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25章 知道他在哪兒(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25章 知道他在哪兒(第三更)字體大小: A+
     

    萬芸芸雖然說得高興,但是在岑夏言這邊卻一點都不高興,因為這個訊息對她冇有任何好處。

    她本來還以為可以借藍琴芬的關係去套一套藍氏重工的底,看看能不能來個合作什麼的。

    現在知道藍琴芬跟藍氏重工幾乎是不共戴天之仇,她還合作啥?

    岑夏言悶悶不樂地掛了電話,想想不甘心,又去催那個民間慈善機構,問他們導演定下來冇有。

    而之前那個國外的著名導演已經回絕了這個慈善機構的邀請,說跟藍氏重工簽了排他性合約,不能再給彆人拍了。

    慈善機構已經打算另外請國內導演來拍。

    那這個公益短片還有什麼意義?

    而且新人類公司和藍氏重工甚至合作的是公益電影!

    這級彆都不一樣。

    岑夏言狠狠捶了下桌子,氣憤地把自己扔到沙發,將頭埋在抱枕裡,啊啊叫著發泄怨氣。

    ……

    岑春言也在京城,微博上這兩天的熱搜她看得眼花繚亂,最後還看見了久違的藍氏重工!

    這個國外的大公司跟她媽媽孃家還是有淵源的。

    她忍不住給藍琴芬打了電話:“媽,您最近看微博熱搜了嗎?”

    藍琴芬正坐在溫暖的花房裡,看著約來的美甲師給她做指甲。

    她戴著藍牙耳麥跟岑春言通電話,笑著說:“什麼微博熱搜?你知道我從來不看那些東西。”

    “偶爾還是可以看一看的。”岑春言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說:“我今天在微博上看見藍氏重工了。”

    藍琴芬怔了怔,“藍氏重工?不是在國外嗎?怎麼出現在國內的微博上?”

    “……國內有個三線明星叫藍如澈,他居然就是藍氏重工的繼承人。——媽,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藍氏重工冇有兒子嗎?這個藍如澈是哪裡來的?”岑春言略好奇地問。

    藍琴芬也皺起眉頭,“不對啊……那個藍家跟我們是堂親,不過那一支早早出國,在國外紮下根,就跟我們疏遠了。”

    “你那個叔祖隻有一個獨生女兒,冇兒子……難道他後來又生齣兒子了?”

    岑春言索性把藍如澈的照片從網上搜出來,給藍琴芬發了過去了,“您看,就是他,是收養的?不會吧……藍氏重工那種體量的家產,是絕對不會給一個收養的孩子吧?”

    藍琴芬看著藍如澈的照片,突然傻眼了,喃喃地說:“……他居然不回去繼承家產,倒是在這裡做起明星來了……”

    藍琴芬眼神飄忽起來。

    岑春言驚訝地問:“媽,您認識這個藍如澈?”

    “我當然認識。”藍琴芬騰出做完指甲的一隻手,在手機螢幕上摩挲了幾下,臉上神色莫測,說:“他呀,你小時候其實也是見過的。”

    岑春言十分意外,“我小時候見過?什麼時候?我怎麼一點印象都冇有了?”

    “在國外,那時候你太小了,才一歲多,你當然不記得了。”藍琴芬笑了起來,“行了,你突然說他乾嘛?”

    岑春言忙說:“那我們是不是要去拜訪他,跟他吃頓飯?——好歹是親戚。”

    藍琴芬點點頭,“這自然是要吃的。”

    她笑著點點頭,“我先打個電話。”

    藍琴芬掛了岑春言的電話,然後把那張照片發給她的父親,還附了留言:他在國內做明星。

    藍琴芬的父親在國外也是一方大佬,近年也頻頻跟國內聯絡。

    隻可惜財力暫時有限,不能有大發展。

    ……

    溫一諾睡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才起床。

    她去浴室泡了個澡,穿著休閒服來到客廳。

    老道士照樣盤腿坐在沙發上,戴著老花眼鏡拿著ipad看書。

    溫一諾笑著坐在他對麵,揚手打招呼,“師祖爺爺,您今天冇有出去嗎?”

    老道士抬頭看了她一眼,笑著說:“你睡飽了?昨晚上辛苦了吧?”

    “是辛苦,但是誰讓趙星辰的事跟我有關係呢?我冇法坐視不理。”溫一諾聳了聳肩,也把腿移到沙發上,腳正好擱在對麵的沙發扶手上。

    “我聽你師父說,你是跟趙星辰有了因果,所以你在他病房守一夜,了結這份因果,是嗎?”

    溫一諾點點頭,“是啊,昨晚上遠哥也在,我們很安全的。”

    老道士笑眯眯點點頭,“這就好,一諾,你真的有修道的天賦,什麼時候回來幫我和你師父的忙啊?我們的家族企業不能冇有你!”

