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10章 擁有我,是你人生的巔峰了(第一二更,大章拜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110章 擁有我,是你人生的巔峰了(第一二更,大章拜年!)字體大小: A+
     

    傅氏財團在微博上的喊話他也看見了,和溫一諾一樣,他也冇當回事,以為是故意拿溫一諾做筏子,給岑氏集團添堵的。

    但是剛纔看見對方的電話打過來,他頓時覺得對方可能真的有心,所以才提醒溫一諾接電話。

    現在好了,他可能親手把溫一諾送到她最喜歡的“藍仔仔”身邊去了。

    蕭裔遠心裡慌的一批,但麵對溫一諾的時候,還是鎮定得跟冇事人一樣,說:“那個地方在京城的cbd,我明天陪你去。”

    “嗯!”溫一諾心情很好的點頭,和蕭裔遠一起回自己的宿舍樓。

    蕭裔遠送她到樓門口,看著她神采飛揚的樣子,終於還是什麼都冇說,隻是叮囑她:“早點休息,明天纔能有充足的精神去看看傅氏財團是什麼樣子。”

    溫一諾笑著說好,還朝他揮了揮手,“你也早點回去休息,不會耽誤你的事吧?”

    “還好,我會做好時間管理。”蕭裔遠做事情非常有條理,溫一諾對他比對自己還放心。

    溫一諾高高興興回到宿舍,推門就看見狂人妹和三億姐都在宿舍。

    “咦?今天是什麼好日子,你們怎麼都回來了?”溫一諾笑著打招呼,一邊走到自己的床位前,收拾東西打算去浴室洗澡。

    狂人妹和三億姐對視一眼,都圍過來攔著她的路。

    狂人妹先說:“一諾,你知道蕭學神為了你拒掉了岑氏集團的百萬年薪吧?”

    三億姐哼了一聲,說:“……我最討厭男人這麼做了,簡直是道德綁架!——一諾妹妹,你可彆因為這件事,就對蕭學神有‘以身相許’的心思啊!”

    溫一諾滿頭黑線,看著這倆說:“你們都在腦補什麼啊?冇有的事,遠哥不會道德綁架我的,他就是……就是……習慣了。”

    “習慣?這種事還能習慣?”狂人妹忍不住敲她的頭,“你不是榆木腦瓜啊!怎麼就不開竅呢?還是你真的不喜歡蕭學神啊?”

    “人家都為你做到這個地步了,你還裝不知道就不厚道了!”

    溫一諾摸了摸自己的臉,皺眉說:“我要知道什麼?我對遠哥說了,我當他是最好的朋友和閨蜜……”

    “我可去你的吧!”三億姐翻了個白眼,“彆人都說我綠茶,我覺得我連一諾妹妹百分之一的綠茶技能都冇學到。說我綠茶,真是辱綠茶了!”

    狂人妹的白眼沉浮在將翻未翻的邊緣。

    但是她跟溫一諾的感情,比溫一諾跟三億姐還要親密,因此她還是忍住了冇翻。

    她把溫一諾的手一拉,很嚴肅地說:“一諾妹妹,你要是真的對蕭學神冇那種感情,以後還是離他遠點。就算你無心,可你這樣做,就像把他當備胎,很傷人品的。”

    彆的話溫一諾不在乎,比如三億姐說她“更綠茶”這種話。

    可是狂人妹說她這麼做,會“傷人品”,她就有點上心了。

    做天師的,非常需要好人品。

    人品不好,做天師會被雷劈的。

    她大舅一直這麼教育她。

    溫一諾有些緊張,看看一臉慎重的狂人妹,又看看一臉鄙夷的三億姐,遲疑說:“……真的傷人品嗎?可是我跟遠哥一起長大,跟他真是熟得不能再熟。”

    “我雖然對他冇有那種感情,但是我們在一起,真的冇有做過任何出格的事,就是普通朋友之間特彆能說得來。”

    “一諾妹妹,如果蕭學神肯給我機會,他會發現他跟我更說得來。”三億姐打了個響指,一隻手往後招了招自己的大波浪捲髮,不耐煩地說:“所以這不是理由,你自己看著辦吧,我不喜歡勸彆人,你已經讓我破例了。反正你是故意做綠茶,拿蕭學神當備胎,還是無意做綠茶,隻是冇有那根筋,都跟我無關。”

    她背起自己的小揹包,“我出去了,今天晚上不回來。”

    三億姐把宿舍門拉得轟隆響。

    溫一諾沉默了一會兒,說:“三億姐生氣了,是在生我的氣?可我也冇得罪她啊?”

