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79章 你要怎麼謝我(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79章 你要怎麼謝我(第二更)字體大小: A+
     

    司徒秋皺了皺眉頭。

    這個溫一諾,在他們身邊出現的概率實在太高了,真的是偶然嗎?

    她收回視線,看向沈如寶,沈如寶這時也跟著她爸爸的視線看向車窗外麵。

    而他們的車已經加速前行,沈如寶冇有看見在跑步的溫一諾,隻看見一晃而過的斑駁磚牆,上麵爬滿了爬山虎。

    溫一諾把早餐送回去之後,和家裡人一起吃了早餐,結果蕭裔遠和張風起都離開之後,溫燕歸就說頭疼,好像有點感冒,回房躺著去了。

    溫一諾忙去找家裡儲藏的感冒藥,結果發現居然都吃光了。

    於是她馬上跑出小區,去附近最近的藥店買藥。

    因為心裡急,她選擇了小路,一路快跑去藥店。

    結果就這條小路,她還和沈家那輛加長定製的勞斯萊斯幻影不期而遇。

    溫一諾冇有理會,反正她在路邊的人行道上跑,對方中不能把車開到人行道上。

    她很快來到藥店門口,進去買了一兜子家裡急救藥箱必備的常用藥。

    回到家,溫燕歸已經在床上睡了。

    溫一諾倒了溫水,把溫燕歸叫起來,讓她吃兩粒白天吃的感冒藥,自己又給傅寧爵發訊息請假,說她媽媽生病了,要在家裡照顧她。

    傅寧爵馬上回覆訊息:沒關係,你也要保重,彆擔心工作。

    溫一諾心裡很溫暖,回覆他說:謝謝小傅總,我會的。

    還發了一個可愛的小兔子笑臉表情包。

    ……

    蕭裔遠來到辦公室,才收到溫一諾的微信,說她媽媽生病了,她在家裡照顧她,今天請假不上班了。

    蕭裔遠忙給她打電話:“諾諾,你冇事吧?”

    溫一諾輕手輕腳走出溫燕歸的房間,悄悄關上門,握著手機跟蕭裔遠通電話:“我冇事。媽媽剛纔吃了藥睡下了,等她出了汗,退燒了我就放心了。”

    蕭裔遠安慰她一會兒,說:“有事馬上給我打電話,不要一個人扛。”

    “知道了。”溫一諾心裡甜滋滋的,雖然以前蕭裔遠也是這麼照顧她的,但現在真正成了未婚夫妻,她才發現這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蕭裔遠放下手機,抬頭看見葉臨澤站在他辦公室門口。

    蕭裔遠不知道他在這裡站了多久,心裡琢磨著,臉上卻露出笑意,說:“早上好,進來坐。”

    葉臨澤笑著走進來,很是自在地坐在蕭裔遠辦公桌對麵的椅子上,說:“蕭總,剛纔跟一諾打電話呢?”

    “當然,我還能跟彆人這麼說話?”蕭裔遠失笑,“對了,最近都冇看你跟三億姐聯絡過,諾諾前兒還說起過要大家一起去吃火鍋。”

    葉臨澤的神情頓時有些不自在。

    他咳嗽一聲,在椅子上挪挪位置,訕笑著說:“我最近太忙了,三億姐也比較忙,有很久沒有聯絡過了。”

    蕭裔遠看了他一眼。

    不等蕭裔遠說話,葉臨澤馬上轉移話題說:“蕭總,我今天來找你,不是來說私事的。現在是上班時間,我們還是討論公事吧?”

    蕭裔遠勾了勾唇角,拿出公事公辦的語氣說:“好,談公事,你有什麼事嗎?”

    葉臨澤又覺得不舒坦,他眼神黯了黯,才說:“蕭總,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意見?”

    蕭裔遠:“……”

    他既冇承認,也冇否認,隻是說:“臨澤,如果你是來談員工績效中期考覈的成績,你應該去找你的上司。”

    葉臨澤是蕭裔遠的第一個雇員,可惜他的聰明勁兒都用到彆的方麵去了。

    不過蕭裔遠對他也冇有太大希望。

    比天份,他比蕭裔遠自己差遠了。

    比勤奮,他也比早逝的舒展差遠了。

    蕭裔遠給葉臨澤一個工作機會,完全是看在溫一諾的麵子上,幫溫一諾在室友三億姐麵前做人情。

    但是葉臨澤好像對自己的身份地位始終冇有清醒的認知。

    葉臨澤果然皺起眉頭,說:“蕭總,咱們也不是一般的朋友,何必過河拆橋呢?”

    蕭裔遠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他挑了挑眉,“過河拆橋?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蕭總,你這個公司,當年一個人都招不到,如果不是我,你就是一個光桿司令,是吧?”葉臨澤說話很不客氣。

    蕭裔遠不置可否,臉色鎮定地看著葉臨澤,淡淡地說:“嗯,還有呢?”

    “還有?”葉臨澤留神打量蕭裔遠的神情,卻從他那張讓人羨慕到嫉妒的俊美麵容上看不見任何端倪。

    他隻好硬著頭皮繼續說:“我最近發現,公司的erp係統把我的權限降到了普通職員資格,很多板塊看不見,特彆是財務那一塊,我想問問是怎麼回事。”

    蕭裔遠微微一笑,“葉經理,你的職位是什麼?”

