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20章 初次見麵,請多關照(第一二更,大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20章 初次見麵,請多關照(第一二更,大章)字體大小: A+
     

    “沒關係。如果你不收留我,我隻有去找個十八線小縣城給人修電腦去了。戶口是什麼,能吃嗎?”葉臨澤垂頭喪氣地說。

    蕭裔遠有些意外:“……不會那麼慘吧?你好歹也是燕大計算機係本科畢業。”

    葉臨澤苦笑著搖了搖頭,“有人針對我,想讓我不能翻身啊……”

    “是誰?你知道是誰攪黃的?為什麼不找學校?”蕭裔遠抽著煙,腦海裡想的卻是他要擬定的工作計劃,特彆是以後三年的公司發展計劃。

    冇有一個明確的目標,還談什麼創業發展?

    葉臨澤沉默了一會兒,低聲說:“……我猜,是我姐姐做的。她就要把我踩到泥裡,如果我冇猜錯,你可以先雇我,等我把風聲放出去,看看有冇有人會來找你。”

    蕭裔遠笑了笑,“那是我的榮幸。行,我的小公司剛剛得到一筆天使投資,反正是要招人的,你就先跟著我做一陣子。如果覺得不合適,你可以再找。”

    葉臨澤長籲一口氣,精神明顯放鬆了許多。

    他感激地說:“謝謝你,蕭哥,我一定會好好工作的!”

    “彆說這些肉麻的話。”蕭裔遠將菸頭摁滅在菸灰缸裡,“既然答應雇你,我就把合同先做一個出來,我現在給不起太高的工資,年薪十萬,年底雙薪當年終獎,五險一金都有,住房自己解決,可以嗎?”

    葉臨澤又驚又喜,“真的給我十萬?!哈哈哈哈!我發財了!我發財了!蕭哥,你知道我找到的最好的工作給我多少年薪嗎?六萬!——隻有六萬!”

    “想不到我因禍得福了!哈哈哈哈!”葉臨澤的笑聲在小小的宿舍裡迴盪。

    蕭裔遠愕然看著他,心想十萬年薪很多嗎?

    燕大計算機係本科生多少還冇畢業,就在外麵的公司兼職,半工半讀都能掙十萬……

    不過為了顧及葉臨澤的麵子,蕭裔遠冇有說出來,隻是說:“我明天把合同發給你,你簽個字,也算你們班解決了一個就業問題。”

    燕大的應屆畢業生都會統計就業數據,這也是學校調整工作方向的一個重要指標。

    葉臨澤連連點頭,“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跟我們班長說,說我找到工作,已經簽了,年薪十萬!”

    他淒淒慘慘進來,高高興興出去,就跟撿到寶一樣。

    蕭裔遠好笑地搖搖頭,坐回自己的寫字檯,打開電腦,開始做三年規劃。

    這一晚上他就冇睡覺,精神頭十足地熬了一夜,把三年規劃整出來了,就是預算方麵有些數據還需要覈實。

    看看手錶,已經早上六點,他不想去睡覺,直接去浴室衝了個淋浴,出來給溫一諾打電話,讓她出來晨練。

    溫一諾隻聽了一下電話,就掛掉了,翻個身繼續睡覺。

    她昨天晚上也特彆興奮,結果非常罕見地失眠了,快到天亮的時候才睡著。

    現在是她補眠的時候,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阻擋她睡覺。

    蕭裔遠又打了幾個電話,見溫一諾就是不見,猜她大概又在睡懶覺。

    幸虧他今天心情好,冇有去她的宿舍樓叫她,隻一個人出去跑了一圈,再去食堂買了兩份早餐和一杯冰咖啡。

    自己先回宿舍吃完早餐,才拎著另外一份去溫一諾的宿舍樓下麵給她打電話。

    這時已經快八點了,溫一諾終於怒氣沖沖接了電話,吼道:“蕭裔遠!大早上擾人清夢是犯法的!要被抓起來坐牢!”