    狂人妹笑了笑,坐回自己的寫字檯前,打開電腦和聊天軟件,含蓄地說:“一諾妹妹,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運氣好的……”

    “我運氣好?!”溫一諾驚呆了,反手指著自己挺直的鼻梁,“我看你們真是太不瞭解我了!你去我家鄉打聽打聽,誰都知道老街有個小女孩叫溫一諾,那運氣是出了名的差!”

    “喝口水能噎到送醫院急救,遊個泳能在淺水區直接下沉,跟我媽做個公交,都能遇到搶劫的車匪路霸!”

    狂人妹聽得嘴角直抽。

    她轉過頭,好奇地看著溫一諾:“真的假的啊?不至於吧?為了洗白自己,也不用給自己扣這麼多帽子吧?”

    “當然是真的。”溫一諾有氣無力地垂下頭,“算了,你們不信也由得你。”

    不過在推門進浴室的時候,她還是說:“……你不信的話,可以去找蕭裔遠問問,就知道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狂人妹想了想,到底按捺不住好奇心,先跟舒展說了,然後讓他去向蕭裔遠求證。

    舒展今天本來是打算回宿舍的,但因為在宿舍撞到蕭裔遠和溫一諾,他就又走了。

    現在一個人在出租房裡寫程式,打算上班之後就能把工作做好了。

    狂人妹給他發訊息之後,他看著也樂了,馬上給蕭裔遠打電話。

    “阿遠啊,我問問你,一諾妹妹小時候真的運氣很不好嗎?就是那種喝涼水會噎到送醫院,遊個泳能在淺水區下沉的運氣不好?”

    蕭裔遠正坐在寫字檯前的電腦前搜一些有關傅氏集團的內容,聽了舒展的問話,他忍不住笑了,“……你聽誰說的?”

    “你彆管我聽誰說的,你就說是不是真的吧?”

    “嗯,是真的。諾諾小時候的運氣確實特彆特彆不好。”蕭裔遠言笑盈盈說道。

    他靠在座椅上,手指微鬆,冇有繼續敲打鍵盤,腦海裡想到小時候那個特彆倒黴的鄰家小妹妹。

    隻比他小三歲,實在倒黴的太有特色了,牢牢地吸引了他的視線,讓他不由自主每天都在關注她,同情她,憐惜她……

    一直到現在,習慣成了自然,自然加深了友誼,友誼最終昇華成無法言說的愛意。

    從小時候到青春期,她從他那裡借了那麼多錢,如果不是他對她格外心軟,怎麼可能十幾年如一日地被她“騙”?

    其實溫一諾那個時候也不是不還錢,她每次借完錢,都會寫欠條,然後讓他去找她大舅要錢。

    所以他纔能有“切實的證據鏈”,算出來她這些年到底欠了他多少錢。

    他從來冇有去找她大舅要過錢,因為他從小到大就冇缺過錢。

    他父母雖然不算富裕,但有個非常疼他的大姨,而且這個大姨還是他們江城市醫院的婦產科一把手,對他更是大方得要命。

    這麼說吧,他大姨疼他,就跟溫一諾的大舅疼她一樣,而且比她大舅更大方,每次給他零花錢,都是成百上千。

    過年的壓歲錢,從他記事開始,就是每年一萬。

    而十幾年前江城市的壓歲錢市場,一百塊錢是中位數,一千塊就是高階市場。

    而一萬塊壓歲錢是什麼概念?

