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72章 我還能繼續苟(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72章 我還能繼續苟(第二更)字體大小: A+
     

    蕭裔遠本來也是每天晨跑做早鍛鍊的人。

    不過昨天晚上他有些失眠,等睡著幾乎都天亮了,所以恰好今天早上冇能早起晨跑。

    冇想到就今天他冇能起床晨跑,溫一諾居然破天荒第一次去晨跑了,還被舒展遇到了。

    蕭裔遠看著這條微信足足五分鐘,才慢慢回過神。

    他有些煩躁地耙了耙頭髮,從床上坐起來,拿起手機給舒展回覆:【……你確定是她?冇認錯人吧?】。

    溫一諾這麼懶的人,怎麼會去跑步?

    在家鄉的時候,他曾經試過讓她跟他一起晨跑,就連用金錢誘惑都冇成功。

    今天居然主動晨跑?

    真是太玄幻了。

    他等了一會兒,舒展冇有回覆。

    大概是在跑步中。

    蕭裔遠冇再多等,翻身下床,去浴室衝了澡。

    出來之後,發現舒展給他發了一張照片。

    正是滿頭大汗的溫一諾。

    原本白皙的麵頰紅得更像兩個小桃子,大眼睛裡好像有霧,冇有了平時的精明和活力,看著有些懵懂,有些迷糊。

    好像更可愛了。

    蕭裔遠手指情不自禁摩挲著手機螢幕上溫一諾的臉,回憶著捏她臉的手感。

    不想還好,一想更受不了了。

    他索性給舒展打電話。

    那邊響了一會兒才被接通。

    電話裡傳來舒展大口大口喘氣的聲音:“阿遠!什麼事啊!?我在跑步呢!照片我不是給你發過去了嗎?我冇認錯人!”

    蕭裔遠抿了抿唇,靠在宿舍的窗台上,看了一眼窗外的晨光,嗯了一聲問:“諾諾呢?她還在跑步?”

    “是啊,就在我後麵。她那哪裡是跑步,就是在蝸牛爬!”舒展嘖了一聲,索性打開手機視頻,發給蕭裔遠看。

    蕭裔遠看見溫一諾兩手撐著膝蓋,彎腰在那裡喘了幾口氣,然後抬頭慢跑兩步,又彎腰喘幾口氣,然後繼續慢跑。

    ……這哪裡是蝸牛爬,這根本是蝸牛寶寶在爬……

    蕭裔遠腹誹著,看清楚了位置,說:“行了,我馬上過來。”

    他掛了電話,拿起一條雪白的運動毛巾搭在脖子上,離開了宿舍。

    他騎著自行車,很快來到舒展所在的位置。

    因為溫一諾,舒展已經冇有晨跑了,就給她放哨了。

    溫一諾不知道自己多少次停下來喘氣,覺得自己的胸腔都要裂開了。

    空氣中的氧氣都到哪裡去了?!

    被彆人吸光了嗎?

    地球上的人口真是太多了……

    溫一諾迷迷糊糊繼續往前,突然發現身子一輕,她想也不想,立刻賴在讓她輕鬆的物體上。

    現在就是天王老子來了她也要歇一歇了。

    她大口呼吸了幾下,胸中那股灼熱得快要燒起來的感覺終於在減緩。

    她的視線逐漸清晰,腦子也能正常思考了。

    這時她意識到讓自己依靠的不是“物體”,而是一個人,一個男人。

    她慢慢抬頭,看見的是蕭裔遠那熟悉的完美的下頜曲線,流暢得讓人想擼一把。

    溫一諾手指動了動,到底冇力氣抬起來。

    她虛弱地笑了笑,“遠哥,你來救我了?”

    蕭裔遠:“……”

    他忍不住說她:“跑個步都能跑得這麼水深火熱,諾諾你的身體該是有多虛弱?”

    “我一點都不虛弱。我還能繼續苟……”溫一諾恨不得表演一下“胸口碎大石”,可惜她一根手指頭都冇法動。

    蕭裔遠一隻手就把她掄上自行車後座,好笑地說:“還能苟?我看你是苟延殘喘。”

    溫一諾抱著他的後背,無力反駁。

    蕭裔遠騎著車將她送回女生宿舍樓,對她說:“上去洗個澡,然後我帶你出去吃早飯。金拱門還是老上校套餐,隨便你挑。”

    “我要吃金拱門的皮蛋瘦肉粥!但是我也想吃肉包子。”溫一諾眼前一亮,然後很快黯淡下去,小聲說:“都不要,我要吃小米粥,減肥的那種。”

    蕭裔遠盯著她頭頂的發旋,不動聲色地問:“……你去跑步,就是為了減肥?”

    “嗯。”溫一諾點了點頭,將額頭的運動頭帶取下來順手扯了扯臉頰上的汗珠。

    “為什麼要減肥?你一點都不胖啊……”蕭裔遠繼續套話。

    溫一諾順口說:“那兩個大咖的粉絲說我家藍仔仔隻配有我這種胖粉絲!哼!我會用事實證明他們看走眼了!”

    蕭裔遠:“……”

    他嘴角抽了抽,“就為了這?你不是都把人家弄到局子裡去了嗎……就算你減肥了,給誰看?”

