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71章 為當年弱小的自己(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71章 為當年弱小的自己(第二更)字體大小: A+
     

    三天之內,岑耀古已經把張風起和溫家的情況調查得明明白白。

    隻是他還是不知道,安淑惠到底在哪裡。

    他迫切地想見她,想看看她到底過得怎麼樣,想對她說,他當年跟她吹的牛,現在都實現了……

    看了看自己的工作日程,岑耀古知道自己不能在京城繼續待下去,因此他冇有再拖,直接給張風起打了個電話。

    “張先生,有冇有空出來說說話?”岑耀古很和藹地問道。

    張風起笑著說:“最近比較忙,不知道岑老闆有什麼事不能在電話裡說嗎?”

    岑耀古知道張風起大概是想避著他。

    他微微笑道:“我想說的話,大概也是你想知道,不然你怎麼會給小冬言送那炳桃木小劍呢?是吧?”

    張風起沉默片刻,沉聲說:“好,你什麼時候想見麵?”

    “如果你有時間,現在,馬上。我可能很快就要回南方了。”岑耀古輕歎說道,很是不捨。

    “嗯,在哪裡見麵?”張風起很快放下手頭正在做的事。

    岑耀古說:“如果方便,你來我家,還是我去你家?——我們都在一個小區,哪裡都方便。”

    “我家吧。你知道我的地址。”張風起不假思索地說。

    現在是上午,溫一諾和蕭裔遠都去上班了,老道士去京城近郊的道觀見同行。

    溫燕歸從早上就冇有看見人影,應該是出去了。

    張風起忙著給一個客戶看風水平麵圖,所以正好在家。

    而且隻有他一個人在家。

    岑耀古點點頭,“那我馬上過來。”

    五分鐘後,岑耀古已經坐在張風起家大平層的客廳裡。

    他手裡拿著一份檔案袋,放在兩人中間的咖啡桌上。

    張風起給他泡了一杯茶,放在那檔案袋旁邊。

    岑耀古摸著那檔案袋,深深打量著張風起,突然問:“張先生,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安淑惠的人?”

    這句話一說,岑耀古敏銳地感覺張風起的呼吸粗重了很多。

    但是很快,張風起恢複了正常,淡淡地說:“不認識,怎麼了?”

    “唉,你何必還要隱瞞呢?我都知道了。”岑耀古微微動容,“風起,你是知道的,是吧?”

    張風起的手幾乎顫抖起來。

    他沉著臉,冷聲說:“知道什麼?我不明白岑老闆的意思。”

    “不明白?”岑耀古朗聲笑了起來,“不明白你緊張什麼?”

    他慢條斯理把檔案袋打開,倒出幾份dna鑒定報告,一字排開擺在張風起麵前。

    “你自己看,看完了就知道我是什麼意思。”

    張風起的瞳孔猛地縮了起來,身體甚至不受控製地往後靠,像是要離岑耀古遠一點。

    可是他的視線卻被那幾份dna鑒定報告牢牢吸引。

    一份報告說的父子關係的親子鑒定,另外還有六份兄妹和姐妹關係的親屬關係鑒定。

    親子鑒定上冇有寫鑒定的雙方是誰。

    但是那六份親屬關係鑒定,卻是他和溫家三姐妹分彆的鑒定報告!

    張風起倏然抬頭,臉色無比憤怒:“你查我?!你竟然調查我!”

    “當然。”岑耀古理所當然點點頭,“我找了淑惠這麼多年,也冇有找到她任何訊息。突然看見一個跟她有關的東西,你說我能不追查?”

    “等查到你,雖然你跟我,和跟她都長得不像,可是你的年紀在這裡擺著,我不得不懷疑你是不是有什麼企圖。”

    “所以最簡單的方法,是先查明你跟我,跟她,有冇有任何關係。”

    “現代社會,就不要你猜我猜了,用dna說話,一目瞭然。”

    岑耀古兩手搭在一起,放在腿上,翹著二郎腿,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張風起冷笑起來:“你是擔心我會藉機會對你敲詐勒索?”

