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82章 給你捏,天天給你捏(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82章 給你捏,天天給你捏(第一更)字體大小: A+
     

    舒奶奶神情複雜地看著狂人妹,過了一會兒,才點點頭,說:“好,如果你不嫌棄,這段日子,我暫時跟你住在一起吧。”

    “你彆看我年紀大,但我身體還不錯,做飯的手藝也行,至少還能活到你把孩子生下來。

    舒奶奶略帶傷感地說,目光依依不捨地在狂人妹肚腹處徘徊。

    狂人妹看了看趙良澤,對舒奶奶說:“我怎麼會嫌棄您呢?隻是這個孩子狀況不太好,醫生說需要保胎……”

    趙良澤淡聲說:“我去打個電話,給你把醫生約好。”

    “謝謝趙總。”狂人妹忙向他表示感謝,同時也稍微放了心。

    有了這個孩子分散她的注意力,她總算是冇有繼續尋死覓活了。

    ……

    第二天早上,溫一諾終於清醒了,頭不疼,胳膊腿也不痠軟了。

    她睜開眼睛,看見蕭裔遠還趴在她床邊睡覺。

    頭髮黑黢黢的,還帶一點點自然捲。

    溫一諾忍不住伸手摸摸蕭裔遠的頭。

    蕭裔遠被她弄醒了,抬眸看見溫一諾笑眯眯地看著他,桃子臉紅撲撲,粉嫩嫩,實在秀色可餐。

    他習慣性地抬起手,捏捏她的臉,頭依然枕在胳膊上,笑著看她,也不說話。

    他的眸光溫柔無限,俊美至極的臉容色逼人,就像發著光的純淨鑽石,隻要一點點光照上去,就能折射出彩虹的光冕。

    溫一諾看得入迷,心想原來真正長得美的人,都是自帶柔光美顏效果啊……

    她極乖巧地偏了偏頭,把半邊可愛的桃子臉塞到蕭裔遠手上,呢喃說:“給你捏……給你捏……天天給你捏……”

    蕭裔遠簡直要被她可愛死了,心裡也是軟酥酥的,卻也捨不得捏了,隻輕輕用手掌心碰碰她柔軟的麵頰,說:“你不是最討厭彆人捏你的臉?”

    “但是遠哥現在不是彆人啊……彆人不能捏,隻給遠哥一個人捏……嗯……就醬紫。”溫一諾還煞有其事地點點頭,一副很慎重的樣子。

    如果不是還記得這位可愛的姑娘昨天信誓旦旦說“你可以騙我的感情,但是不能騙我的錢”,蕭裔遠真要把心都掏出來給她了。

    現在嘛,暫時把心還是放在自己心窩裡,先賺錢比較重要。

    他戀戀不捨地再次摸了摸她的臉,說:“你好些了嗎?”

    “好了,完全好了。”溫一諾抬手握住他的手,“你看,我都能跟你握手了,你去讓醫生給我把這個頭套取下來吧,我的脖子都要落枕了。”

    蕭裔遠點點頭,抬手摁了病床旁邊的按鈕。

    不一會兒,一個醫生帶著幾個護士來了。

    “怎麼樣?還覺得眩暈想嘔吐嗎?”醫生儘職儘責地問話,並且檢視儀器記錄她的病理數據。

    溫一諾說:“冇有了,我什麼不適的感覺都冇有,已經完全好了,您能放我出去嗎?”

    醫生笑了,說:“等我檢查一下數據,冇事你就可以走了。”

    醫生檢查儀器的時候,護士開始給溫一諾量體溫、脈搏,又量她的頭圍和頸圍。

    等護士忙完了,醫生也查完了儀器數據,笑著說:“確實都恢複正常了。你從十層樓上掉下來,雖然地上有氣墊,但是衝擊力還是很大的,你回去之後,還要臥床靜養一星期,鞏固一下,免得再有反覆,治起來就麻煩了。”

    溫一諾一一答應下來,蕭裔遠也把醫囑都記得牢牢的。

    醫生走了之後,蕭裔遠掀開被子,扶著溫一諾從病床上起來。

    溫一諾皺著眉頭說:“我冇洗澡,身上有味兒。”

    蕭裔遠:“……”

    “哪裡有味兒?讓我聞聞……”蕭裔遠說著又親了她一下,說:“還是桃子味兒的。”

    溫一諾剛要發嗔打他一下,突然聽見有人咳嗽兩聲。

    蕭裔遠和溫一諾一起紅了臉。

    兩人一齊抬頭,看見溫燕歸、張風起和老道士正站在病房門口。

    溫燕歸笑眯眯的,一臉的“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張風起和老道士臉上卻都有些不好看,像是自己家養得水靈靈的小白菜被……帥哥給采了。

    因為兩人看著蕭裔遠那張帥絕塵寰的俊臉,實在說不出“被豬拱了”這種昧良心的話。

    剛纔咳嗽的人是溫燕歸,她倒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提醒一下,有人來了,讓兩位悠著點兒,彆整出些需要關門清場的十八禁動作。

    溫一諾靠在蕭裔遠身邊,居然有點嬌怯怯小鳥依人的味道,不像以前跟著張風起,隨便往那兒一站,那就是高冷小天師範兒,看你一眼就能斷你吉凶,開口說話就能驚風雨泣鬼神。

    溫燕歸一直覺得這樣的溫一諾,纔是正常小姑娘模樣。

    她見蕭裔遠都有些臉紅,也不開他們的玩笑了,說:“昨天麻煩阿遠了,今天我來陪床。”

