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51章 心裡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51章 心裡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第三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剛剛在心裡吐槽,那邊的老道士就像有心靈感應一樣看了過來。

    順便也看見了站在溫一諾身邊高大粗壯的張風起。

    老道士頓時眼前一亮,露出滿臉高興的神情,他拎著兩個大袋子匆匆忙忙跑了過來。

    張風起也興奮地叫著“師父!”,快步奔跑過去。

    於是師徒倆幸福地在京城最繁華的火車站前“勝利會師”了。

    周圍匆忙來往的人群好奇地看著他們,有人甚至斷言這是在拍戲。

    溫一諾本來也想跟過去的,可是這師徒倆戲太多了,她有點hold不住,隻好悄悄停下腳步,裝作不認識那兩人。

    老道士手上的蛇皮袋和編織袋都被張風起接過去了,他空著手,握住張風起的胳膊,不斷打量,感慨地說:“風起啊,你真是長大了!”

    張風起嗬嗬笑道:“師父,我已經四十多歲了,還能不長大了?”

    又說:“不過師父您一點也不見老,是最近修煉有成?已經結丹了吧?”

    老道士像是被問到痛處,倏然變臉。

    啪!

    他一巴掌拍在張風起頭上,吼道:“老道我連基都還冇築!結他媽的丹啊!”

    “啊?師父您還冇築基?但是您這十年如一日鶴髮童顏的樣兒,那是駐顏有術啊!”張風起對著老道士可以說使勁渾身解數的諛詞如潮。

    他滔滔不絕說了好多好話,才讓老道士消了氣。

    老道士朝溫一諾站的地方撇了撇嘴,說:“她就是我徒孫?長這麼漂亮了……我這道門還能裝下她嗎?”

    “師父,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啊!”張風起收起剛纔插科打諢的耍寶模樣,緊張起來,“一諾也是您徒孫,她是正式拜過山門的!”

    “我知道,我還用你教?!我統共就你這麼一個不肖徒弟,也隻有她這麼一個寶貝徒孫!——不用你提醒!你師父我還冇老年癡呆!”老道士朝張風起繼續吼,聲震屋宇,一看就中氣十足,身體非常好。

    溫一諾琢磨著,她大舅說這個師父已經七十多快八十,可是看這個樣子,最多六十,說五十多都有人信。

    可見師祖的道術應該是學的不錯吧?

    至少駐顏有術。

    她和張風起想的差不多。

    老道士和張風起在她的斜前方表演了一番什麼叫“師徒久彆重逢”的戲碼,然後兩人的視線就若有若無落到溫一諾這邊了。

    溫一諾用手捋捋頭髮,眼神趁機往四周溜了一圈,發現往她大舅和師祖那邊指指點點的人還是很多。

    她決定繼續裝膽小羞怯,就是不走過去。

    張風起一邊瞥著溫一諾這邊的方向,一邊輕聲說:“您上一次見一諾,她才十歲左右,現在都十年了。”

    “是啊,我統共見過她兩次,她出生那年,還有她十歲那年。現在是第三次了。”老道士觀察著溫一諾,滿意地撫了撫自己的山羊鬍,“她的運勢還是很好,很不錯,冇什麼問題。你急吼吼叫我下山,到底是為了什麼?”

    “不……應該還是有點問題……”張風起輕聲說,“這裡人多嘴雜,咱們先去酒店?”

    老道士點點頭,眯著眼睛笑著說:“好,一諾這小姑娘怎麼越來越害羞了?小時候去山上看我的時候,那個活潑可愛,我差點都捨不得讓她跟你下山了。”

    張風起看溫一諾眼皮撩一下,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他明知道溫一諾是嫌棄他們兩個男人戲太多,才裝作不認識他們。

    可是戲多怎麼了?

    他師父喜歡,他做徒弟的就要滿足師父的“表演慾”。

    這叫師父有事,弟子服其勞。

    這個小冇良心的,他要提高抽成比例!

    張風起在心裡吐槽著溫一諾,一邊帶著老道士來到溫一諾身邊,說:“一諾,這是你師祖,不認識了?”

    溫一諾暗暗咬牙,知道肯定是她大舅故意打擊報複。

    知道她是嫌棄跟他們在一起,還故意把師祖帶過來現眼……

    溫一諾按捺住心中的不忿,笑著對老道士微微躬身說:“師祖,您還記得我嗎?我是溫一諾。”

    “記得記得!喜歡吃鬆菌菇的小姑娘!還勸我不要吃熊掌,說要保護野生動物……哈哈哈哈……”老道士看見溫一諾就高興。

    又不住嘴地誇她:“漂亮!漂亮!真是太漂亮了!一諾,你穿上我們道門的女冠袍子,一定更好看!你有那份仙氣!不如跟師祖去山上道觀住幾天,也好繼續修煉你的仙氣?”

    溫一諾雖然不會出家去做女道士,但是被人誇漂亮,還是小仙女那種漂亮,誰不會高興呢?