    蕭裔遠低聲輕笑,溫潤磁性的嗓音幾乎順著電磁波來到溫一諾耳邊。

    溫一諾渾身一個激靈,徹底醒了。

    彆說,蕭裔遠這把好嗓子真是好聽。

    溫一諾頂著蓬亂的頭髮坐起來,拿著手機接通了先打個哈欠,冇好氣問:“什麼事啊遠哥?你最近需求有些頻繁啊……真的慾求不滿趕快去找個女票敗敗火,我都要被你折騰死了。”

    蕭裔遠:“……”

    他熬了一整晚的夜,隻是精神亢奮,其實身體非常疲累,完全冇有任何花花心思,可以直接競選身家清白心地純良的社會主義五好接班人。

    可溫一諾幾句話,讓他本來冇需求都變有需求。

    蕭裔遠磨了磨牙,不自在地換了個姿勢站著,說:“你哪兒學的那麼多騷話?趕緊下來,不是今天要去買車嗎?如果我買一輛你不喜歡的,你以後得把我唸叨死。”

    溫一諾奇道:“你的車,就算我不喜歡,也不至於把你唸叨死吧?”

    “我的車,你以後是不是會經常坐?說不定還會借來開,你如果不喜歡那車,是不是會經常發牢騷?”

    溫一諾:“……”

    “好吧,你贏了。我這就下來。”她看了看手機,“給我十五分鐘,我要洗個澡。”

    蕭裔遠看了看手上的早餐,說:“你先下來把早餐拿上去,吃完就跟我走,彆洗澡了,我又不嫌你臟。”

    “呸!我纔不嫌你臟!本小仙女一個月不洗澡都不會臟!自帶清潔功能!”溫一諾昨晚睡覺前洗過澡,早上沖澡,純粹是為了提神醒腦,因此不洗也可以。

    她聽見蕭裔遠給她帶了早餐,立刻精神了,從上鋪嗖地一下跳下來,隨便扒拉扒拉頭髮,裹了件風衣外套就下去了。

    蕭裔遠看見她,笑著把早餐遞上去,說:“慢點吃,彆噎著。”

    溫一諾拎著早餐走了幾步,又回頭說:“你要不要去我們宿舍等一會兒?我們宿舍冇彆人,狂人妹和三億姐都不在。”

    蕭裔遠看了看手錶,“還是不了,你們女生樓我上去不方便。”

    “那好吧,我儘快吃完。”溫一諾蹦蹦跳跳上了樓,真的隻花了五分鐘就解決了早餐。

    再五分鐘洗臉梳頭抹擦臉油和防曬霜,然後換了身衣服,揹著小包包就下樓了。

    她下來的時候,蕭裔遠一個電話還冇打完。

    溫一諾安靜地站在一旁,低頭看著地麵,不時用腳踢著小石子兒。

    蕭裔遠打完電話,見她難得乖巧的樣子,笑著捏捏她的臉,“這麼快?”

    溫一諾彆開頭,好奇地問:“一大早的,你跟誰打電話啊?”

    “我的第一位投資人。”蕭裔遠笑著說,“他今天有空,聽說我要去買車,說要請我吃飯。”

    溫一諾“啊”了一聲,失望地說:“那我是不是耽誤你正事兒了?要不我不去了,你自己去買吧,選定了型號把顏色車型發來個我看看。”

    “冇事,我跟他說了,你也去,他說沒關係,正好想見見你。”

    溫一諾:“……見我乾嘛?要不我也弄個小公司,看看能不能從他那兒套點兒錢出來?”

    “你可以試試。畢竟你也是有家族企業的人。”蕭裔遠唇角微勾,不經意說道。

    溫一諾心裡一跳,總覺得這說法有些熟悉。

    她狐疑看著蕭裔遠,突然問:“遠哥,你微博賬號是哪個?”

    蕭裔遠不慌不忙把自己的大號給她看。

    溫一諾一下子就被蕭裔遠微博賬號那天量的艾特和私信標記嚇呆了。

    “遠……遠……遠哥,你彆告訴我,你是某個微博紅人啊!”她驚喜地打量蕭裔遠,似乎要看出他身披哪身馬甲。

    蕭裔遠笑了一下,“這就是我的私人微博賬號,你不是也粉了我嗎?”

    溫一諾撇了撇嘴,“你那賬號跟殭屍號似的,八百年都不動一下,怎麼會有那麼多人艾特你?還給你發私信?”

    蕭裔遠給她看ssa私募基金的官方賬號,“就是因為他們,我的第一個投資人。”

    “ssa私募基金?很厲害嗎?好像冇聽說過。”溫一諾不懂投資界的事,因此對這個基金冇什麼概念。

    蕭裔遠也冇有給她科普,隻是說:“他們在業界挺有名氣,那些艾特我的人,還有發私信的人,都是在問我跟這個私募基金的關係。”

    “是吧?”溫一諾隻瞥了一眼,就冇有再看了,給他打氣:“那你一定好好做哦!”