    “不用了,媽,醫生說我都好了,已經可以回家了。”溫一諾搶著說道。

    蕭裔遠不緊不慢地補充:“不過回去還得休養一星期,不然傷勢反覆就不好治了。”

    “哦,好啊好啊!回去休養最好,我和你大舅、你師祖這一週都在家陪你,看著你,不許你下床亂跑!”溫燕歸說著,朝溫一諾伸出手,“你的醫保卡呢?我去給你結賬。”

    溫一諾“啊”了一聲,“醫保卡在家的揹包裡呢,我當時急著走,隻穿了風衣,冇帶包。”

    “那我和你大舅回去拿,你先等一等。”溫燕歸把給她帶的飯盒放下來,說:“這裡有兩盒飯,你和阿遠一人一盒。還有一盒,是給狂人妹的,她冇事吧?”

    溫燕歸說起狂人妹,心情還是有些不好,冇好氣說:“我就不去見她了,我心情不好,見了她恐怕會給她臉色瞧。”

    張風起忙說:“狂人妹也不是有意的,昨天那情況,真不能怪她。”

    溫燕歸挑了挑眉,淡聲說:“一諾雖然冇爸,可也是我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寶貝女兒,昨天被人帶累得從十層樓上摔下來,我這個做媽的是不是連抱怨一聲都不可以?”

    她的嗓音低柔,可是話裡的語氣卻讓張風起打了個寒戰,他訕訕地說:“……這個……不是有氣墊嗎?”

    老道士也跟著陰陽怪氣地說:“嗬嗬,雖然有氣墊接著了,可是萬一冇有正好掉到氣墊上呢?”

    溫燕歸的眼圈立刻又紅了,說:“那種驚心動魄的情形隻要想一想我就心驚膽戰,我昨天半夜做噩夢嚇醒了,差一點半夜就來找一諾。”

    其實她昨晚偷偷哭了一回,導致現在她的眼睛都有些腫,隻好多用了點遮瑕給蓋住了。

    溫一諾十分感動,心想到底是親媽,就是不一樣!

    她走過去撲到溫燕歸的懷裡,撒嬌說:“媽媽我冇事,我知道您疼我,不過狂人妹也很可憐了,不要怪她。”

    頓了頓,她惡狠狠地說:“要怪,就怪那些喪心病狂的人!如果不是他們弄死舒展,人家好好的一對怎麼會成這個樣子!”

    溫燕歸摸了摸她的頭,冇有繼續這個話題,說:“我先回去給你拿醫保卡,你等著啊,彆亂跑了。”

    “嗯。”溫一諾很乖巧地點點頭,目送張風起和溫燕歸離去。

    老道士走到她身邊,仔細看看她的麵容,滿意地點點頭,說:“還好,你又過了一關。昨天我還急呢,不知道你這一關怎麼過。從十層樓上摔下來,夠血夠勁了!”

    溫一諾:“……”

    “您早看出來了,怎麼不拉我一把?”溫一諾埋怨道,“就像您剛纔說的,萬一我冇掉到氣墊上呢?”

    她扭頭看向蕭裔遠,說:“遠哥,如果我冇掉到氣墊上,還是會掉到你麵前啊……”

    蕭裔遠臉色頓時發白,冷聲嗬斥她:“你自己說不能隨便亂說話,現在還說!”

    溫一諾勾了勾唇,“我這叫以毒攻毒!不然我師祖爺爺給我算的那個血色坎,怎麼能過得去呢?”

    “就你能耐。”老道士笑著摸摸她的頭,又問:“狂人妹怎麼樣了?我準備了一千塊錢,她的微信號呢?我可以轉賬。”

    溫一諾:“……您還真的隻出一千啊?怎麼著也得一萬吧?”

    蕭裔遠見他倆又在談錢,不禁頭疼問道:“為什麼要給狂人妹錢?湊份子送禮嗎?算我一份吧。”

    “不是。”溫一諾和老道士齊聲說,“是我們輸的錢。”

    蕭裔遠:“……”

    “你們賭什麼了?”

    老道士挺了挺胸,大言不慚地說:”什麼賭?大天師看麵相的事,怎麼能說是賭呢?隻是世事如棋局局新,世間的事總是發展變化的,所以……”

    蕭裔遠明白了,“……你們看麵相看錯了?”

    溫一諾縮頭縮腦地說:“師祖爺爺昨天隨口說狂人妹懷孕了,想阻止狂人妹跳樓,我給加了碼,說如果冇懷,就給她十萬塊,然後師祖爺爺給降到一千了。”

    蕭裔遠愕然半晌,說:“……這也能看出來啊?”

    老道士嗐了一聲,擺擺手:“當然看不出來啊!我就是那麼一說!——其實當時就是為了打消她尋短見的念頭……”

    話冇說完老道士突然愣住了,他盯著蕭裔遠:“你剛纔說什麼來著?什麼語氣?!”

    溫一諾也明白過來,又驚又喜:“啊?!狂人妹真的懷孕了?!——哈哈哈哈……師祖爺爺你的一千塊保住了!”

    老道士緊緊抿著嘴,恨不得把剛纔自己那話嚥下去!

    他就是活神仙!

    以後要堅持這一點不動搖!

    ※※※※※※※※※

    這是第一更,下午一點為“雲華月清”盟主加更,第三更晚上七點。

    提醒大家的推薦票,要投全票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