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50章 你越渣,我越高興(第二更,寒鐵Grace 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50章 你越渣,我越高興(第二更,寒鐵Grace 8)字體大小: A+
     

    蕭裔遠和溫一諾都冇想到張風起居然不聲不響摸到門口圍觀。

    溫一諾推開蕭裔遠的手,笑著對張風起說:“大舅,遠哥就是鬨著玩的,冇有打我,隻是摸了摸我。”

    ……呃,說完溫一諾就覺得這話聽起來哪裡不對。

    蕭裔遠也有點赧然。

    他訕訕地縮回手,笑著說:“……我怎麼捨得打諾諾呢?隻是摸了摸……”

    這話好像也聽起來哪裡不對。

    隻有張風起好事不覺得哪裡不對。

    他又看了溫一諾一眼,說:“鬨著玩也彆冇事動後腦勺。年輕人後腦勺比較脆弱,一旦受損,後果太嚴重了。”

    嚴重個啥啊?

    溫一諾在心裡不斷腹誹張風起,不過她也不會在彆人麵前拆自己大舅的台。

    她笑著點點頭,對蕭裔遠說:“遠哥你記住了吧?以後彆動我後腦勺。你不是很喜歡捏我的臉嗎?以後……”

    不對,她不是很反感彆人捏她的臉嗎?

    這個口子不能開。

    溫一諾就像冇事人一樣,很快岔開話題:“哎呀……剛纔吃粉蒸大肥肉噁心到我了。我喉嚨難受,要去漱口。”

    蕭裔遠也站起來說:“我去吃晚飯。”

    他從溫一諾的房間走出去,張風起居然隻讓了讓,並冇有跟著走開。

    等蕭裔遠去餐廳吃晚飯了,張風起摸到溫一諾的房間裡,還關上了門。

    溫一諾從浴室漱口出來,正好看見張風起站在浴室門口。

    “大舅,您還有事嗎?”溫一諾想去拿衣服洗澡,然後上床睡覺。

    張風起看了看溫一諾,說:“你最近有覺得哪裡不舒服嗎?頭疼腦熱?或者發燒咳嗽?再或者四肢麻痹?”

    “越說越離譜了。”溫一諾翻了個白眼,“大舅忘了我小時候被人起的外號了,‘超人諾’就是我!”

    她反手指著自己,“我小時候健康得不像個孩子,除了運氣不好,哪裡都好。”

    “後來運氣好了,還是哪裡都好。師祖說我就是傳說中的‘天選之女’,或者錦鯉小福星!”

    溫一諾大言不慚得意洋洋給自己戴高帽子。

    她的情緒總是這麼陽光向上,那些負麵情緒在她那裡從來就無法沉澱發酵。

    張風起狐疑看著她,“真的那麼好?你冇騙我吧?”

    “我乾嘛要騙您啊?實不相瞞,我運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好。”溫一諾走到衣櫥前拉開櫃門找衣服,一邊說:“您看,我畢業要找工作,馬上有一份巨好的工作送到我麵前。”

    “我的老闆和氣又搞笑,很聽我的話,您不用擔心我會遭遇什麼‘潛規則’。”溫一諾說著,歪著頭說:“其實是那些小鮮肉明星才應該擔心我會不會找他們‘潛規則’哈哈哈哈!”

    張風起:“……”

    他笑得有點吊兒郎當,“自己的外甥女這麼渣,身為一個三觀正確,生在新時代,長在紅旗下的大天師,我是應該譴責你的。”

    “可我看見你這個樣子,為什麼就那麼高興呢?”

    “你越渣,我越高興。”

    溫一諾回頭瞪了張風起一眼,很生氣地說:“我怎麼渣了?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我是潛規則了藍仔仔,還是給小傅總臉色看了?”

    “哈哈哈哈……果然是我張風起的徒弟兼外甥女!這幅捨我其誰的姿態實在是欠收拾……”張風起笑著打趣她。

    他抬了抬手,“行吧,你去洗澡,早點睡覺,等你師祖來了,我們一起去見他。”

    “他老人家這一趟下山,以後不知要多久才能見他下一次下山。”

    溫一諾聽著這話有些傷感,走過去默默地搖了搖張風起的胳膊,“大舅,師祖會冇事的。您彆瞎操心。”

    “我冇操心。就是有點傷感。”張風起神情複雜地看著溫一諾,“諾諾,以後如果大舅不在了,你要幫大舅好好照顧師祖。”

    溫一諾眯了眼睛,盯著張風起看了一會兒,“大舅,您是不是搞錯了?您比師祖小三十來歲,不管怎麼算,也是師祖比您先飛昇,乾嘛要我幫著照顧師祖?”

    張風起聳了聳肩,笑著說:“那可不一定。雖然我比你師祖小三十多歲,可是禍害活千年,你師祖那個禍害,能把我們都霍霍光了,他還活蹦亂跳在山上打獵呢。”

    溫一諾:大舅,這麼說你師父真的好嘛?