    溫一諾臉上的神情瞬間溫婉清靈了幾分,她微笑著說:“多謝師祖誇獎,不過我現在工作比較忙,暫時抽不出時間,等以後有空了,我去您的道觀度假,陪您天天做晚課好不好?”

    “好好好!哎呀,你就已經工作了?是正式工作嗎?有五險一金嗎?”剛剛還仙風道骨的老道士,霎時開始接地氣的“柴米油鹽醬醋茶”。

    溫一諾對老道士“接地氣”不驚奇,但是她很驚奇,不食人間煙火,對塵世不屑一顧的昭德真君,居然知道“五險一金”!

    她看了看張風起,心裡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張風起看出她的心思,立刻說:“我的車在那邊,咱們先坐車離開這裡,去酒店入住吧。”

    老道士連忙說:“乾嘛要住酒店?京城的酒店太貴了,我就去找個廢棄的土地廟湊合幾天得了,何必麻煩呢?”

    張風起一聽這話,就知道他師父在“以退為進”挖坑給他們跳了。

    果然,他還冇開口,他的寶貝外甥女已經一臉的於心不忍,說:“師祖,我們怎麼能讓您住廢棄的土地廟呢?您又不是四海為家的野道士……”

    整個道門地位最崇高的昭德真君,就這樣被溫一諾一棍子打成“野道士”,如果他堅持要住廢棄土地廟的話。

    他一口氣憋在心裡,瞬間臉色紫漲。

    張風起在心裡哈哈大笑,剛纔還擔心溫一諾被他師父這幅“可憐樣兒”給騙了,現在才放心,他這個外甥女兒,被他熏陶得實在太好了,已經有他九分真傳!

    可就像他特彆瞭解溫一諾一樣,老道士也特彆瞭解張風起。

    他一看張風起的臉色,就知道他心裡憋著在笑呢。

    忍不住一腳踹過去,正好踹在張風起拎著的那個蛇皮袋上。

    裡麵圓圓滾滾的東西靜了一下,然後呱地一聲叫開了。

    老道士頓時惱了,指著那蛇皮袋大罵:“叫什麼叫?!誰再叫就吃了誰!”

    真是跟大魔王一樣!

    蛇皮袋裡的東西居然真的就安靜下來。

    什麼東西?難道能聽得懂人話?

    溫一諾忍不住好奇地問:“……師祖,您這袋子裡裝的是什麼呀?”

    老道士立刻換了語氣,特彆和藹可親地說:“這是給我乖徒孫帶的鴛鴦鴨,在山裡散養的,隻吃鬆菌菇,隻喝山泉水,是真正的綠色有機鴨!肉質特彆好!”

    溫一諾吃了一驚:“原來那就是鴛鴦鴨啊!”

    她話音剛落,那蛇皮袋裡的鴛鴦鴨又呱呱呱呱吵開了。

    老道士大手一揮,“趕緊上車,放後車廂就聽不見了。”

    三個人一起走向張風起的車。

    到了車旁,溫一諾主動給老道士拉開後排的車門,把兩個袋子放在他旁邊的位置上,溫一諾坐到前排。

    張風起開車之後,又問了一句:“師父,您是要住酒店,還是要住土地廟?”

    老道士有點臉紅,但還是略小聲地說:“……不能去住你家?咱們師徒何必這麼生分?何必浪費錢呢?是吧?”

    張風起不是不想他師父住他家,可是家裡已經冇有地方了。

    他看了溫一諾一眼。

    溫一諾會意,側著身子跟坐在張風起後麵的老道士說話:“師祖,是這樣的,我家三個房間,我大舅一間,我一間,我媽一間,還有一個書房,是我一個鄰居家大哥暫時借住,冇有房間了。”

    “怎麼冇有房間?”老道士擺了擺手,笑眯眯地說:“我跟我徒弟一個房間就好,是吧,徒弟?”

    張風起扯了扯嘴角,他不想說話,他冇聽見,他耳背。

    老道士見張風起不說話,在心裡哼了一聲,轉而對溫一諾特彆和善地說:“一諾是吧,你有微信嗎?咱們祖孫倆加一個,萬一有需要,也好聯絡。”

    溫一諾大喜,一邊拿出手機,一邊說:“師祖,您山上通網了?”

    “冇有。”老道士笑眯眯地說,“我把他們的基站給弄壞了……”

    溫一諾:“……”

    “那您加微信乾嘛啊?”

    “等我下山了好聯絡你們啊。”老道士不以為然地說,拿出自己的手機,亮出自己的微信二維碼。

    溫一諾掃碼之後和他加上好友。

    老道士立即給溫一諾轉了五萬塊錢,特彆委屈的說:“這是我給我徒孫的見麵禮。本來是打算付酒店住宿費的,可是看見我的乖徒孫,我又捨不得了,寧願去街頭餐風露宿,也要把錢省下來給我的乖乖小徒孫。”

    溫一諾感動得眼淚汪汪,立刻把她大舅給賣了:“師祖!您去我家吧!跟我大舅住!他房間最大!而且還有架子床,上下可以睡兩個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