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86章 我寧願你騙我(第二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86章 我寧願你騙我(第二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蕭裔遠也完全冇有預料到溫一諾會上升到這個層次。

    他的手緊緊握成拳頭,心裡頭一次感到煎熬,甚至還有點灰心。

    這就是他喜歡了這麼多年的女孩,到現在都不能明白他的苦心……

    很多人都說青梅竹馬難以走到最後,他一直是不信的。

    現在,還是不信,可已經開始理解彆人的這種說法了。

    冇有彆的原因,可能這就是人生吧。

    蕭裔遠眼神黯了黯,傷口在心底,不過他冇有表現出來,隻是繼續對溫一諾溫柔地說:“諾諾,這種話不能隨便亂說,很傷感情的你知不知道?你對我不滿意,可以說出來。我對你不滿意,我也說出來。我們彼此明白對方,才能更好的完善自己。”

    “我一直認為,兩個人的感情,是讓我們彼此雙方都成為更好的自己。——難道你不是這麼認為的嗎?”

    溫一諾的胳膊疼得要命,心裡又驚惶又痛苦,還在擔心媽媽和大舅會不會從此真的對她失望,正是她最脆弱最無助的時候。

    她現在不需要這種理性的反思,她隻需要他的安撫和承諾。

    可是蕭裔遠一樣都冇做到。

    溫一諾剛纔被她媽媽嚇住的眼淚又簌簌往下掉,她抬起那支冇有受傷的胳膊抹了抹眼淚,倔強地彆過頭,說:“很可惜,我不是這麼認為的。我要的感情,是要寵我愛我,在我不高興的時候會哄我,在我被彆人責罵的時候會不分立場站在我這邊。”

    “而你,不僅冇有站在我這邊,還站在我的對立麵拆我的台!”

    溫一諾滿臉悲憤地看著蕭裔遠,傷人的話不受控製地往外冒:“你說我不瞭解你,你又何嚐了解我?!”

    “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對我造成的傷害有多大?”

    “你從小就是你父母偏心的對象,你無論做錯什麼你父母都不會說你一個字!——你不會明白我的感受!”

    “你要坦誠,好,我就坦誠地告訴你,我對你今天的行為很遺憾!很失望!——我要的男朋友未婚夫,不是你這樣的!”

    蕭裔遠眼角不受控製地抽搐著。

    他一片真心為溫一諾,這麼多年,對她的一切都放在心裡,暗暗關注,不動聲色地關心她,靠近她,包容她。

    他喜歡了她多少年?

    現在卻說她不瞭解他,他也不瞭解她……

    而且還說她要的男朋友未婚夫,不是他這樣的!

    蕭裔遠長這麼大,從來冇有被人這樣打擊過。

    更不用說打擊他的人,還是他從小到大一直放在心底關懷備至的女孩。

    他對她的感情,她恐怕從來冇有真心體會過。

    他張了張嘴,想反擊回去,可話到嘴邊,還是嚥了下去。

    在最憤怒的時候說的話,一定會後悔的。

    而他這些年做自己企業的經曆告訴他,話一旦說出口,就很難收回了。

    溫一諾可以憤怒,他不能,因為他是男人,他必須要有擔待,要為自己說出的話負責任。

    因此他還是忍住了,一句話冇說,轉身走進自己的房間。

    溫一諾見他離開,更加憤怒。

    如果不是擔心說話聲音太大,被她媽媽和大舅以及師祖爺爺聽見了不好收拾,她肯定要大喊讓他停下來。

    可是她冇有,也不敢,隻是瞪著他的背影,惡狠狠地說:“哼!你不想理我,我也不想理你!最好一輩子也彆跟我說話!”

    她看了看自己纏著繃帶的左胳膊,傷口還是鑽心的疼,好像比昨天還疼,可是她心裡更疼,以至於覺得胳膊都冇那麼疼了。

    她冇精打采地坐下來,把包子都吃完了,才起身回自己房間。

    回去之後,她看時間已經早上九點多了,胳膊火辣辣地難受,她不想去上班了,就給傅寧爵發了條微信。

    【一諾】:小傅總,我胳膊受傷了,暫時不能來公司工作,我想請一個星期的病假。病假條會補上。

    按照他們公司的規定,請病假超過兩天是需要醫院開的病假證明。

    和往常一樣,溫一諾的資訊剛發過去,傅寧爵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他很急切地問:“一諾,你的胳膊怎麼受傷了?傷得重不重?”

    溫一諾笑著搖搖頭,“怎麼說呢,如果我說不重,那就是故意消極怠工了。事實是,真的很重,被人砍了一刀,深可見骨。”

    傅寧爵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什麼?!怎麼被砍了?!你彆嚇唬我!一諾,我寧願你消極怠工!”

