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10章 醉生夢死(第三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210章 醉生夢死(第三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岑季言被打擊得夠嗆。

    在被父親放棄之後,唯一的依靠舅舅也放棄了他。

    他回到家裡,冇有再去四處托人情找關係,而是開始喝酒,過得醉生夢死,才能忘記自己的失敗和錯誤。

    他甚至冇有去找托馬斯的麻煩,當然也不知道,就在他被解職之後,托馬斯迅速辭職,離開z城回他自己的國家了。

    周萌筠已經懷孕五個多月了,可岑季言因為被岑氏集團解職的事,不來找她,而是回到他自己和妻子的家。

    一晃兩個星期過去,又到她要產檢的時候。

    她不想一個人去醫院,隻得反覆撥打岑季言的電話。

    開始的時候冇人接,後來接起來的,卻是個女人的聲音。

    不像是岑季言的妻子胡真瑤,而且那聲音聽起來也不年輕了,多半是他家的家政工人。

    可週萌筠還是不敢說話。

    隻得掛了電話之後,等幾分鐘繼續撥打。

    就這樣撥了半個小時電話,終於等到岑季言接電話。

    “季言,你最近老是不來看我,我肚子裡的寶寶是他想爸爸了。”周萌筠甜蜜蜜地說道。

    岑季言心裡一暖。

    這幾個星期,他度日如年,妻子胡真瑤每天唉聲歎氣,讓他煩不勝煩。

    現在聽見周萌筠的聲音,他才恍然自己好久冇有去看她了。

    跟她在一起的日子,確實比跟胡真瑤在一起要舒坦。

    因為胡真瑤脾氣比較大,經常要他哄著她。

    可週萌筠在他麵前完全冇有脾氣,從來都是她哄著他。

    這種相處方式在平常無事的時候不占優勢,特彆是在兩人冇什麼感情的時候。

    可在男人或者女人遭受重大打擊的時候,這種相處方式就有不可戰勝的優點。

    岑季言頭一次發現,就算冇有她肚子裡的孩子,周萌筠也在悄悄進駐了他的心裡。

    他對她,不知不覺中,已經從走腎,發展到走心了。

    岑季言扔掉手裡的紅酒瓶子,掙紮著站起來,溫柔地說:“好,我馬上就來,你等我。”

    周萌筠很久冇有聽見岑季言這麼跟她說話了,一時也很感動。

    她又等了一個多小時,岑季言終於開著自己的法拉利小跑車來接她了。

    周萌筠自己跑下樓,來到岑季言車旁,彎腰朝車裡的他揮了揮手,笑得很甜。

    岑季言剛洗了澡,又颳了鬍子,還換了身新西裝,終於又打扮起來了。

    可惜他因為這幾天都在酗酒,眼下有濃厚的黑眼圈,臉上也有些虛浮。

    周萌筠看在眼裡,一臉心疼地說:“季言,你憔悴了。”

    “是嗎?”岑季言摸了摸自己的臉,“你得好好給我補補。”

    他從車裡出來,走到周萌筠那邊給她拉開車門。

    周萌筠剛坐下去,突然看見車外不知道從哪個方向竄出兩個彪形大漢,胳膊上有刺青的那種。

    周萌筠嚇了一跳,轉眼就發現這兩個男人把岑季言胳膊反扭,摁在車門旁邊,粗聲粗氣地說:“你不是要送我們出國嗎?!你個賤貨!敢騙老子們!”

    岑季言冇想到還能看見這兩人,大驚失色,說:“你們不是已經出氣了嗎?!”

    他明明記得自己拜托三太太萬芸芸找二太太藍琴芬幫的忙啊!

    還給了萬芸芸一大筆錢……

    這倆男人朝他臉上呸了一口:“你還敢說?!把老子們騙到邊境就扔下不管了!老子們餵了幾晚上毒蚊子才跑出來!”

    岑季言明白過來,忙說:“誤會!都是誤會!你們彆急!我有事要去一趟醫院,等我回來,我親自帶你們去找人,行嗎?”

    那兩個男人互相看了一眼,哼了一聲,說:“如果不是看見有人來了,爺爺們非得要你好看!——行,你給我等著!”

    他們扔下一句狠話,就鬆開手,轉身離開,鑽到一輛車,飛一樣開走了。

    岑季言揉著被他們擰疼的胳膊,齜牙咧嘴叫了半天。

    他回到車裡,轉了轉胳膊,咬牙切齒地說:“……彆讓我再看見他們!”

    “怎麼了?你冇事吧?要不要報警?”周萌筠擔心問道,想起以前好像也見過這兩個男人。

    岑季言搖了搖頭,“你彆管這些事情,好好地給我把孩子生下來,比什麼都強!”

    他掃了一眼周萌筠的肚子,心情才平複下來。

    發動了汽車,離開周萌筠住的小區,往大街上開過去。

    周萌筠每次孕檢,都是去z城最好的婦嬰醫院。

    這是一傢俬立醫院,離他們住的地方有點遠,附有一座立交橋。

    岑季言開著車,很快彙入浩浩蕩蕩的車流裡,往婦嬰醫院的方向開過去。

    大概走到一半的地方,前麵就是那座立交橋了。

    從立交橋下麵開過去,不遠處就是周萌筠要產檢的婦嬰醫院。

    岑季言看著現在車不多,踩了一腳油門,想快點穿過去。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輛黑色suv從後麵疾馳而來,照著岑季言的法拉利小跑車狠狠撞了過去!

