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77章 秘訣之如何跟溫一諾做朋友(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77章 秘訣之如何跟溫一諾做朋友(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今天也是難得出來一趟買早餐。

    本來應該是她媽媽出來的,結果老道士今天不知道抽什麼瘋,一大早把她叫起來,說給她算了一卦,她今天的運氣適宜一大早外出。

    如果不出去,一天都不順。

    溫一諾自己也是學這個的,對這些事一向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而且就算冇什麼事,但是話說出來了,就得慎重對待。

    更何況是老道士親口說的,溫一諾對他比對大舅張風起還要信一些。

    因此她雖然打著哈欠,還是答應出來買早餐。

    不過出來之後,京城初春明媚的陽光,還有清新的空氣,都讓她精神一振,心情大好,對老道士的話悄悄點讚。

    她拎著食盒,哼著自己改編的兒歌“太陽照,花兒笑,我拎著食盒跑跳跳”,步伐輕快,臉上笑容明豔,墨玉般的黑眸隨隨便便掃過來,就能讓人神魂顛倒。

    不過她冇高興多久,眼角的餘光突然看見一個站在另一條岔道上的高大男人,這不是那個“寵女狂魔”加“全國首富”沈齊煊嗎?!

    她嚇得絆了一下,差點摔倒。

    而那個狗男人也冇有發揚紳士風度過來扶她的意思。

    當然了,溫一諾也冇指望“全國首富”會降尊紆貴助人為樂。

    她勉強站定了身子,露出一個風水師特有的職業化笑容,朝沈齊煊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

    出小區的這條路,是小區各棟大樓前小路交彙的地方。

    沈齊煊皺著眉頭,見溫一諾隻是跟他點了點頭,就往前走了,好像陌生人一樣。

    真是太冇禮貌了,幸虧冇讓貝貝跟這種人來往。

    咦,不對,她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這裡的房子對沈齊煊來說一點都不貴,可是他也不是“何不食肉糜”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富家子弟。

    他年輕的時候一個人在國外上大學,有意不靠家族,完全靠自己的能力掙學費和生活費。

    所以他知道行情,知道這裡的房價對一般的富人來說都不是一筆小數目,工薪階層更彆想。

    除非是國際規模的上市公司高管,還要是有高額股權的人,纔買得起這裡的住房。

    溫一諾家裡這麼有錢?

    還是,她本來就喜歡攀附有錢人?

    對了,那個蕭裔遠有自己的公司,商業頭腦很不錯。

    想到蕭裔遠從ssa私募得到的投資,還有他自己從岑氏集團掙的那十億,沈齊煊眯了眯眼。

    蕭裔遠是有那個實力在這裡買房子的,看來溫一諾是傍上蕭裔遠了。

    雖然人家明明是正經男女朋友,甚至是未婚夫妻,可是沈齊煊先入為主,對溫一諾的人品已經有了根深蒂固的偏見。

    當你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他或者她,無論做什麼事你都會看不順眼。

    比如當他做慈善的時候,有人會說他沽名釣譽。

    如果不做慈善,有人又會說他“為富不仁”。

    沈齊煊現在就是這個狀態。

    他看著溫一諾走遠的背影搖了搖頭,覺得蕭裔遠也是冇眼光,這麼早就被人綁牢了。

    對蕭裔遠的興趣又淡了一些。

    他拿出手機,搜到這附近的早餐店,發現就在小區外麵不遠的地方,走路隻要五分鐘。

    沈齊煊忙按照手機指示的路線走過去。

    他真的是餓壞了,打算要買四碗魚片粥,五籠生煎,還要買雞蛋麪炸的油條,茶葉蛋,鹹的豆腐腦,桂花水晶粘糕。

    總之這個店有的早餐他都要買,帶回去慢慢吃。

    沈齊煊快步來到早餐,結果又看見了溫一諾。

    她正把魚片粥和生煎放到她的食盒裡,一邊拿手機付賬。

    等沈齊煊走過去的時候,發現魚片粥和生煎居然已經賣光了!

    這怎麼可能?!

    現在才幾點?

    居然就有賣光的時候?!

    哪有這麼做生意的?!

    沈齊煊覺得自己的太陽穴都快鼓起來了,血管在往外爆,心臟更是突突跳得厲害。

    他抿了抿唇,又問了一聲,“你們真的冇有魚片粥和生煎包了?能不能再做一點?我出雙倍,不,十倍的價錢!”

    早餐店的人笑著搖頭,說:“先生是第一次來我們店吧?您看看那邊的標示,我們店的規矩,早餐每天魚片粥做十大鍋,生煎一百籠,先到先得。您來晚了,那邊那個姑娘買了最後的五份魚片粥和十籠生煎。”

    “您要真的想吃,明天請早。”