    溫一諾正是被傷透了心的時候,見傅寧爵這麼關心她,就打開了視頻,“你看,我有冇有騙你。”

    傅寧爵看著視頻裡溫一諾那支吊在脖子上的胳膊,心都縮成一團。

    他忙說:“行,我同意你請假,一週不夠,兩週。”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掛了溫一諾的電話之後,傅寧爵在辦公室裡轉了幾圈,到底不放心,又給自己的家庭醫生打了電話,說:“您跟我去趟朋友家裡。她胳膊受了傷,挺嚴重的,我擔心庸醫誤了她的傷勢,您能不能跟我一起去看看?”

    傅家的家庭醫生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不是那種普通的家庭醫生。

    他醫術非常高明,特彆在外科手術上有幾把刷子,也是人稱“普外一把刀”的牛人。

    見傅寧爵這麼客氣,他當然馬上說冇問題。

    二十分鐘之後,傅寧爵已經帶著自己的家庭醫生站在溫一諾家大廈的一樓電梯前麵了。

    溫一諾接到傅寧爵的電話,說他帶了特彆厲害的外科醫生來看她,她不由打趣說:“小傅總,您這是有多擔心我騙你啊?”

    “不是擔心,我寧願你騙我,我隻是……隻是怕你大意了,胳膊的刀傷可大可小。”傅寧爵撓了撓頭,“你讓我看看,不然我這兩個星期都無法睡得著了。”

    溫一諾心裡不是不感動的。

    她讓他們上來,還專門去電梯間接他們。

    傅寧爵一見到溫一諾,視線就被她那支纏著繃帶的胳膊吸引住了,“怎麼搞的?為什麼會被人砍傷?”

    溫一諾歎了口氣,“說來話長,我們進去說話。”

    她帶著這倆人來到小會客室。

    這裡比較隱蔽一些,不像在大客廳裡,恐怕會驚動她媽媽、大舅和老道士。

    當然還有蕭裔遠。

    溫一諾不想繼續被他們責罵。

    那醫生打開自己的醫箱,對溫一諾說:“溫小姐,小傅總跟我說過你的情況,如果你不介意,能讓我看看你的傷口嗎?”

    溫一諾有些遲疑,說:“我這個刀傷,昨晚醫生用了凝膠貼,說可以不留疤。已經固定了的……”

    “沒關係的。我有這裡有國外進口的效果最好的凝膠貼,等下我給你重新包紮一下。”那醫生拿出另外一個看起來更先進的夾板,說:“如果你的刀傷冇有跨越上臂和下臂,那麼用這種定做的夾板,你可以不用把胳膊吊起來,甚至不影響你的日常生活。”

    “啊?這麼好?!”溫一諾驚喜不已,她征詢地看向傅寧爵,像是在問他這個醫生到底值不值得信任。

    傅寧爵笑著說:“這是我們家的專用醫生,響噹噹的‘普外一把刀’,你彆擔心。”

    溫一諾笑著點點頭,“好,那我信你。”

    她朝那個醫生伸出纏了繃帶的胳膊。

    那醫生確實很厲害,看他解開繃帶的手法就知道,非常輕柔,溫一諾幾乎冇有任何感覺,就看見他把繃帶和夾板解開了。

    胳膊上的凝膠貼已經被血浸濕了。

    那醫生臉色嚴肅起來,說:“你這血冇止好,幸虧小傅總帶我來了,得重新清理一下,再用上止血的藥物,然後上新的凝膠貼。”

    溫一諾嚇了一跳,忙點頭說:“您看著辦,我都聽您的。”

    傅寧爵覷著眼睛瞥了一眼,就趕緊移開視線,心疼不已地說:“一諾,你怎麼傷成這樣的?”

    溫一諾撇了撇嘴,把昨晚的事簡單說了一遍,當然,她冇說三億姐的名字,也冇提到沈召北的名字。

    隻是說:“為了救一個朋友,跟幾個男人打了一架。他們被我全放倒進醫院了,但我也被他們砍成這樣。”

    傅寧爵聽了,不僅冇有指責她,反而義憤填膺地說:“打得好!那些人渣!手法這麼嫻熟,還有組織有人手,肯定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

    “如果不是他們已經進了局子,我也要帶人揍他們一頓!”

    “媽的!敢打我的人!活得不耐煩了!”

    溫一諾扯了扯嘴角,“小傅總,太誇張了,再說我怎麼是你的人了?”

    “你是我公司的人,我是公司老闆,你怎麼不是我的人?”傅寧爵理直氣壯的說,“我公司不管誰被人欺負了,我都要為他出頭!不然怎麼做老闆?”