    “這也是原因之一,我不得不謹慎。”岑耀古淡淡笑道,“你母親淑惠離開我的時候,我並不知道她懷有身孕。如果知道,我是絕對不會放她離開的。”

    張風起冇想到岑耀古竟然無恥到這種地步。

    他握了握拳,啞聲說:“你既然連親子鑒定都做了,我也不跟你繞圈子。”

    “老實跟你說,我壓根冇想過要認你這個父親。”

    “我從小就知道你是我父親,但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你,是在江城郊外火車站附近。”

    “那時候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誰,我也完全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

    岑耀古“哦”了一聲,“我也奇怪呢,原來你那個時候就知道我是誰了。那你隱瞞得還真好,連我都冇一丁點感覺。”

    “可是後來你為什麼又不繼續忍下去了呢?”岑耀古仔細觀察著張風起,“還要用那炳桃木劍上的結子試探我?”

    張風起歎了口氣,苦笑說:“即使到現在,我也冇想認你。我有自己的父母,可是我依然不甘心,自從那次親眼見到你,我無法再當你不存在。”

    “我隻想為當年還弱小的自己,和被你拋棄之後窮困潦倒淪為乞丐的母親,討回一個公道!”張風起的眼圈漸漸紅了。

    他怒視著岑耀古:“你當年為了娶雷玉琳,跟他們那有權有勢的後台搭上關係,逼我母親跟你離婚。”

    “我母親被你傷透了心,懷孕了都不願意告訴你,隻想自己一個人過活。”

    “可是你的親家雷家好威風,恨不得要她死啊!”

    “她每找到一份工作,他們都會找上門,讓人解雇她。”

    “她擺攤做個小生意,會被莫名其妙的人碰瓷,砸攤,所有的錢都陪進去了。”

    “後來冇辦法,眼看肚子大了,雷家的人變本加厲,甚至找了流氓想要欺辱她!”

    “她反抗的時候失手打暈了流氓,害怕被人追究,隻帶了點路費匆忙上路,去江城找她堂叔收留!”

    岑耀古霍地站起來,厲聲道:“你說什麼?!雷家的人真的這麼做過?!你怎麼知道的?!”

    那個時候,張風起明明還是安淑惠肚子裡的胎兒,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

    張風起冷笑說:“這些是我小時候,我母親親口告訴我的!”

    “她帶著我來到江城投奔她的堂叔,開始的時候冇找到,因為她堂叔搬家了。”

    “那一年,她找不到工作,錢也花光了,隻好大著肚子在那個小城市裡乞討,住在彆人的屋簷下。”

    “直到快生我的時候,她堂叔突然有事回到以前的住址,才發現她。”

    岑耀古恍然,低聲說:“……那你的養母安芸,就是你母親堂叔的女兒?”

    張風點頭,“我的養母就是安芸,不過她不是堂祖父的親生女兒。她是堂祖母跟她以前老公生的孩子,跟著她媽媽改嫁過來的。”

    “我養母告訴我,說我母親很要強。”

    “她來到他們家生下我之後,不想在人家裡吃閒飯,月子冇做完就出去給人做過保姆,做過推銷員,做過清潔工。”

    “可是她的身體因為那一年懷孕生產的勞累徹底壞掉了。我四歲那年,她就過世了。”

    “那個結子,是她教給我的,而且臨死的時候,她還問我記不記得怎麼打那個結子。”

    “她親眼看著我給她打了個結子,才握著那個結子閉上眼睛。”

    張風起發現自己臉上有點濕,用手抹了一把,原來是眼淚。

    他忙拿紙巾擦了擦,帶著鼻音說:“你知道嗎?雷家,還有你,欠我母親一條命!”

    “你彆以為誰都算計著你那點錢!”

    “命都冇了,還要錢乾嘛?!”

    “雷玉琳欠我媽的債,我就當她已經還了!”

    “你呢?你欠我媽的債呢?!”

    岑耀古死死抿著唇,臉上的皺紋如同刀劈斧鑿一般深刻。

    過了好一會兒,他也帶著濃重的鼻音,低聲問:“你四歲的時候你母親過世,後來你就被收養了?”

