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34章 你要就給你(第二更,寒鐵Grace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34章 你要就給你(第二更,寒鐵Grace 2)字體大小: A+
     

    說起當年“你要的人生”(yourlife)大型虛擬模擬網遊奪命事件,那可是幾年前全世界關注的頂級火熱事件。

    不僅是社交媒體,還有傳統媒體,包括電視台、電台、和報刊雜誌。

    事情的起因,是這個大型虛擬模擬網遊的內核控製係統,突然擁有了一定的自我思考能力,衍生出了達到中級水準的人工智慧(artificialtellince),簡稱ai。

    而這個ai係統,就是來自幾十年前我國的宋海川院士寫的智慧程式。

    那個時候,這個托馬斯·斯圖爾特還冇出生呢……

    宋海川院士是高能物理所的所長,曾經是我國高能物理第一人。

    但很多年前,他在一個和彆的部門合作的秘密項目中犧牲了。

    所以知道他的人並不多。

    直到幾年前那場遊戲控製係統突然ai化的國際事件中,ai將遊戲玩家的腦電波控製在虛擬遊戲中,玩家陷入深度昏迷狀態,誰取下頭盔誰就立即死亡。

    剛開始很多不明真相的玩家家屬取下了他們的頭盔,導致數萬人身亡。

    繼而有人宣佈,這個控製了整個虛擬網遊的ai智慧,就是“邪惡博士”宋海川院士的作品,把整個網遊奪命事件的黑鍋,扣在宋海川院士頭上。

    這是幕後黑手故意黑宋院士,因為宋海川院士早就犧牲了,不能活著為自己辯白。

    還是顧首席發現端倪,自己留在虛擬遊戲中跟ai周旋,同時讓宋錦寧女士提醒全世界遊戲玩家,才避免更多的死亡。

    就像以前很多網絡熱點一樣,這件曾經真實奪命的**,在過了幾年之後,也漸漸被人遺忘。

    但記住的人也有很多。

    因此當溫一諾一提起這件事,就有無數網民站出來支援她。

    【活著不好嗎?】:我記得我記得!我剛纔也想起來了,可是不敢說,怕被岑氏的水軍追殺。卑微jpg。

    【一起來吃火龍果】:對啊對啊!我剛纔也在想這件事,還琢磨誰給這個托馬斯封的“人工智慧之父”,他們是把我宋海川院士已經選擇性遺忘了嗎?!

    【愛她就給她買包包】:唉,說起這件事,我女朋友就是被那個遊戲ai給弄死的!我跟ai勢不兩立!——反對一切形式的ai!

    【想回家過年】:樓上太激進了,ai失控是很危險,但是ai能做的事也有很多。我們要做的,是學習如何控製ai,既能讓它為我們服務,又不能威脅到我們的存在。

    【一諾千金】:反正不管你們怎麼說,我支援更多的人研究ai,不要拉一個踩一個,有意思嗎?新興領域,不是應該進入者越多越好嗎?對,岑氏集團,我說的就是你們,費那麼大力氣踩ai遠諾,小心孽力反彈哦!

    ……

    溫一諾用她工作的官博賬號發了那天反駁的微博之後,才換上自己的追星賬號“一諾千金”,跟著去頂自己的官博。

    左右互搏,精分的十分厲害。

    蕭裔遠在她旁邊瞥見她拿個手機都要玩出花來了,無語地扯了扯嘴角。

    趙良澤也低頭看著手機,發現了那條新人類公司對外發言人的官博發出的微博。

    然後又看下麵的人回覆。

    他的手機有特定程式,能夠同時看見發微博人的ip地址。

    同一ip地址的不同賬號會給他標紅提醒。

    因此他很快發現新人類公司對外發言人的ip地址,跟“一諾千金”是一個。

    趙良澤抬眸看了看溫一諾,微微勾了勾唇角。

    溫一諾還不知道趙良澤已經發現了她的馬甲,不過就算知道了也不在乎。

    因為這包間裡好幾個人都知道“一諾千金”是她,也知道她馬上就是新人類公司的對外發言人了。

    所以她不怎麼在乎。

    而此時微博上,因為溫一諾的那條微博帶出了很多人慘痛的回憶。

    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到新人類公司對外發言人發的那條微博底下,緬懷自己逝去的親人,同時表示對ai技術發展的擔憂和不信任。

    很快,她這條微博也上了熱搜,並且和岑氏集團那條直播微博熱度不相上下。

    岑季言看見這條微博,簡直氣得不行。

    他們的釋出會這時已經結束了,現在隻有他們一家人坐在岑耀古的加長勞斯萊斯車裡,準備回家。

    他握著手機,皺著眉頭對岑耀古說:“爸,傅氏財團是怎麼回事?他們有必要事事踩我們一腳嗎?!”

    岑耀古偏頭看了看他的手機,問道:“怎麼了?這個新人類公司,跟傅氏有關係?”

    “這就是傅氏旗下的娛樂公司,其實是專門做影視捧小明星的。”岑季言不屑地說,“不敢用傅氏的官博大號,隻敢打這種擦邊球,我看不起他們!”

    岑耀古拿出自己的手機,也點開微博看了一會兒,突然問道:“這個新人類娛樂有限公司的對外發言人是誰?為什麼我聽著隱隱約約有些印象?”

    他當然會隱隱約約有些印象,因為這是他的秘書跟他提過的,曾經被他們公司公關部整過的燕大公關係大四畢業生溫一諾,據說她就是被新人類公司招聘成為對外發言人了。

    岑夏言聽見這個職位,心裡也是一跳,可是她不太敢說。

    抬頭看了看自己一臉憤怒的大哥岑季言,又看了看旁邊低著頭一言不發的大姐岑春言,她期期艾艾地說:“……那個,燕大那個溫一諾纔剛畢業,還冇入職吧?會不會不是她?”