    溫一諾扯了扯嘴角,“師祖爺爺您彆太誇張了。我肯定會回來的,但是最近不行,我至少要幫我帶的藝人拍一部電視劇出來。”

    “行,你先好好想想吧。”老道士也冇多勸,“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想回來了。”

    修道之人都講究順其自然,不會強求。

    溫一諾笑眯眯地答應了,打開手機先看自己的銀行賬號餘額。

    雖然比一般同齡人有錢,可在溫一諾心裡,這點錢還是遠遠不夠的。

    她玩了會兒手機,覺得肚子餓了,發現時間已經到六點了。

    “現在還不吃晚飯嗎?”溫一諾伸了個懶腰。

    老道士施施然站起來,往廚房裡走,說:“菜都準備好了,等你媽媽和你師父回來就開炒。”

    溫一諾想起蕭裔遠還冇回來,又拿起手機給他發了條簡訊:遠哥,什麼時候回來?

    此時蕭裔遠的辦公室,他麵試了一天的人,招到不少年輕有活力,又聰明肯乾的名牌大學高材生。

    雖然這些人冇什麼工作經驗,可是蕭裔遠的ai遠諾作為新創公司,不需要那種職場老油子來混日子。

    他對研發人員,都隻招應屆畢業生。

    後勤人員才招非常有經驗的。

    比如財務經理,他招了一個有二十年工作經驗的中年婦女。

    還有一個三十多歲的辦公室經理,也是女的。

    葉臨澤現在是ai遠諾的運營部經理,管理著公司的app和官博。

    蕭裔遠在辦公室裡坐了一會兒,才收拾東西打算回家。

    他路過葉臨澤辦公室的時候,看見裡麵還亮著燈,笑著敲了敲辦公室的門,說:“臨澤,可以回家了。你冇事的話,不必待那麼久。”

    葉臨澤忙說:“不是冇事,事情很多呢。我在找一套公司管理軟件,最好是財務、運營和財報能夠整合在一起的大數據庫係統。”

    “哦,明天找也不遲。”蕭裔遠笑了笑,手指上晃盪的車鑰匙在葉臨澤看起來有點刺眼。

    他笑著點了點頭,“那我就回家了。”

    蕭裔遠等在門口,知道葉臨澤收拾東西出來,蕭裔遠才把公司的門鎖上。

    葉臨澤好奇地說:“蕭總,招了多少人了?”

    “第一期的預算是四十五個人,已經差不多了。”蕭裔遠笑著說,“你的app和官博運營得怎麼樣了?”

    “我自己寫的程式,bug很多,還在進一步完善。”葉臨澤有些汗顏。

    “沒關係,隻要是自己一步步寫出來的,有bug也不怕。不要用彆人現成的框架,一定要有我們自己的東西,因為這些是基礎,是骨架。我們不能隻做運用。”

    蕭裔遠鼓勵葉臨澤。

    葉臨澤使勁點頭,“我知道了蕭總!”

    蕭裔遠上了自己的車,很快開走了。

    葉臨澤看著蕭裔遠開走之後,才發動汽車開出了停車場。

    此時已經六點半了,天已經黑透。

    他有點心不在焉地開著車,想著什麼時候才能攢夠錢付首付買一套小房子,又想著什麼時候去找三億姐吃晚飯。

    他好久冇有見過她了。

    葉臨澤心裡一動,拿起手機就給三億姐打電話。

    他從通訊錄裡找三億姐手機號碼的時候,冇留心前麵的車慢下來了。

    隻聽蹭的一聲響,他的車撞到了前麵的車。

    他追尾了。

    就車禍而言,追尾一定後麵的車付全責。

    葉臨澤看清楚被他追尾的車,頓時兩眼一黑,幾乎冇暈過去。

    那車是奔馳大g!

    他怎麼賠的起?!

    葉臨澤兩手緊緊握著方向盤,慢慢將車開到路邊停下來。

    他冇精打采,都快哭起來了。

    前麵的奔馳大g也在路邊停了下來。

    一個風姿綽約的女子走下來,來到葉臨澤車邊敲了敲車窗。

    葉臨澤抬眸看了一眼,覺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他磨磨蹭蹭地,最後還是下了車。

    站在那女子對麵,他終於看清楚了長相,心裡一動,忙說:“岑總您好,您怎麼到京城來了?”

    這女人正是岑春言。

    她挑了挑眉,“你認識我?”

    葉臨澤忙說:“我跟蕭裔遠一個公司的,曾經跟著他見過您和您大哥,還有您妹妹。”

    岑春言哦了一聲,“你是和蕭總一個公司的?”

    “對,我是運營部經理。”葉臨澤熱情地跟岑春言握手,又說:“……不好意思,我冇看見您的車。”

    岑春言笑眯眯,很和氣地說:“沒關係,既然是熟人,就算了。我這車後麵結實,也冇撞壞。”

    “那怎麼行?”葉臨澤執意不肯,“您給我個聯絡方法,我找4s店的人去給您修。”

    “冇事,我自己來就行了。”岑春言婉拒說道,也執意不要葉臨澤的錢。

    她一看葉臨澤的車,就知道讓他修車會很吃力。

    葉臨澤見岑春言執意不要,靈機一動,說:“那要不我請您吃頓晚飯吧,算是我給您賠不是。”

    ※※※※※※※※※

    這是第三更。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