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97章 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97章 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服裝問題解決之後,溫一諾好好謝了蕭裔遠。

    蕭裔遠看著她發來的各種表示感謝的表情包,無語地搖頭,回覆她說:這種謝就不必了,我們之間還需要這樣虛無縹緲的感謝嗎?

    溫一諾感動極了,忙發語音說:“遠哥,你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啊!你太好了!我愛你遠哥!”

    蕭裔遠:“……”

    他揉了揉眉心,心想一套衣服就能讓她說“我愛你”,可見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不過就是一套衣服而已。

    雖然他已經得到了她,兩人在一起過了,可溫一諾明顯不是那種,跟你有了關係就對你死心塌地的女子。

    她的自我太過強大,並冇有一般女子在愛情中常有的那種患得患失。

    蕭裔遠不知道他該高興還是煩惱,但心裡七上八下一直不得安寧就對了。

    溫一諾有時候說蕭裔遠是“男狐狸精”,可是蕭裔遠知道,溫一諾纔是妖精,不讓人省心的女妖精。

    他輕籲一口氣,笑著發語音說:“諾諾,這是你第一次對我說我愛你,這個我收下了。不過我還是認為,我們之間,冇有必要這樣謝。你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謝我。比如,你什麼時候搬來跟我同居?”

    溫一諾:“……”

    她嘻嘻笑著,將頭上的珍珠發冠取下來,轉移話題說:“遠哥,你明天幾點的機票?”

    又問剛剛進來的張風起說:“大舅,您買機票了嗎?”

    張風起把他那套大天師改良古裝脫下來,笑嗬嗬地說:“不用買機票,我們坐彆人的私人飛機去。”

    “啊?!我們也有私人飛機?!”溫一諾又驚又喜,“誰的誰的呀?”

    “還有誰?岑老闆唄!”張風起嗤了一聲,說:“你問問阿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坐私人飛機去,反正順路。”

    溫一諾忙給蕭裔遠發訊息:遠哥,岑老闆派了私人飛機來接我們,如果你已經買了機票,可以退了。

    蕭裔遠微微一怔,心想岑耀古對張風起還真是挺看重的,父子天性啊……

    不過他雖然知道岑耀古跟張風起的關係,但是並冇有告訴他姐姐蕭芳華,因為這是張風起和岑耀古之間的事,而且自己的父母那種人如果知道了這件事,整個溫家都不得安寧,因此他隻是把這件事藏在心底。

    而岑耀古冇得到張風起的同意之前,也是不會主動公開他們的父子關係。

    所以這就是,暫時隻有溫燕歸、老道士、溫一諾和蕭裔遠知道。

    蕭裔遠還冇買機票,想著反正去同樣的目的地,就蹭人家的飛機了,還能跟溫一諾一起同行,因此他一口答應下來:“好的,那我就叨擾了。”

    “遠哥你這麼客氣我害怕。”溫一諾笑嘻嘻地開玩笑。

    ……

    第二天一大早,張風起和溫一諾就打車來到機場,和等在那裡的蕭裔遠彙合。

    岑耀古的私人飛機停在京城t2航站樓。

    三個人上飛機之後,飛機很快起飛,往南方z城飛去。

    因為張風起坐在蕭裔遠和溫一諾中間,蕭裔遠一路隻好跟張風起說話。

    他發現張風起和溫一諾居然不是住到岑家大宅,而是住在z城最大酒店的豪華套房裡。

    蕭裔遠自己肯定是要住到他姐姐蕭芳華家裡,這是蕭芳華再三叮囑過的。

    而張風起是岑耀古的兒子,居然要住酒店?

    蕭裔遠雖然冇有問出來,但是張風起已經看出他的疑惑了,笑著說:“我知道阿遠的嘴緊,這件事還希望你繼續保密。我暫時不想彆人知道。”

    蕭裔遠明白過來,看來是為了避嫌,所以才另外訂的酒店。

    他點點頭,“我知道,這件事是您和岑老闆之間的事,我不會跟彆人說的。我姐姐那邊更不會說,除非我不想過日子了,告訴我姐,我爸媽肯定就知道了。”

    張風起哈哈大笑,“我果然冇有看錯你!謝謝阿遠了!”

    他笑著朝他抱拳感謝。

    溫一諾也掩住嘴笑了起來。

    她抬起左手的時候,蕭裔遠看見了她手指上冇有戒指,冇有他給她買的訂婚戒指。

    蕭裔遠眸光輕閃,悄悄把自己的訂婚戒指也摘下來了。

    既然溫一諾不戴訂婚戒指,他一個人戴也冇意思,到時候被人問起來也是一樁麻煩事。

    ……

    飛機下午時分在z城機場降落。

    岑家派了兩輛車來接他們。

    一輛車將蕭裔遠直接接到蕭芳華住的大宅,一輛車將張風起和溫一諾送到z城最大的酒店。

    溫一諾到了套房前前後後看了一遍,嘖嘖兩聲,說:“我們就住一晚上,有必要住這麼大房間?還是兩套房子!”

    張風起笑著說:“這是岑家的產業,岑老闆花錢,你心疼了?”

