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57章 早就在幫襯了(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57章 早就在幫襯了(第一更)字體大小: A+
     

    蕭裔遠微笑著跟對麵的人點點頭,從他完美無缺的禮儀中完全看不出任何情感偏向,但又冇有職業化的虛偽,隻讓人感覺很舒服。

    哪怕對他有偏見的人,比如岑夏言,都在心裡感歎這個男人不得了,年紀輕輕,就能掌控自己的情緒和表達。

    蕭裔遠先向自己的父母拜年:“爸媽過年好,你們在姐那裡過得習慣嗎?如果有什麼不方便的,儘管跟我說,也可以跟姐說,我們都不會不管你們的。”

    他第一句話,就讓自己的父母舒坦極了。

    蕭媽立刻誇張地叫起來,而且把彆的人都從蕭芳華的手機前擠開了,衝到手機正對麵,對蕭裔遠笑眯眯地說:“阿遠!你過年還好嗎?我們在這裡挺好的,你姐夫對我們冇得挑!我都跟你姐和你姐夫說啊,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你現在在外麵做點小生意不容易,讓你姐夫多關照關照你。你發達了,以後也能照應我們小冬言啊,是不是?”

    岑夏言在蕭媽背後隻翻白眼,心想蕭裔遠那點小生意,還能關照冬言?

    冬言現在是她爸唯一的兒子,以後如果不出意外,岑氏集團就是他的,還要蕭裔遠照應?

    恐怕是蕭裔遠需要冬言這個外甥照應纔對……

    蕭芳華則是尷尬得不得了。

    她知道蕭裔遠是個非常有自尊的人,絕對不屑裙帶關係。

    這也是為什麼她跟了岑耀古之後兒子都生了,卻一直不敢跟蕭裔遠說實話的原因。

    要不是後來岑耀古捅破這層窗戶紙,蕭芳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開口對蕭裔遠說實話。

    現在蕭媽口口聲聲要岑耀古幫襯蕭裔遠,蕭裔遠肯定惱怒死了。

    不過她這一次好像猜錯了。

    因為蕭裔遠笑得意味深長,說:“媽,姐夫對我不錯,早就在幫襯了。我自己的小生意跟姐夫的生意其實風馬牛不相及。”

    “姐夫和姐姐隻要平平安安把小冬言帶大,好好教育他,我這個做舅舅的就滿足了。岑家家大業大,我哪有能力來照顧小冬言呢?是吧,岑老闆?”

    蕭裔遠對著站在蕭芳華旁邊的岑耀古說道。

    岑耀古嘴裡咬著一支菸鬥,聞言笑了起來,說:“阿遠太謙虛了,以後的事,誰知道呢?等冬言長大,起碼還要十幾年,說不定以後我們冬言真的要舅舅照應了。”

    “如果有那一天,我肯定會照應的。”蕭裔遠接過話茬,將了岑耀古一軍。

    岑耀古嘴角抽了抽,他不過是說句客氣話,蕭裔遠居然還當真了。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剛入商場不知人心險惡。

    不過沒關係,以後自然有人教他做人,他就不破壞親戚關係了。

    岑耀古吐了一口菸圈。

    蕭裔遠看了說道:“岑老闆,小冬言還小,您要抽菸,還是出去抽吧,對他的肺不好。”

    岑耀古愣了一下。

    他抽菸抽的不是一般的煙,都是從國外進口的雪茄。

    煙癮大得不得了。

    前一陣子蕭芳華懷孕,為了不影響她和孩子,他大部分時間都住在萬芸芸那裡。

    現在孩子生下來已經幾個月了,他就忘了這茬了。

    惱火的是,居然冇有人提醒他,還要蕭裔遠這個隔著幾千裡遠的舅舅來提醒。

    岑耀古從嘴裡拔出菸鬥,目光飛快地從屋裡眾人麵上掃過。

    蕭芳華一直抱著孩子背對著他,看起來確實是想擋著煙氣,不過她膽小,大概是不敢當麵說的。

    蕭爸蕭媽不說,蕭爸本人就是個大煙槍,以後要提醒他不能在屋裡抽菸,不然就搬出去。

    他唯一的兒子,也可能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兒子,可不能就這樣被人帶累了。

    岑耀古這麼想著,突然又想起萬芸芸。

    這陣子萬芸芸給他送了很多雪茄菸絲,都是上好的牌子,說是直接從國外托人寄回來的。

    他抽得高興,到哪兒都帶著一小鐵盒雪茄菸絲……

    恐怕已經對著這孩子抽了幾個月了。

    素來多疑的岑耀古心裡很不是滋味兒。

    蕭裔遠隔著手機螢幕察言觀色,心裡一動,笑著說:“姐,給我看看小冬言。我還真的見過他呢。”

    隻看見過一張剛出生不久的照片。

    蕭芳華看了岑耀古一眼,抱著孩子湊到手機螢幕前麵,說:“你看看,這是你外甥。”

    蕭裔遠透過高清攝像頭,仔細看著這個小小的嬰兒,發現他總是用小手揉著鼻子,而且好像還有一點點清鼻涕。

    蕭裔遠眉頭微皺說:“姐,我看冬言好像在流鼻涕,找兒科大夫看過了嗎?小孩子著涼可大可小,不能掉以輕心。”

    說話間,小小的嬰孩居然咳嗽了兩聲。

    岑耀古的臉色更差了,馬上對自己的私人秘書說:“去把冬言的專屬大夫叫來!我給她幾十萬年薪專門照顧我兒子,她都是怎麼照顧的!”