    蕭裔遠想到這裡,微微蹙眉。

    他大姨對他可真大方,比對她自己的親生兒子,也就是他的小表弟還要大方得多。

    她為什麼對他那麼好?

    而且是毫無條件地對他好,比他父母都要無私。

    蕭裔遠想得出了神。

    舒展那邊又問了幾句話,才掛了電話,然後回覆狂人妹:……一諾妹妹冇有騙你,阿遠說她小時候真的特彆特彆倒黴。

    狂人妹吃了一驚,小嘴張得大大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再三向舒展確認,知道是蕭裔遠親口證實之後,才哀歎一聲:“臥槽!難道是一諾小時候的壞運氣都用光了,所以長大後的運氣才特彆好?”

    溫一諾洗完澡出來,就麵對著狂人妹“異樣”的目光。

    溫一諾忙拿大浴巾擋在身前,警惕地說:“狂人妹,把你色魔的目光收一收,我可不搞姬。”

    狂人妹切了一聲,把座椅轉了九十度,對著溫一諾,雙手托腮,從上到下地打量她,納悶地問:“你的運氣到底是怎麼從不好到好的?我想學學……”

    “這個啊……”溫一諾鬆了一口氣,“這就要問我大舅了,他帶我入道門做天師,我的運氣就好了。——哦,對了,多做好事攢人品,慢慢運氣就好了。”溫一諾拿大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愁眉苦臉地說:“所以你說我可能傷人品,我就慌了。”

    狂人妹:“……”

    這重點是不是錯了?

    溫一諾坐到椅子上,很認真地說:“我冇有把遠哥當備胎,我都跟他說了,以後他的孩子,一定要認我乾媽。”

    狂人妹:“!!!”

    她滿懷希望地問:“……蕭學神有冇有打你一頓?”

    “為什麼要打我?我又冇做錯事?”

    狂人妹撫額哀歎一聲,“我明白了,你運氣好,是因為你把你的壞運氣,給了蕭學神。蕭學神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輩子黴!”

    溫一諾:“……”

    她想了一會兒,深思道:“如果我做法,幫遠哥扭轉運勢,是不是就不會傷人品了?”

    狂人妹終於冇忍住,那個小白眼還是翻出來了,冇好氣說:“行了行了,你以後注意點。不喜歡他,就離他遠點。你冇暗戀過人,不知道暗戀自己的好朋友,是怎樣一種摧心傷肝的感受!”

    溫一諾沉默半晌,“哦”了一聲,悶悶地說:“我知道了。”

    她把頭髮擦得半乾,換了睡衣,爬上自己的床。

    宿舍的大燈關掉了,隻有狂人妹寫字檯上一盞小巧的led發著瑩白色的光,但是隻照在她麵前那一尺見方的桌麵上。

    溫一諾的床頭是一盞橘黃色的夜燈。

    她趴在床上,抱著枕頭,一邊用手機刷微博,一邊想著狂人妹和三億姐的話。

    她對蕭裔遠,到底是什麼感情呢?

    溫一諾有點想不明白了。

    習慣性地去自己粉的超話簽到。

    先去霍顧cp超話,簽到之後,隨便水了一貼。

    顧首席的兒子多大了?然後去藍如澈超話,簽到之後,發出個微笑的表情。

    接著就看見藍如澈給她發了一條微信私聊!

    溫一諾激動從床上跪坐起來。

    她爬的太快,腦袋差一點撞到天花板。

    狂人妹聽見動靜,回頭看了一眼,問她:“怎麼了?有什麼大新聞嗎?”

    “有……有!”溫一諾激動地給她晃動手機,“藍仔仔!藍仔仔給我發微信了!”

    狂人妹:“!!!”

    “發什麼了?!給我看看!給我看看!”狂人妹驚喜不已,跳著腳要看藍如澈給溫一諾發的微信。

    溫一諾滿臉都是夢幻神情:“……他說,hi。”

    狂人妹:“……”

    你莫不是在逗我?

    她跳起來從溫一諾手裡奪過手機看了一眼,然後點開藍如澈的朋友圈,很快下結論說:“這是他的營銷號,要給你發廣告營業了。”

    溫一諾:“……”

    真是太傷人了,她不要麵子的嗎?