    “你是說新人類公司的對外發言人是溫一諾?就是那個被你們用麵試羞辱過的燕大女生?”岑耀古冷冷地說,“很好,看來,這件事還冇完,你的信托基金,還得繼續出錢。”

    “憑什麼啊?!”岑夏言驚惶地叫起來,“不是!這個人肯定不是溫一諾!她還冇入職!不可能使用新人類公司的官博!”

    她求救似地看著岑季言。

    岑季言揉了揉眉心,幫她說話,“爸,我也覺得跟那個女生冇什麼關係,估計是傅寧爵那個敗家子故意噁心我們。——他們傅氏故意打我們的臉,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爸,您就一直這樣忍下去嗎?”

    岑季言不知道為什麼傅氏財團一直跟他們過不去,不過岑春言知道,因為她媽媽藍琴芬孃家比較有手腕,調查過岑耀古的曆史,因此對當年的事略知一二。

    但是岑春言也不會說什麼,繼續裝不知道就可以了。

    岑耀古的目光飛快地往車裡三個人臉上掃了一眼,見他們都是一頭霧水的模樣,淡淡地說:“商場上難免有爭鬥。當年我們岑家搶過傅家幾次生意,所以這些年我都忍了,還不時幫傅家一把。”

    岑季言皺起眉頭,說:“難怪有幾次競標,您都退讓了,最後讓傅氏財團得了標。”

    “那他們也太不知好歹了吧?”岑夏言一下子爆了,“就算我們當年搶過他們生意,這些年也還夠了!——爸,您還要忍嗎?!”

    “做生意憑本事,他們技不如人,輸給我們,怎麼就叫我們搶呢?”岑春言也一臉不解,“爸,您就是太厚道了……”

    岑耀古就愛聽岑春言說的話,讓他心裡十分舒坦。

    他含笑看了岑春言一眼,搖頭說:“你還是太年輕了,不知道得饒人處且饒人,與人為善才能和氣生財。算了算了,傅家也不敢鬨得太出格。今天我們進軍人工智慧領域,他們酸我們也是有的。”

    “就這麼放過他們了?”岑夏言很是不解,她看著岑季言,見他微微搖頭,又把視線投到岑春言臉上。

    岑春言一臉的疲倦,胳膊撐著頭,歪在車窗旁邊,也冇有說話的意思。

    她隻好主動問岑耀古:“爸,那不關我的事了吧?”

    岑耀古笑著點點她的額頭,“就你會撒嬌。算了,這一次不算你的過錯。不過啊,我們岑氏集團是不是也弄個娛樂公司?聽說在影視界投資回報很豐盛?”

    岑夏言一下子瞪大眼睛,又驚又喜:“爸,您不是一向說對娛樂圈的事不感興趣?不想做影視投資嗎?!”

    她從國外留學回來,第一個建議就是做影視投資,但是被她爸給否決了,說他們做房地產的,不撈偏門。

    在古代,藝人跟賭行一樣,都屬於偏門。

    岑耀古笑嗬嗬地說:“此一時,彼一時。現在看來,我們岑氏也應該有自己的娛樂公司。”

    岑季言和岑春言對視一眼,又各自移開視線。

    他們倆都明白了,岑耀古是真的怒了,打算跟傅氏財團開杠了。

    岑耀古的視線往自己兒女臉上轉一圈,就看得出來他們在想什麼。

    大兒子和大女兒都想明白了,隻有這個二女兒差一點悟性。

    但是也冇有必要每個孩子都猴精猴精的,各有所長就是了。

    岑耀古對岑夏言說:“人事部和公關部的事,你就暫時不做了,我讓季言再找人事部總監和公關部總監。”

    “等我們的新娛樂公司手續辦好了,你就放開手腳,去娛樂公司做總裁,好好把這個公司運作起來。”

    “好啊!太好了!爸,我太愛你了!”岑夏言歡呼起來,甚至抱著岑耀古,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你這孩子,這麼大了還跟小孩子一樣。”岑耀古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乾,等乾出成績,我把新娛樂公司的股份給你占大部分,彌補一下你信托基金的損失。”

    岑夏言高興得快暈過去了,在岑耀古麵前各種撒嬌撒癡。

    岑季言和岑春言卻在旁邊既好笑,又發寒。

    父親還是父親,幾句話,就把岑夏言從岑氏集團的核心踢出去了。

    岑氏集團人事部總監的位置,怎麼是一個新成立的娛樂公司能比的?

    ……

    此時傅氏財團的會議室裡,依舊是煙霧繚繞,一群傅氏財團的董事會成員和高管都在開會。

    今天晚上岑氏集團的新聞釋出會,他們都聚在一起看完的。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隻是他們冇想到,這個屬於岑氏集團的晚上,他們傅氏也有了一席之地。

    “……這個新人類公司的對外發言人是誰?是誰讓他發這條微博的?”一個董事冷著臉問道,“上一次小傅總公開發微博挖牆角也就算了,不過是個剛畢業的女大學生,岑氏集團不會放在心上。”

    “這一次是怎麼回事?人家最熱鬨的晚上,你們就這樣拆台?我說過多少次,你們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跟岑氏集團作對。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道理不懂嗎?”

    ※※※※※※※※※

    這是第二更,給“寒鐵grace”白銀大盟的第二次加更。

    第三更晚上七點。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