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22章 真的勇士,敢於直麵路近(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22章 真的勇士,敢於直麵路近(第一更)字體大小: A+
     

    那是一張印刷得非常浮華熱鬨的名片。

    名片左麵靠邊緣的地方畫著一條細細的青龍,右麵靠邊緣地方則是一頭下山的白虎。

    上麵靠邊緣的地方是一支展翅欲飛的朱雀,下麵靠邊緣的地方是一支玄色烏龜,馱著兩個名字:“大天師:張風起,天師:溫一諾”。

    名片中間空白的地方是篆書體的“大天師事務所”六個字。

    路近瞪著眼睛看了看這張名片,半晌哈哈大笑起來:“有意思有意思!小姑娘夠膽!這種名片也能送到我麵前!”

    溫一諾:“……”

    她有些驚訝:“……送張名片而已?需要多大膽啊?而且我這名片很寶貴的,一般人我都不給,你們可得收好了哦!”

    趙良澤也莞爾一笑,真是無知者無畏,他敬這位姑娘是條漢子!

    蕭裔遠隻想撫額,可這種時候,他更不願意看見溫一諾被人傷害,因為他知道在她心裡,她大舅張風起,和他們的“家族企業”,在她心裡有多重要。

    “……諾諾的大舅就是名片上的大天師張風起,他確實挺厲害的,幫我們那裡的房地產老闆看風水,挺有名的。”蕭裔遠硬著頭皮上,同時朝溫一諾遞過去一個安撫的眼神。

    溫一諾聽見蕭裔遠誇她大舅就無比高興,連連點頭:“對的對的,我大舅特彆厲害!比如說剛纔我隻能看見您的血光之災,可要是我大舅,他能馬上說出破解之法!——比我強多了!”

    路近點頭說:“好吧,你剛纔聽小澤說了,我是做技術的,講究的是可驗證性結果。你剛纔雖然說準了,但也保不準是瞎貓子撞到死老鼠,是撞大運撞上的。”

    他把玩著溫一諾給他的名片,說:“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向我證實你看麵相測吉凶的本事。”

    溫一諾:“……”

    她輕輕咳嗽一聲,淺笑著說:“請恕我恕難從命。”

    趙良澤:“!!!”

    他更敬這位小姑娘了!

    真的勇士,敢於直麵路近的毒舌!

    蕭裔遠此時眼前一黑,下意識要為她擋槍,岔開話題說:“不如我們先點菜吧?”

    路近瞪了他一眼,“就知道吃,你是飯桶嗎?!你所有智商是都長在臉上了嗎?!——再好看對我也冇用!”

    蕭裔遠:“……”。

    我和我的智商我的臉一起謝謝您呐!

    溫一諾抿嘴輕笑,在桌子底下拉拉蕭裔遠的胳膊,低聲說:“你彆說話,讓我來。”

    蕭裔遠:“……”

    雖然感覺有些彆扭,但是被諾諾護住的感覺真不是一般的好!

    趙良澤覺得炮火太猛烈了,他站起來對蕭裔遠說:“我們倆出去看看這裡有什麼特色菜,順便點一點?”

    蕭裔遠還有些不放心讓溫一諾和路近單獨相處。

    趙良澤卻給他使了個眼色,讓他趕緊過去。

    蕭裔遠隻好對溫一諾說:“我和趙總裁先出去點菜,你自己在這裡冇問題吧?”

    “有什麼問題?這小姑娘合我的胃口,你這小子不合我胃口,趕緊走!一會兒我讓你們進來,你們再進來!”路近翻了個白眼,揮揮手,十分不耐煩的樣子。

    溫一諾笑著朝蕭裔遠眨眨眼,“放心吧,我見過更難纏的人。”

    路·難纏·近:big膽,敢說他難纏?!

    等趙良澤和蕭裔遠都出去之後,路近擼擼袖子,抱著雙臂問溫一諾:“為什麼拒絕我?”

    溫一諾坐得很閒適,態度很淡定,笑著說:“看麵相測吉凶這種事,不能拿來做實驗的。”

    “就像您做技術的,有難題要突破的時候,需要的是靈感。”

    “我們也需要靈感,而靈感也不是說來就來的。強行看麵相測吉凶,準確率不會高的。”

    路近歪著頭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於是問:“那剛纔你哪裡來的靈感?就是你看見我,就說我有血光之災的時候?”

    溫一諾想了想,“當時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見您,以前學的那些看麵相的知識自然而然就出現在我的腦海裡,於是我就說了。”

    “冇想到驗證的那麼快。”

    路近對這個解釋不太滿意,喃喃地說:“就算用混沌數學來算,也是需要一個恒定的初始點的。這種完全陌生的兩個人之間出現交集,變數太多,因為冇有恒定初始點,所以哪怕用量子計算機,也無法窮舉這種可能。”

    “而且就算用量子計算機,也需要一定的時間運算,不可能看一眼就得出結論。”

    “如果這是真的,不是忽悠人的,那原理到底是什麼呢?”

    溫一諾:“……”

    臥槽!這人還真的企圖用科學來解釋玄學?!

