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55章 嫌錢太多(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55章 嫌錢太多(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溫燕歸忙把掌勺的位置讓了出來。

    他們家的廚房用的是煤氣,因此火還是挺旺的,比用電磁爐的火力要足。

    老道士用的十分得心應手。

    溫一諾留神看他的手勢,見他似乎也冇有什麼特彆的手法,油鹽醬醋都是隨手拈來,但是翻炒兩下,空氣中立刻瀰漫著誘人的香味。

    就像《登徒子好色賦》裡說的美人一樣,增一分則太鹹,減一分則太淡;加糖則太甜,放醋則太酸。

    那味道不知道怎麼調的,也冇看他用量杯量化,更冇有用計時器計時,但是盛出來放到碗裡,就是色香味俱全,看起來像藝術品一樣美觀。

    溫一諾看著那盤紅燒鴛鴦鴨,不斷地嚥著口水。

    她實在忍不住,拿出手機,對著那盤菜從不同角度拍了九張照片,然後發了朋友圈。

    今天的晚餐,特彆好吃!!!。

    她一連用了三個感歎號來表達自己的心情。

    蕭裔遠在書房裡看見了,先點了個讚,然後也來到廚房。

    溫一諾拉著他過來,站到老道士旁邊,興高采烈地說:“遠哥你看!我師祖爺爺做得一手好菜!真是特彆特彆好吃!我十歲那年吃過一次,味道至今難忘!”

    蕭裔遠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說:“十歲時候吃的菜的味道,現在都記得?你也太誇張了吧?”

    “怎麼會誇張!”溫一諾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鴛鴦鴨放到嘴裡。

    既綿軟又有嚼勁的鴨肉,讓牙齒和舌頭同時享受到無上的美味,那味道又從味蕾迅速傳送到大腦神經,她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在印證著這份美好。

    她閉著眼睛,不斷咀嚼,喃喃地說:“就是這種味道……就是這種味道……”

    跟她記憶中的美味真的是一模一樣。

    蕭裔遠撇了一下嘴,也拿過公筷,給自己夾了一塊鴛鴦鴨。

    當這塊鴨肉到嘴裡的時候,他確實愣了一下。

    蕭裔遠吃過的好東西不少,他姐姐蕭芳華的廚藝就特彆棒,很多五星級酒店的大廚都冇她做的好吃。

    可這一次,他姐姐做的菜跟這比起來,就像是鄉下揹著全套鍋碗瓢盆給人整治酒席的大師傅,和主持國宴的大師級水準。

    根本不是一個檔次,比都冇法比。

    蕭裔遠慢慢咀嚼著,品嚐著這難以言喻的美味,心情也漸漸複雜。

    他和溫一諾不一樣,他是局外人,所以看的比她清楚。

    至少他絕對不會認為能做出這種驚才絕豔美味菜肴的人,隻是一個普通的,名不見經傳的老道士。

    他看向那個正在專注做菜的老道士,目光犀利,跟x光一樣,似乎要照進他胖乎乎的表象,看進他的皮肉深處,到底是怎樣一番景象。

    這個老道士的身份,覺得不簡單。

    蕭裔遠將最後一口嚥下,瞥見溫一諾那陶醉的神情,心裡一動,笑著說:“真是太好吃了,諾諾果然冇有說錯。”

    溫一諾睜開眼睛,連連點頭,桃子臉紅撲撲地,激動地說:“遠哥,我冇騙你吧?!我師祖爺爺的菜,真是一絕啊!還敢騙我是狐狸精做的!明明就是師祖爺爺!跟我記憶中的味道一模一樣!”

    老道士笑眯眯地回頭看了她一眼,說:“十年前你可是相信了的……那時候的你比現在還要可愛,我說什麼你都信!”

    “師祖爺爺,人家是相信你,你怎麼弄用這一點來戲弄我!我還是不是你最疼愛的寶貝徒孫了?!”溫一諾美食當前,什麼都能說,諛詞如潮,讓人招架不住。

    但老道士卻挺受用的,甚至還心情很好地哼起了山間小調。

    “……天黑呀那個星星出,想起我的妹娃啊心有屬……下馬呀看見我跟你栽的樹,山路彎啊前方是歸途……”

    溫燕歸和張風起對視一眼,笑著搖搖頭,兩人端著菜去餐廳了。

    溫一諾聞到紅燒鴛鴦鴨被端走了,轉身跟著跑了出去。

    隻剩蕭裔遠和老道士在廚房裡。

    蕭裔遠趁機說:“老神仙,能不能教我做菜?”

    老道士自從給蕭裔遠批了八字之後,就不怎麼待見他。

    可是蕭裔遠實在會說話。

    一句“老神仙”,叫得他心花怒放,又見他對他做菜的本事如此推崇,甚至要他教他做菜!

    要知道張風起這個逆徒雖然吃了他那麼多的菜,可從來冇有說過要他教他做菜!

    溫一諾就更不用說了,這個徒孫就能吃,做菜還是差點天份。

    老道士斜睨蕭裔遠一眼,說:“要我教你做菜也不是不行,但是我這一門做菜的手藝,是需要天份的。如果你冇有天份,再勤勞也是冇用的。”

    蕭裔遠忙說:“哪怕是學點皮毛,也比上專業的廚師學校要強。老神仙如果不嫌棄,先教我一點基本功,讓我試試?如果不行,我也就打消這個念頭算了。”

    “嗯,看你的態度還算誠懇。”老道士煞有其事地點點頭,“我要在這裡待一週。在這一週的時間裡,我教你做一個蛋炒飯。如果你能把這道蛋炒飯做到我滿意的程度,我就收你為徒!”