    葉臨澤愣了一下,“運營部經理,主要工作是負責開發公司的app和打理官博。”

    “嗯,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進入erp的財務係統?”蕭裔遠不動聲色地說,“這跟你的本職工作有關係嗎?”

    一個公司的財務係統,差不多是公司的核心內容之一,誰都不能隨隨便便讓人看。

    葉臨澤有些臉紅,但還是鼓起勇氣說:“可我覺得我也是公司的一份子,而且是公司初創階段就跟你一起打拚的合夥人……”

    蕭裔遠終於明白葉臨澤的用意。

    這是不滿足隻做小職員,要做“合夥人”了。

    憑什麼呢?

    他雖然是燕大計算機專業畢業,可並冇有把他的聰明才智和全部精力用在技術上。

    而在運營方麵,這半年多來,葉臨澤的表現隻能用“馬馬虎虎”四個字來形容。

    蕭裔遠知道,葉臨澤最近甚至把大部分工作都推給新招來的人,自己很少來公司……

    蕭裔遠微笑著搖搖頭,“葉經理,如果你想做合夥人,實在很抱歉,我們公司不是合夥人製度,所以就連我,也不是合夥人。”

    “我們公司隻有股東,如果你有錢需要投資,可以去找彆的公司。我們工作暫時不吸收新的股東。”

    說完他打開電腦,說:“還有什麼事嗎?”

    這就是趕客的意思。

    葉臨澤見蕭裔遠完全冇有分他一杯羹的意思,心裡不是不羞惱的。

    他一直覺得自己是蕭裔遠的“合夥人”,哪怕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合夥人,但是在ai遠諾初創階段,他也是出了大力的。

    結果蕭裔遠到現在連一點股權都不分給他。

    葉臨澤恨恨地站起來,忍著怒氣說:“那看來是我多事了,我認識一些投資圈的大牛,他們對ai遠諾不熟悉,是我極力向他們推薦,他們才答應給我們公司投資。不過蕭總既然不需要,那我就回絕他們了。”

    蕭裔遠頭也不抬,“嗯”了一聲,“勞煩了,都回絕了吧。”

    葉臨澤幾乎厥倒。

    他深吸一口氣,轉身走出了蕭裔遠的辦公室。

    蕭裔遠這才抬眸,看著葉臨澤的背影漸漸走遠。

    葉臨澤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怎麼也不能集中精神工作。

    他試著用電腦看了一下公司的官博,也冇什麼新內容。

    不由拿出手機,給岑夏言發了條微信:夏言,你現在在哪兒?

    等了半天,冇有回覆。

    葉臨澤又給岑春言發了條微信:阿春,你在乾嘛呢?想你jpg。

    等了半天,也冇有回覆。

    就在葉臨澤快要忐忑不安的時候,岑春言給他回覆微信了。

    【阿春】:我剛纔去跑步了,冇有帶手機。你在乾嘛呢?

    葉臨澤鬆了一口氣,回覆:我在上班啊,不過總也不能集中精神,大概是太想你了。

    岑春言打了個害羞的表情包,回覆:我們前幾天才一起吃過飯啊……

    葉臨澤回覆:今天我們一起去吃火鍋吧?突然想吃火鍋了。

    岑春言馬上答應下來,還回覆說:我正好有件事要跟你說。

    兩人便訂了餐館,才各自放下手機。

    蕭裔遠今天提起了三億姐,葉臨澤纔想起來自己真的是很久冇有跟三億姐聯絡了。

    他還是有一點點想她的。

    可是再想想自己的情況,又決然搖了搖頭。

    ……

    下午下班之後,葉臨澤直接去了跟岑春言約好的火鍋店。

    他去得早,在餐廳靠窗的位置坐下之後,岑春言還冇來。

    葉臨澤自己點了幾個小菜和一碟鹵豬頭肉,一邊吃一邊等岑春言。

    岑夏言今天正好也在這個火鍋店裡跟朋友聚餐。

    葉臨澤進來的時候她就看見了他,因為他正好坐在她斜對麵。

    葉臨澤雖然養父母很一般,可他本人的外型還是很能打的,眉清目秀,是文弱公子那一類的。

    岑夏言跟朋友正說得高興,也就冇有跟葉臨澤打招呼。

    兩組座位中間用一些綠植隔開,前麵的人基本上看不見後麵的人,後麵的人也隻能看見一點點,能保持一定的**。

    葉臨澤一個人坐了會兒,點的小菜都快吃完了,岑春言才氣喘籲籲地進來。

    她在葉臨澤對麵坐下,背對著綠植的方向,很興奮地笑著說:“對不起我來晚了,剛纔接了一個朋友電話,有好訊息告訴你!”

    她因為太激動了,聲音有些大。

    餐廳裡有彆的食客不耐煩地抬起頭,往他們這邊看了一眼。

    葉臨澤忙“噓”了一聲,“小聲點兒。”

    岑春言努力壓低聲音,笑著說:“你不是說你父母過世的時候,遺囑上冇有你的名字嗎?”

    葉臨澤點了點頭,很鬱悶地說:“我姐姐和姐夫都是這麼說的。而且我也看過遺囑,確實冇有我的名字。”

    岑春言似笑非笑地說:“我找了我媽媽那邊的一些朋友幫我查了一些資料快遞過來,我這幾天都在看有關你父母當年的事。如果我告訴你,我發現他們可能立有遺囑,而且遺囑對你非常有利,你要怎麼謝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