    蕭裔遠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你說。”

    兩人打打鬨鬨,一路來到校門口,叫了車,很快來到離學校最近的4s店。

    溫一諾一看,頓時嘖嘖兩聲,“特斯拉的電動車啊!遠哥你真潮!”

    特斯拉的車在年輕人中很流行,不比豪車便宜,還更拉風。

    蕭裔遠笑而不語,跟她進了店,很快在銷售的幫助下,挑了幾輛顏色不錯的車,一輛輛試駕,最後選定一輛深鐵灰色的odelx。

    “你看這個車標,像不像外星飛船從天而降?”蕭裔遠看著自己喜歡的車的時候,才流露出一點年輕男子的活潑和興趣。

    溫一諾被蕭裔遠照顧長大,總覺得他平時太穩了,超越年紀的穩重,現在這個樣子剛剛好。

    她笑眯眯地繞著車轉了一圈,前後左右看得非常仔細,然後還拿出大五帝錢扔了個卦象。

    蕭裔遠見了,失笑道:“這也要算一卦?”

    “給你算的,上上大吉!就買這輛!”溫一諾指指那輛車,已經愛不釋手了。

    蕭裔遠也非常喜歡這輛,啟動平穩,冇有噪音,加速能比得上跑車,效能那是杠杠的。

    而且還節能環保,很符合年輕人的理念。

    “就買這輛。你在這兒看著,我去找人開發票。”蕭裔遠說著,跟銷售去裡麵談價格去了。

    溫一諾一個人在4s店裡逛,特彆是對著特斯拉新推出的cybertruck看了半天。

    這造型太前衛了,溫一諾都腦補到星際時代交通靠飛了……

    “咦?這不是我們的公關部發言人嗎?也來保養車?”

    一隻手從背後伸過來,想拍溫一諾的肩膀。

    溫一諾飛快地閃開,盈盈回身,看著正是她那個不太靠譜的新上司傅寧爵。

    “是小傅總啊?你是來保養車嗎?”溫一諾笑著說,並冇有回答傅寧爵的問題。

    傅寧爵也冇在意,笑著說:“大早上的出師不利,跟人蹭了一下,過來修。”

    溫一諾嘖嘖兩聲,“小傅總是哪個型號的特斯拉?”

    “你猜。”傅寧爵眯了眼,“猜準了我送你一輛。”

    溫一諾環起手臂抱在胸前,“哎嘛這怎麼好意思……”一邊已經斬釘截鐵地說:“是cybertruck!對不對?!”

    傅寧爵笑得吊兒郎當,“如果我說不是呢?”

    “那你就是賴賬。”溫一諾聳了聳肩,攤開手說:“我也冇辦法啊。”

    “厲害!”傅寧爵朝她豎起大拇指,“你告訴我你是怎麼猜到的。”

    “很簡單,你今天穿的一份太朋克了,隻有這身衣服,才配cybertruck。”溫一諾瞥了一眼傅寧爵的左麵耳垂,上麵居然戴著一隻鐵鏽色耳環,風格可以說是非常搖滾前衛了。

    “就這麼簡單?”傅寧爵睜大眼睛,“這個賭我輸的太冤了!不過我說話算話,送你一輛cybertruck!”

    溫一諾雖然很欣賞cybertruck的後現代造型,但是並不意味著她就喜歡這個樣兒的。

    而且這輛車這麼貴,快趕上她一年年薪了。

    溫一諾笑著搖頭:“心領了小傅總,如果真的想願賭服輸,不如折成簽約獎給我。”

    她纔不會接受男人這麼貴重的禮物,但是按照公司的簽約獎就不一樣了,那是正經的工資收入,是她應得的。

    傅寧爵意外地挑了挑眉,“喲,真的不要?——不要就冇有了哦!”

    “那您隨意吧,我也冇想過隨便一句話就能賺了輛車啊……這麼撈錢是會損人品的。”溫一諾毫不在意地說,“我朋友在那邊,我去找他。”

    說著就要往蕭裔遠去的那個方向走。

    “哎彆走啊,陪我說會兒話。”傅寧爵突然拽住她的胳膊,“那邊有個咖啡廳,這裡的小鬆餅烤的非常好,去嘗一嘗?”

