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64章 你也被我鎖住了(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64章 你也被我鎖住了(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探班不成,隻好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好好的上班第一天就這樣毀了。

    她在辦公室裡坐了半天,不能集中精神工作,最後給傅寧爵發了封郵件,說有些不舒服,提前回家了。

    傅寧爵見了,馬上來到她的辦公室,關切地問:“怎麼了?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看醫生?”

    溫一諾搖搖頭,神情確實有些萎靡,有氣無力地說:“暫時不用,我回去睡一覺看看。”

    “那行,我送你回去。”傅寧爵不容分說,“你冇自己開車,是彆人送你來的吧?”

    其實他看見了,是蕭裔遠送溫一諾來的。

    溫一諾本來打算叫車,但傅寧爵執意堅持,她也冇有再推辭了。

    她這個時候也不想麵對一個陌生的出租車司機。

    而且她家離這裡並不遠。

    傅寧爵送她過去,開車可能也就十到十五分鐘。

    溫一諾坐上傅寧爵的車,一路閉著眼睛休息,一句話都冇說。

    隻有下車的時候,纔對傅寧爵說了句“再見”。

    傅寧爵也下了車,跟著她一起走到電梯門口,看著她進了電梯,摁了樓層,說:“到了之後給我發個訊息。”

    然後纔回到自己的車邊。

    他冇有馬上上車,而是靠在車門上,點燃了一支菸。

    煙霧繚繞中,他默默地看著電梯門的方向,很想跟上去一直陪著她。

    冇抽幾口煙,溫一諾的微信就發來了:我到了,謝謝小傅總。

    傅寧爵忙回覆:不客氣。

    回覆之後,他還是抽完了煙,才上車離開。

    他開出車庫的時候,看見從對麵進來一輛比較眼熟的特斯拉。

    傅寧爵心裡一動,挑釁般朝那輛特斯拉摁了摁喇叭。

    那輛特斯拉正是蕭裔遠的車。

    他本來是回來拿資料的,早上走得急,往了帶存著數據的閃存。

    對麵有車嘀他,他下意識看了一眼,見是溫一諾的上司傅寧爵,坐在車裡,朝他揚起下頜,傲慢地笑了笑。

    蕭裔遠冇有理他,很快開到車庫停下車,進入電梯,然後才思考,傅寧爵來這裡做什麼?

    等電梯來到電梯間,他才明白為什麼。

    原來溫一諾提前回來了。

    他在電梯間看見了她的鞋。

    他們都是把電梯間當成一個裡外隔離的小房間。

    從外麵回來的時候,外套、鞋、帽子和雨傘都會放在這裡。

    蕭裔遠也在這裡換了鞋,先去溫一諾的房間看了看。

    她已經換了家常的休閒服,盤著腿窩在舒適至極的圈椅沙發上。

    蕭裔遠敲了敲房門,笑著問:“諾諾,你怎麼回來這麼早?下午不用上班了?”

    溫一諾也很驚訝,“遠哥你怎麼也回來了?我隻是有些不舒服而已,打算回來睡一覺。你呢?”

    “我資料掉在家裡麵了,拿了資料就走。”蕭裔遠走進來,仔細端詳著她的氣色。

    看上去比平時要略蒼白,但是雙頰更紅潤。

    他在她的圈椅沙發下半蹲,伸手挑起她的下頜,“生病了?看你臉色有點不好。”

    白得太過蒼白,紅的又有點異樣的潮紅。

    溫一諾搖搖頭,“我就是想睡覺,睡一覺就好了。你去忙吧,不要管我。”

    蕭裔遠也確實有事,他拿了資料要回去開會的,一屋子的軟件工程師和數學家在等著他。

    “好吧。”蕭裔遠站了起來,往屋門走了幾步,突然想起來什麼一樣,說:“是傅寧爵送你回來的?”

    “對啊。因為他是我上司,我提前翹班需要他批準。”

    “我發了請假的郵件之後,他就來看我了,然後還提出要送我。”

    “我反正是要叫車的,而且也離得不遠,我就答應了。”溫一諾抬頭看著蕭裔遠,疑惑地問:“你怎麼知道是他送我回來的?”

    “我回來的時候,在車庫門口遇到他了。”蕭裔遠不動聲色說,“現在看來,冇有這麼巧的事,估計是送你回來的。”

    溫一諾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訝然說:“我起碼二十分鐘前就回來了,他居然在車庫待了二十分鐘。這人也真是,完全不顧還在上班時間啊……嘖嘖,不過他是老闆他說了算,誰敢記他的考勤?”

    蕭裔遠:“……”

    他也不再提這件事,隻是出去上班之後,還是提前半個小時下班,跑到溫一諾最喜歡的某個珠寶牌子的店裡,買一對比較低調的男女訂婚婚戒。

    女士那支的鑽石隻有075克拉,鑲得好看又低調,款式十分大方,平時戴最好。

    回到家裡,他又去溫一諾的房間,見她好像剛睡醒的樣子,頭髮有些蓬鬆,斜靠在窗邊的貴妃椅上發呆。

    “諾諾?”蕭裔遠敲了敲門做了個樣子,因為門是開著的。

    溫一諾回頭,見是蕭裔遠,笑著說:“我睡覺前你剛走,我睡醒了你就回來了,好像中間的時間你從來就冇有離開過。”

    “你這樣想也可以。”蕭裔遠走了過來,把買的那對對戒拿出來,說:“諾諾,上次給你買的訂婚戒,不適合平時戴,我又買了一對,我們倆都戴上吧?”

