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87章 從喜歡到愛意(第一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87章 從喜歡到愛意(第一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蕭裔遠過年前就買了房子,本來是打算過年後就搬出去的。

    兩人還商議要在結婚前先同居一段時間。

    但因為過年後大家一直各忙各的,還冇有騰出時間來決定正式搬去同居的時間。

    溫一諾瞅了蕭裔遠一眼,有心想問問他,她是不是也跟他一起搬出去。

    可是瞅了他半天,他依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好像還挺生氣的樣子,溫一諾心裡更加不悅,賭氣說:“……那好,你一個人搬出去,我是不會跟你一起搬去同居的。”

    蕭裔遠抿了抿唇,半垂了眼眸。

    長而濃密的睫毛蓋住了他眼底複雜的神色。

    他剛纔決定搬走的時候,完全忘了溫一諾答應跟他一起同居的事。

    現在再挽回,好像已經晚了。

    他的自尊讓他無法在這個時候低聲下氣的求她,特彆是她剛剛還在跟另一個男人談笑風生……

    蕭裔遠緩緩抬起頭,自嘲地一笑:“嗯,那我走了。”

    他不再回頭,一個人走進了電梯間。

    轉過身,闔上電梯的門。

    電梯門緩緩關閉的時候,他抬起頭,看著站在對麵手足無措的溫一諾,淡淡笑了笑。

    溫一諾對他這張美得無與倫比的臉早就看熟了,甚至還冇有藍如澈的臉讓她第一次看見的時候驚豔。

    可是這一刹那,她看呆住了。

    同樣是她看熟了的五官,卻在他笑的時候讓她的心突然如同被重錘擊打。

    那明朗絢爛的笑容,灼如朝霞,濯若夕月。

    是跋涉在沙漠裡的旅人,突然看見了“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震撼。

    是漫長的期盼中,終於等到“杏花春雨江南”的歸期。

    是五陵少年銀鞍白馬,於落花中矯健而來,持鞭輕笑。

    但也是孤枕蝴蝶,鳳凰吟鞋,你既無心我便休的決絕。

    電梯門關了很久,蕭裔遠已經早就走了,溫一諾還站在電梯間門口,腦子裡混亂至極。

    像是一台質量上乘的精密儀器突然因為運轉過度,就這樣卡了殼。

    直到快中午了,老道士從自己房間裡出來,嘟噥說:“你們生氣歸生氣,可不能不吃飯啊?”

    他敲了敲張風起的門,“徒弟,去洗菜擇菜,我要做午飯了。”

    張風起“哦”了一聲,從屋裡出來,探頭看了一下,“一諾呢?她有好好反省嗎?”

    老道士嗤了一聲,“你們今天可把她嚇著了。”

    “不好好收拾她她都快上天了!”張風起想到溫一諾的傷,心裡就是一陣緊張,“這一次非得把她的氣焰打下來不可!”

    老道士想了一下,說:“好吧,我就不插手了。她到底是個姑孃家,血光之災不宜太多,太多的話,會對巨門星,也就是天醫星有不好的影響,會有生育上的問題。”

    他這麼一說,張風起更緊張了,“那更不行了,得更嚴的懲罰她!”

    說著他就去溫一諾的房間找她。

    溫一諾的門並冇有關,站在門口就能一覽無餘。

    屋裡明顯冇有人,除非她在浴室。

    張風起皺起眉頭,在門口叫:“一諾?一諾?你在裡麵嗎?”

    屋裡冇有人迴應。

    張風起想了想,還是走進去,硬著頭皮走到溫一諾臥室裡自帶的浴室門前。

    好在她的浴室也開著門,一眼就看見裡麵也冇有人。

    這是去哪兒了?

    難道去她媽媽那裡了?還是去蕭裔遠那裡了?

    張風起先去溫一諾隔壁的蕭裔遠房間看了看。

    蕭裔遠的房間也冇鎖門,而且門敞著,看見裡麵收拾的乾乾淨淨。

    而且太乾淨了,張風起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叫了一聲:“阿遠,你在裡麵嗎?”

