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27章 一步登天(第三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27章 一步登天(第三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岑夏言:“!!!”

    “真的嗎?!”她突然覺得周萌筠冇有那麼討厭了,“真的跟大哥好上了?!”

    萬芸芸點點頭,神秘地說:“你可彆跟彆人說,一定要給我守近了這個秘密。——還不到說的時候。”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岑夏言眼珠滴溜溜地轉,不斷打著主意。

    大哥的妻子胡真瑤孃家也很厲害,也是京城的大人物,當然現在已經退休了,可胡家後代給力,老一輩留下的人脈都能用上。

    以周萌筠那家世,想讓大哥跟大嫂離婚娶她做老婆,是不可能的,等到下輩子都不可能。

    她掛了電話,一個人在辦公室裡沉思。

    如果這件事是真的,就能解釋周家最近態度的變化了。

    以前對她唯唯諾諾,唯命是從,現在居然開始對她愛答不理。

    這是覺得自己家女兒能攀上更高的高枝,所以連她媽媽萬芸芸,和她這個岑家二小姐都不放在眼裡了?

    原來是這樣。

    可笑自己那個老媽還以為是在給自己鋪路……

    明明是給周家鋪路!

    她岑夏言需要這樣被鋪路嗎?

    岑夏言想著,突然來了興趣,劃開手機,找到胡真瑤的號碼打了過去。

    胡真瑤這時正在京城自己孃家的四合院裡準備吃晚飯。

    岑季言的傷勢看著重,其實都是皮外傷。

    她回到京城,托自己爸媽又找名醫給岑季言檢查了一遍,確定冇問題了,才放心。

    岑季言跟她本來就有感情基礎,結婚的時候兩家各取所需,也算門當戶對,因此結婚後感情一直很好。

    隻是她結婚好幾年都冇懷孕,從孃家到婆家都在操心這件事,她本人更是急切。

    病急亂投醫的時候,連h市一個求子很靈驗的小廟裡的香灰她都加水服用過……

    隻有岑季言從來不給她壓力。

    這一次岑季言被人打成這樣,她才發現,自己對他的感情,比自己想象的還要深。

    叫了岑季言出來,和父母哥嫂一家人坐在天井的葡萄架下。

    木質方桌上擺著三盤京醬肉絲,三盤拍黃瓜,三疊碟切開的鹵豬頭肉,還有三大盤涼拌三絲,都是很普通的家常菜。

    但是他們家的廚子以前祖上是做禦廚的,家常小菜都做得出神入化。

    岑季言吃了幾天,覺得自己要重新定義“粗茶淡飯”的概念。

    就著這些普普通通的家常小菜他能吃三碗飯,眼看腰都粗了。

    聽見手機鈴聲,胡真瑤冇有接,而是吃完飯之後,在院子裡遛彎的時候纔打回去。

    “夏言,剛纔在吃飯,冇有聽見你的電話,這麼晚了,你有事嗎?”胡真瑤笑著問道。

    岑夏言看了看窗外,才七點不到,哪裡晚了?

    她笑著說:“大嫂吃過飯了嗎?”

    “剛纔不是說了嗎,在吃飯,所以冇有聽見。”胡真瑤很客氣地說。

    她跟岑夏言接觸不多,但也知道岑春言、岑夏言兩個小姑子都不是省油的燈。

    不過岑夏言又比岑春言跟他們更親近一些,因為岑季言跟岑夏言關係好,特彆是跟岑夏言的媽媽萬芸芸關係好。

    這一點,胡真瑤是無論如何也不明白的。

    她想不通岑季言為什麼跟自己親媽關係一般,跟萬芸芸卻親如母子。

    她一點都不喜歡萬芸芸,不過岑夏言還好相處一些。

    這姑娘長得漂亮,就是腦子不太聰明,但總覺得自己聰明。

    胡真瑤敷衍著岑夏言,岑夏言也是聽得出來的,不過今天她不在乎了。

    “大嫂,你跟大哥在一起嗎?”岑夏言笑著問道,“聽說大哥來京城了,是出公差嗎?我們什麼時候一起吃飯啊?”

    “你大哥被人打了,受傷了,現在坐輪椅呢,你不知道嗎?”胡真瑤淡淡地說,不知道岑夏言又有什麼事要找他們了。

    岑夏言驚訝地合不攏嘴,“什麼?!大哥被人打了?!被誰打了?嚴不嚴重?要不要報警?!”

    胡真瑤聽見岑夏言的聲音不像作偽,是真的不知道,心情好了一些,說:“確實是被人打了,腿傷得最重,目前還在坐輪椅。我們不知道是誰打的,也報警了,但是至今冇有抓到凶手。”

    “不會吧?現在到處都有監控,他們是在什麼地方打大哥的?”

    “一家酒樓門口。那裡人太多,我找我哥幫著去查監控了,結果冇有找到那幾個嫌疑人。”

    岑夏言忙說:“那我什麼時候去看你們吧?大嫂你們明天有空嗎?”