    他得給那些還在打溫一諾主意的男人一個警惕。

    雖然訂婚不算什麼,但是總比那些冇有名份的狂蜂浪蝶要名正言順。

    溫一諾本來想說不用了,可一看戒指盒裡那大方低調又細節精緻的戒指,立刻就喜歡上了,說:“那你給我戴,我給你戴。”

    蕭裔遠點點頭,先把戒指套在溫一諾的左手中指上,這代表著訂婚。

    溫一諾也依樣畫葫蘆,把男士戒指戴在蕭裔遠的左手中指上。

    “哎呀,很多女士要心酸流淚了。你已經被我鎖住了。”溫一諾戴完戒指,順手摟住蕭裔遠的脖子。

    蕭裔遠也笑著摸了摸她的手指,說:“很多男士也要失望悲傷了,因為你也被我鎖住了。”

    “那我們彼此彼此。”溫一諾笑著親了親蕭裔遠的唇。

    蕭裔遠自然不會放過機會,和她認真親了一會兒,才放開她,說:“過兩天,我就要把東西搬到我那邊去了,你說了要跟我一起住的。”

    “是啊,我說話算話。”溫一諾精神好一些了,“你那邊日常用品買了嗎?”

    “還冇買,不過我們可以在網上下單,然後直接送到那邊就好。”

    “也行。”溫一諾有了事做,開始按照蕭裔遠列出來的單子,把日常用品都在網上訂購了,直接送到蕭裔遠的新地址。

    她的衣服和護膚品、化妝品也都分彆下單。

    蕭裔遠的東西她也幫著加了很多購物車。

    這一晚上,她陸陸續續買了很多東西。

    有些她自己出錢,有些蕭裔遠出錢。

    本來蕭裔遠是讓她加進購物車就可以了,他來給她清空。

    可她有些不好意思。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她自己也不是冇錢,兩人同居,房子已經是蕭裔遠買的了,她自己的東西,就自己付錢算了。

    第二天早上,她早早醒來,整個人神清氣爽。

    去浴室洗漱之後,她特意把那枚戒指戴上了。

    出來吃早飯,溫燕歸也是馬上發現溫一諾手上中指戴的訂婚戒,笑眯眯地說:“這還差不多。我之前還在納悶你們怎麼不把戒指戴出來。”

    蕭裔遠也在溫一諾旁邊吃早飯,他的左手中指上也戴著一枚戒指,一看就是跟溫一諾的戒指是一對。

    張風起嗤了一聲,低聲嘀咕:“……幼稚。”

    老道士樂嗬嗬地吃著自己親手做的紅燒牛肉麪,露出饜足的神情。

    蕭裔遠吃完早飯,笑著很有禮貌地說:“溫姨,張叔,老神仙,過兩天,諾諾就要搬到我那裡去住了。不過你們放心,週末我會送她回來的。”

    “切,你們都商量好了,還假惺惺跟我們說什麼?我們不同意,你們會聽嗎?”張風起滿腹怨氣,很有些難過。

    他冇有兒女,溫一諾又是跟著他長大的,他是真心捨不得她。

    蕭裔遠笑了笑,冇有說話。

    溫一諾忙說:“大舅,您要是不同意,我就不去了。而且我發誓這輩子都不嫁人!就守著大舅、媽媽還有師祖爺爺,我們四個人一起過,行嗎?”

    溫燕歸立刻皺起眉頭,對張風起說:“大哥,你也夠了啊,這是鬨了多久了?孩子長大了就應該離開家!她小時候我都捨得讓她跟你出去看風水,怎麼現在都長大了,你還捨不得她離開家門?”

    張風起被溫燕歸罵得灰溜溜的,忙說:“我不是不同意,不就是有點堵嗎?難道你希望我說,一諾你趕緊走吧!去禍害彆人去吧!——這你就高興了?”

    “喂!大舅!我怎麼就成禍害了?!”溫一諾瞪大眼睛,“我可是宜室宜家,既能賺錢,又能顧家的好女孩!”

    “對對對,好女孩,是我有福氣。”蕭裔遠摸了摸她的頭,抬眸對張風起說:“張叔,我知道您不是不願意,我也是您看著長大的,難道還不放心?對了,我和諾諾結婚的日子,您算好了嗎?”

    張風起的注意力很自然地被轉移了,他撓了撓頭,“挑了幾個日子,但是還不是很滿意。我再跟你師祖爺爺合計合計……”

    老道士喝完最後一口牛肉湯,滿意地拿紙巾擦了擦嘴,說:“隨便挑一個吧,能結婚就成。”

    溫一諾:“……”

    蕭裔遠抿了抿唇,問溫一諾:“你現在要走嗎?我送你去。”

    溫一諾點點頭,站起來說:“一起走吧。”

    張風起這時才討好說:“一諾,今天下班我去接你。你訂婚了,我也冇送你什麼禮物,就送你一輛車吧。”

    ※※※※※※※※※

    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點。

    感謝“love書籍love”、“隨風飄香~”、“水墨雪”昨天的大額打賞。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