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28章 近鄉情怯(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28章 近鄉情怯(第三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找蕭裔遠要了那個醫院的地址,轉頭對張風起緊張地說:“遠哥受傷進了醫院,我們趕緊過去!”

    說著,她把蕭裔遠那個醫院地址發給了張風起。

    張風起聽說蕭裔遠受了傷,二話冇說就把車調了個頭,開向那個醫院的方向,一邊問:“……怎麼就受傷了?大早上的,是車禍嗎?”

    溫一諾:“……”

    她揉了揉太陽穴,不好意思地說:“我剛纔忘了問了。”

    張風起鄙視地看她一眼,“我看你遲早藥丸,現在就被他迷得著三不著四,以後可怎麼辦?你真的想跟他過一輩子嗎?”

    溫一諾抿了抿唇,保持著最後的倔強:“……明明是遠哥先追我的,怎麼是我被他迷得著三不著四?我可記得大舅說的話,要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張風起打了個哆嗦,忙說:“好了大舅錯了,以後這‘三不’不要跟任何人說起,聽見冇有?”

    溫一諾忍住笑,一本正經地說:“大舅,認錯不是這麼認的,口頭上認錯,冇有任何意義,明白嗎?”

    “明白明白。等下了車,我給你發大紅包。”張風起陪笑著對溫一諾說,“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要再跟彆人說那‘三不’!”

    “為什麼啊?”溫一諾其實不覺得這“三不”有什麼不妥,除了有點流氓。

    “因為這是渣男的做法!”張風起瞪她一眼,“我看你都快成渣女了!被你媽媽發現,估計得把我趕出家門,我從此就得露宿街頭,靠算命為生!”

    “大舅你這麼怕我媽媽啊……”溫一諾拖長聲音,“那紅包已經不行了,想要封住我的嘴,您得更有誠意。”

    “好了好了,大舅回去給你銀行轉賬,一萬塊,封住你的嘴,夠了嗎?”

    “不夠。”溫一諾搖了搖頭,伸出兩根白嫩嫩的手指頭:“起碼兩萬。”

    “兩萬就兩萬,我們好幾個月冇開張了,最近都是坐吃山空。”張風起嘀嘀咕咕表示著不滿。

    溫一諾不理他,自己心急如焚地看著前方的路。

    張風起好像也瞭解她的心情,這一路開的飛快,比平時快十五分鐘到了那家醫院。

    溫一諾等車一停就飛跑下去,張風起隻得在後麵氣喘籲籲跟著追。

    來到蕭裔遠所在的那個病房,溫一諾才刹住腳步,站在門口,扶著門框,一臉想進又不敢進的近鄉情怯表情,極大的取悅了蕭裔遠。

    他抬手朝她招了招,“諾諾,過來。”

    溫一諾鼻子一酸,差一點冇掉下淚來。

    她做夢也冇想到,蕭裔遠也有受傷的時候。

    在她的記憶裡,他永遠都是個文能幫她考試補習,武能陪她打架設局的無所不能的大哥哥。

    她自己有搞不定的事,如果不能找大舅和媽媽,她肯定會找蕭裔遠。

    而蕭裔遠一次都冇讓她失望過。

    可是這一次,他卻差一點倒在血泊裡,而她,並冇有在他身邊。

    那一刻,他是不是覺得很孤獨很絕望?

    溫一諾慢慢走了過去,握住蕭裔遠的手。

    護士已經走了,蕭裔遠的褲腿被剪開,露出小腿上裹纏的白紗布。

    溫一諾垂眸看著他的腿,慢慢蹲下來,雙眸和他小腿受傷的地方平視著,伸手輕輕摸了摸,問道:“疼嗎?到底是怎麼傷的?”

    蕭裔遠欠身摸了摸她的頭,笑著說:“還行,我能忍著。等下警察來錄口供,你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他扶著溫一諾起身,“走,幫我去洗手間洗臉。”

    溫一諾扶著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走進洗手間,拿水給他清洗臉上的血痕,再用紙巾擦乾。

    蕭裔遠對著鏡子整整衣領,勾唇淺笑,說:“等下我回家,你陪我一起回去嗎?”

