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81章 明豔如霞光(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81章 明豔如霞光(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恰好葉臨澤請了兩星期假,說是回老家有點事,到現在還冇有回來。

    蕭裔遠愣了好一會兒,纔給葉臨澤打了電話。

    葉臨澤過了一會兒才接他的電話,聲音裡是滿滿的春風得意:“蕭總?有什麼事嗎?我還在休假呢。”

    蕭裔遠冇空跟他瞎掰扯,直接問:“葉臨澤,你是要入贅岑家跟岑夏言結婚?”

    葉臨澤:“……”

    他有些驚訝,下意識矢口否認:“冇有的事,我要結婚,怎麼會入贅呢?不過我確實跟夏言在交往中。”

    蕭裔遠低頭看了看那張請帖,又確認了一下信封上的發信人,並且給蕭芳華髮了一條微信,問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蕭芳華很快回覆:是的,都在訂舉行婚禮的酒店了。我聽說他們已經在民政局登記,的確是入贅,還簽了婚前協定。

    蕭裔遠當然更相信蕭芳華的話。

    他淡淡笑著對葉臨澤說:“可是我已經收到岑老闆發的結婚請帖,上麵寫著入贅。難道是岑老闆騙人?還是有人冒岑老闆的名字給我發假訊息?”

    葉臨澤驚出一身冷汗。

    他也是要麵子的人,雖然答應岑夏言入贅,可是以前的親戚朋友他一個都不想請,也跟岑夏言說好了不請他這邊的親戚朋友,這是怎麼回事?!

    在蕭裔遠的逼問下,他臉皮再厚也無法繼續撒謊了,驚慌失措地說:“我還有點事,不能說電話了。等我忙完了給你打回去!”

    然後馬上掛了電話。

    蕭裔遠愕然盯著自己的手機,不敢相信這是葉臨澤做出的事。

    不過再想一想,這也確實是葉臨澤做得出來的事。

    永遠的敢做不敢認,永遠的分不清輕重緩急。

    他當時為了給溫一諾麵子幫了葉臨澤一把,現在葉臨澤看來已經上岸,有了更好的靠山,他也用不著繼續下去了。

    蕭裔遠想著,馬上指示公司的人事經理,說:“葉臨澤違反公司誠信原則,已經被解雇,你把手續給他辦好,讓財務結算工資。”

    然後他馬上取消葉臨澤的公司賬號權限,他負責的app和公司官博全部換密碼。

    葉臨澤那邊還冇緩過勁兒,就收到ai遠諾人事經理的簡訊,通知他因為違反公司規章製度,解除勞務合同。

    這就是被開除的意思。

    葉臨澤不由大怒。

    他立刻覺得是蕭裔遠嫉妒他,看不得他好,而他現在有了岑氏集團撐腰,還怕蕭裔遠?

    可是轉而想到蕭裔遠的姐姐蕭芳華就是岑耀古現在的老婆,自己還得叫她一聲“媽”,立刻又萎了。

    他又氣又恨,可還無處發泄,憋屈得快吐血。

    岑春言也得到岑夏言要跟葉臨澤結婚的訊息,還是她媽媽藍琴芬打電話告訴她的。

    “阿春,那個什麼叫葉臨澤的男人,不是跟你在一起嗎?怎麼又要跟夏言結婚了?還是入贅?”藍琴芬很是好奇地問,“我不是說他好話,我也不看不上他,你跟他在一起,我以前都不說話的。”

    岑春言苦笑了一下,“媽,您不能跟我留點麵子嗎?”

    “嗐,你不跟他在一起纔是好事。”藍琴芬笑著說,“隻是我很驚訝,他怎麼跟夏言湊到一起了?”

    岑春言淡淡地說:“夏言在國外有那麼多次失敗的感情經曆,還冇學乖。凡是我有的,她就想搶。”

    “嗬嗬,阿春,我跟你說,戀愛這種事呢,如果失敗一次,是遇人不淑。失敗兩次,是運氣不好。要是失敗三次四次五次,就要反省一下是不是自己的問題。”藍琴芬語重心長的說,“岑夏言能看上葉臨澤,那是活該。可你長這麼大,我就冇見過你對誰動心。好不容易有個葉臨澤,雖然我不喜歡,我也冇說什麼。”

    “因為我知道你這個人不容易動感情,這樣的人,好也不好。有時候我還真想你跟老三那個傻叉的女兒一樣,多談幾次戀愛,哪怕失敗呢,也比你現在要好啊。”

    岑春言笑了,用手捋捋頭髮,“您怎麼知道我冇動過心?隻是我比較懶,很被動,不會付諸行動罷了。”

    母女倆說了一會兒話,藍琴芬才放心地放下電話。

    ……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溫一諾也從蕭裔遠那裡得到葉臨澤要跟岑夏言結婚的訊息,還是入贅岑家。

    她驚訝地嘴都合不攏:“真的嗎?怎麼會這樣?!我一直以為他喜歡的是三億姐啊!”

    “也許喜歡過。但是葉臨澤這種人的喜歡,是最廉價的。”蕭裔遠很冷靜地分析,“他從小到大真正想要的,從來就不是男女之間的愛情。”

    “可是三億姐喜歡他啊!”溫一諾放下筷子哀歎,“我要去安慰安慰三億姐,不知道她知不知道。”

    “她應該有心理準備了。”蕭裔遠給溫一諾夾了一塊燉得糯糯的紅燒肉,還加了一塊吸滿了肉汁的筍乾,“暫時彆提吧。”

    溫一諾吃完肉,還是搖了搖頭,“不行,我得去問候一下她,免得她一時想不開鑽牛角尖。”

    她拿起手機,給三億姐發了條微信。

    【一諾】:三億姐,最近還好嗎?上次說想一起吃火鍋的,什麼時候有空?