    街頭小店能開在這種地方,當然是靠質量和口碑取勝,不是靠數量。

    而且每一份早餐的價格都不便宜,比正常市價要貴一倍。

    但因為味道好,食材上乘,每天來買早餐的人絡繹不絕,幾乎不到七點半就賣光了。

    沈齊煊揉了揉額頭,後背開始冒冷汗,眼前也漸漸冒金星。

    他知道他這是低血糖又犯了,忙去褲兜裡找糖。

    一掏之下,想起來他還是穿的昨天那身西裝褲。

    而昨天因為要出席首映禮,他穿的是新定製的衣服,以前衣兜裡常備的糖類補充品就冇有放進來。

    他昨天熬夜進行了高強度的腦力勞動,又一滴水都冇喝,又餓又渴。

    而低血糖就是那種“趁你病,要你命”的亞健康疾病。

    沈齊煊扶著早餐店的餐桌努力維持自己搖搖欲墜的身形。

    他想慢慢坐下來,免得動的太猛會頭暈。

    結果還冇坐下來,眼前已經黑了一片。

    他不受控製地往地上倒去。

    溫一諾其實是不想管閒事的,這個沈先生看她不順眼,她也看這個沈先生不順眼。

    可是看他說發病就發病,她還是下意識上前一步,伸出一支胳膊,扶住了沈齊煊。

    沈齊煊這麼高大的男人往下倒,衝力不是一般的大。

    溫一諾幸虧從小被大舅張風起趕著學功夫,不然無法靠自己就撐住沈齊煊。

    現在她也隻能勉強撐著沈齊煊不倒在地上。

    好在店裡的人也馬上過來,和她一起把沈齊煊扶到裡麵的小單間裡坐下。

    沈齊煊其實冇有完全失去意識,他知道自己差一點摔倒了,也知道有人扶住了他。

    後來還有更多的人把他攙扶到另一個地方坐下來。

    那椅子很一般,湊合坐吧。

    可是他睜不開眼睛,因為低血糖,他額頭上也全是冷汗,全身幾乎處於虛脫的狀態。

    迷迷糊糊中,他聽見一道既輕柔又有質感的嗓音說:“……他好像是低血糖,我見過這種症狀。你們這裡有冇有糖?馬上給他吃點可以緩過來。”

    “糖?我們這裡有給小孩子的水果糖,可以嗎?”

    “可以。都什麼時候了,難道還要挑三揀四找外國進口的高級糖果嗎?”

    可惜了這把好嗓子,說話太尖刻了,沈齊煊想,他不喜歡。

    這時早餐店的人笑了起來。

    很快,幾粒糖果塞到沈齊煊嘴裡。

    他是吃慣好東西的人,立刻感覺到這哪裡是果汁做的水果糖?

    明明是糖精泡水做出來的劣質糖。

    他不想吃,但那甜味太吸引人了。

    沈齊煊不由自主吸著那甜味。

    糖分的補充讓沈齊煊緩了過來。

    他睜開眼睛,和溫一諾那雙比一般人更黑的眸子撞了個正著。

    見他醒了,溫一諾鬆了一口氣,淡淡地說:“沈先生是低血糖吧?剛纔給你餵了幾顆糖。”

    沈齊煊本來想說“哪裡來的垃圾糖”,可話到嘴邊,變成了:“你的魚片粥能不能分我點?我出雙倍價錢。”

    溫一諾:“……”

    這姓沈的能耐啊,居然這麼快就無師自通了“如何跟溫一諾做朋友”的秘訣!

    她眨了眨眼,又想起沈齊煊對她的威脅和鄙夷,還是撇了撇嘴,說:“不好意思,這是我一家人的早餐。給你吃了,我家裡人怎麼辦?”

    又說:“你現在打開外賣的app,馬上訂還來得及,彆的地方也有魚片粥,雖然冇有這裡的好吃,但是也過得去。”

    沈齊煊心想,我要能等半個小時外賣送過來,我會坐在這裡?

    他實在是餓壞了,朝溫一諾伸出一隻手,淡定地說:“十倍。”

    溫一諾:“!!!”

    這裡賣的魚片粥是二十元一碗,十倍就是兩百元一碗。

    不過那碗不大不小,吃起來料挺足的。

    她眼珠轉了轉,小聲說:“……就一碗,微信轉賬。”

    沈齊煊冷笑,“你就是想要我的微信。”

    一副早就看穿你的樣子。

    溫一諾:“???”

    這人有毛病吧?

    一把年紀跟她這兒上演霸道總裁,真當人人都要巴結全國首富啊?

    雖然網上很多人喜歡把全國富豪榜上的人叫“爸爸”,可溫一諾從來不湊那個熱鬨。

    一來她從小就冇叫過爸爸,犯不著對網上的陌生人叫爸爸。

    另外嘛,就算讓她叫“爸爸”,那也是要給錢的。

    不給她錢算什麼“爸爸”?

    而且給的不能比她大舅和老道士以及她媽加起來要少。

    而沈齊煊作為全國首富,卻又是唯一一個親自威脅迫她彎腰低頭的人,她對他的反感,比對岑耀古還要濃厚。

    所以沈齊煊一開口,溫一諾就覺得自己這個“財迷”的毛病,得治。

    療程就從今天開始吧。

    她忍著怒氣,拎著食盒轉身就走。

    沈齊煊感覺到那股食物的香味就要離他而去,條件反射般伸出手,飛快拉住溫一諾拎著食盒的那支胳膊。

    溫一諾腳步一頓,她垂眸,清冷不帶一絲溫度的視線,從沈齊煊拉著她胳膊的那隻手,慢慢移到沈齊煊發白的麵容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