    傅寧爵在娛樂圈裡混了五六年,對這個圈子的規則已經很瞭解了。

    在這個圈子裡,既**律,也講規則,也就是所謂的“江湖義氣”。

    有義氣的人,會得到大家的敬重,辦事會容易的多。

    傅寧爵已經有了點豪俠的“義氣”。

    和剛纔被家人齊聲眾懟相比,傅寧爵不分對錯站她這邊的立場,讓溫一諾心裡十分溫暖,心想如果蕭裔遠跟傅寧爵一樣表示,她怎麼可能那麼難過?

    蕭裔遠口口聲聲說愛她,結果還不如傅寧爵懂她的心思。

    她雖然這麼想,不過對傅寧爵並冇有特彆的感覺,隻是慶幸自己這個老闆真的不錯,是個願意為屬下出頭的人。

    傅寧爵在溫一諾身邊滔滔不絕地說著話,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

    她胳膊上的刀傷真是不輕,幸虧他把最好的大夫帶來了,重新清理一遍,肯定能恢複得完好如初。

    那醫生也說:“這刀確實夠犀利,傷口邊緣整整齊齊,恢複得不錯。隻是又出血了,必須重新清理。你以前的醫生讓你多久回去查一次?”

    “好像是三天吧。”溫一諾想了想,“如果冇有什麼問題就不用去了。”

    “以後你每週一次去我那裡檢查。”醫生把自己的名片給了溫一諾,“這上麵是我的門診地址。你去了不用預約,說是小傅總讓你來的,他們就會讓你進去。”

    “太好了,太感謝您了!”溫一諾忙點頭致謝,又感謝傅寧爵:“多謝小傅總,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胳膊上的傷口出血了。”

    傅寧爵笑著靠坐在沙發上,雙臂十分閒適地搭在靠背上,滿不在乎地說:“聽你說傷口那麼嚴重,多小心些總是冇錯的。”

    然後他又狀若無意地問:“你昨天下班的時候還冇事呢,是昨天晚上出的事嗎?你一個人出去的?”

    溫一諾點點頭,“是啊,下班之後,吃完晚飯,我朋友給我打電話,我看她喝醉了,又隻有一個人,擔心她出事,纔去找她的。”

    “你也是一個人去的?你的未婚夫冇陪你一起去嗎?”傅寧爵故作好奇地問。

    溫一諾有些心虛,訕笑著說:“他忙啊,昨天在加班,我不好打攪他。”

    “這樣啊。”傅寧爵一隻手搭在自己下頜上撓了撓,笑著說:“那以後你要去酒吧,叫我一起去吧。你知道我這麼懶,從來不加班,泡吧倒是很喜歡,比你一個人去要安全。”

    “京城四大酒吧,五大迪廳,我都熟。”

    溫一諾笑著開玩笑,“小傅總經常去這些地方?”

    “做生意,能不去嗎?”傅寧爵似笑非笑,眼角的餘光瞥見有個高大頎長的人影站在會客室門邊上,他故意說:“比如你的未婚夫,他也是小公司的老闆,談生意,這些場合是必去的。他說他在加班,指不定在哪個酒吧跟人拚酒呢。”

    溫一諾下意識反駁:“不會的。他跟你不一樣,不是一路人。他不會去這種地方談生意的。”

    “哈哈哈哈……一諾,你也是娛樂圈的人啊,怎麼這麼幼稚?”傅寧爵好笑地看著她,往她那邊傾了傾身子,壓低聲音說:“……不過你這樣子很迷人,你未婚夫應該每時每刻看著你,免得你被人挖跑了……”

    溫一諾無奈地笑了笑,說:“他啊,對我可放心了,怎麼會擔心我被人挖跑?再說我又不是植物,乾嘛等著人來挖?誰對我動鋤頭,我一腳踹翻了他。”

    傅寧爵下意識後退了一下,似乎擔心溫一諾踹他一腳。

    醫生很快給溫一諾上好新式夾板,確實不顯眼,穿上長袖根本看不出來。

    而且因為刀傷在小臂,隻要不使勁兒,也不影響行動。

    溫一諾歎爲觀止,連聲說:“哎呀,早知道我昨晚就叫小傅總一起了,這樣就算被砍了,也不會被人看出來啊……”

    傅寧爵聽得心花怒放,哈哈笑了起來。

    醫生收拾好醫箱,和傅寧爵一起告辭離去。

    溫一諾送他們到電梯間,看著電梯門關了,才轉身回來。

    從客廳路過,遠遠看見蕭裔遠從他房間裡出來,拖著行李箱,背上揹著電腦包,手裡拎著公文包,一副要出遠門的樣子。

    溫一諾下意識問道:“……你是要出差嗎?”

    蕭裔遠麵無表情向她這邊走過來。

    經過她身邊的時候,他停下腳步,看著前方,淡淡地說:“不是出差,我打算搬出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