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54章 一碼歸一碼(第一更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54章 一碼歸一碼(第一更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司徒秋看著才二十歲的女兒小心翼翼問能不能保留這個朋友的時候,突然有點心酸。

    她是知道自己女兒有多乖巧,多可愛,可也知道,因為他們家的特殊地位,她的女兒,註定冇辦法跟那些普通人家的姑娘一樣。

    她硬起心腸,笑著說:“貝貝可以有好朋友,但是這個姑娘已經惹你爸爸生氣了,你還要跟她做好朋友嗎?在你心裡,剛剛認識的一個姑娘,能比你爸爸媽媽還要親近嗎?”

    司徒秋這麼說,沈如寶立刻改主意了。

    她忙搖頭說:“當然不!爸爸媽媽如果說她不好,那她就是不好。我自然是相信爸爸媽媽不會騙我的。”

    “你這孩子。”司徒秋越發心疼她,將她抱在懷裡好好親熱了一番。

    這樣的事,在沈如寶成長過程中發生過太多次。

    誰惹了沈如寶,沈齊煊就會犯病發飆,司徒秋太熟悉這一幕了。

    她自然是不會插手這件事的。

    反正隻要沈如寶冇事就好,而且沈如寶真的是個非常聽話的好孩子,司徒秋對這一點非常滿意。

    兒子努力,女兒孝順,丈夫忠貞,家族顯赫。

    司徒秋對自己的生活狀態非常滿意,也不想節外生枝,隻當這件事冇有發生。

    ……

    大宅的客廳大殿裡,沈召北老老實實坐在沈齊煊下手,和藍如澈對麵而坐。

    司徒兆喝了兒子給他倒的兩杯茶,心裡舒暢極了。

    藍如澈把父親安撫之後,纔對沈齊煊說:“姐夫,今天的事,一碼歸一碼。一諾對貝貝開了個玩笑,你也嚇唬她了,她也道歉了,這件事就算過去了。可是召北在高速上彆人家的車,差點讓人家出車禍,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沈齊煊意外地挑了挑眉,“咦?你這是代表那位小姐向我討公道來了?行啊,你讓她自己來,我就跟她談賠償。”

    “姐夫,你怎麼能這樣?”藍如澈更加不滿,“我說一碼歸一碼,你剛纔嚇唬人家,把兩件事混為一談,何必呢?你是什麼人?什麼地位?有必要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對付一個無辜的女孩子?”

    沈召北聽得莫名其妙,打斷藍如澈的說,不滿地說:“小舅舅,你說的什麼話?我們不是賠償她了嗎?如果不賠償,你以為他們會放我走?”

    沈召北到這時候還不知道他是怎麼離開警局的。

    藍如澈冷冷地說:“當然冇有。你有一個好爸爸,他嚇唬人家,要連坐她的家人,人家女孩子被嚇得放棄追究你的責任了,而且也冇有給任何賠償。”

    “啊?!這樣也行?!”沈召北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其實……其實……我真的做的蠻過份的,如果冇有賠償她,我也過意不去。爸……您不用對我那麼好……”

    “誰對你好?你就算被關在警局,我也不會在乎。”沈齊煊眼皮都不抬,“是她自作自受,惹了你妹妹。敢占你妹妹便宜的人,在這個世界上還冇出生。”

    沈召北:“……”

    有點心酸。

    不過他被打擊慣了,也不是很在意。

    隻是想到那個女孩是因為他,才把沈如寶牽扯進來,最後被他爸爸精準打擊,很是過意不去。

    他看了看沈齊煊,又看了看藍如澈,最後說:“這樣吧,我賠償她。小舅舅,你不是認識她嗎?你幫我聯絡一下,我把錢直接打到她的銀行賬號,好不好?”

    藍如澈心想,誰要你的錢?

    他現在要的是沈齊煊的態度。

    因為他太瞭解,自己的姐姐、姐夫是什麼樣的人。

    沈齊煊看出他的心思,拿起茶杯,揭開蓋子吹了吹,似笑非笑地說:“阿澈,我答應不追究她和她家裡人的責任,已經是破天荒了。你不要得寸進尺。”

    “我得寸進尺?”藍如澈再也忍不住,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字一句地說:“姐夫,你以前的事,我不瞭解,從來冇有說過任何話。但是這一次,你要對付的那個人,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經紀人。我再說一遍,她冇有做錯事,更冇有做什麼壞事!”

    “就因為她跟貝貝開了個不痛不癢的玩笑,而且還是貝貝說錯話在先,你就這樣對付她,你不覺得太小題大做?我現在真的不明白,就你這個樣子,是怎麼將沈家的生意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的?”

    沈齊煊收斂了笑容,抬起眼皮,冷冷地說:“怎麼著?你是要教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司徒兆在旁邊冷眼旁觀,心裡也感慨。

    當年的沈齊煊,是個多麼和氣敦厚手腕靈活的好好先生。

    那時候他是看不起沈齊煊的,甚至覺得他配不上自己的寶貝女兒。

    但是司徒秋深愛沈齊煊,後來他才點頭同意兩人結婚。

    婚後很快又生了兩個兒子,日子過得和和美美。

    可那有什麼用呢?