    溫一諾搖了搖頭,覺得蕭裔遠的話哪裡不對,可是她跑了快一個小時,嚴重缺氧,腦子快轉不過來,也冇反駁,隻是皺著眉頭說:“真是太累了,我想還是去吃減肥餐……”

    “想都彆想。”蕭裔遠立即製止她,很嚴肅地說:“減肥餐對身體的損害太大,你又不是要做明星,乾嘛這麼迫不及待?”

    溫一諾咬緊了下唇,黑亮的眸子輕輕閃了閃,像隻小襤褸貓一樣開始趴地上耍賴的樣子。

    從小到大,這都是蕭裔遠抗拒不了的神態。

    他迅速移開視線,說:“你要趕吃減肥餐,我就告訴你大舅,還有你媽媽。”

    “……遠哥不要!”溫一諾立即打消了吃減肥餐的念頭,“我不吃,我一定不吃!”

    這件事要是鬨到她大舅和媽媽那裡,她昨天在機場被人踩踏的事就瞞不下去了……

    溫一諾是知道她媽媽溫燕歸那可怕的聯想能力和腦補能力。

    可是想到如果不吃減肥餐,她要怎麼才能成功減肥啊?!

    她真是太難了。

    溫一諾想哭,純黑的眸子裡晶亮的淚水開始打轉。

    蕭裔遠回過頭,摸了一下她的腦袋,“我每天跟你一起跑步,我會監督你。”

    頓了頓,又說:“如果你跑不動了,我會把你揹回來,不用你累死累活。”

    “真的呀?!”溫一諾的淚水立刻迴流,她拉住蕭裔遠的手:“遠哥真棒!遠哥萬歲!”

    “你的奉承話不值錢。”蕭裔遠涼涼地說,“其實你一點都不胖,何必為了彆人費那勁。”

    溫一諾沉默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才苦笑著說:“遠哥你真是對我太好了,全世界大概隻有三個人認為我不胖,另外兩個人是我媽和大舅。”

    “我何德何能,居然能跟張叔和溫姨相提並論。”蕭裔遠似笑非笑地騎上自行車,“行了,你先上樓洗澡,我去給你弄既有營養,又能減肥的早餐。”

    “哈哈哈哈……我就說遠哥跟我媽和大舅一樣好!”

    溫一諾誇蕭裔遠,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個詞,動不動就把他推上“長輩”的位置,可冇有她在藍如澈超話裡誇藍如澈的花樣多。

    蕭裔遠想起自己昨晚花了大半夜看完的超話,半譏諷道:“你的諛詞如潮呢?冇誠意會很難減肥哦……”

    溫一諾:“……”

    她像小時候一樣拉著蕭裔遠的胳膊搖了搖,“遠哥我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要對你諛詞如潮就太假了你說是不是?咱倆誰跟誰啊?小時候你的壓歲錢被我借去那麼多都不用還……”

    “說起你借我的錢,我其實做了個小賬本。”蕭裔遠回頭盯著她,“如果你能堅持晨跑,並且堅持健康飲食,你每減一斤,我給你劃去相對應的債務,怎麼樣?”

    溫一諾恨不得打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她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還以為蕭裔遠對她這麼好,早就把“債務”免除了。

    都怪她媽媽昨晚提起來她找鄰居借錢去驗dna的事。

    一說到錢,溫一諾就清醒了,企圖狡辯:“說起我小時候借你的錢,其實是被你誘導的,你套路貸我!”

    “現在套路貸不許進校園,已經被國家政府取締了,所以我那部分債務也要抹掉。”溫一諾努力跟蕭裔遠“擺事實講道理”。

    “我怎麼套路貸你了?”蕭裔遠知道一提起錢,溫一諾就能“超常發揮”。

    “我媽小時候管我管得很嚴,我懷疑我不是她親生的,是你說,可以去驗dna!”溫一諾繃著溫軟的桃子臉,拿手指點點蕭裔遠的胸口。

    隻是輕輕點一點,蕭裔遠卻覺得有些不舒服,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往心裡鑽。

    他腳蹬著地,把車往前挪了幾步,說:“本來啊,誰讓你天天暗戳戳琢磨你媽是不是你親媽,我看不下去才說你可以去驗dna。”

    “但是我不知道驗dna需要錢啊!”溫一諾理直氣壯,“是你主動借錢給我的!”

    蕭裔遠不跟她一般見識。

    明明是她又哭又鬨,“逼”著他拿壓歲錢給她去驗dna。

    “行了,你自己想清楚。是好好鍛鍊減肥從而減輕債務呢,還是投機取巧減肥讓你媽和大舅知道全部的事實真相。”蕭裔遠扔下一句話,瀟瀟灑灑騎著自行車走了。

    溫一諾看著他的背影揮揮拳頭,最終還是敗在蕭裔遠“大棒加胡蘿蔔”的雙重攻勢之下。

    於是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裡,溫一諾和蕭裔遠,狂人妹和舒展,四個人開始結隊鍛鍊。

    早上一起晨跑,中午和晚上一起吃輕碳水餐,晚上再加一個小時的遊泳。

    到溫燕歸和張風起和她約定要回京城的前一天,溫一諾已經減了十斤!

    從126斤,減到了116斤!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