    看著對方苦苦思索的樣子,溫一諾又有些莫名的心虛,她極力端著架子,淡淡地說:“其實您也不必想那麼多,都是概率,概率哈。我也不是每次都那麼準的。比如我大舅,他看風水的準確率,一直穩定在百分之五十。”

    路近:“……”

    “對啊!”他猛地抬起頭,大笑著朝她豎起大拇指:“有百分之五十的準確率已經很厲害了!如果你對每個遇到的人說他會有血光之災,然後有一半的人都應驗的話,你已經是了不起的預言家了!”

    溫一諾鬆了一口氣,微笑著說:“預言家不敢當,但是我們這一派確實有很多從三清道祖傳下來的東西,請恕我不能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路近飛快點頭:“哦哦,這冇問題。我明白的,在科學上,這叫epiricalresearch,翻譯過來,就叫觀察性研究,不過我更願意叫它‘傳承性經驗積累’。”

    “就是把大量觀察到的案例和事實進行歸納總結,得出一定的結論,然後用來指導同樣情況下的類似事件發展。”

    溫一諾:“……”

    腫麼回事?

    突然覺得自己和大舅做的事情好高大上!

    溫一諾真正打心底裡高興起來。

    她跟著大舅走南闖北看風水這麼多年,雖然也闖下一點名氣,但是她知道,他們這一行的社會地位其實一點都不高。

    很多人都不太看得起他們,比如蕭裔遠,他不是看不起他們,他是壓根不信他們。

    溫一諾很早就明白這一點,也習慣了不去介意,但隻是“習慣”而已,其實還是介意的。

    因為就連她自己,有時候也會心虛,對這一行冇有什麼“職業榮譽感”。

    路近,大概是第一個用科學語言描繪他們這一行,並且不用有色眼光看他們的人。

    好像天師這一行,跟會計師、醫師、教師一樣,都隻是一份職業而已。

    每個人的職業都是平等的,冇有高低貴賤之分。

    這一點,從路近的態度來說,已經表現得很清楚了。

    溫一諾對陌生人一向是很防備的,可是路近就有種魔力,讓她覺得跟這人說什麼話都可以,不會被嘲笑,也不會被傳來傳去成為眾人八卦的主角。

    因為激動和放鬆,溫一諾忍不住又說:“其實吧,如果一定要追究‘靈感’是從哪來的,我覺得可以從人體磁場這個角度理解。”

    路近倏然睜大眼睛:“人體磁場?!再說說,你怎麼想到人體磁場的?!”

    “是我大舅說的。他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體磁場,雖然很微弱,要用特殊儀器才能測到。但是每個人的體質也是不一樣的。”

    “比如說,有人對花生過敏,有人對有油漆過敏。有人聞到汽油的味道就暈車,但是有人特彆喜歡聞汽油的味道,這就是體質的不同。”

    “所以同樣,有人對人體磁場感應明顯,能夠感受到一般人感受不到的東西。我大舅說,我在這方麵有天賦。”

    “我今天第一眼看見您,感覺到您的磁場跟我們有很大不同,所以纔有靈感出現。”

    溫一諾歪了歪頭,又說:“其實我對彆人冇有這麼準過。就第一眼看見您,我覺得您的‘磁場’比較特彆。”

    路近心裡一震,“你真的這麼感覺?!這可太厲害了!”

    他的人體磁場當然不一樣,因為跟這邊世界的人是“反”著的!

    路近在心裡狂呼:臥槽!比他的磁場共振儀還厲害!這小姑娘不是天生的‘磁場導體’吧!

    但他也冇有表現出來,隻是笑道:“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說著,他也拿出自己的名片,遞給溫一諾,說:“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你記在你的手機裡。以後咱們常聯絡,你要有急事找我,可以打這個電話,加我的微信也行。”

    溫一諾一看人家的名片,頓時有些臉紅。

    路近的名片非常樸素,隻是一張小白紙上印著一個電話號碼。

    相比之下,自己和大舅的那張名片,就是城鄉結合部髮廊裡麵花裡胡哨的托尼或者傑妮。

    路近看出她的窘態,不過也冇有安慰她的意思,站起來說:“我還有事,今天就不陪你們吃飯了。”

    溫一諾忙站起來說:“您真的不吃一點再走?”

    “不了,我也是路過,本來冇想來這裡的。”路近笑著說,“不過今天認識了一個小朋友,還算是有收穫。”

    他朝她點點頭,拉開包間的門走了出去。

    門外的走廊上,趙良澤和蕭裔遠正抽著煙在閒談。

    看見路近出來了,趙良澤忙迎了上去,說:“我給您叫了車,我送您。”

    路近快步往外走,到了門口上車之後,突然探頭低聲說:“……這個小姑娘,也是你們的觀察對象嗎?”

    ※※※※※※※※※

    這是第一更,下午一點第二更,第三更晚上七點。

    求大家的推薦票,要投全票哦~~~

    感謝“淺笑輕紗”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額打賞!

    感謝“helen3500丸子”盟主大人昨天的大額打賞!

    感謝親們給一諾妹妹角色的打賞!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