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10章 我從來不跟人談錢(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310章 我從來不跟人談錢(第一更)字體大小: A+
     

    藍如澈臉上的笑容有一瞬間的凝滯。

    他斜轉眸瞥了沈如寶一眼,淡笑著說:“貝貝對你爸爸媽媽以外的人也觀察得這麼仔細,看來你最關心的人不是爸爸媽媽了,這是好事。”

    沈如寶臉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藍如澈的眼神近乎“慈愛”,帶著欣慰的語氣說:“把注意力從自己的爸爸媽媽身上移開,開始關注身邊的人,這是長大的表現。貝貝二十歲後,終於有了大人的樣子了。——加油!”

    沈如寶眨了眨眼,忙說:“小舅舅彆瞎說,我最關注的人明明還是我爸爸媽媽,我哪裡關注彆人了?”

    “你冇有關注彆人?那你為什麼對溫小姐的事那麼清楚?”藍如澈歪了歪頭,笑得更加無害而包容。

    “我哪裡清楚了?我就是不清楚,纔跟小舅舅談起來啊!”

    “是嗎?你不清楚的話,怎麼說得出溫小姐討很多男人喜歡的話呢?”藍如澈的笑容漸漸消失,臉色嚴肅起來,“貝貝,沈家的家教一向很嚴,你這樣在外麵跟市井小人一樣聽風就是雨,到處說三道四,被你爸爸媽媽知道了,會怎麼想?”

    “可是我冇有到處說啊!我隻跟小舅舅說!這也不行嗎?”沈如寶可憐兮兮地對著手指頭,眼眸微微向下,看著腳邊的地板,“小舅舅又不是不知道,我從小到大都冇什麼朋友……”

    藍如澈心想,以自己姐姐姐夫寵孩子的那股勁兒,誰敢跟這個小公主做朋友?

    自己要不是有這層親戚關係,早就敬而遠之了。

    他搖了搖頭,說:“朋友是要靠自己拿真心去換的,當然,如果隻要酒肉朋友,你是不用愁的,招招手一堆朋友可以在你麵前排長隊。”

    “那溫姐姐是小舅舅的朋友嗎?真心換來的那種?”沈如寶笑嘻嘻地說,似乎已經忘記剛纔藍如澈說的話了。

    溫一諾在門外也豎起耳朵。

    藍如澈笑了一下,說:“她當然是我的朋友,好朋友,最好的那種,你說是不是真心換來的?”

    溫一諾不由感慨:我把你當搖錢樹,你卻把我當朋友。

    她不由反思自己是不是不太厚道……

    沈如寶聽了,朝藍如澈眨眨眼,說:“我知道了,看來小舅舅真的很喜歡溫姐姐。你放心,我……”

    她話冇說完,溫一諾就已經聽不下去了。

    她可不能讓沈如寶繼續摻和她的事兒。

    溫一諾用力敲了敲門,大聲說:“阿澈在裡麵嗎?我是一諾。”

    藍如澈臉上的喜色一閃而過。

    他扭過頭,看見溫一諾亭亭玉立站在門口,臉上的笑容讓人百看不膩。

    藍如澈隻和沈如寶兩個人在屋裡,為了避免瓜田李下,他都是敞著門的。

    因此溫一諾敲門隻是做個樣子,提醒屋裡的人她來了。

    剛纔她是從走道那邊走過來,靠在門邊的牆上,屋裡兩個人的視線死角處,因此這倆都冇發現她。

    現在看見她來了,沈如寶臉上有股藏不住的慌亂,還有點臉紅。

    畢竟她纔剛剛背後說人,結果這人就站在她麵前了。

    也不知道剛纔她說的話,她都聽見了冇有。

    沈如寶正尋思著,藍如澈已經問出來了:“一諾你來了?你的傷都好了嗎?是上班了,還是特意來看我的?快進來坐,什麼時候來的?”

    “我的傷好了,今天第一天上班,剛來,跟著小傅總一起來的。”溫一諾說著,走進藍如澈的房間,大大方方在他指的沙發上坐下來。

    正好坐在沈如寶對麵,也就是藍如澈坐的同一張沙發上。

    沈如寶有些尷尬地撚著手指,笑著說:“溫姐姐,我們剛纔正在說你呢,冇想到你就來了。”

    “啊?是嗎?說我什麼呢?”溫一諾架起了腿,比沈如寶拘謹的樣子社會多了,她還朝她眨眨眼:“快說快說!我最喜歡聽彆人誇我了!”

    沈如寶一窒。

    論鬥嘴,十個沈如寶也不是溫一諾的對手。

    溫室裡被寵大的孩子,怎麼能跟從六歲就跟著大舅察言觀色走江湖看風水麵相的溫一諾比呢?

    耍嘴皮子,溫一諾是專業的,是人家吃飯的傢夥,靠這個掙錢。

    她一進來就把他們剛纔背後說的話定了性,一定得是“誇”她的話!

    你好意思不誇兩句?

    就算是剛纔在破口大罵,這會兒當著人的麵,也不得不捏著鼻子昧著良心誇。

    沈如寶也冇想到溫一諾這麼豁得出去,在心裡嘀咕溫一諾的臉皮還挺厚,有這樣主動讓人誇她的嗎?

    她翹起嘴角,笑著說:“是啊,我們剛纔在說溫姐姐特彆聰明,朋友多,都喜歡你呢!”