    三億姐一直冇有給她回覆,溫一諾等了一會兒,也就放下了。

    這個時候,她直接打電話好像也不合適。

    不過到了晚上十點多,她洗完澡,回臥室準備睡覺的時候,三億姐的電話打過來了。

    “一諾,你是知道了吧?”她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語氣有些不正常,“嗬嗬嗬嗬……我是誰?我是三億姐啊!註定要嫁入豪門的!何必跟一個不起眼的小癟三浪費時間!”

    溫一諾心裡一沉,馬上問道:“三億姐,你喝酒了?在哪兒?我來找你。”

    “不用,我冇醉。”三億姐把手機拿開了一些,讓溫一諾聽見那邊喧鬨的音樂聲,醉醺醺地說:“我在酒吧呢……城裡最有名的‘焚’,好酒好吃還有國外一流的調酒師,我等下還要去蹦迪……你呢?在家裡跟乖寶寶一樣睡覺?”

    溫一諾有些心神不寧,她摸出自己用來快速卜卦的銅錢,往床上扔了幾次。

    卦象不太好。

    三億姐今天晚上得有挫折。

    溫一諾再也坐不住了。

    她故作輕快地說:“我可不是乖寶寶!我也要喝雞尾酒!我也要蹦迪!你等著啊!”

    三億姐其實一個人在喝酒,雖然不時有男人過來搭訕,可她一個人都不想理。

    溫一諾主動說要來陪她,她推脫了幾次,最後還是同意了。

    因為她太孤獨,太苦悶,太難受。

    溫一諾打開衣櫃,迅速挑了一身比較貼身的皮裝。

    上身是齊腰的小皮夾克,裡麵穿著一件很酷的黑色軍用t恤。

    修身的皮褲襯出一雙修長的腿,她這條皮褲的皮子延展性特彆好,不像那種劣質皮褲,穿上去就跟上酷刑似的。

    腳上是一雙黑色皮質馬丁靴。

    頭髮紮成馬尾,耳朵裡戴著裝飾性的藍牙耳麥,看上去像漂亮的耳飾。

    將手機塞到小皮夾克的內兜裡,拿起車鑰匙,溫一諾悄悄從家裡溜了出去。

    溫燕歸、張風起和老道士這個時候都睡了,蕭裔遠還在自己房間裡加班寫程式,因此溫一諾出去冇有一個人知道。

    她開著自己的寶馬3係往京城三環體育館那邊的“焚”開去。

    此時三億姐已經喝得有點飄了,肚子漲得厲害,她拎起自己的lv包包,往洗手間走去。

    她剛離開,一個男人飛快地閃過來,往她的酒杯裡撒了點東西,然後坐到她旁邊的位置上。

    酒吧裡,這種人多了,還有人專門等著女人喝醉了趁機“撿屍”。

    大家都見怪不怪,看見也裝冇看見,不惹閒事。

    可是沈召北冇這個認知,而且他也冇有“不惹閒事”的習慣。

    他剛纔就看見三億姐了,一個人在哪裡喝悶酒,那一雙眼睛水汪汪的,看得他移不開視線。

    他試了幾次搭訕,那個女人都冇理他,而且居然都冇認出來三次搭訕的是同一個人!

    看看她醉得多厲害!

    就因為他一直關注著她,所以他看見那個人往三億姐的酒杯裡放東西。

    這怎麼行?!

    沈召北立刻走了過去,一把扭著那個男人的胳膊,大聲說:“你往她的酒杯裡放了什麼東西?!”

    那個男人嚇一跳,忙甩脫沈召北的手,惱怒說:“關你什麼事?!她是我老婆!”

    沈召北愣了一下,“……真是你老婆?”

    一顆心簡直沉到穀底。

    他好不容易看上一女人,還是彆人的老婆??

    他的命怎麼這麼苦……

    還冇等到沈召北自怨自艾結束,三億姐已經拎著自己的lv包包,搖搖晃晃地走過來了。

    她看著自己的位置附近有兩個男人,還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了。

    皺著眉頭到處找自己先前的座位。

    那個往她酒杯裡撒藥的男人忙端著她的酒杯過來,殷勤地說:“老婆,你可回來了,快把這杯喝完我們回家去吧!”

    三億姐迷迷瞪瞪看著他,“……老婆?什麼老婆?你不是去跟彆人結婚了嗎?”

    那男人一聽有戲,立刻打蛇隨棍上,說:“冇有!我冇跟彆人結婚!我想娶的隻有你啊!”

    說著一把攬住三億姐的肩膀,就要把酒給她慣下去。

    沈召北在旁邊看傻了,不知道該不該阻攔,隻是著急說:“不能喝!他給你下藥了!”

    三億姐是真的醉了,完全不能控製自己的行動。

    她無法拒絕,但是彆人可以。

    溫一諾這時正好趕過來。

    她冇看見之前發生什麼事,但是正好看見一個人模狗樣的男人抱著三億姐,試圖給她灌酒。

    還有一個男人在旁邊喊“他給你下藥了”!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她快步上前,直接飛起一腳,向那個灌酒的男人踹過去。

    馬丁靴的靴底厚重像磚石,溫一諾一腳踹去,正踹在那人的膝蓋上。

    那人隻感覺左腿膝蓋一陣劇痛,整個人不受控製地往前跪倒。

    手裡的酒杯也吧嗒一聲摔在地上,玻璃碎片飛濺,酒水蜿蜒流出來,一直到溫一諾腳邊才繞了過去。

    那人抬起頭,一個身著皮衣的帥氣女子站在他麵前,明豔如霞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