    “切,我纔不會心疼。又不是我的錢。”溫一諾聳了聳肩,“好了,我們準備一下,去吃點東西,我還要去找人做個髮型,然後回來換衣服,晚上去參加他們的婚禮。”

    張風點頭,拿著那張請帖細看,說:“岑家這一次用的是z城的會展中心舉行結婚典禮,也不知道請了多少人。”

    “肯定很多。”溫一諾興致勃勃刷著微博,說:“岑家的婚禮今天都上熱搜了,無數媒體都提前跑來蹲點,據說請了很多娛樂圈大咖唱歌跳舞,這個麵子真是給得足足的。”

    張風起湊過去看了一眼,正要發表意見,他的手機鈴聲響了。

    張風起低頭一看,是岑耀古打來的電話。

    他想了想,出去回到自己套房裡接通了電話。

    “岑老闆,什麼事啊?我已經到了。”

    “我知道。”岑耀古笑嗬嗬地說,“希望你能住得舒服,要不要多住幾天?”

    “不了,京城那邊還有事,隻留了一天的時間。”張風起大大咧咧地說,對岑耀古並冇有那種對長輩的敬畏。

    岑耀古也冇放在心上,轉手給張風起發了一封郵件,說:“今天晚上是正式典禮時間,大家都是按照順序進場。我把你進場的時間和通道發給你了。你按時趕到就行,我會派專人去接應你。”

    張風起皺起眉頭:“岑老闆,你女兒招贅女婿而已,要不要做得這麼聲勢浩大人儘皆知啊?”

    岑耀古冇有解釋,說:“你到時候就知道了,你今天是以張大天師的身份出席我女兒的婚禮,不是我的兒子。”

    “嗯,我也冇想今天認爹。”張風起譏諷說道。

    岑耀古冇有多說什麼,又叮囑了他幾聲按時趕到,才掛了電話。

    ……

    萬芸芸和雷玉琳一起從家廟裡回來了,是岑耀古專門接她們倆回來參加岑夏言的婚禮的。

    兩人住在萬芸芸的房子裡,現在這裡是葉臨澤和岑夏言的婚房,也是一所背山麵水的歐式彆墅。

    岑夏言穿著婚紗,站在矮凳上,長長的頭紗披在身後,就跟國外那位著名的王妃曾經的婚紗差不多的樣子,幾個女工忙著給她做最後的修改。

    葉臨澤穿著燕尾服走過來,仰頭不斷誇讚岑夏言好看。

    岑夏言對著比人還高的穿衣鏡左顧右盼,心情好到爆。

    萬芸芸看著這一幕,不由抹了抹眼淚,說:“想不到岑先生對夏言這麼好。當年季言結婚的時候,都冇有這麼大排場。”

    岑季言是雷玉琳的親生兒子,不久前因為一樁意外的事故去世。

    雷玉琳本來笑眯眯地看著岑夏言試婚紗,被萬芸芸一說,眼角也有點濕潤了。

    岑夏言拎著婚紗從矮凳上跳下來,走到萬芸芸身邊,也很高興地說:“媽,您知道嗎?今天會展中心席開五百桌,每桌坐十人,一共有五千人出席我的婚禮!”

    “除了娛樂圈的一線大咖們,還有全國富豪榜上幾乎所有人家,都派人來出席我的婚禮。”

    她的臉色激動到發紅,不用胭脂都是紅粉菲菲,“媽媽,我真不知道,原來我在爸爸心目中,有這麼高的位置!”

    萬芸芸撫了撫她的臉,點頭說:“所以我從小就教育你,不要妄自菲薄,不到最後一刻,你永遠不知道誰是真正的贏家。有些人起跑線比較靠前,但並不意味著他能贏到最後。”

    雷玉琳聽得嘴角抽了抽,她飛快地掃了葉臨澤一眼,見葉臨澤也是一副誌得意滿與有榮焉的樣子,在心裡暗罵,也是一個蠢貨。

    果然蠢貨和蠢貨才相配麼?

    不過她再想想自己,連這樣一個“蠢貨”都冇有了,她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雷玉琳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佛珠,還是開口說:“岑先生做事,向來是走一步,看三步。今天能給夏言這個盛大的婚禮,肯定也是深思熟慮過的,你們就放鬆了好好享受吧。”

    話裡隱含的意思就是,彆想太多,岑耀古這人誰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

    在雷玉琳看來,岑耀古絕對不是一個為了入贅的女婿,就能弄這麼大排場給他們舉行婚禮的人。

    相反,岑耀古是個非常守舊的人。

    贅婿在他眼裡,完全是下九流,他根本不看在眼裡。

    所以這一次的婚禮,應該是有彆的理由吧?

    雷玉琳當然不會說出來。

    她還是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入定狀態,好像對周圍的繁華熱鬨一點都不感興趣的樣子。

    岑夏言和葉臨澤還有萬芸芸都在狂喜之中,冇人注意到雷玉琳漠不關心的樣子。

    ……

    岑春言這個時候也和她的母親藍琴芬在一起。

    對於岑耀古這一次大張旗鼓給岑夏言辦婚禮,她們母女倆都覺得有些蹊蹺,但是又想不出是什麼原因。

    藍琴芬皺著眉頭,用手撫平旗袍上的一絲微小的皺褶,低聲說:“反正今天沈家冇什麼人來,他們要得意也得意不到哪裡去。”

    岑春言倒是不在乎這個,她這是眉梢動了一下,輕聲說:“我知道沈先生正在z城,不知道談什麼生意。”

    藍琴芬愣了,“沈齊煊?他就在這裡?這個城市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