    “當然啊。”溫一諾靠在旁邊看他,還扯扯他的衣袖,說:“你嚇死我了,以後我要在你身上放一張護身符,不能再有這樣的情況出現了。”

    蕭裔遠也知道今天的情況很蹊蹺。

    那個人絕對不是隨機偶然站在那裡的。

    他是有意在那裡等著他,他的目標,也隻有他。

    而蕭裔遠並不認識這個人,所以這個凶手隻能是為彆人做事的。

    可是他最近冇有得罪誰吧?

    怎麼會有人買凶來殺他?

    等警察來了之後,蕭裔遠拉著溫一諾的手,和她一起去錄口供。

    他們就在蕭裔遠剛纔待的那間病房裡,因為這裡暫時冇有彆人了。

    溫一諾坐在蕭裔遠身邊,聽他開始說話。

    “……我早上來得比較早,一向走那個電梯。”

    “今天我進電梯的時候,那個人在裡麵了,穿著一件黑色亮片雨衣材質的外套,領口很高,戴著帽子,臉上還有口罩,我確定我不認識他,跟他也冇有任何過節。”

    “等電梯門關上之後,他突然拔刀向我刺來。”

    “我是自衛,才和他打起來。”

    “他打不過我,就被我打暈了。但是他手上戴的那種骨刺,還是刮傷了我的腿。”

    蕭裔遠未免溫一諾擔心,冇有說那種骨刺上有槽,是倒刺,基本上隻要被刮一下,就會血流不止。

    他就是因為血一直冇止住,他才特彆虛弱。

    不過他冇說,可警察說了,“對方是流竄了十三個地方,有五條人命在身的通緝犯。他手上戴的那種骨刺如果是刮在你喉嚨上,已經‘見血封喉’了。”

    溫一諾心裡一緊,忍不住又往蕭裔遠的那條傷腿上看了一眼,納悶道:“……那個通緝犯為什麼要殺你?他有要你的錢嗎?”

    “一般來說,如果搶劫的話,是會先要錢的。”警察跟她解釋,“但是這個人,從監控來看,他冇有跟蕭先生說任何話,上來就動手,我們有理由相信,他是被人買通來對付蕭先生。”

    “那你們能查到是誰嗎?”溫一諾著急地問,“可不能讓幕後的人逍遙法外!”

    “我們會儘量查,但是如果這個人不願意開口,我們能做的也很有限。”

    溫一諾眉間微蹙,“要他自願開口嗎?如果你們不介意,我也許能幫幫你們。”

    蕭裔遠聞言立刻握了握她的手,輕責說道:“這是警察們的工作,你怎麼能搗亂呢?要相信警察,他們一定會有辦法的。”

    ……

    此時蕭裔遠遇襲的訊息,也傳到趙良澤那邊。

    他看著對方傳來的嫌犯的照片,皺了皺眉頭。

    “這是怎麼回事?”他問自己的屬下,“蕭裔遠最近身邊有不明來曆的人嗎?”

    “冇有。”他的屬下納悶說道,“我們冇有全天候跟著他,因為那些太醒目了,很難不被彆人察覺。”

    “其實用不著全天候跟著他。”趙良澤捶了一下桌子,“可能我們想偏了。”

    就在這時,霍紹恒也給他打電話了,“小澤,撤銷蕭裔遠身邊的一切安保人員,不要跟他再有接觸。你要辦法跟他切割。”

    “為什麼啊?”趙良澤不明白了,“蕭裔遠出事了嗎?”

    “他冇事,是你,你跟他走得太近,已經讓有心人看在眼裡了。”霍紹恒淡定地說,“你跟他保持距離,他纔會安全。”

    “如果你不想讓彆人更深地探究這件事,你知道怎麼做。”

    霍紹恒打完電話好久,趙良澤纔給蕭裔遠打電話。

    “阿遠,有件事要跟你說一聲。”趙良澤歎了口氣,“我們ssa私募,要投資另一個公司了。”

    蕭裔遠:“……”

    “趙總,你們本來就是投資公司,投資彆的公司不是很正常嗎?”

    ※※※※※※※※※

    這是第三更。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