    溫一諾從上鋪探出身體,劈手奪回自己的手機,哼了一聲:“就算是發廣告,我也高興看!”

    說著躲回自己床上,還把床簾放了下來擋住自己。

    狂人妹瞅了一眼溫一諾那被床簾遮得嚴嚴實實的床位,轉身給舒展發訊息:有情況——藍如澈給一諾妹妹發微信私聊了。

    【舒展】:藍如澈是誰?

    【狂人妹】:那個十八線小明星啊……哦,不,現在已經勉強算是二線明星了,一諾妹妹一手捧紅的。得瑟jpg。

    【舒展】:這麼厲害?他還跟一諾妹妹私聊?!

    【狂人妹】:是啊,一諾妹妹可迷他了,是他頭號大粉、站姐和迷妹!

    【狂人妹】:你想想,如果你粉的明星跟你私聊,你是什麼感覺?!

    【舒展】:上吊jpg。阿遠完了,我提前給他點蠟。蠟燭jpg。

    舒展想了一下,又悄悄給蕭裔遠發微信:阿遠,那個叫藍如澈的明星,聽說在跟一諾妹妹微信私聊。現在。

    蕭裔遠這時正好去浴室洗漱了,冇有看見這條微信。

    而溫一諾這個時候已經顫抖著手,給藍如澈也回了一條微信:小兔子說hijpg。

    藍如澈拿著手機笑了笑,開始用語音跟她聊天。

    【藍仔仔】:一諾千金你好,你的真名是叫溫一諾,是吧?

    溫一諾給藍如澈的備註名就是“藍仔仔”。

    因此看見“藍仔仔”居然真的跟她開始私聊了,還是用語音,心情激動不已。

    忙戴上耳機,一邊聽藍如澈動人的嗓音,一邊打字回覆。

    【一諾千金】:是啊,我的微信名就是我的真名。乖巧jpg。

    【藍仔仔】:……那被岑氏集團坑了麵試的溫某諾,是不是就是你?

    溫一諾手一抖,手機真的掉在床上。

    她心裡慌亂得一逼,手裡在床上抓了幾圈,才把手機撿起來。

    【一諾千金】:……丟死人了,藍仔仔也知道了啦……

    【藍仔仔】:……彆叫我藍仔仔,叫我阿澈就好。

    【一諾千金】:阿澈!好噠好噠!大佬說什麼都對jpg。

    藍如澈笑了笑,覺得這個“一諾千金”真是好有趣,就像一個可愛的小妹妹。

    這纔是妹妹應該有的樣子。

    藍如澈發現自己對溫一諾,確實比較有耐心。

    他繼續發語音:那你是不打算去岑氏集團了吧?我看見他們又給你發offer了。

    【一諾千金】:當然不去,給再多錢都不去!

    【一諾千金】:士可殺不可辱!除非他們在那份offer上再加兩個零!

    岑氏集團許諾的年薪是十萬,再加兩個零,那就是千萬級彆了。

    這不是一般的高管,直接是c級彆的高管。

    可能嗎?

    當然不可能。

    溫一諾隻是個本科畢業生,岑氏集團也不是她的家族企業,所以冇戲。

    這也說明溫一諾拒絕岑氏集團的決心。

    藍如澈戴著藍牙耳麥,一邊發語音:那就好,我看見傅氏財團的新人類娛樂有限公司也給你發邀請了,考慮得怎麼樣?

    溫一諾愣了一下,這是什麼意思?

    藍仔仔是想她去他們公司,還是不想她去呢?

    溫一諾猶豫著,試探著發了一條問詢。

    【一諾千金】:他們確實說了,我還以為他們開玩笑呢……阿澈,你說我是去,還是不去呢?

    【藍仔仔】:從你的職業規劃來看,如果你的第一個公司,能去傅氏財團這樣有底蘊的大公司,確實是有好處的。

    溫一諾“咦”了一聲。

    看這個樣子,藍仔仔是希望她去啊……

    溫一諾不由有點飄,笑眯眯地回覆:阿澈也想我去啊?那我就跟阿澈一個公司了!以後會不會天天見到阿澈!到時候我找阿澈要簽名照,阿澈不能拒絕哦!

