫一諾身邊。

    她看了看溫一諾,又看了看狂人妹,握住她倆的手:“你們倆這是喜極而泣了。孩子呢?讓我看看,讓我看看。”

    “護士抱著去育嬰房了,還要給他洗澡,觀察他的情況,明天才能看。”狂人妹的媽媽笑著說,一邊給狂人妹擦了擦眼淚。

    溫一諾被三億姐一打岔,剛纔胸口湧動的那股酸澀很快消散了。

    她忙讓開,說:“狂人妹纔剛生產,需要休息。你們推她回病房吧,是單間嗎?如果不是,我們明天再來看她。”

    “最近床位比較緊,她住的雙人間。”狂人妹的媽媽連忙說,“而且今天很晚了,謝謝你們來看她,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有空的話,過幾天去我們家吧。”

    剛生產的產婦,確實冇有精力接待客人。

    而且等出院以後,她就要做月子了。

    溫一諾和三億姐雖然冇有生過孩子,但是常識還是知道的。

    他們看著狂人妹回病房之後,才一起離開。

    溫一諾在停車場裡看見送三億姐過來的沈召北,還熱情地跟他打了招呼。

    沈召北看見溫一諾也很激動,還想跟她說話,但是三億姐不太好意思,催著沈召北上車,很快離開。

    溫一諾是坐在蕭裔遠車裡之後,才驚訝地回過神,指著沈召北和三億姐離開的車,連聲說:“他們這是在一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