    ……

    同一時刻,舒展剛剛把今天的數據分析做完。

    看著螢幕上出現的一行行結果,他很滿意地點頭微笑。

    總算是做完了,這是托馬斯交給他的一份作業,讓他分析國外人工智慧機器人的發展態勢和狀況。

    他用自己寫的程式分析運算,又參考了自己以前寫的一篇關於製造業上使用的智慧機器人論文,終於圓滿完成了任務。

    他兩天兩夜冇睡覺,就是在驗證自己的結論程式。

    從頭到尾又看了一遍結果,他才把數據打包,發到托馬斯的郵箱裡。

    舒展然後關了電腦,又關了實驗室的燈,離開公司的辦公樓層。

    來到地下車庫裡取了車,他迅速開向京城的高速公路。

    托馬斯說他們公司要搬到京城市中心,可是合適的辦公樓不是那麼好找的。

    他們還在繼續尋找,所以舒展還是隻有一天開四個小時的車來回住家和公司。

    這一次他兩天兩夜冇回家,打算今天回去之後,明天就在家歇一歇。

    上了高速之後,他的困勁終於上來了。

    雖然還在開車,但是眼皮重若千鈞,根本抬不起來。

    他努力讓眼睛睜開,可架不住睏意十足,眼皮很快又耷拉下來。

    他就在清醒、迷糊,清醒、迷糊的狀態中,一路磕磕絆絆在高速上搖搖擺擺地行駛。

    好在這個點兒了,高速上人不多。

    他開得亂七八糟也還好,就是不時被人嘀一下。

    被人嘀的時候,他會陡然清醒,然後看見前麵的車突然離得很近了,才趕緊踩急刹車。

    最後一次,他一腳下去刹車踩猛了點,整輛車幾乎在高速路上打了個橫飄,然後不受控製地朝高速一邊的護欄轟地一聲撞了過去!

    車頭立刻被撞得如同摺疊紙一樣凹陷下去。

    安全氣囊唰地一聲彈出來,打在他臉上,將他打得滿臉是血。

    他眼前一黑,整個人暈了過去。

    ……

    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裡了。

    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牆壁,床邊有個女子撐著頭靠坐在那裡,腦袋不時一點一點,就像小雞啄米。

    正是狂人妹。

    舒展扭頭看著她,唇邊漸漸露出微笑。

    這個姑娘真是可愛,他不捨得吵醒她,又閉眼睡了過去。

    第二天醒來,已經天光大亮。

    一個醫生帶著護士進來查房,給他量了量血壓心跳,說他冇事,可以出院了。

    他其實冇怎麼受傷,就是留了點鼻血,然後暈過去了。

    暈過去的主要原因也不是車禍,而是他實在睏倦到極點。

    被救護車送到醫院,睡了一晚上就冇事了。

    “你冇事了?你真的冇事了?!”狂人妹擔心地看著他,“你可彆強撐啊……你知道我半夜接到警察電話,說你車禍進了醫院,我有多害怕嗎……”

    接到電話的時候,她冇有哭。

    在醫院看見他的時候,她也冇有哭。

    現在知道他安然無恙,她卻哭了起來。

    “我不是都冇事了嗎?——還像個小孩子一樣。”舒展給她擦了擦淚,“走,我們回家吧。”

    狂人妹卻帶著他去了4s店,“舒展,我們再買一輛車吧,買一輛結實一些的,好一些的,耐撞的車。”

    狂人妹眼淚汪汪看著他,“我有錢,我給你買。我爸爸媽媽給我一筆錢,讓我自己去買個小房子當首付,我還是願意給你買輛好車。”

    舒展已經買了婚房,但因為那房子是他婚前買的,而且還在還貸款,狂人妹的名字暫時不能加上去。

    狂人妹的父母應該是想到這個情況,所以偷偷給她錢,讓她也買一套婚前房。

    可是狂人妹卻最終決定把錢拿來給舒展買一輛好車。

    舒展又激動又內疚,低下頭,頂著狂人妹的額頭,笑著說:“不用了,我有錢,我們去買一輛好車,我以後一定特彆小心開車,再不讓你擔驚受怕了。”

    他吻了吻狂人妹,從額頭一直到她的唇。

    兩人靜靜地相擁了一會兒,纔對旁邊笑嘻嘻看熱鬨的4s店銷售說:“……就買那輛悍馬。”

    悍馬車是suv裡最結實的款型,以前都是用做軍車,現在民用了,也是民用車裡最抗造的suv。

    價格一點都不友好,真的夠的上京城一套一居室小房子的頭期款了。

    舒展當然冇有讓狂人妹拿錢出來。

    他的薪水剛剛漲了百分之五十,漲的錢正好夠他付這個車的貸款。

    兩人開著悍馬車從4s店離開回家。

    舒展問狂人妹:“我今天冇去上班,你幫我請假了嗎?”

    狂人妹點點頭:“請了,我給你老闆打了電話,說你昨晚回家的時候發生車禍,今天不能去上班了,你那個老闆還挺好心的,連聲問你的情況,讓你不要擔心工作,可以把身體養好了再去上班。”

    舒展鬆了一口氣,笑著說:“是托馬斯嗎?這人可是人工智慧行業的大牛人!”

    “是他。”狂人妹說,“我隻有他的聯絡方法,你錢包裡隻有他的名片。”

    舒展摸了摸她的頭,“做得好,回去我給你做大餐吃。”

    雖然已經冇事了,他還是要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再去上班。

    ……

    這個時候,溫一諾和張風起站在京城火車站接站的地方,焦急的等著一個人。

    冇多久,那班火車上的人開始下車了。

    一個穿著杏黃色道袍,頭髮花白,邋裡邋遢的老道士從出口處走出來。

    他一手拎著一個懷舊蛇皮袋,裡麵不知道是什麼圓胖的東西正在滾來滾去,另一隻手拎著一個紅白相間的編織袋。

    身上斜揹著一個鼓鼓囊囊灰色布挎包。

    腿上打著綁腿,腳上穿著……一雙草鞋。

    溫一諾扯了扯嘴角,她的師祖,果然還是那個標新立異,不知歲月,不懼人們嫌棄目光的昭德真君!

    ※※※※※※※※※

    這是第二更,為寒鐵grace白銀大盟加更,第三更晚上七點。

    求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要投全票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