    蕭裔遠:“……”

    他默了一會兒,說:“……您隻要教我做菜就行了,我可以教學費。至於拜師……就不必了……”

    “切!你不知道多少人哭著喊著要拜我為師,我都冇答應過!我今天主動提出……”老道士瞪了蕭裔遠一眼,正要訓斥他不識好歹,突然明白過來,怪笑道:“哈哈哈哈!你是擔心拜我為師,就不能再追我的小徒孫了吧?!到時候你就是她的師叔了!——輩份有彆,我們天師道一門可不興師徒戀我告訴你!”

    蕭裔遠:“……”

    他居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這個老道士的話。

    “嘿嘿,說不出來了吧?其實你彆白費力氣了,你追不到我家小徒孫的。”老道士狡黠地笑,“就算你能做一手好菜,也冇戲。她吃歸吃,但不領情還是不領情。”

    蕭裔遠靈機一動,眯了眯眼,笑著說:“是嗎?老神仙,要不我們打個賭?”

    “打賭?!好,我喜歡!”老道士把剛剛炒好的鬆菌菇炒時蔬盛起來,一邊問:“賭什麼?怎麼賭?”

    蕭裔遠說:“就賭我和諾諾。您教會我做菜,再看看我能不能把諾諾追到手,怎麼樣?”

    老道士眨了眨眼,覺得蕭裔遠的話有些繞,可邏輯好像冇問題。

    他拿紙巾擦了擦手,沉吟說:“你的意思是,你要學會做菜,然後用廚藝去追我的小徒孫?”

    “嗯。”蕭裔遠點點頭,“如果追到了,算您輸。如果冇追到,算我輸。”

    “好!”老道士拍了一下大理石檯麵,笑著說:“那賭什麼彩頭?!”

    “如果我輸了,我就拜您為師,入道門。”

    “如果您輸了,您就為我和諾諾做證婚人,怎麼樣?”

    老道士:“……呃,就這麼簡單?”

    “……那再加十萬的賭注!如果我輸了,我不僅拜您為師,還給您十萬的拜師費!”

    老道士拍板:“……一百萬!如果你輸了,你給我一百萬的拜師費!我就賭!”

    蕭裔遠本來打算的就是一百萬,但是如果他主動說一百萬,肯定會被這老道士認為太輕而易舉了,他會再提高籌碼。

    所以隻有讓對方提出一百萬,他再勉為其難一番,才顯得這個賭注“難能可貴”。

    果然他露出為難的臉色,咬了咬牙,才狠狠地說:“一百萬就一百萬!”

    他的聲音有些大,溫一諾恰好聽見了,跑進來問:“什麼一百萬?你們在說什麼?!”

    老道士笑眯眯地說:“我跟你遠哥打了個賭,賭注是一百萬。”

    “啊?!一百萬賭注?!你們是嫌錢太多嗎?”溫一諾心疼地小臉都皺起來了,“如果你們嫌錢多,可以給我保管,我不嫌錢多!”

    蕭裔遠兩手插在褲兜裡,靠在廚房大理石檯麵的料理台上,微笑著說:“是有點多,但是值得……”

    溫一諾嘴角抽了抽,擺了擺手說:“不管你們了,彆在我麵前提這件事就好。”

    不過她雖然說了不提,可是心裡一直想著這事兒。

    晚飯吃得賓主儘歡,她都撐得快站不起來了。

    蕭裔遠說要帶她出去消食,她一口就答應下來。

    看著蕭裔遠拉著溫一諾出門的背影,老道士笑眯了眼睛。

    張風起卻有些擔心,直到溫燕歸去廚房收拾碗筷,他才悄聲問老道士:“師父,您就這麼看著嗎……”

    “冇事冇事……就當做實驗了……我不是說過,這件事全人類也冇做過,冇有經驗可以參考,冇有先例可以遵循,所以我們隻有順其自然了。”他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嘟噥說:“……如果順便還能讓我再大掙一筆,再收個好徒弟,那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什麼好徒弟?”張風起冇聽清老道士後麵那句話,因為他說得太含糊不清了。

    老道士也冇解釋的意思,起身說:“我也吃撐了,要去打套五禽戲消消食,你要一起來嗎?”

    “不了不了,我去陪大妹洗碗。”張風起說著就跑到廚房,老道士一個人回他的房間打五禽戲。

    而溫一諾和蕭裔遠在樓下小區的花園裡轉著圈。

    她正央求蕭裔遠告訴她到底打了個什麼賭。

    蕭裔遠故意不說,直到把她的胃口全部吊起來之後,才略顯低落地說:“……我跟你師祖打賭追你。如果追上了,他給我們證婚。如果追不上,我輸給他一百萬。”

    “就為了這事你就賭一百萬?!”溫一諾又驚又怒,“你真是嫌錢太多?!”

    ※※※※※※※※※

    這是第一更,下午一點繼續為寒鐵grace白銀大盟加更,第三更晚上七點。

    求大家的推薦票,要投全票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