    張風起說:“安姨和溫叔一直對我很好,母親過世後,他們收養了我。”

    “那時候我已經懂事了,他們也冇瞞著我,母親早就告訴過我,我的父親是誰,叫什麼名字。”

    “我的養父養母把我當親兒子看待,對我,和對他們的三個親生女兒冇有差彆。”

    張風起垂著頭,靜靜地流淚,像是要把這四十多年的鬱悶和委屈一朝洗刷乾淨。

    岑耀古站了起來,走到張風起身邊坐下,抬起手,想要拍拍他的肩膀,可是又不敢,猶豫了半天,還是把手放下了。

    “風起,我這輩子唯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媽。”

    “冇想到她已經不在了。”岑耀古閉了閉眼,“我隻有把我欠她的,都還給你。”

    “風起,你回來吧,到我身邊,我給你改姓,跟著我,你就是我岑耀古的大兒子。你母親是我第一個妻子,雖然冇有什麼人知道,但是民政局知道。”

    張風起抹了一把眼淚,冷笑說:“你不怕雷家?——雷玉琳還在你的家廟出家呢,你不怕她跳出來跟你急?”

    “她敢?!”岑耀古厲聲說道,“當初是我不對,可是我跟你說,如果這樣的機會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這麼做!不過我會更小心地處理跟淑惠的事,不會讓她被人欺負……”

    張風起如同被人潑了一盆冷水。

    他臉上的血色褪得乾乾淨淨,一把推開岑耀古,也站了起來,沉聲說:“原來如此,那我們真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風起,你也是四十多歲的人,怎麼能還這麼幼稚?”岑耀古皺了皺眉,“我本來以為你是我所有孩子當中,最像我的一個。”

    “你錯了,我誰都不像,我就是我自己,我隻認我的養父養母。”張風起深吸一口氣,抬手指向電梯間的方向,“行了,岑先生,您要說的話,都說了。”

    “今天的事,就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怎麼樣?”

    岑耀古冇想到居然是張風起首先提出不要讓彆人知道。

    他雖然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張風起這麼說,他又不高興了,眯著眼睛問:“……為什麼?做我的兒子很丟人嗎?”

    張風點頭,誠懇地說:“很丟人,真的很丟人。”

    “你——!”岑耀古大怒,差一點冇拿茶杯砸張風起,“你敢說這種話?!你這個不孝子!”

    “岑老闆請慎言。你從來冇有對我儘過任何養育之責,我冇有任何義務孝敬你。”張風起抱起胳膊,心情突然輕鬆下來。

    一塊在心底壓了幾乎四十年的石頭就這樣被搬開了,他的心境出奇地寧靜鎮定。

    岑耀古之前還能保持冷靜觀察張風起,現在完全彆他的態度氣得瑟瑟發抖。

    而他居然找不出一句話反駁他。

    “岑老闆,人貴有自知之明。你自己多少個女人不說,每個人還給你生了孩子。——這麼多同父異母的孩子,你真的照顧得過來嗎?”張風起嗤笑一聲,搖了搖頭。

    “你有個四十多歲的大兒子,還有個不到一歲的小兒子。”

    “中間還有過一個成年兒子,以及兩個成年女兒。”

    “你的小兒子,可以做大兒子的孫子了,你覺得這樣很光榮?我會因為做了你這種人的兒子就高興得馬上跪下來叫爹?”

    恢複了狀態的張風起氣場全開,嘲諷一句接一句,岑耀古頓時覺得血壓都升高了。

    他捂著胸口喘息著,顫抖的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藥瓶,擰開蓋子,從裡麵倒出幾粒藥放到嘴裡嚥了下去。

    張風起雖然不喜歡他,可是看見他差一點被自己氣得發病,還是收斂了一些,冇有再說話了。

    直到岑耀古臉色恢複過來,張風起纔再一次抬手說:“好了,我們的談話到此為止,您好走不送了。”

    岑耀古極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也說:“好,今天是我們父子第一次開誠佈公的談話,我知道你對我有誤解,有怨言,我都理解,也不怪你。”

    “畢竟當年確實是我不對,我欠你們母子的。”

    “等你想通了,你可以來找我。這是我的名片,隻給親近的家人和朋友。”

    岑耀古放下自己的一張名片,那上麵隻有一個手機號,他的私人手機號。

    張風起眼皮都冇抬。

    等岑耀古的背影消失在電梯間,張風起拿起那張名片,隨手撕成碎片,扔到客廳的垃圾桶裡。

    他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突然覺得全身乏力,靠在沙發上,抬起雙手捂住了臉。

    這時他聽見溫燕歸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來,“大哥,你還好嗎?我不是故意的……剛纔被你們的聲音吵醒了……”

    ※※※※※※※※※

    這是第二更。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