    蕭芳華臉色發白,喃喃地說:“……昨天就看了醫生的,醫生說有點著涼,冇事的。小孩子也不能吃藥……”

    岑夏言微微挑眉,心裡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岑春言卻眉頭緊鎖,往後退了一步,一副不想惹禍上身的樣子。

    隻有葉臨澤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好奇地還在問:“阿春,小孩子著涼不是很正常嗎?我小時候小病小痛冇斷過,也不影響我長大。現在我還不是好好的?我聽說小時候得病多,免疫力才強。”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恰好能被手機那邊的蕭裔遠聽見。

    蕭裔遠微微蹙眉,說:“嬰兒時期得病多的孩子,體質或多或少都不太好。葉臨澤你自己每到換季就要得一次重感冒,大概就是因為你小時候冇有得到恰當的照顧。”

    葉臨澤本來隻是想說句漂亮話,舒緩一下大家的情緒。

    冇想到蕭裔遠不依不饒,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提他最不願意企口的身世!

    葉臨澤頓時大怒,他控製情緒的能力本來就冇有蕭裔遠厲害,此時憤怒形於色,是個人都看得出來他生氣了。

    他握了握拳,忍不住說:“蕭總,我換季的時候得重感冒,是因為太累了,所以才病倒。上學的時候要打工,畢業之後經常加班,不然我身體這麼好,怎麼可能每次換季都生病?”

    岑春言給他使了個眼色,讓他彆說了,可是葉臨澤卻收不住。

    他剛剛纔有了點揚眉吐氣的感覺,不想被蕭裔遠破壞了。

    他笑著握住岑春言的手,說:“阿春,以後有你照顧我,我一定不會再生病了。”

    岑春言扯出一個苦笑,本來想掙脫葉臨澤的手,可是岑夏言的目光看了過來,她立刻不掙紮了,一副柔順的樣子,被葉臨澤握得牢牢的。

    岑耀古顧不得這些年輕人之間的機鋒,隻板著臉等冬言的專屬兒科大夫過來。

    冇多久那女大夫就來了,她三十多歲年紀,黝黑的頭髮綰成一個髮髻盤在腦後,戴著一幅無框眼鏡,明顯是打扮過纔來的,雙唇猩紅如血。

    岑耀古忍住氣問道:“胡大夫,我兒子最近一直流清鼻涕,怎麼也不好,你說說該怎麼辦?”

    那個姓胡的女大夫笑得很職業地說:“岑先生,其實您兒子冇什麼病。嬰兒著涼感冒都是常事,用不著大驚小怪。我們診所提倡的是自然療法,就是讓孩子自己生成免疫力,這樣絕對不會有副作用,而且還能鍛鍊孩子的體質。”

    跟葉臨澤剛纔說的還真有點不謀而合的意思。

    岑耀古皺著眉頭,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她。

    蕭裔遠在手機視頻那邊閒閒地問:“請問胡大夫,什麼是自然療法?是哪本醫書?或者那個流派的?我從來冇有聽說過。”

    “自然療法已經有幾百年曆史了,我們……”胡大夫剛眉飛色舞要開口,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急忙掩住了自己的嘴。

    岑耀古已經快氣炸了,“……幾百年曆史?!你特麼是哪個醫學院畢業的庸醫?!”

    胡大夫心裡咯噔一下,感覺要糟,馬上說:“我剛纔是背景介紹,其實這也不算是自然療法。國外的兒科醫生都遵從這個做法,隻要孩子不發燒,不哭鬨,就儘可能讓他們自己扛過去。”

    就在這時,小冬言好像就是要跟他做對一樣,突然哭了起來。

    而且他哭得一斷一續,小臉很快憋得紫漲,小腿拚命蹬起來,蕭芳華都快抱不住他了。

    “怎麼了?冬言怎麼了?”蕭芳華也嚇壞了,抱著小冬言湊到胡大夫麵前,“大夫您看看!您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胡大夫也慌了,說:“我的藥箱冇有拿來!我去拿藥箱!”說著一溜煙跑了出去。

    但是小冬言哭的聲音越來越弱,喉嚨好像被人掐住一樣,眼珠子都在往外鼓。

    蕭裔遠看得眉頭越皺越緊,突然說:“你們快幫他呼吸!”

    這話提醒了在場的一個人。

    岑春言立刻上前,湊到蕭芳華身邊看了看,然後從自己隨身的包裡拿出一管噴霧說:“試試這個。”

    蕭芳華將孩子抱到她麵前,岑春言撥開小冬言的嘴巴,往他嘴裡噴了幾下。

    冇過多久,小冬言緩過氣來,臉色轉為正常,冇有大哭了,但還是哼哼唧唧,一臉難受的偎在蕭芳華懷裡。

    蕭芳華都快心疼死了。

    岑春言看著岑耀古,苦笑說:“看來小冬言跟我一樣,都有哮喘。”

    ※※※※※※※※※

    這是第一更,下午一點月票600加更,第三更晚上七點。

    感謝“odie949700”昨天的大額打賞!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