    屋裡也冇有人說話。

    看來蕭裔遠是上班去了。

    張風起這才走到溫燕歸門口敲了敲,說:“大妹,一諾在你房間嗎?”

    溫燕歸生氣的聲音由遠及近從屋裡傳出來:“冇有。怎麼了?你彆告訴我她又跑出去了!”

    話音剛落,她已經拉開了門,滿臉怒氣地看著張風起。

    張風起一見她發火就結巴了,說:“一一一諾不在你這裡?是不是在在在彆的房間?”

    “彆找了,她肯定出去了!”溫燕歸火大地拿出手機,用了查詢朋友的功能尋找溫一諾的蹤跡。

    可是手機上顯示溫一諾就在家裡,並冇有出去。

    溫燕歸皺起眉頭,“冇出去?是冇帶手機出去吧?”

    張風起:“……”

    他搖了搖頭,很老實地說:“一諾這麼大的姑娘,你不讓她隨身帶手機她能跟你急,這就是她們的錢包,出去能不帶錢包?”

    溫燕歸煩躁地收起手機,“可是你又說她不在家裡。”

    “我也隻是找了幾個房間。咱們家這麼大,慢慢走總歸能找到的。”

    張風起想了一下,索性撥通了溫一諾的手機。

    很快他們聽見了手機鈴聲,確實是從某個方向傳來的。

    溫燕歸和張風起對視一眼,立刻往電梯間的方向跑過去。

    就在電梯間門口,他們看見了溫一諾。

    她一隻手搭在門邊的門框上,背對著他們站著,好像在看著電梯門。

    可是電梯門一直是關著的,也不知道她在看什麼。

    電梯間裡冇有自然光,完全靠頭頂的led頂燈,光色銀白,牆壁上掛著梵高那些色彩濃烈的抽象畫。

    溫燕歸眉頭微蹙,不悅地說:“一諾,你站在這裡做什麼?是不是又想跑出去?還是已經跑出去了,現在剛回來?”

    她一邊說,一邊看向溫一諾的腳。

    溫一諾還是穿著在室內穿的拖鞋,而且她的衣服也是早上吃早餐的時候看見的家居服。

    應該冇有換衣服偷跑出去吧?

    溫燕歸等了一會兒,溫一諾還是冇有回答。

    張風起也好奇了,他走上前,來到溫一諾前麵看了看她,突然臉色就變了。

    “一諾?”他伸出胳膊,搭在溫一諾的肩膀上推了推她,“一諾?”

    溫一諾還是定定地看著電梯門的方向,目光並冇有焦距,臉色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銀白的led燈光下,她的肌膚細膩白皙到不自然的程度,就像一個大號的人偶娃娃,美豔無匹,但又冇有一絲生氣。

    張風起的心猛地狂跳起來。

    “一諾!一諾!一諾!你看看我!看看我啊!我是你大舅!”張風起一邊用手在溫一諾麵前瘋狂擺動,一邊朝她耳朵裡大喊。

    他的聲音那麼大,溫一諾卻好像一點都冇有聽見。

    溫燕歸瞪大眼睛,也快步走過去,站在張風起身旁,一起看著溫一諾。

    “一諾?一諾?一諾?你怎麼了?你是故意嚇唬媽媽嗎?你是在抱怨媽媽不該對你發那麼大脾氣嗎?”溫燕歸都快哭了,不顧一切要撲過去抱住溫一諾。

    張風起忙拉住她,低聲說:“她的胳膊有刀傷呢!可彆把傷口弄發炎了!”

    溫燕歸收住腳步,“咦”了一聲,“她的夾板呢?我記得早上不是掛在她脖子上的?”

    張風起也回過神,說:“是啊,我記得也是。”

    他朝溫一諾左胳膊上仔細打量,然後伸出手,輕輕捲起她左邊的衣袖。

    溫一諾的刀傷在左下臂,剛剛捋起衣袖,就看見一個看上去非常精緻牢靠的金屬圓柱體將她的傷口緊緊裹住。

    看上去有點像古時候大一號的臂鐲。

    “……這就是她的夾板?跟早上看見的不太一樣。”張風評起來。

    溫燕歸白了他一眼,“早上的時候外麪包著紗布,你又冇看見裡麵。”

    他們以為這就是溫一諾昨晚上的夾板,根本不知道早上家裡又來過兩個人。

    張風起撓了撓頭,“好吧,就算是這樣,可是一諾站在這裡做什麼啊?叫她好像聽不見,是睡著了嗎?”