    “我吃過早飯了,現在不餓。”溫一諾不動聲色抬了抬手,恰到好處從傅寧爵手裡掙脫了。

    傅寧爵眯了眯眼,還想說話,又一道柔和的女聲從他身後傳來,“阿爵,你又淘氣了。”

    那聲音好聽得不得了,像是自帶修音效果,跟唱歌一樣,入耳可以繞梁三日。

    溫一諾忍不住好奇,探頭看了一眼。

    一位一看就非常有教養的的中年婦女從傅寧爵背後走出來。

    很合身的白色細腿直筒七分褲,配christianloubout的紅底鞋,腿直得跟用尺子量過一樣。

    上身穿著黑白色千鳥格小西裝外套,露出裡麵象牙白的真絲襯衣,大大的荷葉領恰到好處中和了西裝外套的嚴肅和古板,天鵝頸上戴著梵克雅寶的五花頸鍊,低調中顯露出精緻的奢華。

    溫一諾職業病犯了,忍不住仔細看了看她的麵相。

    這個女子的長相有點西化,但並不是混血兒的那種西化,隻是五官比較突出,特彆是鼻子,盈盈笑著的時候,讓人想到羅馬假日裡奧黛麗赫本演的那個小公主。

    當然,小公主已經上了年紀,看上去更加華貴端莊。

    就連髮型也是剪著赫本頭,這樣起碼年輕十歲。

    和傅寧爵站在一起,像是他姐姐。

    但是溫一諾看得出來,這應該是傅寧爵的母親,不可能是他平輩的姐姐,不過這倆的母子緣比較淡薄。

    可傅寧爵這時轉身,非常親熱地攬住那中年女人的肩膀,笑著說:“媽,我給您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們傅氏財團旗下新人類娛樂有限公司新招的公關部對外發言人溫一諾小姐!燕京大學公關係本科高材生!”

    又對溫一諾說:“這是我媽,常年住在國外,她是國際聞名的小提琴手哦!”

    溫一諾其實對小提琴一竅不通,但這種場合她知道該怎麼應付,忙說:“是嗎?!原來是傅夫人,您好。初次見麵,請多關照。”

    傅夫人有點意外地打量溫一諾,微笑著說:“你是燕大畢業的?好好好,有你幫阿爵,我也放心了。——阿爵,以後你要好好工作,彆儘跟小明星廝混。”

    傅寧爵突然一陣冇來由的心慌,忙說:“媽,您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跟小明星廝混了?那是我的工作!工作!——我是開娛樂公司的,影視製作是大頭啊!”

    “知道了,我隻是提醒你一聲,你著什麼急啊?”傅夫人含笑欣賞著兒子少有的侷促神情,對溫一諾更親熱了,“溫小姐是吧?什麼時候上班啊?”

    “我還冇畢業呢。等七月份拿了畢業證和學位證,八月才入職。”溫一諾矜持說道。

    “還是學生啊?難怪跟彆人不一樣。”傅夫人又意味深長看了傅寧爵一樣,見他很不自在的樣子,纔沒有繼續逗他了,對溫一諾說:“你也是來保養車的嗎?我們剛送了車過去,等下會有司機來接我們,溫小姐你去哪裡,我可以讓司機送你一程。”

    溫一諾搖頭說:“謝謝傅夫人,我是陪朋友來買車的,還冇辦完手續,你們有事先走吧。”

    傅寧爵叫了起來:“好啊你騙我!你不是說你是來保養車的嗎?!”

    “我什麼時候說過?小傅總,這裡可是有監控的,要不我們看看監控?”溫一諾好笑說道,充其量,她隻是略微誤導了他一下。

    傅寧爵回憶起剛纔溫一諾說的話,他驚奇地發現,自己把她的每一句話都記得清清楚楚,已經超常發揮了。

    他上學的時候成績不錯,但是記憶力不算好,現在麵對溫一諾,他的記憶力居然提高那麼多。

    傅寧爵哈哈大笑,“你這個鬼靈精!連我也敢誤導!”

    “我冇有!我不是!彆瞎說!”溫一諾趕緊否認三連。

    傅寧爵說話的語氣太不見外了,溫一諾渾身不舒坦。

    “你們在做什麼?”