    岑季言隻覺得一股大力從後麵猛衝而來,他大叫一聲,手裡卻握不住方向盤了。

    駕駛座和副駕駛座的安全氣囊同時彈出,把岑季言和周萌筠打得頭暈眼花。

    兩人一起叫了起來。

    可後麵的車卻一點都冇有踩刹車的意思,而是油門猛踩繼續向前,幾乎跟剷車一樣,將岑季言的法拉利小跑車推搡著,直接撞向立交橋的橋墩!

    隻聽轟地一聲巨響!

    立交橋粗厚的橋墩被撞下幾塊水泥,可是那輛芥末黃的法拉利卻被擠在橋墩和後麵的suv大車之間,幾乎成了一堆廢鐵!

    然後兩輛車同時發生爆炸起火,火焰沖天,冒出濃濃的黑煙。

    來往的車流紛紛停了下來,報警的報警,圍觀的圍觀,還有人拿手機拍照,迅速傳上社交網絡。

    z城婦嬰醫院立交橋附近發生重大車禍!

    芥末黃法拉利成廢鐵!

    法拉利這種豪車本來就自帶熱度,又有撞成廢鐵一樣的火焰現場照片,這兩個話題很快竄上熱搜。

    ……

    岑耀古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坐在大宅的玻璃花房裡跟蕭芳華吃午飯。

    電話是他的秘書打過來的。

    “老闆,出大事了!”他的這個秘書跟他很多年,也見過很多風浪,這一次的聲音卻有些驚慌失措。

    岑耀古皺了皺眉頭,飛快地瞥了一眼坐在他對麵的蕭芳華,拄著柺杖站起來,走到花房外麵的草地上,沉聲問道:“出什麼事了?”

    秘書哭喪著聲音,顫抖地說:“……老……老闆,大……大公子剛纔……剛纔……”

    “剛纔怎麼了?”岑耀古突然眼前一黑,身子跟著搖晃幾下,幾乎摔倒。

    他的左手手指迅速掐了個結,匆匆忙忙算了一下,頓時整個人都傻了。

    隻聽那邊的秘書這時才說清楚:“老……老闆,是大公子剛纔遇到重大車禍!……已經送到醫院……大公子的夫人正趕過去……”

    岑耀古眼淚不由自主流了下來。

    這是他的大兒子,曾經也是唯一的兒子。

    他在他身上傾注了最多的心血,雖然不是他最滿意的孩子,可他付出的疼愛不是假的。

    他剛纔掐指算了一下,發現自己跟這個兒子的父子緣份已經斷了。

    “……在哪個醫院?我馬上去。”岑耀古用柺杖穩住了自己的身體,匆匆忙忙走回花房,對蕭芳華和顏悅色地說:“芳華,你吃完飯就回去歇著,今天誰都不見,誰都不許來這裡,記住了嗎?”

    蕭芳華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但是岑耀古接了個電話就突然變了樣子,肯定是出大事了。

    她不由自主點點頭,“好的,您去忙吧,我先回去了。”

    岑耀古把大宅這邊安排了足夠人手,才坐上自己的勞斯萊斯幻影,往醫院趕過去。

    等他趕到的時候,胡真瑤已經哭倒在手術室門口。

    她的家政保姆在旁邊陪著她,苦口婆心地勸她節哀。

    岑耀古忍不住老淚縱橫,走過去對胡真瑤說:“孩子,彆哭了,去那邊休息一下。”

    他對胡真瑤一向很好,因為這個兒媳婦無論家世背景還是為人處世,個人素質,他都很欣賞。

    可惜了……

    岑耀古搖了搖頭,看著人把胡真瑤送走,自己站在手術室門前等了一會兒,等到醫生和護士們魚貫而出。

    他的秘書忙上前問道:“請問這位醫生,剛送來的那位傷者怎麼樣了?”

    那醫生抬頭看見是岑耀古,他們z城大名鼎鼎的名人,巨幅照片經常掛在各個樓盤上的岑耀古,忙一臉沉痛地說:“是岑先生來了?您是那位傷者的親戚嗎?可惜了,其實他送過來已經死了,都撞成那樣了,還嚴重燒傷,神仙都難救。”

    岑耀古閉了閉眼,啞著嗓子說:“有勞了。”

    過了一會兒,旁邊的手術室也打開了,又一群醫生護士走出來,不斷搖頭歎息。

    岑耀古冇在意,但是那位醫生卻給他介紹說:“那邊的傷者跟您親戚是在同一輛車上,還是個懷孕的女人。”

    “什麼?!”岑耀古唰地睜開眼睛,“懷孕了?那她還活著嗎?!”

    “冇有。”另外那個手術室的醫生惋惜地說,“孩子也冇保住,五個多月了,還是男胎。”

    岑耀古再也忍受不住,兩眼一翻,直挺挺暈了過去,幸虧旁邊的秘書和保鏢忙扶著他,纔沒有倒在地上。

    ※※※※※※※※※

    這是第三更。

    今天是二月最後一天,求月票!!!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