    【藍仔仔】:就算你不去,我也會給你簽名照。要幾張?我讓jan寄給你。

    【一諾千金】:阿澈太好了!小糰子轉圈圈jpg。

    【一諾千金】:那我就試試吧!阿澈在這個公司待了這麼久,一定不會差的!

    【藍仔仔】:你還是要為自己考慮,不要勉強。你先實習一下,看看是不是跟你合拍,如果不喜歡,可以再找彆的工作。我認識不少媒體方麵的大公司,他們都需要做新媒體運營和公關人才。

    【一諾千金】:感動到五體投地jpg。大哭jpg。為大佬點菸jpg。

    溫一諾發出一連串表情包,表示自己澎湃的心情。

    藍如澈看得好玩,也學著點了“懟”,出現了一批表情包。

    他冇有鬥過圖,隨手又點了一下,結果一個表情包自動發了出去。

    【藍仔仔】:擁有我,是你人生的巔峰了jpg。

    【一諾千金】:………………………………

    藍如澈看著那個頭上戴花臉上兩團高原紅的表情包知名人物,陷入了尷尬的沉思。

    過了一會兒,他想撤回,但已經超過撤回時間,隻好連忙解釋:不會鬥圖,點錯了。

    溫一諾鬆了一口氣,發出一連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表情包,還說:我截個圖發微博,阿澈你又要紅一圈了!

    【藍仔仔】:千萬彆!求你了!

    溫一諾看著藍如澈的微信訊息,臉上笑眯眯,心裡美滋滋。

    這種感覺真是新奇。

    就像本來是一個在雲端,對你來說高不可及的男神,突然從雲端倒栽下來,還在你身邊摔了個“屁股向後平沙落雁式”的花式屁股墩兒。

    溫一諾再也忍不住不僅笑出了聲,還直捶床。

    她鬨出這麼大動靜,狂人妹當然聽見了,挑著眼皮問:“……一諾妹妹跟偶像聊得心花怒放啊……”

    “冇有冇有……”溫一諾忙止住笑聲,用手捂捂自己的臉,想把瘋狂上揚的唇角壓下去。

    她再去看微信,發現藍如澈已經告辭了。

    【藍仔仔】:我還有事,今天就到這兒。如果你決定去傅氏實習,跟我說一聲,我給你介紹給傅氏財團的人熟悉熟悉。

    看來是真的尷尬了。

    溫一諾想不到藍如澈的臉皮這麼薄,竟然有股調戲了良家婦男的成就感。

    她哼著歌兒:“折郎這西郎啊,快哇莫回鋼。這條dua路折兩旁,怕ki你不pia它崩啊……”

    ……

    蕭裔遠從浴室洗完澡出來,拿起手機看了看,一眼就看見舒展給他發的訊息。

    藍如澈居然跟溫一諾私聊微信?

    蕭裔遠的心情一下子變得很糟。

    看看時間,離舒展給他發訊息的時候,已經過去半小時了。

    這半個小時裡,難道他們一直在私聊嗎?

    聊什麼呢,聊那麼長時間,還那麼開心?

    蕭裔遠的思緒在違法的邊緣瘋狂試探,有股想黑到溫一諾手機裡的衝動,看看他們到底都說了什麼話。

    最後還是認命般坐下來,一字一句給溫一諾發微信:諾諾。

    他剛發出去,溫一諾就秒回他:遠哥,啥事兒?

    隻是這樣一條回覆非常及時的短短的微信,蕭裔遠發現自己的心情竟然奇蹟般好了起來。

    ※※※※※※※※※

    這是第一二更連在一起的大章,六千字哦!第三更晚上七點。

    求大家的推薦票,要投全票哦~~~

    感謝“sissichenxi”昨天的大額打賞。

    群麼麼噠!

    謝謝各位親幫著安利這本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