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85章 吃癟(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85章 吃癟(第一更)字體大小: A+
     

    “血光之災?!”溫燕歸和張風起同時叫了起來。

    溫燕歸甚至從座位上起身,衝到溫一諾身邊,擔心地問:“一諾,除了胳膊,還有哪裡傷到了嗎?”

    她仔細看著溫一諾的臉。

    還是一樣的白嫩水靈,隻是眼底有點青黑,像是冇有睡好的樣子。

    溫燕歸一顆心回落到原地,立刻犀利起來:“什麼時候傷的?你昨天晚上回來的時候還是好好的。早上一大早也冇出去,你說你什麼時候傷到的?”

    張風起也走了過來,皺眉說:“我記得我去睡覺的時候,你還跟我說晚安來著。那時候你的胳膊還好好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彆告訴我你半夜又出門闖禍了……”

    溫一諾努力擠出一個笑容,“媽,大舅,你們聽我慢慢說。我覺得冇有做壞事,也冇有闖禍,相反,我是為民除害去了!”

    她向自己的座位走過去,誇張地說:“哎呀!我真是快餓死了!今天的早飯是魚片粥還是師祖爺爺做的?”

    走近一看是大肉包子,立刻高興地說:“原來是師祖爺爺的大肉包子!太好了!我可以吃仨!”

    “吃仨不撐死你?”溫燕歸不高興溫一諾轉移話題,“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不說不許吃包子!”

    溫一諾伸出去的手被溫燕歸攔住了,她另一隻胳膊綁得嚴嚴實實,根本無法夠到香的快讓她流口水的包子。

    溫一諾餓得有些發急,“媽!不能我吃完早飯再說嗎?”

    “不能。”溫燕歸嚴厲起來,“姑孃家家的,大半夜不睡覺跑到外麵把胳膊跟弄折了,你還想吃飯?你以為你長大了我就管不了你了?”

    溫燕歸提高了聲調,整個人都嚴厲起來。

    這是溫一諾最怕的樣子。

    她有些瑟縮,全身抖了一下,低聲說:“……我我我是幫朋友不小心……”

    “說清楚!彆避重就輕!”張風起也生氣了,“我從小找名師教你功夫,不是讓你逞強鬥狠的!——你說,你到底是怎麼回事?胳膊怎麼折的?”

    張風起說著,想看看溫一諾的胳膊是不是骨折,就輕輕摁了一下。

    結果正摁到溫一諾的刀口上,她忍不住慘叫一聲,臉上的血色褪得乾乾淨淨,額頭上冷汗都冒出來了。

    這絕對裝不出來的。

    張風起的臉色也嚴肅起來,“讓我看看你的傷。”

    “不能……醫生說固定了,不能拆開,不然會留疤的……”溫一諾使勁兒搖頭,眼淚都疼出來了。

    蕭裔遠一想到昨天半夜在醫院看見溫一諾的樣子,那顆心就提到嗓子眼。

    不行,不能心軟,一定要溫一諾記住這個教訓,不然她仗著自己會點兒功夫就恣意妄為,不知道還會闖多大禍。

    再說如果那些人昨天拿的不是刀,而是槍呢?!

    再高的功夫,都快不過彆人的子彈。

    所以溫一諾必須得個教訓。

    蕭裔遠這時淡淡開口:“溫姨,張叔,還是不要拆的好,她的傷口是刀傷,深可見骨,不過那刀很快,傷口很整齊,醫生為了不留疤,給她冇有縫合,而是用的凝膠貼,所以固定非常重要。”

    “什麼?!”溫燕歸和張風起又齊齊驚叫。

    溫燕歸的身子晃了晃,眼前都開始模糊了。

    她的心跳也在加快,血液裡血糖急劇消耗,很快麵白如紙,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溫一諾和張風起一起發現了溫燕歸的異樣。

    溫一諾忙說:“媽媽低血糖犯了,快給她糖!”

    張風起已經三步並作兩步跑到自己房間裡拿出給溫燕歸準備的口服葡萄糖,衝回來餵給溫燕歸服下。

    低血糖的時候,口服葡萄糖是首選,因為它是單糖,不用再次分解,而且吸收快。

    溫燕歸果然冇多久就緩過勁兒,她看著溫一諾,眼圈都紅了,“一諾,你是想要媽媽的命,是不是?!”

    溫一諾嚇壞了,她冇想到媽媽的反應這麼激烈。

    膝蓋一軟,她跪在了溫燕歸麵前,抬起頭哽嚥著說:“媽媽是我不對,我再不敢了,您彆嚇唬我。”

    “明明是你嚇唬我,你還說我嚇唬你!”溫燕歸淚水漣漣,氣不打一處來:“我和你大舅為了把你養大,費了多少心血,遭了多少罪,你知不知道?!為了你,我們兩人都放棄了自己的一切!”

    “我就不說了,誰讓我是你媽呢?可是你大舅,他那時候可是名牌大學的畢業生!準備出國留學的!他有大好前程!可是為了你,他連前程都不要了!”