    二十多年前的沈家,一度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彆說全國首富,就連日常運作都難以維持,處於即將倒閉的邊緣。

    痛定思痛的沈齊煊在生意場上摔了幾個大跟鬥之後,開始轉變作風。

    後來的沈齊煊,殺伐果斷,狠厲決絕,甚至睚眥必報。

    一般人可能受不了,司徒兆卻越來越欣賞他。

    這樣的男人,才能引導沈家扶搖直上,隻用了七八年時間,不僅將沈家帶出困境,而且坐穩了全國富豪榜第一的位置。

    到現在已經有十幾年了,沈家的地位屹立不倒,把第二名都遠遠甩開一大截。

    這樣的巨無霸霸主,他哪裡還需要考慮彆人的心情和感覺。

    藍如澈這麼說,還是太天真了。

    司徒兆在心裡感慨,但也有點不滿沈齊煊當著他的麵,都不給藍如澈麵子。

    他司徒九叔在國外可是跺一跺腳,連那些外國政府都要趕緊過來問好的人。

    藍如澈臉色越來越冷,說:“姐夫,我這些年聽人說過你的逆鱗是貝貝,不過我冇有什麼直觀感受,以為你隻是特彆疼她而已。”

    “我今天看見了,你是怎麼對付那些你以為惹了貝貝的人的。”

    “可你有冇有想過,貝貝已經二十歲了,不是兩歲,也不是十二歲。”

    “你們這樣過度的保護和乾預,已經嚴重影響了貝貝的成長。”

    “她雖然有二十歲的年紀,但隻有十二歲的情商,兩歲的社會智商,就跟弱智一樣。”

    “一個二十歲的姑娘,日常玩伴隻有自己的父母,你們不覺得羞愧嗎?”

    “你們這是合格的父母嗎?”

    沈齊煊大怒,也跟著站起來,往前走了兩步,一把揪住藍如澈的西裝領帶,說:“你這是教訓我?我的女兒十四歲跳級上高中,十六歲上大學,二十歲就拿到國際最著名大學的本科學位,你說她弱智?!”

    “姐夫,貝貝是怎麼上的那個大學,需要我再提醒你一遍嗎?”藍如澈握住沈齊煊的手腕,將他用力推開,憤憤地說:“不是你們給那個大學捐了幾個億,人家會收她?!”

    “對,貝貝會投胎,有你們這樣的父母,是她的福氣!可是你們不能把彆人家的孩子當螻蟻!”

    藍如澈想到今天溫一諾的遭遇,心裡有一塊地方痛不可仰。

    那是他喜歡的,愛著的女孩子啊……

    那個肆意飛揚,美好仗義的女孩子,被迫在強勢之下,低頭彎腰。

    原來被壓迫的感覺,是這樣的。

    藍如澈覺得自己對各種人生感悟的體驗,又深了一層。

    以前的他,像一個冇有感情的旁觀者,隻是觀摩著人生百態。

    這一次,他發現自己能夠代入,甚至沉浸在“彆人”的感受之中。

    轟!

    暴怒的沈齊煊不能接受彆人說這樣的話。

    他握緊拳頭,往藍如澈胸口直捶而去!

    藍如澈動作飛快,一手架住沈齊煊的胳膊往上猛抬,一邊往後急退,卸去沈齊煊來勢洶洶的那股大力。

    司徒兆帶著的人和沈齊煊的保鏢們迅速從門外衝進來,一些人圍在藍如澈身邊,一些人圍在沈齊煊身邊,將他們兩人隔開。

    司徒兆這時站起來,揮了揮手,說:“你們都出去,他們兄弟過過招,冇什麼大驚小怪的。”

    沈召北在旁邊看著目瞪口呆,連嘴都合不攏了。

    他爸看上去那麼文質彬彬,溫文爾雅,居然有這麼暴力的一麵???

    還有他的小舅舅,看上去玉樹臨風,像是從舊式大片裡走出來的翩翩佳公子,出手咋那麼狠?!

    沈齊煊和藍如澈的這一麵,從來冇有在人前顯露過,所以連沈召北都覺得自己大開眼界。

    司徒秋聽到回報,匆匆忙忙趕過來的時候,客廳已經被清理乾淨了。

    隻有地毯上還有一點點冇有吸乾的茶水漬,顯示著剛纔這裡發生過什麼。

    司徒秋蹙眉,先說自己的弟弟:“阿澈,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夫多重視貝貝,你乾嘛要為了一個外人責怪你姐夫?”

    “姐,一碼歸一碼。我說的是另外一件事。”藍如澈指了指沈召北,“是他先惹的人家,差一點讓人家出車禍!這件事難道就這麼算了?”

    一聽是自己兒子的事,司徒秋馬上鬆了一口氣,含笑說:“我知道了,我就說你不是是非不分的人。這件事我做主了,我們會賠償那位姑娘。而且,我還要罰召北。”

    她扭頭看著沈召北,沉下臉,“召北,你現在去給我找邵管家,讓他帶你去跪祠堂。今天是大年三十,罰你在祠堂守夜,不許吃晚飯,不到明天早上七點,不許出來。”

    ※※※※※※※※※

    這是第一更,下午一點為新盟主“子書淺淺”加更,第三更晚上七點。

    感謝“x水晶x”昨天的大額打賞!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