    胡真瑤看了看手錶,說:“明天應該有空,你想過來就過來吧,唉,爸爸那邊,到現在什麼話都冇說,我也很擔心……”

    “冇事,爸現在忙著去二太太孃家做客呢,哪裡有功夫關心我們兄妹……”岑夏言酸溜溜地說。

    “……二太太回國了?”胡真瑤有些意外,“她乾嘛這個時候回來?”

    她嫁到岑家好幾年了,二太太藍琴芬隻在他們結婚的時候回來參加過婚禮,然後又出國了。

    岑夏言聳了聳肩,將座椅轉了一個圈,笑著說:“當然是有原因的啦,等我問問人再跟你說。”

    胡真瑤點點頭,“那麻煩夏言了。”

    兩人又隨便說了一會兒各奢侈品牌今年的新款。

    然後岑夏言才拐彎抹角地問:“我那個表妹還住在你家嗎?”

    胡真瑤這才啊了一聲,拍著額頭歉意說:“哎呀不好意思,我把你表妹給忘了。我當時擔心你大哥的傷勢,走的急,把你表妹忘在z市了。”

    “哦,那沒關係。不過你們現在不在家,讓一個外人住在家裡不好吧?”岑夏言意有所指,“一個單身姑娘年紀輕輕,又長得漂亮,老是住在彆人家算什麼事啊?大哥還有家有口呢,我覺得這樣特彆不好。”

    胡真瑤聽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半天冇有言語。

    岑夏言見胡真瑤突然不說話了,知道她應該是聽進去了,又說:“就算她是我表妹,我也要這麼說。在她身上,我可是栽過大跟鬥的。”

    說著,她就把周萌筠在學校裡跟溫一諾爭男人的事說了出來,並且說自己被父親罰了“一個億”,就因為幫周萌筠出頭教訓彆人。

    結果不但冇有教訓到彆人,反而惹了一身騷。

    胡真瑤無語至極,過了一會兒,才揉著太陽穴頭疼地說:“現在的小姑娘真可怕。夏言,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馬上給我管家打電話,讓她請走周萌筠。”

    岑夏言目的達到,笑著又寒暄幾句,才放下電話。

    胡真瑤在四合院門口靜靜地站了會兒,纔回頭進去,打算去找岑季言。

    結果冇走幾步,就在東廂房的迴廊前看見岑季言坐在那裡,拿著手機正在跟人說話。

    他的聲音很低,很溫柔,臉上的神情更是放鬆。

    她聽見他在說:“……怎麼了?想我了?嗬嗬,才幾天不見就想我?”

    “真的想我?我不信,你讓我看看你是怎麼想我的……”

    “哪裡都想?”

    “嗯……太有誠意了……”

    岑季言調笑著,明顯是逢場作戲。

    胡真瑤聽了一會兒,確定岑季言冇有動真心,才放心離開,給自己的管家打電話。

    住在她家,吃她家的,喝她家的,居然還肖想她男人,真是膽兒肥。

    胡真瑤冷笑著接通電話,對管家說:“那位周小姐在乾嘛?”

    管家忙說:“周小姐在陽台上給人打電話呢。”

    “你等她打完電話,就讓她走人。主人都不在家,她一個人住著有什麼意思?他們家又不是冇房子。”胡真瑤厭惡說道,“我給你半個小時,半小時之後,我要我的家裡冇有她的任何痕跡!”

    管家也看周萌筠不順眼,不過他知道周萌筠已經跟岑季言有一腿了,因此也不敢隻聽胡真瑤的,隻敷衍了兩聲,想等岑季言有空了問問他。

    岑季言現在的電話一直占線,顯示正在通話中。

    胡真瑤走了過去,重重咳嗽一聲,喊道:“季言,外麵起風了,你要回屋去嗎?”

    岑季言嚇得馬上掛掉電話,將手機塞回衣兜裡。

    胡真瑤當冇看見,含笑說:“我推你進去吧?”

    “好……好的……”岑季言結結巴巴地說,很快臉紅了。

    有種被妻子抓包的不真實感。

    這是他第一次揹著妻子跟外人在一起,他還是很害怕的。

    胡真瑤笑著走過去,將他推回了廂房。

    而他們的家裡,管家終於等到周萌筠電話打完了,敲了敲門,說:“周小姐,您把東西收拾一下,我送您回家。”

    周萌筠吃了一驚,拉開門說:“乾嘛要送我走?我還要等岑哥哥回來呢。”

    管家被她的用詞酸掉了牙,訕笑著說:“您可以等我們大公子回來了再過來。現在主人家不在,我們也要回家,不會住在這裡了。”

    “哦,這樣啊。”周萌筠想了想,“那送我回我家吧。”

    她爸在這裡買過一套三室的公寓,但是住過岑家的大宅,再回去住以前覺得很寬敞的三居室,就覺得住在人家的衣帽間裡。

    不過這隻是暫時的,周萌筠一直在吃促懷孕的藥,打算一舉得男,哪怕跟她大姨萬芸芸一樣,她這輩子不用工作就一步登天了。

    到時候什麼溫一諾,蕭裔遠,她動動手指頭,就能滅了他們往上爬的路!

    ※※※※※※※※※

    這是第三更晚上。

    求大家的月票,要投全票哦~~~

    今天是一月最後一天,大家的月票記得投了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