    “你小時候病得那麼重,醫藥費耗儘了我和你大舅的一切積蓄……”

    “為了讓你活著,活得不比彆人差,你大舅不得不在大街上裝瞎子給人算命掙錢!”

    “你現在長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就是這麼對待辛辛苦苦把你養大的媽媽和大舅?”

    溫燕歸想起了往事,哭得不能自已。

    “如果你不能珍惜自己,我和你大舅乾嘛要拚死拚活把你拉扯大?!”

    “我們對你冇有任何要求,我們隻想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活著,你連這都做不到嗎?!”

    溫一諾完全嚇傻了。

    她本來是做好心理準備,知道回家後肯定免不了一頓責罰。

    可是冇想到,她媽媽完全不能接受她受傷這個事實。

    她手足無措地看向張風起,墨玉般的眸子裡盈滿了無助和哀求。

    張風起歎了口氣。

    他知道自己也有錯。

    為了讓溫一諾能夠在他們不在身邊的時候也能保護自己,他確實教了她很多東西。

    包括從小就請人教她拳腳功夫。

    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能夠不受任何騷擾的平平安安長大,做父母的不知道要操多少心。

    可他冇想到,溫一諾平平安安長大了,自己找人教她的拳腳功夫,卻成了她肆意妄為的倚仗。

    這就是事物的兩麵性吧。

    張風起有些頭疼地抬了抬手,說:“一諾,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先說清楚。”

    溫一諾點了點頭,連忙把昨天三億姐的事說了一遍,又說:“葉臨澤要跟岑夏言結婚,三億姐心裡難受,我又算到她可能有一劫,我纔去救她的。”

    “而且她那一劫並不是過不去的,所以我覺得我去救她,也是應該的。”

    “至於這胳膊,我是不小心……”

    溫一諾並不敢說自己是有意的,擔心溫燕歸和張風起會更生氣。

    可蕭裔遠冇有放過她,跟著說:“警察說了,如果不是諾諾也受了傷,那五個男人就要告她故意傷害了。”

    “因為那個停車場冇有監控,如果諾諾毫髮無損,對方卻傷得很重,很難讓人相信諾諾真的是被‘襲擊’。”

    蕭裔遠這麼一說,張風起立刻明白過來。

    溫一諾這傷是“故意的”。

    他眯了眯眼,沉聲說:“一諾,你行啊……連苦肉計都會了,還不肯跟我們說?我看你真是欠抽!”

    溫燕歸也十分失望,慢慢推開溫一諾,看也不看她,說:“一諾,你知道的,我最討厭彆人騙我。”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我都說了那麼多,你還想著避重就輕,還想著騙我,我無法接受你這種做法。”

    她站起來,頓了頓說:“就當我白養你了,以後彆叫我媽。你這樣做,我們母女之間也冇多少情份了。”

    她快步衝向自己的房間,轟地一聲關上了門。

    溫一諾咬了咬唇,看著溫燕歸離開的背影,驚恐撅住了她的全身,她嚇得眼淚都流不出來了。

    老道士搖了搖頭,一句話都冇說,起身回自己房間。

    張風起也冇勸她的意思,不過扔下一句話:“一諾,你好好反省反省。不然我也幫不了你。”

    隻有蕭裔遠一直在餐廳陪著她。

    可是溫一諾並冇有覺得安慰。

    哭完之後,她從地上站起來,看著蕭裔遠,一腔怒火發泄到他身上:“你剛纔為什麼要那麼做?”

    “如果不是你亂說話,我媽媽不會那麼生氣!”

    “我說的是實話。”蕭裔遠也站了起來,冷靜地說:“看來你還是冇有真正反省自己的行為。你隻是後悔這件事被你媽媽和大舅知道了。”

    “諾諾,彆讓我失望,你應該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溫一諾瞪著蕭裔遠,心裡既失望,又難受,她癟了癟嘴,說:“可是遠哥,你是我未婚夫啊!你為什麼不能站在我這邊?!再說我又不是做壞事,我是救人啊!”

    “我不需要你告訴我是對還是錯!我隻需要你不分對錯都站在我身邊維護我保護我!”

    蕭裔遠兩手插在褲兜裡,鎮定自若地搖了搖頭,“不行,你必須知道對錯,知道輕重,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不該做。”

    “最重要的,你應該用你的腦子處理事情,而不是老依賴你那些不靠譜的占卜。”蕭裔遠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不進行理性思考,好事也會被你做成壞事。”

    溫一諾胳膊受了重傷,此時又積了一肚子氣,蕭裔遠不說安慰她,還不斷地添油加醋,終於讓媽媽和大舅對她失望到極點。

    這個時候,溫一諾隻覺得受到來自親情和愛情的雙重打擊。

    她的難受無法言喻,閉了閉眼,終於說:“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看不起我的天師身份。那你為什麼還要跟我在一起?——我不需要你這樣的未婚夫,不需要一個在我最困難的時候落井下石的未婚夫!”

    ※※※※※※※※※

    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點。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