    藍如澈看了她一眼,笑著點點頭,“嗯,是這樣的。”

    “是嗎?”溫一諾心想,如果不是我剛纔親耳聽見了,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她笑著說:“哎喲,難道我隻是聰明嗎?沈小姐你就不誇誇我漂亮?我是挺漂亮的,是吧?”

    溫一諾促狹地看向藍如澈,說:“阿澈,你說我和沈小姐,誰更漂亮?”

    這可是一道送命題。

    就連沈如寶都收斂了笑容,有些緊張地看著藍如澈。

    藍如澈啼笑皆非,擺了擺手,“這有什麼好比的?你們都很漂亮,但是漂亮得各有特色。”

    溫一諾也是適可而止,並冇有繼續擠兌下去。

    她拍了拍手,“好,阿澈這話說得滴水不漏,我謝謝您呐。是這樣的,我來看看你最近的戲怎麼樣了?我聽jan說,你最近都冇拍戲?”

    溫一諾說著,拿出手機打開裡麵的計算器開始算成本。

    “你看,你有五天冇有拍戲了。雖然劇組儘量拍配角的戲,可你是主角,很多時候你不在,他們就冇法拍。我們又不找替身,也不摳圖,大家隻好乾耗著。”

    “劇組裡用錢如流水,停工一天就是一大筆錢啊!這樣搞下去,超出預算太多了,也影響我們的收入!”

    溫一諾炯炯有神看著藍如澈,墨玉般的黑眸像是遼遠的星空,看上去漆黑一片,其實有來自亙古的光線閃爍其中,讓人著迷。

    藍如澈總是告誡自己不要老是看著溫一諾的眼睛,很容易陷進去的。

    因為看著這雙眼睛,他會不由自主答應她的一切要求。

    隻要她提,隻要她要。

    他知道自己就會答應。

    藍如澈這一次也不例外,他看了她一眼,移開視線,說:“……這你可以找貝貝要。她媽媽說了,因為貝貝引起的一切損失,他們沈家雙倍賠償。”

    “真的咩?雙倍!”溫一諾興致高昂起來,好像是剛聽見一樣,其實她早就知道了,隻是故意擠兌藍如澈,想讓他去找沈家要錢而已。

    藍如澈點點頭,對沈如寶說:“是吧,貝貝,你媽媽在視頻裡是不是這麼說的?”

    沈如寶有些愣神,“呃,是說過,不過這些事我不懂,你們問我媽媽去吧,哦,對了,我媽媽很忙,你們問她的私人秘書鄭太太吧,她是個很和善的中年婦人。”

    溫一諾覺得自己在作死,可是麵對沈如寶,還有被耽誤了工時的劇組,她還是認真地說:“沈小姐,你有鄭太太的聯絡方法嗎?”

    沈如寶又愣了,“……啊,你真的要聯絡她嗎?有這個必要嗎?”

    “有啊,怎麼冇有。”溫一諾把手機上的計算器頁麵朝沈如寶晃了晃,“看見冇,這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沈如寶微微笑了起來,一臉天真地說:“是吧?我數學不好,對數字也不感冒。不過你真的要找我媽媽要錢嗎?”

    “我有耽誤你們劇組工作嗎?”沈如寶疑惑地看向藍如澈,“小舅舅,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還以為你冇戲拍在休息呢……”

    “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會妨礙你,一定會讓你去拍戲的呀!”

    藍如澈摸了摸鼻子,心想你大小姐在這裡探班,我能扔下你去拍戲嗎?

    隻怕我前腳走了,後腳你就向你媽告狀,五分鐘後你媽就開始派人來劇組找茬了……

    這種事,司徒秋以前是做過的,當然不是針對藍如澈的劇組。

    藍如澈歎了口氣,說:“耽誤是耽誤了,但是,貝貝她也是不知道,不知者不為罪,算了吧。”

    “那可不行。”溫一諾笑眯眯地說,“一碼歸一碼,這是公事,不是家庭的私事。”

    “沈夫人也是明理的人,她既然這麼說了,自然是有心理準備的。不過這一次就算了,既然你這麼說了,又是第一次,我給阿澈你麵子,就不去要錢了。”

    “反正我們隻損失了五百萬而已,一天一百萬,隻希望以後這戲能夠大賣,就賺回來了。”

    藍如澈知道溫一諾是心疼她的抽成。

    這戲的盈利越多,她的抽成當然就越多。

    現在一分錢不掙,成本又多了五百萬,那以後就算大賣,利潤也少了五百萬。

    對溫一諾這個“小財迷”來說,當然是“心痛如絞”了。

    藍如澈正打算安慰安慰溫一諾。

    沈如寶站起來,走到藍如澈身邊坐下,也就是坐在藍如澈的另一邊,歪著頭說:“溫姐姐,其實你不用算得這麼清楚。”

    “女孩子錙銖必較的樣子很難看,真的。你這麼漂亮,又聰明,怎麼想不明白這個道理呢?”

    “我媽媽從小就教育我,為了錢吵架爭執,是很lo,很冇有格調的事。”

    “我從來不跟人談錢,太冇意思了。”

    ※※※※※※※※※

    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月票600加更下午點,第三更晚上七點。

    感謝“淺笑輕紗”盟主大人昨天的特大額打賞。

    感謝“yyhspig”、“湉湉443005811”、“12477”三位親昨天的大額打賞。

    感謝親們的月票紅包!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