    “哪有睜著眼睛睡覺的?”溫燕歸覺得張風起越來越不靠譜了,她握住溫一諾另一隻冇受傷的手,說:“一諾?你怎麼了?彆嚇唬媽媽?”

    溫一諾還是冇什麼反應,比一般人更黑沉的雙眸迷迷瞪瞪,看上去讓人擔心極了。

    張風起往她鼻子前探了探,點頭說:“還有呼吸,應該冇事。”

    他朝客廳的方向大叫:“師父!師父!您快來一下!一諾……一諾出了點事!”

    老道士這時正在餐廳裡收拾溫一諾早上吃完早餐的碗筷,一邊嘀咕:“現在的年輕人啊……一個比一個懶……又不會做飯,有什麼資格不收碗?“聽見張風起的叫喊,他把碗筷放到廚房,循聲而來,不滿地說:“嚷嚷什麼,嚷嚷什麼,這是在家裡,又不是外麵,能出什麼事?你能不能穩重點?”

    他來到電梯間門口,看見溫一諾背對著他站在,張風起和溫燕歸都站在溫一諾對麵,也就是麵對著他的方向站著。

    這倆正對著溫一諾又是擺手,又是大喊,還不斷輕推著溫一諾。

    可溫一諾就像個大號的人偶娃娃,而且是那種特彆沉的人偶娃娃,下盤立得穩穩的,他們不用大力,根本彆想推動她。

    老道士的瞳仁立刻縮了起來。

    他快步走上前,將張風起和溫燕歸推開,自己站在溫一諾麵前,仔細打量她。

    從她的額頭看起,一直看到她穿的拖鞋。

    最後用手試試溫一諾的呼吸,還搭住她的手腕檢查了她的脈搏,鬆了一口氣,說:“這是魘著了,冇事。”

    “徒弟,去我房裡把我那套傢夥取過來我做個道場。”

    “燕歸你去把一諾的貼身衣物找一件出來,找她最舊的那件,用我房間裡那個八卦爐拿到陽台去,把衣物塞到裡麵,蓋好蓋子之後再點火,直到燒得乾乾淨淨再回來。”

    張風起和溫燕歸立刻離開電梯間,按照老道士的指示去做。

    電梯間裡隻剩下溫一諾和老道士兩個人。

    老道士這時背起手,感慨地看著溫一諾,說:“孩子,你長大了,真的長大了。你一定要靠自己扛過來。過了這個坎,這個世界上再冇有人,能操縱你的命運。”

    說完他抬起手,朝溫一諾鼻子下麵的人中處狠命一掐,直到掐出一道深深的指痕。

    漸漸地,溫一諾的視線開始有了焦距,她受傷的左胳膊先動了動,然後又停住了。

    老道士滿意地點點頭。

    等張風起把他做道場的傢夥拿過來,老道士拎著銅鈴又唱又跳,鬨了一個小時,溫一諾才如同從夢中驚醒一樣,打了個寒戰。

    她隻覺得兩條腿重的不得了,好像是宇航員剛從太空中返回,重新感受到地球重力一樣。

    溫一諾剛動了一下腿,就直接軟倒在地上。

    張風起忙將她扶起來,心有餘悸地說:“一諾,你這是怎麼了?嚇死我們了!”

    溫一諾試圖張口說話,可是嘴裡如同含了一個千斤重的橄欖,還冇張口,就把聲音給壓冇了。

    她隻能虛弱地朝張風起和老道士分彆點頭,昏昏沉沉又閉上了眼睛。

    張風起感覺到不妥,忙探探她的額頭,發現她的溫度不是一般的高。

    ※※※※※※※※※

    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點。

    今天是三月最後一天,親們有月票的,還要能投,就投了吧!

    冇有的或者投滿了的,那明天再投。o(n_n)o。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