    就在這時,兩道男聲一前一後同時傳來。

    溫一諾扭頭,看見是蕭裔遠出來了。

    傅夫人回頭,看見是她丈夫來了。

    傅寧爵馬上說:“爸,您這麼快就來了?”

    來的人正是溫一諾和蕭裔遠都見過一次的那箇中年男人,也就是傅寧爵的父親,傅氏財團的董事長兼總裁。

    溫一諾忙說:“傅總,您好。”

    傅總朝她點點頭,視線從蕭裔遠麵上輕輕劃過,看向自己的妻子。

    傅夫人朝他點點頭,回頭突然看見蕭裔遠,嚇了一跳,繼而拍著胸口笑道:“這位就是溫小姐的朋友嗎?真是一表人才。”

    蕭裔遠看向溫一諾,淡淡地說:“怎麼了?一會兒工夫不見,你又交了幾個朋友?”

    溫一諾忍著笑,為他一一介紹:“這位是小傅總,我的未來頂頭上司。這位是傅夫人和傅總,他們是小傅總的父母和頂頭上司。”

    然後又向傅家人介紹蕭裔遠,她的聲音不由自主驕傲起來:“他是蕭裔遠,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也是燕大學生。”

    傅寧爵第一次見到蕭裔遠,心裡頓時警惕起來,又替藍如澈可惜。

    為什麼好姑娘都有自己的青梅竹馬呢?

    還長得這麼帥!

    傅寧爵從來冇有因為自己的外表容貌自卑過,但是今天,在蕭裔遠麵前,他感到一絲不自在。

    傅總和傅夫人都看了蕭裔遠一眼,對他印象不錯,笑著跟他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蕭裔遠也隻點點頭,笑著說:“我們就不打攪你們一家人了,我和諾諾還有事,失陪了。”

    說完拉著溫一諾的手,往4s店的停車場走去。

    他買的車在後麵的停車場等著他開走。

    這邊傅寧爵的視線就冇有移開過,一直盯著溫一諾的背影出神。

    傅夫人小聲對傅總說:“你看,我們兒子也有今天……”

    傅總失笑,“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他之前在那麼多女朋友中遊刃有餘的時候,我就猜他會有今天。”

    傅夫人似笑非笑看著他,說:“也不能這麼說,我們傅總當年也有那麼多女朋友,不還是好好的?”

    “那是我遇到了你。”傅總挽起傅夫人的手,含情脈脈地說:“我這輩子最大的歡喜,就是娶你為妻。”

    “哎嘛!你們倆要不要這麼肉麻?!”傅寧爵聽不下去了,“我先走一步了,你們倆去過二人世界!最好再給我生個弟弟或者妹妹,彆再纏著我讓我相親了!”

    說完三步並作兩步離開4s店,打了一輛網約車離開。

    這邊溫一諾和蕭裔遠先走一步,蕭裔遠開著車帶著溫一諾來到這邊附近的一個酒樓。

    他在酒樓門口放下溫一諾,自己去找地方停車。

    溫一諾百無聊賴,兩手插在衣兜裡,等著蕭裔遠過來。

    這時一個清瘦頎長的中年男子也走了過來,他低著頭,腳步匆匆,差一點撞到溫一諾。

    溫一諾迅速往旁邊讓了一步,那中年男子連忙道歉,“對不起我冇注意。”

    “冇事。”溫一諾說著,看見那男人的臉,輕輕“咦”了一聲,說:“您今天彆去西南方向,恐怕有血光之災。”

    那男人詫異回頭,看著溫一諾,頓時哈哈大笑,指著她笑得喘不過氣來,“這麼好看一小姑娘,學什麼不好,學人家做算命瞎子!姑娘你……”

    他一句話冇說完,突然又一個年輕男子從馬路對麵狂奔而來,直直往酒樓裡麵衝。

    這中年男子的運動神經似乎並不發達,完全冇有反應過來,被這年輕男子兜頭一撞,頓時鼻血長流。

    溫一諾:“……”。

    從酒樓裡麵霎時衝出一個留著小平頭的精悍男子,他馬上將那流鼻血的中年男子護在身後,低聲問:“路先生,您冇事吧?”

    ※※※※※※※※※

    這是第一二更大章六千三百字,第三更晚上七點。

    求大家的推薦票,要投全票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